s 閱讀頁

第十章 軍奴營中再見凱薩

一想到即將前往長安,徐真心頭又湧起一股不安,讓他有些不喜,不過他還是將飛刀腰帶藏在衣下,心滿意足的離開鍛冶營。

可當他路過營中熔爐之時,正遇上鐵匠們往爐中添加硫磺木炭煙煤等助燃之物,那軍奴扛著一簍黃森森的硫磺石,雖然裝置著屈囪,但硫磺添入爐中後,刺鼻的煙氣還是頓時彌散開來。

然而徐真的注意力卻並沒有被刺鼻的氣味所幹擾,他的目光集中在了地上那簍硫磺石之上!

他快步走了過去,在竹簍之中翻了一下,很快就翻出一塊鴿子蛋大小的礦石,這礦石與硫磺石有所不同,它閃爍著淡淡的金光,色澤極佳,看起來像極了金礦石!

鐵匠們見得徐真眼中歡喜之色,不由笑了起來,好心提醒道:“小哥,莫要睡夢,這不是金礦,隻不過是黃鐵礦!”

徐真眉頭一挑,耐人尋味地笑著回應道:“不是金礦,卻勝似金礦,你們懂個甚!”

雖然口中如此說道,但徐真心頭卻充滿了激動與興奮,這黃鐵礦就是硫鐵礦,利用接觸法就能夠製造出硫酸,而利用硫酸和鉛,就能夠製作出鉛蓄電池!

他仿佛距離自己的終極計劃又進了一步,雖然前麵還有千萬步的差距,但他心中卻湧起一股濃烈的希望,一股回歸現世的希望!

也不顧這些兒郎們的目光,徐真拉住那軍奴,讓他小心些添料,但凡有黃鐵礦,都給挑出來,可直到所有輔料都加完,卻是顆粒無收,不由讓他喪氣煩悶。

撫摸著手裏的黃鐵礦,徐真將那軍奴召過來,讓他帶著到庫房去又大肆搜索了一番,卻仍舊收獲寥寥,不過他不是輕易放棄之人,連忙詢問那軍奴,這些硫磺石從何而來。

得知涼州大營十幾裏外就有一處野礦,他也是心頭大悅,喜滋滋往外走,打算叫上李德騫,到礦區去走一遭,畢竟這些礦工軍奴可沒有他這等眼色,更沒有鐵匠們的知識,見得黃燦燦的黃鐵礦,肯定當成金礦給偷藏起來,他再想收集可就有些難度了。

從鍛冶營出來之後,徐真回到匠營,李德騫還沒有回來,他不得不到工部總營去尋找一番,然而路過軍奴營的時候,他卻遇到了一個不太熟的熟人!

軍奴營之中安頓的都是隨軍奴隸,官奴占據多數,其中不乏賤籍民壯,唐軍紀律嚴明,一些女奴會賞賜給有功軍將,但禁止軍士隨意糟蹋這些女奴,當然了,軍中枯燥,許多軍士還是忍不住會偷偷到軍奴營來尋找樂子。

不過他們也不敢對漢人女奴亂來,一般都會找那些異族俘虜和奴隸,軍士們也常討論胡女的別番風味雲雲。

此時軍奴營的空地之上,七八名軍士正張牙舞爪圍攻一名成熟胡女,其中一名軍頭手持通紅烙鐵,想來是烙印之時,遭遇到這胡女的抵抗。

然則他們沒有想到這胡女如此凶悍,雖然手無寸鐵,但身手了得,出招狠辣,七八名兒郎居然一時半會兒近不得身!

徐真停下腳步,看著場中衣衫破爛,露出大片大片肌膚的凱薩,心頭情緒複雜。

雖然凱薩跟他不對路,二人又有過生死惡鬥,但摩崖老爺子卻對徐真有著救命之恩,在麵對慕容驍之時,更有著並肩作戰之誼,本以為他們會去接應同族,離開這個戰亂之地,卻沒想到在這裏見到了凱薩。

凱薩的眼中充滿了凶獸一般的血色,她很清楚,這些唐人比突厥人和吐穀渾人都要麵子,仁義天天掛嘴邊,但從周圍士兵眼中的貪婪,她能夠輕易看出來,一旦自己妥協被製,麵對的就會是被輪番羞辱的下場,所以哪怕身上已經傷痕累累,她也不願就俘!

