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九十五章 金針鎖龍

明天就是十一假期了,更新改為每天3K。假期之後恢複6K。提前祝大家假期愉快了:)

***********************************

墨冉被百裏奚帶走了,隻留下墨霖和小白。

小白呼呼睡的正香,看來今天例行的偷雞活動比較累。

墨霖心裏有點興奮,遲遲的沒辦法入靜。百裏奚帶來了一個好消息:仲滿已經查清楚了事情的原委,而具體的結果將在明天宣布。

在地下禁閉了一個多月,墨霖總算有機會洗脫冤枉,心情自然大好。他撫摸著牆上刻下的豎道,期盼著明天早日到來。

好不容易控製住興奮的情緒,墨霖盤腿坐在床上,準備進行禁閉期中最後的一次入靜。

閉上眼睛,這些日子所取得的進步都浮現在腦中,和墨冉一同解決了好多個難題,使得墨霖對打通根輪和密輪之間的通道有了模糊的想法。雖然還沒有經過朱評漫的認證,可想到明天就有可能出去見他,墨霖就沒來由的興奮。

入靜本該控製情緒,讓心靈安靜下來才能進行,而在入靜開竅之後的持竅環節也是不可缺少的。不過墨霖一時興奮竟然忘記了,他開竅之後就在模模糊糊的隨想之中恍然的進入了定靜,一路往靈靜而去。

宇宙中和墨霖對應的星辰便追尋著墨霖打開的天和人連接的通道直衝下來,紅色的光芒匯入墨霖的體內。

紅光之中夾雜著一些其他顏色的光源,對於開拓了其他脈輪的修煉者來說,它們是最好不過的力量來源,可對於隻喚醒根輪的墨霖來說卻是毒藥。

如果有持竅的話,這些光源本來會被阻擋在人體之外,可墨霖的一時疏忽忘記了持竅,那些雜色光源便隨著紅光一股腦的湧進墨霖的身體之中。

自從喚醒了根輪之後,入靜中的識海就變成了紅色。溫暖的紅色好像輕柔的火焰一樣,總是讓墨霖感覺到安全和溫暖。他本來如往常一般在識海之中飄飄蕩蕩,甩開軀體的束縛,享受著入靜中的美好,忽然一股強烈的危機感湧上心頭,把墨霖從入靜的快樂之中硬生生的扯回現實裏。

發生什麽事了?墨霖隻覺得頭腦之中有怪異的感覺,就好像有無數隻螞蟻在裏麵亂爬一般,奇癢無比。

“唔……”墨霖努力的搖動著腦袋,希望能將這種奇癢的感覺鎮壓下去,可意念剛一起,腦袋裏就撕裂般的劇痛起來。

隻一瞬間,墨霖就渾身大汗淋漓,他猛地想起入靜之前忘記了持竅的步驟。

“一定是宇宙力量裏混進了雜質。”雖然是頭一次遇到這種情況,墨霖卻很快就做出了正確的判斷。可惜他雖然知道發生了什麽,卻不知道該怎麽解決。

本想利用體內靈能壓製住雜質,可隻要墨霖的意識一動,就連根輪裏也絞痛起來,腦袋更如被利斧劈開一般的痛苦。墨霖忍不住的呻吟出聲,將小白給驚醒過來。

“老大,你怎麽了?”小白眯縫著眼睛問墨霖,它看出墨霖正承受著巨大的痛苦。

墨霖忍住痛道:“可能是修煉的時候走火入魔了……”

小白繞著墨霖轉了兩圈,猛地跳上他的身體,爪子搭在墨霖的小腹上,看它的樣子,倒象是在給墨霖診斷病症。

“噝噝”抽動了兩下鼻子,小白有些擔憂的道:“老大,你吸收的雜質不是一點半點,光靠你自己的力量沒辦法排出身體的。”

“那怎麽辦?”

“兩條路,一是被雜質從頂輪衝下根輪,意識錯亂靈能盡廢變成個瘋子加廢物。”

“我寧可死也不想做瘋子和廢物。”墨霖苦笑道,“第二條路呢?”

