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九十一章 回家

大家繼續支持啊……成績好慘淡……

********************

墨霖又在大沼澤裏住了一個月,他幾次三番想離開,可都被蛇九幽以傷勢未愈給婉拒。

除了不能離開大沼澤外,墨霖想做什麽都可以,這也讓他有機會能了解妖獸們的生活。

妖獸們所居住的是大沼澤最深處,這裏的瘴氣濃厚的如同一團漿糊,帶有極大的毒性。妖獸們對毒瘴早已經習以為常,可以隨意的在毒瘴之中生活,可墨霖卻不行。

如果要走出妖神殿的話,墨霖就得在身上帶著避瘴石,身體周圍自然而然的形成一道保護膜,讓他免受毒瘴的傷害。

“以後要是攻打大沼澤的話,可要建議巨子多準備這種礦石。”墨霖最初的時候心中是這樣想的。

可住了一個月之後,他就把這個念頭拋在腦後了。

妖獸的世界和墨霖想象中有些不一樣,來到這裏之前,他本以為大沼澤裏全都是蠻荒之地,而毒瘴之中更是沒法生存。

可讓他沒想到的是,妖獸們不但能夠自由自在的在沼澤的深處生活,甚至過的相當好。

以妖神殿為圓心,方圓五裏之內形成一個巨大的妖獸城市。城中大概有上萬隻妖獸,繁榮程度就算和百兵城比起來也不遑多讓。

在城市的周圍,是妖獸們開墾的農田,種植著很多奇怪的作物,比如一種在毒瘴之中才能生存著“肉樹”,這種樹結出來的果實類似豬肉,是妖獸們主要的食物。

除了農田以外,還有放養食用牲畜的牧場,產量足夠供給上萬妖獸的食用需求。

妖獸們還修建了一條地下水渠,將地下幹淨的水源抽取到地麵上來。它們利用牲畜蹬動一個巨大的水車來取水,水車的設計很有新意,讓墨霖足足癡迷的研究了兩天。

除了這些生活設施之外,妖獸的城市裏也和人類的城市一樣,有居住區和商業區。

妖獸們很少有住在屋子裏的,它們保留古老的習慣,更喜歡在樹上築巢地下挖洞。雖然大沼澤裏沒有樹,可它們用泥土築成大樹的樣子。有些妖獸在柱子上築巢,還有些幹脆就把柱子中間挖出個洞來居住。

而商業區其實就隻是一些小攤位,販賣的商品除了食物之外,還有各種各樣的雜貨。稀奇古怪的貨物之中有妖獸們自己打造的粗糙的 兵器,有施展妖術所用的道具,還有草藥礦石等原料,其中很多都極為珍貴,可在妖獸們的交易之中,便宜的驚人。

雖然墨霖看的兩眼放光,可這裏的交易都是以貨易貨,他身上除了陽刃之外,沒有別的東西可換了,隻能咽著口水看那些珍貴的礦物被當作垃圾一樣的換為幾塊肉樹的果實。

最初墨霖對妖獸很是反感,人類和妖獸之間幾百年的戰爭結下了難以消磨的仇恨。從小得到的教育裏,墨霖認為妖獸們個個都肮髒無比,它們以食人為樂,殘暴好殺貪婪成性。

大沼澤的伏擊和百兵城的襲城戰中,墨霖也見識過妖獸們嗜血的一麵。不過當墨霖在城市裏閑逛的時候,卻能看到妖獸們可愛的一麵。

它們的嗓門都很大,用妖獸之間的通用語打著招呼,還互相用拳頭重重的擊打對方的胸口,墨霖最初以為是在打架,後來發現那不過是它們表示親切的習慣。

它們很淳樸,以貨易貨的時候很少討價還價,買家們往往徑直取走它們感興趣的貨物,然後付給它們用來交換的貨物。墨霖看了無數次的交易,從來也沒有過因為貪便宜引起的糾紛。

它們很爽朗,每當夜晚來臨,都會高聲的唱起歌。雖然在墨霖聽來那簡直就是鬼哭狼嚎,可它們形容古怪的臉上洋溢起來的微笑看的久了以後,竟然也有幾分的可愛。

有時候墨霖覺得無聊,也會跟妖獸們湊在一起,隨著它們的“歌聲”哼上幾句。他在城裏晃了一個多月,也成了熟麵孔,妖獸們並不排斥他這個人類,甚至有時候會請他喝上一點妖獸們自己釀造的“雷酒”。

