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九十四章 難兄難弟

每天六千,暫時是豬的極限了,因為最近的狀態實在不好,看著訂閱的慘淡成績,心情更是差勁……

*******************

墨霖正愁找不到機會跟隔壁的墨冉搭腔,聽到他的問題,正想回答,卻發現自己也不知道現在到底是什麽日子。

掰著手指頭,計算著從住進牢房到現在經過的日子,墨霖脫口而出道:“十一月十九日。”

“哦……才兩個月啊。”隔壁傳來墨冉一聲輕輕的歎息。

“你已經關了兩個月了?”墨霖問。

“九月關進來的,差不多兩個月了。進來的時候沒有記住時間,現在想算都算不清楚了。”墨冉道。

估計是達到了靈能境界的關係,墨冉的聲音雖然低沉,卻很清晰的透過牆壁傳過來。

“你犯了什麽過失?”墨霖靠在牆壁上,明知故問道。

“一點小事……你呢?”墨冉並沒有回答,而是反問道。

“我也是一點小事。”墨霖以同樣的方式答道,“對了,我叫墨霖,你的名字是?”

“墨冉。”

兩人就這樣隔著牆壁聊了起來,最初隻是隨意的閑聊,後來就漸漸的漫無邊際起來。

墨霖說起他對墨冉在新人試煉賽上的印象,墨冉也說起他觀看墨霖那頗具創意的飛行弩的展出,兩人都獨處的太久了,話匣子一打開就收不住,滔滔不絕天南海北的聊了起來。

小白迷迷糊糊的睡著又醒來好幾次,發現兩個男人居然越聊越投機,絲毫沒有罷休的意思,不禁吐了吐舌頭,偷偷溜出去覓食了。

墨霖渾然不覺,他隻顧著和墨冉說著年少時候在墨者學堂裏的趣事,兩人不時爆發出會心的大笑來。

“我記得你和洛芊芊是青梅竹馬的好朋友嗎,那時候常常看到你們一起放學回家。”墨冉忽然提出一個讓墨霖略微有點尷尬的話題來。

這讓墨霖一下子想起了洛芊芊,也不知她現在如何,是否知道自己已經回了村子。想到在百兵城外的訣別,想到洛芊芊眼中那飽含的淚水,墨霖就覺得有些對不起她。

“怎麽了,是不是想她了?”許久沒有得到墨霖的回音,墨冉忍不住問道。

“有兩個月沒見她了,怕她擔心我。”墨霖道。

“你倒是舍得把她丟在外麵,一個人跑進來躲清淨。你到底犯了什麽錯才會被關進來呢。”

“這個問題,是我先問你的吧。”墨霖笑道。

“既然這樣,我們不如交換這個秘密吧。”

“好啊。”墨霖本來也沒打算隱瞞,更對墨冉的修煉產生了濃厚的興趣,很想知道在他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麽事情。

“等我過去找你。”墨冉的聲音一落,墨霖就聽到隔壁的門響了。

片刻之後,墨冉的聲音在門外響起來。

“我進來了。”

門被輕輕的推開,墨冉出現在門口。大概因為在地下照射不到陽光的關係,他的膚色沒有新人試煉賽的時候那麽黑了,個頭似乎也高了些,身體一如既往的結實,眉宇之中帶著精力充沛的英氣。

“這樣沒關係嗎?”墨霖張口結舌。

“這裏隻是禁閉室,管的沒那麽嚴。如果犯了大錯被關在牢房裏,不但門會上好幾道鎖,甚至手腳都會被綁住,要是被關進那裏,那才叫慘呢。”墨冉笑著走進來,一P股坐到椅子上。

墨霖尷尬的一笑,沒把自己是從牢房轉過來的事情說出口。

兩人雖然之前沒有太多的交集,卻互相都知道對方的存在,又有了方才的聊天經曆,此刻不過三五句話的交談後就成為了熟絡的好朋友。

“我們雖然才剛剛認識,可我感覺你就像是我的老朋友一樣。”墨霖給墨冉倒了杯水,自己則端著水壺,說到高興的地方兩人就以水代酒,各自灌一口水。

“我長這麽大,還沒有過什麽朋友,你是第一個。”墨冉感慨萬千的道。

想到曾經見過墨冉放學之後一個人默默離去的背影,墨霖知道他說的是實情。如果不是在禁閉室裏關了兩個月,除了送飯的墨者之外見不到人,隻怕墨冉也沒可能這麽容易的和自己敞開心扉。