“第二條可能會很痛苦。”小白有點猶豫。

“再痛苦也不會比現在更嚴重吧?”墨霖覺得要撐不住了。

“那要借助你身體裏的某個東西,我怕你承受不住。”小白的擔憂絕不是裝出來的,它的眼神裏透出濃厚的關切。

“我能受得了。”墨霖斬釘截鐵的道。

“你確定?”

“不要再廢話了,快!”墨霖感覺那些雜質已經衝出了頂輪,正順著中脈往額輪而去。如果被雜質沿著中脈一路衝下根輪,就算墨霖能夠維持住意識保證自己不變成個瘋子,也隻能接受前功盡棄回歸廢物人生的命運。

“好吧,不過你後悔了可別怪我。”小白說著,湊到墨霖的手臂旁,狠狠一口咬了下去。

和體內的絞痛比起來,小白這一口並不算什麽,不過讓墨霖驚訝的是,小白的牙齒上似乎帶著什麽毒素,他眼睜睜的看著一條黑線從被咬的傷口處開始蔓延,順著血管徑直往上臂流去,看樣子很快就會流進心髒之中。

“你這是幹什麽?”墨霖驚問。

“當然是為了幫你。如果想借助你身體裏那個東西的話,就得用點藥引子,我的妖氣就是最好的藥引。”小白道。

還沒等墨霖弄清楚小白說的到底是怎麽一回事,雜質就衝進了額輪,不做任何停留的繼續向下往喉輪衝去。此刻墨霖的上半身幾乎已經完全麻痹掉,陷入了極度危險的境地。

而那條手臂上的黑線也飛快的向上蔓延著,穿過上臂和肩膀,從墨霖的胸口一直蔓延向心髒。墨霖掙紮著將上衣脫光,眼睜睜看著那黑線逼近心髒。當雜質衝進喉輪之時,黑線也恰好匯入了心髒。

黑線並沒有在心髒停留,當心髒跳動著往身體各個部位輸送血液的時候,黑線便化作無數的分支,從心髒開始往全身擴散。也就在黑線擴張的同時,雜質開始向心輪衝擊了。

墨霖已經完全失去了對身體的控製,他此刻才了解到走火入魔的可怕之處,而小白的辦法看起來更像是催命用的,這讓他幾乎絕望了。

就在這時,一種熟悉的感覺湧上來,墨霖哭笑不得的想:真是福無雙至禍不單行,怎麽關節又開始疼了?

不知是雜質還是黑線引起的,墨霖那老實了很久的關節痛忽然爆發起來,全身上下上百個關節同時劇痛,幾乎蓋過了雜質在中脈裏衝擊帶來的絞痛。

“我一定是要死了。”墨霖鬱悶的想。

不過還沒等墨霖閉上眼睛等死,他就覺得有些不對勁,體內那些疼痛的關節好像上百個燃燒著的火舌,雖然灼熱的燒痛著自己,卻隱約有額外的功效。

墨霖費力的低頭去看,驚訝的發現那本來已經擴散了大半個身體的黑線正在急速的回縮著。而他的身體上,赫然出現了上百個金色的小小光點,發光的部位應該是在皮膚下的肌肉和骨骼裏,這神奇的景象讓墨霖目瞪口呆。

