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九十二章 不白之冤

換了漂亮的新榜,哇卡卡卡,大家一起玩啊!

**************************

墨霖等待了十一天,總算可以見到巨子了,心中激動萬分。他一邊換著百裏奚帶來的新衣服,一邊想著見到巨子該說些什麽。

“哢……”牆磚被推動,小白冒出頭來,嗖的跳到墨霖的肩膀上,湊到他的耳邊輕聲的說起話來。

“老大,你可一定要小心。這兩天我在村子裏打探過了,他們懷疑你背叛了墨家。”

墨霖一驚,低聲問:“怎麽回事?”

“去了你就知道了,不過為了保險起見,我要在你身上動點手腳。”小白一呲牙,不等墨霖弄清楚怎麽回事,順著他的身體爬下去,一頭鑽進褲腿中,竟然咬了墨霖一口。

“噝……”墨霖覺得小腿肚上有些疼。不但如此,他的身體變得軟綿綿的,根本提不起任何的靈能。

“你做了什麽?”墨霖驚問,身體的變化讓他很是吃驚。

“總之是為了老大你好。”小白刺溜躥進了石床下,衝墨霖眨眨眼睛,“我等你回來。”

墨霖本想問個清楚,百裏奚已經在敲石門催促了,墨霖活動了下手腳,除了靈能好像一下子被清空之外,再沒什麽異樣。他知道小白不會害自己,略微放下心來道:“我準備好了。”

百裏奚打開石門,兩個墨者上前來用鋼絲將墨霖的手捆住。墨霖心中升起一種不被信任的感覺,想到小白在耳邊說的那些話,他就有些忐忑不安。

沿著上一次的來路返回到那運送人的鐵籠,四人鑽了進去,百裏奚拉動機關,鐵籠在卡啦卡啦的聲響裏上升著。

來到墨者之塔的一層之後,百裏奚又扳動另外的機關,鐵籠子繼續上升。每上一層,百裏奚都要扳動不同的開關,等上到第六層之後,鐵籠終於停了下來。

鐵籠的門喀拉拉的打開來,百裏奚引領著墨霖走出去,鐵籠外是一條寬敞的長廊。

不知為什麽,墨霖覺得長廊之中有一種濃鬱的莊嚴氣氛,讓他不由自主的產生一種敬畏。在長廊的兩邊牆壁上掛著一些人物的畫像,從那些人的穿著來看,他們應該都是墨者。

“能夠在這麵牆壁上掛上自己的畫像,大概他們都為墨家建立下不朽的功勳吧。”墨霖默默地跟隨在百裏奚的身後思索著。

“小白說墨家懷疑我背叛,這根本就不可能吧。它一定是在嚇唬我,這家夥最喜歡開玩笑了,看來回去要好好教訓教訓它。”墨霖一路走著,安慰著自己,“我沒做過任何對不起墨家的事情,就算死,我也永遠不會背叛墨家的。”

長廊走到盡頭處,有一扇巨大的黑色木門,木門上寫著一個巨大的白色“墨”字,看起來莊嚴肅穆。

百裏奚輕輕的推開木門,往裏恭敬地道:“巨子,墨霖已經帶到。”

“讓他進來。”巨子墨忍那低沉的聲音傳出來。

百裏奚回身將墨霖手腕上的鋼絲線解開,對他道:“進去吧。”

墨霖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昂首大步走了進去,雖然不知道究竟會麵對什麽,可就連麵對蛇九幽也不懼怕的墨霖,當然更不會怕他視為親人的墨者們。

走進木門裏,墨霖的眼前豁然開朗。木門裏是個大廳,正對著墨霖的是一張長條形的木桌,桌子兩側各坐著三個墨者,而麵對墨霖的那一端坐在椅子上的老者,正是墨家的家主——巨子墨忍。

木門在身後緩緩的關上,墨霖向墨忍行了個禮:“巨子,我是星級工匠墨霖。”

木桌兩邊的那六個墨者齊刷刷的望過來,眼中的神情各自不一,不過墨霖能夠感受到他們目光裏的關注,這讓他直覺到今天的會麵一定非同小可。

從墨霖一進門,墨忍的目光就一直落在墨霖的身上,他的目光似乎很飄渺,若有若無,可隻要一落在墨霖的身上,就似乎把一股灼熱的力量傳遞進他的心靈深處,讓墨霖覺得渾身上下都被看穿。他情不自禁的低下頭去,躲避著墨忍的目光。

“墨霖,抬起頭來,讓我看看你是不是長大了。”墨忍的聲音很慈祥,可自有一種不怒自威的魔力。

墨霖重新抬起頭,竟然覺得心跳都加快了,就算是麵對名聞天下的妖王蛇九幽他也沒這麽緊張過。

“你低下頭,是問心有愧嗎?”木桌左手邊靠近墨忍的一個墨者冷冰冰的開口問道,他的聲音就好像冰錐一樣,陰冷而直接,直刺墨霖的心。

墨霖的臉脹的通紅,怒目而視道:“我不知道你是什麽人,但請不要侮辱我的人格。我沒有做錯事,為什麽要愧疚?”