她本和摩崖上師一同去接應族人,沒想到慕容驍大敗而歸之後,出爾反爾,派出精銳騎兵,將他們攔截了下來,摩崖上師和族人都落入慕容驍的手中,隻有她一個人逃了出來。

雖然她掌握著慕容驍的把柄,後者應該不至於會殘殺她的族人,最起碼也要等到確認她沒有將慕容驍的陰謀泄露出去,才會對摩崖和族人下手,但她還是迫切想要將族人給救出來。

可她也沒想到,在逃亡的途中,終究因為脫力而被擒,不過擒拿她的不是慕容驍的騎兵,而是大唐的斥候遊騎!

如果她身陷囹圄,也就喪失了拯救摩崖上師和族人的機會,所以無論如何,她都要離開這裏!

她緊握著拳頭,目光環顧四周,卻發現了一個熟悉的身影,曾經她恨不得將這個狡詐的唐人碎屍萬段,但現在,她卻希望這個狡詐的唐人能夠拉她一把,因為拯救全族的希望,都在她一個人的肩上!

徐真果然走了過來,雖然他穿著常服,但氣度不凡,這幾個軍士也不敢阻攔他,那手持烙鐵的軍頭卻有些惱怒,連忙朝徐真喝道:“你是哪個衛營的?為何不穿軍衣?這是咱們積石道府兵的俘虜,如果你不是侯將軍的兵,還是快點給我滾吧!”

這隊正早就對凱薩這樣的成熟胡女垂涎三尺,此時她衣衫破爛,春光誘人無比,哥幾個正打算將此女拿下,好好享用一番,被徐真如此一阻,自然沒了好脾氣。

徐真卻理都不理,徑直走到凱薩的身前來,後者如慍怒的母狼一般直視著徐真,手中半截帶血木刺卻沒有半分放鬆!

他並不打算詢問摩崖的下落,從她孤身一人被俘,就能夠看出很多事情來,徐真也不想浪費時間。

“我並不喜歡你,因為你傷過我,但為了還一份人情給摩崖上師,我還是可以救你一命,我知道你不會求我,更不會心生感激,所以我隻問你一次,願意讓我救,你就點點頭,如果你搖頭,我立馬離開,就算你被這些男人輪番蹂躪致死,我也不會皺一下眉頭。”

徐真的聲音冰冷之極,凱薩緊咬牙根,幾次都想要將手中木刺插入徐真的心髒,但她想起還在慕容驍手中受苦的摩崖上師和族人,她終究還是忍了下來,輕輕點了點頭,似乎這一點頭,就是輸給了徐真,就是莫大的恥辱!

但徐真接下來的話,才讓她明白,什麽才叫真正的恥辱!在這個狡詐的唐人麵前,無恥之徒和恨之入骨根本不足以形容這個唐人給凱薩的感覺!

“你已經被俘,按軍律會收為奴隸,這是改變不了的事情,那麽我們隻能改變能夠改變的事情,你要麽選擇當他們的奴隸,要麽選擇當我的奴隸。問題很簡單,答案也很簡單,想來不需要考慮太久,給你十息時間,十息過後,要麽我自己離開,要麽我帶你離開。”

徐真說得很平淡,就好像在敘述一件理所當然的尋常小事,然而凱薩卻回想起十三歲那年,父親將她帶到兩個鐵籠前麵,讓她自己挑選一個對手,兩個籠子中都是狼,隻是一個大,一個小,她隻記得自己活著走出了籠子,卻不記得自己當初挑選的是哪一個籠子。

如今的徐真,雖然比她小了好幾歲,但卻讓她從這個狡詐的唐人身上,看到了父親的影子,看到了生存的殘酷智慧,於是在最後一個呼吸時間,她放下了手中的木刺。

徐真麵無表情,似乎早已料到凱薩會做出這樣的決定,這更讓凱薩感到羞恥,不過徐真卻不在乎她到底是怎麽想的,對於如此冷血的女殺手來說,徐真必須更加小心,才能夠保護自己。

“走吧。”

徐真沒有回頭,徑直朝軍奴營門口走去,然而那手持烙鐵的隊正卻暴怒起來,因為徐真從頭到尾都將他們視為無物!