“老大,金針鎖龍陣已經啟動了,你堅持住啊!”小白叫了一聲,連連退後,看樣子對墨霖身上的金色光點有點怕。

“金針鎖龍陣是什麽東西?”墨霖疑惑的問。

“是醫家最厲害的一套針法,專門用來鎮壓你體內的龍魂的。”小白道。

墨霖腦中無數的念頭一閃而過,小白的話似乎點醒了他。

努力的看著身體上那些金色的光點,用一條條隻有意念中存在的虛線把它們連接起來,墨霖想起了在妖神殿裏和蛇九幽會麵時的一幕。

“難道是一條龍嗎?”墨霖驚訝的看著身體上的光點越來越亮,那些光點組成的圖案越發的清晰,正是一條巨龍。

“蛇九幽說的是真的?”墨霖愕然,他一直都堅持的認為有關赤龍轉世的話都是謊言,可眼下身體上發生的變化,讓他的信心有點動搖了。

體內的刺痛越來越強烈,已經蓋過了雜質在中脈裏橫衝直撞帶來的絞痛感。兩種劇痛糾纏交織在一起,讓墨霖覺得快要被撕成碎片,無暇去考慮赤龍的問題了。

好在墨霖的意誌力經過許多次的考驗,比普通人要堅韌的多,他強忍著劇痛,讓意識保持冷靜。

“老大,堅持著,就快行了!”小白在一旁給墨霖鼓勁助威。

小白的話音剛落,墨霖身上金光大作,隨即就看到驚奇的一幕。在體內閃爍著的金色光點忽然連成了一片,轉瞬間墨霖的皮膚就變成了金色的,從肌膚下映出淡淡的金色光華。

金色的皮膚上有淡淡的紅色線條,勾勒出一條紅色的巨龍來。

疼痛由點擴散到麵,隨著墨霖因為疼痛的戰抖,巨龍好像活過來一樣,看它那副窮凶極惡的樣子,好像正一塊一塊的撕咬著墨霖的血肉。這樣的痛苦實在太過劇烈,墨霖幾乎承受不住,身體蜷曲著,看起來好像個煮熟的蝦子。

不過也有可喜的變化,那侵入墨霖體內的黑線自從赤龍的圖案出現之後,就化為了烏有。

而那一路衝到心輪的雜質在赤龍出現之後也失去了後勁,墨霖能感覺到雜質正在中脈裏徘徊著,無法前進。

隨著赤龍圖案的越發清晰,墨霖感覺到炙熱的力量遍布全身,雜質麵對這股力量就好像冰雪遇到烈日,稍微小一些的開始漸漸的融化掉,化為一股股的暖流,散入墨霖的體內。

不過片刻,大大小小的雜質就完全融化在炙熱的力量之下,胸腹之間的絞痛消失的無影無蹤。這些天外的宇宙力量可以輕易的摧毀墨霖的身體,卻對墨霖體內新生的這股力量無能為力,隻有被吞沒的份。

可惜墨霖卻沒有因雜質被除去而感到開心,赤龍帶來的痛苦比起走火入魔來絲毫不弱,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

在融化了雜質之後,金色光點越發的閃亮,除了疼痛之外,關節上又有些癢,好像有什麽東西要從身體裏鑽出來一般。

“老大,你忍著點。”小白搖晃著尾巴安慰墨霖道。

“小白,我身體裏為什麽會有這個金針鎖龍陣?”墨霖忍著疼痛問。

“老大,你是不是疼的糊塗了,怎麽會問這麽愚蠢的問題。金針鎖龍陣當然是為了鎮壓你體內的龍魂啊。順便也有些別的用處,比如有妖氣反應的話,它也會發動。”小白搖晃著尾巴道。

“我真的是赤龍轉世嗎?”墨霖問,他本來以為關於赤龍的一切都是謊言,可眼前發生的一切讓他不得不信。

“準確的說,你是被赤龍選中的人,從你出生的那天起,龍魂就寄宿在你的體內,等待著覺醒的一天。”小白道。

“為什麽會選擇我?”墨霖苦笑著問。

“我也不知道龍魂為什麽會選擇你。不過無論誰被龍魂選擇,他的生命都將從此不同。”小白道,“龍的力量,那是人類永遠無法企及的,是能夠毀天滅地的力量,你應該為被龍魂選中而高興。”

“你覺得我高興的起來嗎……”墨霖惱火的道,身體裏的疼痛越來越怪異,而關節處的癢也越發的強烈,他甚至看到一些關節處冒出細如針的凸起。

“我隻想做個墨者而已,不想做惡龍。”墨霖道。

小白搖搖頭道:“老大,你還是沒有想清楚啊。如果你不是被龍魂選中,你怎麽有機會來到墨者村呢。是龍魂先選擇了你,墨家才會找到你,把你帶到墨者村的。”