“如果沒有小白陪著我聊天,想必我也會和他一樣吧。”墨霖心道。

“對了,說說你的事情吧。”墨冉饒有興趣的問道。他給墨霖的印象和之前的內向完全不同,看來從外表的行為上來判斷一個人的性格很不準確。

墨霖喝了口水,便開始講述自己的經曆,不過其中一些諸如赤龍轉世之類的離奇環節還是隱瞞了下來,免得引起墨冉的不安。

從墨霖開始講述開始,墨冉就驚訝的張開嘴巴,而整個講述過程中,他的嘴巴就沒有合攏過。

“天啊,我真是後悔沒有跟你一起去百兵城。”墨冉讚歎連連,“竟然會有這麽多奇特的經曆,實在太有趣了。”

墨霖懊惱的搖搖頭道:“被關進來也算是有趣嗎?”

“總比我什麽都沒有做就被關進來的好吧。”墨冉歎口氣道。

“你到底犯了什麽錯?”墨霖心中有數,卻還是希望能從墨冉的口中得到最詳細的說法。

墨冉猶豫了一下,終於低聲道:“我隻是修煉的太快了而已……”

墨冉接下來的說法和小白的判斷幾乎一般無二,不過由他講述的故事,卻給了墨霖極大的震撼。

“我從小的夢想是成為一個和七英雄一樣強大的墨者,從六歲那年開始,我就偷偷的苦練身體”墨冉聲音有點顫抖的道,似乎想起了什麽辛苦的往事。

墨霖聽著墨冉的話,似乎看到了另外一個自己。兩個人同樣擁有著夢想,隻是努力的起點和經曆的道路不同而已。

“我每天都拚命的練,直到通過墨者考試成為一個下墨,分配到狼檀老師的手下。狼檀老師教給我三脈七輪的修煉方法,我沒日沒夜的苦練。本來狼譚老師說一般的墨者要用三年的時間喚醒靈能,我隻用了一年。”墨冉繼續道。

墨霖在心中估算著時間,發覺新人試煉賽的時候墨冉已經喚醒了靈能。這樣看來的話,那一場和楊離的對決果然是墨冉有意相讓。

見墨霖的表情有點怪,墨冉以為他聽不懂,忙解釋道:“三脈七輪是七大世家子弟的修煉法,你不是墨者,不知道也正常。”

墨霖當然不好說他有很多事瞞著墨冉,隻能點頭表示同意,還得做出一副虛心受教的模樣。

墨冉接著用自嘲的口氣道:“我本來想瞞著狼檀老師,在正式的考試上給他一個驚喜,所以就繼續認真修煉。沒想到的是,我發現了一個很奇怪的事情。”

“什麽問題?”墨霖緊張的問。

“我發現我心輪的八脈天生就是貫通著的,很容易就能把臍輪的靈能引向心輪。我就開始偷偷的修煉,希望能夠喚醒心輪的靈能。”墨冉道。

“那你成功了嗎?”墨霖正在努力的打通根輪和密輪之間的中脈段落,對墨冉的修煉方式很有興趣。

墨冉搖搖頭:“我還沒成功就被狼檀老師給發現了,他本來對我喚醒靈能的事情很高興,可一發現我正在修煉心輪,就發了脾氣。墨者有不允許修煉其他脈輪的規矩,所以我就被判禁閉三個月,現在才過去兩個月,還有一個月才能出去,也不知道能不能趕得上墨者正式考試。”

墨霖很替墨冉委屈,他明明天生具有修煉心輪的體質,可卻因為墨者的規矩而不得不放棄,現在墨霖有點理解朱評漫常常掛在嘴邊的那些諷刺墨者們“死腦筋”的話了。

“再忍耐一個月吧,這段時間正好靜下心來修煉,你已經喚醒了靈能,通過考試完全沒有問題。”墨霖安慰墨冉道。

墨冉卻顯得有些苦惱,似乎懷著什麽壓力。他猶豫再三,終於對墨霖道:“我有個秘密,你一定要幫我保守。”