雷酒的醇厚不亞於猴兒酒,墨霖第一次就喝的酩酊大醉,不過也因此認識了幾個妖獸。雖然他們很少有交流,大部分時間都是默默的喝酒,然後大聲的吼著歌,卻也消除了墨霖心中對妖獸的很多敵意。

小白這一個多月總是跟墨霖膩在一起,每天大吃大喝,無肉不歡。墨霖越發的喜愛這個小家夥,也喜歡讓它趴在肩膀上睡懶覺。

一人一獸之間的關係越發的融洽,而小白一口一個“老大”也叫得墨霖心花怒放。從小就是孤兒的墨霖除了青梅竹馬的洛芊芊之外,也就隻有何小工和林波兩個朋友,如今又多了一個小白。

雖然在妖獸的城中住的很舒服,可墨霖心中卻一直都在想著回家的事情。當他第八次跟蛇九幽提出來的時候,出乎意料的到了允許。

“你的傷勢基本已經好了,也該回去了。”蛇九幽道,“金翅大鵬鳥會送你回墨者村的附近。“

“多謝。”墨霖沒想到真的能回家,喜形於色的道。

“如果以後想念這裏,我隨時歡迎你再來。”蛇九幽意味深長的道。

“我希望我不會再來。”墨霖道。

“是嗎?不過命運很有趣的,未來會發生什麽事情,誰也不知道的。”蛇九幽蒼白的臉上浮現出一絲陰冷的笑容。

“還有,我還要拜托你一件事情。”將墨霖送到妖神殿外,蛇九幽道。

“請說。”墨霖警惕的問。

“你是第一個活著離開大沼澤妖神殿的人類,我不想將這裏的情況透露出去,所以能否請你保密呢?”蛇九幽誠懇的問。

“我以一個墨家工匠的榮譽起誓,我不會將這裏的任何情況說出去的。”墨霖將手放在自己的心口,以墨家的禮節起誓道。

“很好,祝你一路順風了。”蛇九幽微笑道,目光深邃莫測。

金翅大鵬鳥是最強大的飛行妖獸,它將墨霖馱在身上,拍動雙翅,直衝雲霄。

墨霖緊緊的抱住金翅大鵬鳥,驚喜的望著身下的大地,飛翔在高空的感覺讓他心曠神怡。

飛行的速度很快,大沼澤和墨者村之間的千山萬水隻用了片刻就跨過。

在墨霖的指引下,金翅大鵬鳥降落在距離村子有一段路程的山中。

從金翅大鵬鳥的背上下來,墨霖道:“多謝你了。”

金翅大鵬鳥瞥了他一眼:“希望日後還有機會相見,你若是在人類的世界不開心,妖獸們永遠歡迎你。”

墨霖苦笑著搖搖頭道:“雖然我不知道你們為什麽這麽在意我這樣一個小人物,可還是謝謝你們的看重。隻可惜我是一個人類,永遠不可能跟你們妖獸在一起。”

金翅大鵬鳥眼中精光一閃:“未來的事情誰也說不準,後會有期了。”說著翅膀一振,長嘯一聲飛了起來,轉眼間就化作一個小黑點消失在遠方的空中。

“它們都是一個語氣,真是古怪。”墨霖想著蛇九幽和金翅大鵬鳥的話,不解的搖搖頭。不過這種不解很快就別回家的喜悅給衝淡了。

“小白,馬上就可以回家了。”墨霖把懷中的小白掏出來,它正睡眼惺忪著。

“到了嗎?”小白揉揉眼睛,“我要吃烤雞。”

“一會就有烤雞吃了。”墨霖說著,辨別好方向,大步的向村子的方向走去。

一路上墨霖都在給小白講墨者村好玩的事情,不過小白除了吃之外,對其他事一概沒有興趣。墨霖說了一會,見它的響應很不熱烈,也就算了。

翻過兩座山頭,小白忽然吱吱的叫了起來。

“怎麽了?”看到小白反常的舉動,墨霖問道。

“老大,似乎有點不對勁。”小白嗅了嗅道,它的三條尾巴蕩來蕩去,蹭在墨霖的鼻頭上,癢癢的讓他想他噴嚏。

“有什麽不對?”