墨霖剛想反駁,身體的百多個關節同時刺痛起來,他低頭看去,就見上百個關節處都有細如牛毛的金色針尖從體內鑽了出來。

金針的針尖上帶著隱隱的黑氣,一遇到空氣,就淡淡的化開。等黑氣都散去,金針閃了閃,一個接一個的又縮回了墨霖的體內。

“吱吱,好玩好玩,盧越人果然是個聰明人,能搞出這種好玩的把戲來。”小白讚歎道。

“噝……”墨霖疼的倒吸一口冷氣,他可不認為這種把他的身體當作一件破衣服,好多針紮出來又紮進去的把戲好玩。

好在金針縮回身體之後,關節的疼痛就漸漸的減弱了,片刻之後,墨霖的身體就慢慢的恢複了正常。

“呼……”墨霖鬆了一口氣,雖然從雜質侵入體內到現在隻不過一盞茶的功夫,可墨霖覺得好像過了幾百年,尤其是他渾身上下都是冷汗,可見經受的痛苦。

“老大不愧是老大,真的挺過來了。”小白湊到墨霖的身前,尾巴一掃,將他身上的汗珠掃落。

墨霖瞪了小白一眼:“你咬我的時候該不會一點信心都沒有吧?”

“唔……有那麽一成的把握吧。”小白大言不慚的道,絲毫不為自己的作為感到羞愧。

墨霖看著小白那副無辜的模樣,恨的牙癢癢,卻也知道若不是小白靈機一動,或許他已經被雜質攻上頂輪失去理智了。

“功過相抵,燒雞沒了。”墨霖拍了小白一巴掌道。

若是平時,小白一定大叫大嚷的鬧起來了,可此刻卻反常的繞著墨霖轉了兩圈,神秘兮兮的道:“老大,你這回總該相信自己是赤龍轉世了吧?”

“我相信又如何?就算我是赤龍轉世,我還是隻想做個墨者。”墨霖道,話雖然這麽說,可墨霖的意誌卻也難免有些動搖。他畢竟還是個孩子,對於如此巨大的變化一時還沒辦法接受。

“你或許認為你不會變成赤龍,可別人不這麽想。這金針鎖龍陣就是證明啊,如果不是怕你變成赤龍,他們為什麽要壓製你的力量?”小白道。

墨霖沉默了,方才那神奇的一幕沉甸甸的壓在他的心頭,讓他不得不承認自己跟赤龍有些說不清道不明的關係。而金針鎖龍陣的存在也正如小白所說,是對他的不信任。雖然墨霖不想承認這一切,可事實擺在眼前,沒有辦法逃避。

“當年陰陽家的家主鄒淵算出赤龍的龍魂將要尋找宿主轉世,七大世家的人傾巢出動尋找,最後那個小孩子被墨家上一代的家主墨麒麟給找到了。”小白見墨霖不作聲,自顧自的說了起來。

小白說的都是墨霖聞所未聞的故事,他立刻就被吸引住。

小白滔滔不絕的繼續道:“本來按七大世家一開始的意思,找到這個孩子就殺掉,一了百了。不過墨麒麟有些不忍心,他和醫家的家主盧越人商量出一個主意來,由盧越人將一百零八根金針組成的金針鎖龍陣刺進這孩子的一百零八個關節裏,把龍魂鎮壓住。墨麒麟還立下誓言,說隻要龍魂覺醒,墨家一定會毫不留情的殺掉這孩子,其他家主這才罷休。”

墨霖當然知道小白口中的孩子就是自己,聽著金針鎖龍陣的來曆,他心中如同打翻了五味瓶,酸甜苦辣個中滋味都有。

複雜的情緒交織在墨霖的心中,讓他迷茫不已。有對墨麒麟的感激,有對體內金針的憎惡,也有被龍魂選擇的無奈。

“你覺得你無辜,可既然龍魂選擇了你,那就無可逃避。”小白似乎看出墨霖的迷茫來,“無論你是否喚醒龍魂,當你開始修煉的那一天起,你就已經是人類的公敵了。”

墨霖很清楚人類和妖獸之間的仇恨,如果不是墨麒麟的保護,他恐怕早就被殺死,可現在他通過修煉喚醒了靈能,等於是觸犯了墨麒麟當年的誓言。這個事實一旦被發現的話,不用說其他六大世家,墨家第一個就不會放過他。

“我要先活下來……”不論未來將會如何,墨霖有一個唯一不會變的念頭。

△△△

第二天一早,小白又要在墨霖的腿上咬上一口的時候,墨霖卻給拒絕了。按照之前小白教授的方法關閉身上的毛孔之後,墨霖成功的將靈能的氣息都給屏蔽掉。

等百裏奚來到禁閉室的時候,第一眼看見的就是墨霖有點發紅的雙眼,不禁略微動容道:“這些天辛苦你了。”