“我一定不會透露出去的。”墨霖見墨冉眼中懇切的神情,知道他要說的一定是很重要的事情,忙保證道。

“我還在偷偷的修煉心輪,而且我感覺我就快成功了。”墨冉臉上的表情好像是偷吃了糖的孩子,有點慶幸又有點後怕。

“你……”墨霖無言了。

從剛才墨冉的那些話裏,他就已經知道墨冉的夢想就是追求強大的力量。現在看起來,他追逐力量的熱情要遠遠超過對於墨者規矩的敬畏。

墨霖不禁想到了自己,如果墨家不允許自己修煉靈能,那該怎麽辦?他思來想去,覺得自己大概也會和墨冉一樣偷偷的修煉,這樣一想,他對墨冉就更加的親切了。

“我覺得我在做錯事,可我就是忍不住的要去修煉,忍不住的想要看一看打通了臍輪和心輪的聯係之後會變得多麽強。”墨冉的眼中綻放出興奮的精光來,整個人都顯得容光煥發。

看著墨冉,墨霖就好像看到自己,他情不自禁的道:“你沒做錯,是墨家的規矩錯了。”

墨冉愣住了,呆呆的看著墨霖,忽然豎起大拇指道:“這些話我一直藏在心底,可是不敢說出來,還是你的膽子大。”

墨霖苦笑一聲,伸出手來,靈能在體內運行著,五指的指尖變成淡紅色,肌膚之中紅色的靈能在流轉著,讓整個手掌都放出淡淡的紅色光華。

看到墨霖手掌的變化,墨冉的眼睛瞪的溜圓,不敢置信的道:“你……紅色的靈能,這是根輪?”

墨霖點點頭道:“我和你有一樣的困擾,我也在偷偷的修煉靈能。”

“太不可思議了,你隻是個工匠,怎麽會知道修煉三脈七輪的方法?”墨冉驚奇的問。

墨霖當然不敢泄露關於朱評漫的事,隻推說是在百兵城郊外的奇遇。反正他的靈能也是借蕭詰摩那一劍之力而喚醒的,他就把這個“功勞”都推給蕭詰摩了。

墨冉聽的嘖嘖稱奇:“竟然還有這種事情,我苦苦修煉了一年,你挨了一劍就成功了。”

“你也去挨一劍試試……我差點死掉的。”墨霖橫了他一眼。

“你這不是沒死掉嗎,哈哈。”墨冉看來是個很豪邁的人,端起水杯和墨霖手中的水壺狠狠的撞了一下,“可惜沒有酒,不然用這種故事來下酒,一定暢快的很。”

“原來你也喜歡喝酒,等出去之後,咱們好好喝一頓。”墨霖哈哈笑起來。

“那是一定,到時候不醉無歸!”墨冉大笑著,兩人交換了心底的秘密,雖然才相識不久,卻已經相處的如同老朋友般。

有了共同的秘密,兩人更是無話不談,很快便開始探討起靈能的修煉來。

墨霖有朱評漫的指導,理論知識要比自己摸索的墨冉豐富的多,他侃侃而談,聽的墨冉連聲讚歎,片刻之間就已經連喝了三大杯水。若真的喝酒的話,他隻怕已經酩酊大醉了。

“那一劍不但喚醒了你的根輪,隻怕還開了你的竅吧!”聽了墨霖說的一些修煉靈能的理論之後,墨冉一拍桌子,把墨霖嚇了一跳。

其實墨霖隻是簡單的把朱評漫教授的貓鼬撲擊的一些特點總結了出來而已,經過墨冉這一讚歎,他也發覺靈能的運用方法萬變不離其宗。既然貓鼬撲擊能依靠這樣的理論施展出來,由此舉一反三,應該也能做到其他的動作。

“大概真的被開竅了吧。”墨霖撓撓頭,為自己占了朱評漫的功勞而覺得有點不好意思。

“你說的這些方法,有些我根本就沒想到,有些想到了卻沒有想通,你一語驚醒夢中人啊。真是天才,天才啊!”墨冉感慨萬千的道。

“你能自己摸索著修煉,才算是天才吧。”墨霖反倒很佩服墨冉,他能獨自修煉到這種境界,實在很難得。他心知自己的天分恐怕是不如墨冉的,若是沒有遇到朱評漫,他現在應該還是個碌碌無為的小工匠,整天為虛弱的身體而煩惱著。