“有三個人正在接近,他們的速度很快,從靈能的味道上來看,是墨家的人。”小白又抽動了下鼻子,低聲的道。

“真的嗎!”墨霖大喜,他加快腳步,就要迎過去。

“老大,他們似乎有敵意,是衝著你來的。”小白道。

“他們是我的村人,怎麽可能對我有敵意。”墨霖不信小白的話。

“他們有殺氣!”小白見墨霖不信,吱吱的尖叫起來,爪子狠狠的一抓,把墨霖肩頭的衣服抓破了。

“亂說什麽。”墨霖拍了下小白的頭,心想這小家夥大概是頭一次碰到墨者,才會如此的害怕。如果它知道墨者們有多和藹可親,一定會喜歡上墨者村的。

小白眼珠飛快的轉動起來,見墨霖完全沒有躲避的意思,兩腳一瞪,躍下墨霖的肩頭,嗖的一聲躥進了林中。

“小白!”墨霖吃了一驚,小白的動作實在太快,目標又小,轉眼之間就不見了蹤影。

“這個臭小子!”墨霖氣得跺腳,正要去追,身後卻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

“墨霖?”

墨霖聞聲轉過身去,就看到百裏奚那張沒有表情的臉。

“百裏奚老師!”墨霖大喜過望,顧不得去追小白,迎向百裏奚。

“你怎麽會在這裏?”百裏奚的語氣冰冷,不過他一貫如此,墨霖早就習慣,也不以為意。

“我剛從百兵城回來。”墨霖略一猶豫道。

百裏奚眼中寒光一閃,肩頭一動,雙手飛快的探出,抓住墨霖的雙肘。這一切實在太快,墨霖又沒有絲毫的防備,立刻被抓個正著。百裏奚的手如同鐵鉗,扣住墨霖的手肘之後,他根本沒辦法再動。

與此同時,兩個影子一樣的墨者出現在墨霖的左右,他們都蒙著臉,正是墨家暗部的打扮。兩人一出現就用手扣住墨霖的腰,讓他的下盤也發不上力。

三人這一出手,等於是把墨霖全身給鎖住,讓他動彈不得。

“百裏奚老師,這是……”墨霖不解的問,回家的滿心歡喜漸漸的涼了下來。

這一次出門,對於墨霖不禁有著脫胎換骨的錘煉,也讓他的心誌堅韌了不少,此刻的墨霖已非之前那個懵懂的少年了。麵對這突如其來的變故,他鎮定下來,沉著的應對著。

“巨子有令,如果你回村子,就要帶你去見他,暫時要委屈你一下了。”百裏奚不愧他“岩石”的綽號,臉上平淡的沒有絲毫表情。

兩個暗部墨者的護腕上刷的射出細細的鋼絲線來,兩三下就將墨霖捆住。

“千萬不要反抗……”一個暗部低聲叮囑墨霖。

墨霖知道墨家這種專門用來捆人的鋼絲線柔韌無比,一旦掙紮,不但無法掙脫,還會越來越緊,深深的陷入皮肉之中。他自認問心無愧,任由鋼絲線將手臂捆個結實,並沒有任何的反抗。

“這隻是程序而已,不會為難你的。”百裏奚對墨霖解釋道。

“我知道。”墨霖點點頭。

“跟我們走吧。”百裏奚說著在前麵帶路,兩個暗部左右夾住墨霖,往墨者村走去。

等四人的身影消失在林間,一道白影刷的從林中掠過,閃電一樣的朝著墨霖離開的方向追逐而去。

天色還沒有亮,村中很少有行人,走在熟悉的路上,墨霖心中感慨萬千。

這一次的旅行九死一生,好幾次他都以為再也沒機會活著回墨者村了,現在能踏上村子的土地,他就覺得一路上的艱難沒有白白的度過。

雖然還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麽事情,可墨霖覺得自己沒做錯任何事情。至於將大沼澤中發生的事情,他既然已經做了承諾,就絕對不能告訴任何人。