墨霖苦笑著沒有做聲,這一夜他的心中有無數的念頭翻湧著,根本沒有辦法入睡,所以才顯得有些憔悴,尤其是兩個黑眼圈看起來倒是和小白有點像了。

不過這一夜的思考倒是讓墨霖心中有了一個很清晰的念頭:雖然身懷著龍魂的宿命已經沒辦法改變,可未來的路是能夠自己選擇的。他要選擇自己的路,絕不會把命運交給任何人來掌握。

跟隨著百裏奚重又來到墨者之塔上,還是上次那個大房間。百裏奚陪著墨霖一起走進去,和上一次不同的是,這一回房間裏多了好幾個人。

“墨霖!”一個熟悉的聲音響起來,清脆如同百靈鳥。

墨霖轉過頭去,就見洛芊芊和楊離站在角落裏,洛芊芊的眼中含著淚水,激動的望著他。

“你怎麽來了?”看到洛芊芊,墨霖心中不由得一暖。

“我們是證人。”洛芊芊一臉憂色的道,“你到底做了什麽?”

百裏奚背後咳嗽一聲,墨霖便微微一笑,讓洛芊芊鎮定下來。跟隨著百裏奚一直走到墨忍端坐的長條木桌的末端。

“巨子,墨霖帶到了。”百裏奚躬身對墨忍行禮道。

墨霖也行了個禮,心中略有些忐忑的麵對著房間裏的諸多墨者。

除去洛芊芊和楊離之外,長條桌邊也多了三個墨者。他們的樣子有點稀奇古怪,立刻吸引了墨霖的注意。

三人中央的是個眉清目秀的男子,看他那一副秀氣的樣子,倒比令狐紫著男裝的時候還多幾分俊俏。

“居然還有這麽俊俏的男人,難道和令狐紫一樣是女扮男裝嗎?”墨霖心裏存疑,又看向他身旁的另外兩人。

清秀男子的左手邊坐著個肥頭大耳的墨者,他手上正拿著個果子,吭哧吭哧兩口吞進肚子裏,連果核都沒留下。不等墨霖看清楚,他變戲法一般的又掏出個果子來,大嘴一張,又吞進肚子。

“和墨知味老師倒是有點像。”墨霖心道,目光又轉移到右側。右邊的墨者算是比較正常的,看起來比較溫文爾雅,右眼上掛著個水晶鏡片。

“他大概是個工程墨者吧。”墨霖知道那是工匠們常用的放大鏡,從這點上大概就能判斷出這人的身份。

除去這三個墨者之外,房間裏其他的人墨霖都在之前見過,尤其是那個叫仲滿的年輕墨者,他的臉色有些白,不過臉上卻帶著淡淡的微笑,給人一種很篤定的感覺。

不等墨霖環視一圈,墨忍身旁的鮑雷站起身來道:“帶證人上來。”

墨忍身後的門打開,兩個墨者押著個人走了進來。

一見這人,墨霖立刻瞠目結舌,以為自己身在夢中。
更多

編輯推薦

1大羅金仙在星際...
2屍人
3洪荒青蓮聖卷
4八神異界遊
5鬥神狂飆
6全係修真大法師...
7近戰召喚師
8魔法通行證
9逆龍道
10獸戰天下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幻神

    作者:雲天空  

    東方玄幻 【已完結】

    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四大聖獸的名字,想必大家已經耳熟能詳了,可是有誰知道,四大聖獸到底為什麽會成...

  • 活金

    作者:逐沒  

    東方玄幻 【已完結】

    靈脈為生命之脈,為免靈脈不被破壞也就有了‘護靈人’。林寶駒的先祖是‘護靈人’中的奇才,擁有逆天造勢的...

  • 傳奇之縱橫瑪法

    作者:星星辰  

    東方玄幻 【已完結】

    在網吧裏激戰了三天三夜的星辰,終於完成了統一沙巴克的偉大霸業,但是由於勞累過渡,居然暈倒在地。當他醒...

  • 異界海盜王

    作者:唐川  

    東方玄幻 【已完結】

    一次意外的穿越,打架高手唐傑卷入了一場詭秘狡詐、驚心動魄的奪寶風暴,開創了一段屬於自己的玄幻旅程。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