“別互相吹捧了,快說說你打算怎麽打通根輪和密輪。”墨冉道。

因為朱評漫沒教,墨霖隻有一些自己摸索的方法,他沒有任何隱瞞的傾囊相授,而墨冉也把他的方法說出來,兩人互相印證著,發現有很多地方都是相通的。而自身的一些困惑在看到對方的方法之後,竟然迎刃而解,兩人沉浸在武道的喜悅之中,越聊越投機,連小白溜進來都沒發現。

“……兩個瘋子。”小白在門口轉悠了一圈,終於決定不現身了。它溜到墨冉房間的床下,呼呼睡去了。

直到送飯墨者來之前,墨冉才回到自己的房間去。墨霖算了一下,這才發現他和墨冉整整聊了一天。

小白大概是聞到了飯菜的香味,沒等墨霖開動就溜進來,叼了一塊肉就跑。

墨霖看它那副饞相,不禁笑道:“你急什麽,又不是不給你吃。”

“我怕你那個好兄弟跑來陪你吃飯。要不是總聽你做夢喊那個什麽‘芊芊’的名字,我還以為你轉性喜歡男人了呢。”小白氣哄哄的道。

“你胡說什麽……”墨霖正在吃飯,聽了小白的胡扯,差點噎死。

才剛說完,小白眼珠子一轉道:“你相好的又過來了,我還是藏起來吧。”說著躥上墨霖的手,一口叼走了僅剩的一塊肉,鑽進床底下去了。

墨霖無奈的看著小白的身影,耳邊響起了墨冉越來越近的腳步聲。

就這樣,兩人每天都在研究討論著修煉的方法,互相印證共同進步,也不覺得禁閉是件無聊的事情了。

轉眼又是十天過去,百裏奚一直沒有出現。不過墨霖也不著急了,他現在每天都有新的收獲,雖然有時候會很想出去跟朱評漫驗證,卻更享受鑽研的成就感。

“我還有十幾天就出去了,不過到時候狼檀老師一定還會檢查的……如果他發現我心輪的修煉不但沒有停下來,反而越來越強了,會不會終身把我監禁在這裏?”這天跟墨霖一同修煉,又解開了一個難關之後,墨冉不但沒有如平時一樣的開心,反而擔憂起來。

墨霖一愣,也覺得這是個很嚴重的問題。墨冉之前犯錯還可以用年少無知來解釋,可如果被發現他不但沒有悔改,還越做越錯,以墨家嚴厲的法規來看,這種擔心也不是沒有道理。

想到不可預知的未來,也想到現在的努力可能因為處罰而付諸東流,墨冉有點泄氣。墨霖也不知道該怎麽安慰他,墨冉呆坐了一會,便回去休息了。

墨冉離開,小白立刻就從床下躥出來嘟囔道:“煩死了煩死了,你們兩個修煉的時候吵死了,我都睡不安穩。”

如果是在平時,墨霖會陪著小白打鬧一會,可他心中想著墨冉的事情,一時並沒有理會小白。

小白不爽的跳上墨霖的膝蓋,鬼鬼祟祟的道:“老大,你想什麽呢,難道在想姑娘?”

“去去去……”墨霖拍了小白的P股一下,“我在想墨冉的事情。”

“你怕他的靈能被發現?”小白懶洋洋的問。

“你既然都聽見了還問什麽。”

小白一晃尾巴:“如果有那麽十隻八隻燒雞的話,我說不定會有辦法呢。”

“你有辦法?”墨霖有點不相信的看著小白。

“你這是什麽眼神,難道不信嗎?”小白憤憤的道。

墨霖知道小白的脾氣跟小孩子一樣,最受用的就是哄,忙用手撫摸著它的皮毛道:“小白又乖巧又漂亮,本事又大,我最相信的就是你了。”

“吱吱,這還差不多。”小白得意起來,跳上墨霖的肩頭,在他的耳邊說了幾句話。

“這麽簡單?”墨霖一怔。

“不然要多難?你試試就知道了。”小白道。

墨霖依照小白的辦法,調動著體內的靈能緩緩的流動著,在全身周遊的過程之中,墨霖利用靈能的力量控製著身體中的微細脈,將和微細脈連接著的身體毛孔一個個的關閉掉。

等全身的毛孔都關閉上,墨霖在將靈能壓縮進根輪之中,做好這一切,他抬眼問小白道:“這樣就行了嗎?”