“總之,我問心無愧。”墨霖心中想著,跟隨著百裏奚一路來到墨者之塔下。

墨霖抬頭望著墨者之塔塔身上厚厚的藤蔓,他離開數月,藤蔓已經有些枯黃,一轉眼已經是入秋時節了。

這還是墨霖第一次如此近距離的接近墨者之塔,從小到大他可是無數次的幻想過能走進墨者之塔看一眼,可卻沒有想到他的第一次來卻是在這種情形下。

塔門前有幾個墨者在把守,其中一個墨霖認識,正是村中的墨者衛隊隊長狼檀。

看到百裏奚押著墨霖,狼檀並沒有半點的驚訝。他一揮手,身後的兩個衛兵將墨者之塔的塔門慢慢的推開來。

百裏奚衝狼檀一點頭,徑直走了進去。兩個暗部的手搭上墨霖的手肘,帶著他跟了進去。

和墨霖無數次的想象中並不相同的是,墨者之塔之中黑漆漆一片,連一盞燈都不見。

經過一路上的錘煉,墨霖的目力已經可以依稀的在黑暗中視物,他看到塔內的第一層是個巨大的圓形空間,中央有個上樓的木質樓梯,而在角落裏有個一人高的鐵籠子。除此之外,別無他物。

“墨霖,要先委屈你一下。”百裏奚低聲的道,說罷也不再解釋,帶著墨霖來到那鐵籠子前,拉開鐵籠上的一道門。

“要把我關在這裏嗎?”墨霖驚訝的問。

百裏奚搖搖頭:“待會你就知道了。”

墨霖疑惑的走進鐵籠,百裏奚和兩個暗部也站進來,把鐵籠塞的滿滿的。

直到此刻墨霖才看到鐵籠內有兩個搖杆,正疑惑間,百裏奚的手放在藍色的搖杆上,用力一搖。

“嘩啦啦”,頭上一陣鐵索的聲響,鐵籠晃了一晃,竟然慢慢的向下降落。

墨霖這才知道鐵籠裏另有機關,能將人在塔內上下的運送。

鐵索一路脆響著,墨霖估計下降了大概二十米之後,鐵籠終於停了下來。籠外是一條隧道,裏麵亮著幽暗的燈火。

百裏奚打開籠門,先邁了出去。兩個暗部一前一後帶著墨霖跟出來,四人在隧道裏三拐兩轉,又經過了兩道很厚實的鐵門,來到一條走廊裏。

墨霖抬眼望去,見走廊幽深沒有盡頭,整條走廊上下全都是用石板鋪就的,沒隔七八步遠的地方都有一道石門,石門上有個小孔,依稀能聽到石門裏有呼吸聲。

“這是墨者監獄?”看到百裏奚打開一道石門,墨霖猛然想起一個地方來。

“正是,你先在這裏休息,巨子會很快見你的。”百裏奚將石門推開,指著裏麵,對墨霖做了個請進的手勢。

“我到底做了什麽,要把我關在監獄裏?”墨霖想到從小聽到的許多關於墨者監獄的傳聞,心中驚愕莫名。他從來沒想到有一天會成為墨家的罪人,會被關進被人不齒的墨者監獄中來。

“你的事情巨子正在查,他很快就會見你的。如果你是清白的,墨家絕不會冤枉你。”看到墨霖的情緒有點激動,百裏奚的語氣略微緩和了一點。

墨霖也知道此時再說什麽都是徒勞,一切都要見到巨子之後才能見分曉。他低聲道:“百裏奚老師,請你告訴巨子,我從來沒有做過對不起墨家的事情。”說著大步的走進了石屋。

百裏奚臉色如常,似乎沒聽到墨霖的話一般,隻是對身旁的兩個暗部做了個手勢,他們走進石屋將墨霖身上的鋼絲線撤去,讓他能夠自由的活動。

“你的隨身物品我要先沒收,等你出去的時候會還給你。”百裏奚將墨霖身上的陽刃,微型機關弩和幾個銀幣來。

做好這一切,百裏奚道:“過一會我會讓人給你送飯的。”

石門緩緩的關上,“卡”的一聲嚴絲合縫的鎖上,不留一點空隙,隻有石門上的一個孔洞才透出一點光亮來。

百裏奚三人的腳步聲在走廊裏響起來,慢慢遠去,終於沒了聲息。

墨霖呆呆的站在石屋中央,四下環顧,石屋裏隻有一張石床,上麵鋪著草席,再無長物。

一片漆黑之中,墨霖靜靜的坐下來,心中翻騰著複雜的情緒。雖然一切還沒有定論,可看眼前的情形,村子裏顯然對他並不信任。

“我沒有做錯任何的事情,巨子一定會秉公處理的。”墨霖安慰著自己。

左思右想,墨霖幹脆盤坐在床上,開始默默的修煉起來。紅色的靈能從根輪湧出,先在身體周遭巡遊了一圈,便回到中脈的底部,開始試探著向密輪前進。

一次又一次的努力,一波波的靈能如同潮水一樣的衝擊著中脈,可惜並沒有什麽進展。好在經過這一番的修煉,靈能又渾厚了些,墨霖預計按照這個速度,一兩年內應該可以打通密輪和根輪之間的中脈。