除了墨忍不動聲色之外,其他五個墨者交換著目光,甚至還交頭接耳竊竊私語起來,墨霖聽不到他們在說什麽,可卻有一種被當作犯人的感覺,這讓他覺得很委屈。

不過墨霖依然相信巨子墨忍,相信墨家的公正和公平,他既然沒有做錯事,那巨子就一定不會冤枉他的。

“我叫鮑雷,你應該知道我是做什麽的。無論是誰做了惡,都別想逃脫我的眼睛。至於你做了什麽,你自己清楚!”那說話陰冷的墨者不依不饒,氣勢逼人的喝道。

墨霖聽說過鮑雷這個名字,此人是掌管著墨家刑罰隊的上墨,村中但凡有觸犯墨家規則的人,就會被刑罰隊懲罰。如果是嚴重的作惡,刑罰隊擁有無須請示巨子就直接處決的權力,是墨者村中少有的讓人感覺不舒服的存在。

“我做了什麽?”墨霖對鮑雷這個名字很熟悉,卻也不怕他。

似乎看出墨霖的疑惑,墨忍開口道:“墨霖,你和楊離洛芊芊在百兵城外分手之後去了哪裏?這一個多月的時間你都做了什麽,我希望你能如實回答。”

“我……”墨霖看到眾人眼中的疑惑,本想立刻就說出來為自己辯白,可一下子想到蛇九幽的請求和自己的承諾,一時張口結舌的說不出話來。

從小接受墨家的教育,墨霖除了隱瞞朱評漫的存在之外,從來沒說過謊。在沒有任何準備的情況下,要他立刻想出一個圓滿的謊話來掩飾這一個多月的行蹤,他根本做不到。

“你說不出來嗎?”鮑雷有點得意的道。

“我在百兵城和他們分開之後,就回到城裏去。妖獸和農家都打進城……”墨霖情急,忙開口將當晚發生的事情一一說了。不過一直說到蕭詰摩和猛獁激戰,他就又說不下去了。

“然後呢?”墨忍問。

“然後……”墨霖不知該怎麽回答,他心慌意亂,脫口而出道:“然後我就一路繞道回村子,可是迷路了,所以就耽誤了時間。”

他話說出口,墨忍和六個墨者臉上卻都現出一副不肯相信的表情。事實上就連墨霖也不相信自己這蹩腳的謊話,他甚至看到鮑雷的臉上露出了狡黠的笑容。

“墨霖,你覺得你的話會有人相信嗎。”鮑雷從木桌上抓起一張紙來,在手中晃動著,“要不要我把你做的事情讀給你聽?”

墨霖心中掠過一絲不祥的預感,隱隱約約抓到了些什麽,可他還不能確定,隻能幹澀的道:“你說……”

“不見棺材不掉淚。”鮑雷冷哼一聲,便開始讀起紙上的內容來。

“本年九月十二日,你帶七十名妖獸襲擊農家一座村莊,殺十七人,傷二十五人,燒房屋九間,奪牲畜十六頭。”

“本年九月十八日,你帶四百名妖獸攻打法家申氏的碉堡,殺五十二人,殺四十九人,燒毀碉堡,搶奪物質糧食無數。”

“……”

從九月十二日直到墨霖回來之前的十月十八日,那墨者一共說了十四起據稱有墨霖參與的妖獸攻擊事件,墨霖聽的目瞪口呆,完全不知道這究竟是怎麽一回事。

“你有什麽可說的嗎?”鮑雷讀完,冷冷的問墨霖。

“不是我,不是我做的,我絕對沒有跟妖獸一起……”墨霖激動的道。

“每一次的襲擊都有人證和物證,你要一一對質嗎?”鮑雷道。

“可以對質,我沒有做,問心無愧!”墨霖胸口好像被巨大的石頭壓住一般,一股怒氣沒有辦法發作。他看到在座的墨者們都流露出不相信的目光,更是覺得委屈萬分。

“好,那就對質吧。我看你能偽裝到什麽時候。”鮑雷一拍手掌,墨忍身後的一扇小門打開,幾個墨者抬著兩個擔架走了進來,擔架上躺著兩個傷者。

那兩個人一看到墨霖就露出驚恐和憤怒的神情,一個傷者的左臂齊肩而斷,他掙紮著坐起來,聲嘶力竭的罵道:“就是你!就是你這個畜生殺了我的全家。我要殺了你!”