小白抽動了下鼻子,滿意的道:“還不錯,除了我之外,世間沒幾個人能察覺出你靈能的氣息了。你把這個辦法教給墨冉,我保證除了墨忍那老頭子親自來查,否則一定沒問題。”

墨霖還略帶一點點的懷疑,可瞧見小白那鋒利的爪子,決定把這點懷疑給埋在心底,否則難保這小家夥做出什麽瘋狂的事情來。

第二天,墨霖試探著將小白教授的方法告訴了墨冉。

墨冉聽了之後,陷入了久久的沉默之中,他一遍一遍的打開關閉著身體的毛孔,足足折騰了好一會,忽然道:“墨霖,這真是你想出來的辦法?”

墨霖厚著臉皮道:“我昨晚睡不著覺,無意中想到的。”

某個小氣鬼的爪子在墨冉看不到的角度伸出來,在墨霖的背上狠狠的抓了一把,留下四道血痕。墨霖假裝沒感覺,心中卻暗歎小白真是睚眥必報啊。

墨冉有些激動的道:“這法子實在太妙了,關閉身上的毛孔類似於閉氣,一般的方法的確查不出來。這個法子不但能夠瞞過狼檀老師,用來在潛行中隱藏行蹤也極為有用。真沒想到你有如此的天賦,實在讓我嫉妒啊。”

墨霖愕然,苦笑著想要解釋,又不知道該怎麽開口,隻能糊裏糊塗的認了這筆帳。

解除了墨冉心頭的擔憂,兩人重新又燃起了修煉的熱忱,很快就又過了十來天。

這天兩人研究著靈能的運用,異想天開的打算各自創造一套武技,正在你來我往的比劃著的時候,墨霖忽然瞄見小白從床底下探出頭來衝自己使眼色。

側耳細聽,果然有細微的腳步聲由遠而近,墨霖忙叫墨冉回房去。

從腳步聲來看,來人應該是百裏奚,難道能出去了嗎?墨霖心中有些激動的想著。

片刻之後,腳步聲越來越響亮,很快就來到了近前。

墨霖忍不住的走到門前觀望,果然看到百裏奚正大步的走過來。

來到墨霖的門口,百裏奚目不斜視,徑直的走了過去,停在墨冉的門口。

“墨冉,你的禁閉期已經到了。”

墨霖失落的聽著隔壁墨冉收拾東西的聲音,他好不容易遇到一個共同修煉的好朋友,現在也要離開了,而他還不知道什麽時候才能擺脫這種禁閉的日子。

墨冉跟在百裏奚的身後,路過墨霖房門的時候,衝他做了個手勢。兩人相處了一段時間,互相早有了默契。墨霖知道那是和他出去之後再見的意思,便豎起大拇指衝他晃了晃。

百裏奚忽然停下腳步來,嚇了墨霖一跳,忙把手縮到身後去,免得給墨冉惹麻煩。

就見百裏奚轉過身來道:“墨霖,明天巨子要見你。”
更多

編輯推薦

1大羅金仙在星際...
2屍人
3洪荒青蓮聖卷
4八神異界遊
5鬥神狂飆
6全係修真大法師...
7近戰召喚師
8魔法通行證
9逆龍道
10獸戰天下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幻神

    作者:雲天空  

    東方玄幻 【已完結】

    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四大聖獸的名字,想必大家已經耳熟能詳了,可是有誰知道,四大聖獸到底為什麽會成...

  • 活金

    作者:逐沒  

    東方玄幻 【已完結】

    靈脈為生命之脈,為免靈脈不被破壞也就有了‘護靈人’。林寶駒的先祖是‘護靈人’中的奇才,擁有逆天造勢的...

  • 傳奇之縱橫瑪法

    作者:星星辰  

    東方玄幻 【已完結】

    在網吧裏激戰了三天三夜的星辰,終於完成了統一沙巴克的偉大霸業,但是由於勞累過渡,居然暈倒在地。當他醒...

  • 異界海盜王

    作者:唐川  

    東方玄幻 【已完結】

    一次意外的穿越,打架高手唐傑卷入了一場詭秘狡詐、驚心動魄的奪寶風暴,開創了一段屬於自己的玄幻旅程。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