從徐真的氣度和舉止之中,他們已經隱約感受到徐真來曆不俗,但作為侯將軍的兵,他們絕不容許這樣的事情出現!

因為侯將軍說過,大夥兒跟著他賣命,那麽就隻有侯家兵欺負別人,絕不能讓別人欺負到侯家兵的頭上!

隊正的心已經被這成熟的胡女凱薩給勾走,一聲熱火無處發泄,燒得渾身熱血直往腦子上湧,他暴喝一聲:“站住!不管你是什麽人,識趣點就趕緊給軍爺滾蛋!”

徐真冷笑一聲,負手緩行,凱薩緊隨其後,就好像根本沒聽到隊正的呼喝一般!

那隊正熱血上頭,揮舞著手中烙鐵就要往徐真身上招呼,其他軍士看著徐真高瘦羸弱的身子骨,不由冷笑連連。

然而他們還沒回過神來,隻聽得叮一聲脆響,隊正手中烙鐵已經被一柄飛刀擊飛出去,而隊正緊握烙鐵柄的手指,被飛刀硬生生切得血肉模糊!

“啊!”

隊正也是上過戰場的人,哼叫一聲之後,當即怒喊:“兒郎們!給我拿下!讓他離了營房,咱還有臉去見侯將軍麽!”

其餘軍士被徐真快若閃電的一手飛刀絕技給震撼得目瞪口呆,此時才回過神來,連忙抽出隨身兵刃,將徐真和凱薩團團圍了起來。

徐真也不知道自己為何會變得如此暴戾,按照他的個性,少不得跟隊正扯皮一陣,搬出李道宗這根大粗腿,然後順利將凱薩帶走。

可當他看到凱薩衣不蔽體,渾身傷痕的樣子,看著這些軍士眼中那如狼似虎的貪婪精光,他的心頭就湧出一股無名怒火來!

他輕輕撩開衣袍,手指撫摸在飛刀柄上,隻要這些軍士敢動手,他真的會讓這些人見血!

然而這個時候,一道聲音突兀地打斷了劍拔弩張的一觸即發形勢,侯破虜帶著二十幾個親兵湧入營地之中,指著徐真罵道:“漫以為得了李總管撐腰,就敢在我侯家地盤上撒野!吾乃堂堂司兵參軍,爾乃何物等流,居然敢傷我的兵,還要帶走我的奴!”
更多

編輯推薦

1烽火英雄
2南明風雨
3靖康誌
4列強代理人
5天下第一青樓
6重生之金三角風...
7興明
8大唐順宗(唐朝...
9狗頭軍師
10贗品太監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民國江山

    作者:醉非酒罪  

    架空曆史 【已完結】

    民國初年,兵禍不斷,硝煙蔽日,江山血染。前朝帝王將相的後裔紛紛脫穎而出,群雄逐鹿、攬轡中原、爭霸民國...

  • 天下之逐鹿中原

    作者:子非魚83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十載磨礪,劍鋒所指,血流汪洋。逐鹿天下,縱橫捭闔,所向披靡。這是一個虛擬的時代空間,你可以把它當作是...

  • 憤怒的子彈

    作者:流浪的軍刀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夕陽西下,一個禿頭齙牙三角眼的老男人,端著一碗被落日曬得溫熱的啤酒,就著幾顆幹癟的花生濫飲。俗話說,...

  • 抗日之痞子將軍

    作者:荒原獨狼  

    架空曆史 【已完結】

    他是鎮上有名的痞子,娶媳婦強取豪奪,名聲糟透,卻在婚禮當天被強拉去當壯丁,被迫成了一名軍人,從此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