他淚流滿麵,右手奮力的伸出來,似乎想要扼住墨霖的脖子。

墨霖怔怔的看著這個陌生的麵孔,他確定自己根本就沒見過這個人,不知他為什麽會冤枉自己。

而另外一個奄奄一息的傷者也支撐著半坐起來,恨恨的瞪著墨霖道:“是他,他就算化成了灰我也認得。”

他咬牙切齒的說出這句話,墨霖甚至能聽到“格格”的聲響,那其中充滿著怨恨。

“你認識他們嗎?”鮑雷咄咄逼人的問。

墨霖木然的搖搖頭,他不知道這兩個人為什麽要誣陷自己,可從他們的表情來看,那種刻骨的仇恨絕不是偽裝出來的。

“你不認識他們,他們又和你無冤無仇,你總不會說他們是在誣陷你吧?”鮑雷引誘著墨霖的思緒道。

墨霖茫然的點點頭,隨即意識到落入了鮑雷的圈套,他大聲的喊道:“不是我!”

鮑雷憐憫的搖搖頭道:“人證就在眼前,你還要抵賴嗎?難道你能說明那段時間你去了哪裏,做了什麽嗎?難道你以為我們會相信你真的一直在迷路嗎?”

墨霖如同墜入冰窟窿一般,渾身上下通體冰涼,他意識到幕後的黑手是誰了。

“一定是蛇九幽,一定是他做的。”墨霖努力讓自己鎮定下來,思索著前因後果,尋找著陷害他的那個人。

“難怪他要我在大沼澤呆那麽久,一定是他派妖獸冒充我去做了這些事情。他的目的就是逼我加入妖獸。”墨霖總算是理清了這之間的因果關係,理順出一條清晰的脈絡。

阿浣的樣子也浮上心頭。那隻狸貓能變成南橫飛的樣子,自然也能變成自己的樣子,墨霖又想到一個關鍵的要點。

“既然蛇九幽陷害我,我當然也不必信守和它的承諾。”墨霖有了決定。

鮑雷依舊在喋喋不休,還不時的煽動著兩個傷者的情緒。如果那兩人不是重傷躺在擔架上沒法行動的話,墨霖懷疑他們會跳起來將自己扼死。

“我有話要說,請無關的人回避。”做出了決定,墨霖就鎮定的多了。他不擅長撒謊,如今要陳述事實,腰板也挺直了許多。

墨忍揮揮手,讓人將兩個傷者抬出去,房中又隻剩下七個墨者和墨霖。

墨霖深吸一口氣,穩定了情緒之後,開口將被擄去大沼澤的遭遇說了一遍。其中他略過了一些內容,比如小白的存在。否則若是被墨者們知道小白就在墨者監獄之中,隻怕它會立刻遭受滅頂之災。

墨者們都在仔細的聽著,當墨霖講完之後,眾人出現了片刻的沉默。

“哼,想利用這種捕風捉影的謊話過關嗎。如果這一切都是真的,你為什麽剛才不說?”鮑雷氣勢淩人的發問,他似乎對墨霖有種根深蒂固的成見,從最初就想要證明墨霖是墨家的叛徒。

墨霖道:“因為我答應了蛇九幽不透露大沼澤的事情。”