“隻是可惜沒看到爺爺,不然就先跟他請教了。”墨霖心中想著,有點遺撼。

就這樣在石屋裏呆了不知多久,墨霖隻知道吃了十幾頓飯。每次送飯的人來,墨霖都要問他究竟要住多久,可惜一直沒有一個明確的答複。

石屋之中沒有時間的概念,墨霖隻能從飯菜的類別來判斷時間。清粥饅頭小菜是早晨,麵食是中午,晚上一般會有個葷菜。

吃過了一條炸魚,墨霖隨手在牆壁上畫了一道。從來到監獄之後,已經吃了十一次葷菜,也就是說已經過了十一天了。

墨霖呆呆的坐了一會,正打算繼續修煉,忽然聽到身後的牆壁有動靜。他回頭看去,正好看到一塊牆磚悉悉索索的響了幾聲,“啪”的被推了進來,露出一個黑漆漆的洞口來。

“老大!”一個白色的身影從洞口鑽進來,跳進墨霖的懷裏,卻是小白。

“你怎麽進來的?”墨霖吃了一驚。

“嘿嘿,天底下還沒我進不去的地方。”小白得意洋洋的道。

“墨者監獄在地下很深的地方,你怎麽知道我在這裏,還挖洞過來?”墨霖奇怪的道。

“我的鼻子靈的很,別說你關在這麽淺的地下,就算再深十倍也沒關係。”小白道,“再說如果連洞都不會挖,我還算什麽狸貓。”

墨霖知道它說的有道理,輕輕的撫摸著它的毛發道:“你放心吧,我沒事的,過幾天就會出去了。”

小白不滿的撅起嘴來:“你不在這幾天我隻能到處偷雞吃,生的雞肉不好吃,我要吃烤的。”

墨霖嚇了一跳:“你可不要在村子裏搗亂,墨者很厲害的,要是被他們抓到你的慘了。”

小白眼中有一絲不屑的神情,不過卻沒說什麽,隻是跳上墨霖的肩膀道:“老大,我救你出去吧,隻要再有兩天的功夫,我就能挖出一個供你爬出去的隧道”

“不行。”墨霖連連搖頭,“我又沒有犯錯,等巨子查清楚了一定會放我出去的。”

“不見得。”小白哼了一聲,“我看他們是把你當犯人。”

“墨者不會放過一個壞人,也不會冤枉一個好人的。”墨霖背誦著書上的話。

“不信就算了,墨者都是些死腦筋。”小白嘟起嘴來。

“你和爺爺說的話還真……”墨霖聽到小白的話,不禁想起朱評漫來,剛想給它講講,就聽到有腳步聲傳來。

“你快躲起來。”墨霖忙叫小白藏回洞裏,又把那塊磚給填上,這才躺到床上,假裝在睡覺。

石門吱嘎打開,百裏奚的身影出現在門口。

“墨霖,巨子要見你。”
更多

編輯推薦

1大羅金仙在星際...
2屍人
3洪荒青蓮聖卷
4八神異界遊
5鬥神狂飆
6全係修真大法師...
7近戰召喚師
8魔法通行證
9逆龍道
10獸戰天下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幻神

    作者:雲天空  

    東方玄幻 【已完結】

    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四大聖獸的名字,想必大家已經耳熟能詳了,可是有誰知道,四大聖獸到底為什麽會成...

  • 活金

    作者:逐沒  

    東方玄幻 【已完結】

    靈脈為生命之脈,為免靈脈不被破壞也就有了‘護靈人’。林寶駒的先祖是‘護靈人’中的奇才,擁有逆天造勢的...

  • 傳奇之縱橫瑪法

    作者:星星辰  

    東方玄幻 【已完結】

    在網吧裏激戰了三天三夜的星辰,終於完成了統一沙巴克的偉大霸業,但是由於勞累過渡,居然暈倒在地。當他醒...

  • 異界海盜王

    作者:唐川  

    東方玄幻 【已完結】

    一次意外的穿越,打架高手唐傑卷入了一場詭秘狡詐、驚心動魄的奪寶風暴,開創了一段屬於自己的玄幻旅程。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