“那你為什麽現在又肯說了呢?”鮑雷追問道。

“因為我發現這一切都是蛇九幽搞的鬼。”墨霖道,接著解釋了阿浣的變人妖術還有蛇九幽拉攏他的一些細節,甚至連蛇九幽說他是赤龍轉世的話都原原本本的複述出來。

聽到關於赤龍的片段,包括墨忍在內的所有人都猛然間盯住他,眼中流露出來的目光中夾雜著複雜的情緒。

墨霖被這些灼熱的目光看的有些不自在,甚至開始結結巴巴。

“別著急,慢慢說。”一直保持著沉默的墨忍開口了,他的話語讓墨霖略微的鎮定了一些。

墨霖得到這唯一的鼓勵,這才鎮定下來,繼續講述起來。

等墨霖說完,就連那一直對他非常不友善的鮑雷都沉默了,他們都望向墨忍,等待他做出什麽抉擇。

墨忍沉吟了很久,忽然站起身來,走到墨霖的身邊,伸出手來拍了下他的肩膀。

墨霖渾身一震,一道疾若閃電的靈能從墨忍的手心鑽進他的身體裏,轉了一圈之後又原路返回,沒有留下半點痕跡。

墨忍麵無表情的收回了手,目光直視著墨霖,似乎想要看穿他的心。

墨霖挺直身軀,勇敢的迎接著墨忍的目光,他問心無愧自然沒有畏懼。

“墨霖,我願意相信你。”沉默了很久,久的好像度過了一百年一樣,墨忍終於開口了。他的聲音低沉有力,帶著無可辯駁的威嚴。

墨霖一直緊張萬分,他根本提不出任何有力的證據來證明自己的清白,墨忍信任的話語如同一股暖流般,讓他冰涼的心一下子又熱起來。

“巨子……”又是討厭的鮑雷,他欲言又止,可看他的表情,墨霖就知道他一定又有什麽對自己不利的話。

墨忍擺了擺手道:“墨者不會放過任何一個惡徒,也不會冤枉任何一個無辜的人,這件事情我要查清楚再定奪。”

“那請巨子讓我來調查。”鮑雷道。

墨霖一怔,鮑雷對自己成見很深,如果他去調查,結果可想而知。

墨忍搖搖頭道:“鮑雷,你最近擔當的事情很多,這次的調查就交給仲滿吧。”

一旁一個一直都沉默不語的年輕人聽到墨忍的話後,起身微微鞠躬道:“仲滿領命。”

“墨霖,你覺得如何?”墨忍見墨霖怔怔的,望過來問道。

“我……我覺得很好。”隻要不是鮑雷這樣傾向性非常明顯的人來調查,墨霖都能接受。

“你先回去吧,還要委屈你幾天。”墨忍道。

墨霖點點頭,向在座眾人鞠了個躬,轉身推門出去。外麵等候的百裏奚照舊將墨霖的手腕捆上,送回摸著監獄之中去。

墨霖前腳剛離開,鮑雷就急切的對墨忍道:“巨子,他一定已經知道了,我們要防患於未然……”

他說著的同時,手上做了一個切的動作。

墨忍搖搖頭道:“鮑雷,你最近越來越嚴苛了。如果墨者殺害無辜的人,那和妖獸有什麽分別?”

“可他明明就是……”鮑雷還要說什麽,卻被墨忍打斷。

“十七年前前代巨子沒有下手,今天我也不會隨便剝奪一個人的生命。隻要他沒有作惡,就是墨家的人,就不能被隨隨便便的定罪。這是墨者的精神,隻要墨者存在一天,就永遠不會改變。”

墨忍的話斬釘截鐵,在墨家的規則之中,巨子的話就是法律,沒有人可以違背。他既然已經做出了決定,無論鮑雷有什麽不滿,也隻有去執行。

“仲滿,你打算怎麽做?”墨忍轉頭問道。

名叫仲滿的年輕人看起來有點羞澀,聽到墨忍的問題,他沉吟了片刻道:“去大沼澤裏看一看吧。”

“你該不會去跟蛇九幽打聽吧?”鮑雷陰陽怪氣的道。

仲滿沒有絲毫的不悅,慢慢的道:“那個叫阿浣的狸貓妖獸是關鍵,如果能抓到它的話,應該就會水落石出。”

“你一個人太冒險了,叫三劍客跟你去吧。”墨忍道。

仲滿微微笑起來:“還是巨子了解我,有那三個家夥幫忙,我有九分的把握。”

△△△

回到牢房裏,墨霖依然有些失神落魄。

在墨忍的麵前他還能保持常態,一旦回到一個人獨處的情況下,墨霖忽然覺得種種的冤屈如同潮水一般的湧過來將自己給淹沒掉,讓他喘不過氣來。

“我沒有做錯事,巨子一定會調查明白的。”墨霖攥緊著拳頭,心中想著。

“老大,你果然沒事。”小白不知從哪裏躥了出來,跳上墨霖的肩膀,用三條毛茸茸的尾巴在墨霖的臉上蹭來蹭去。

墨霖慢慢的轉過頭:“你知道?”

“知道什麽?”小白停下動作,一臉的疑惑。

“蛇九幽讓人假扮成我,到處燒殺劫掠……”墨霖忍住憤怒,將方才聽到的那些轉述給小白。

說完之後,墨霖冷冷的問:“這些事情你不知道嗎?”他的心中懷著一種被出賣被背叛的感覺,畢竟他已經把小白當成了好朋友。

“我在妖神殿睡了三年,直到你進去才把我叫醒,我怎麽會知道這種事情。”小白一撅嘴,看來有點生氣。它從墨霖的肩頭蹦下來,氣哄哄的走到角落裏,用大尾巴將臉給蒙上,不理墨霖了。

墨霖撓撓頭,覺得小白說的有道理,自從把小白從妖神殿裏帶出來之後,它就每天跟自己膩在一起,要說它會知道蛇九幽的陰謀,的確有點牽強。他隻怪自己方才有點太衝動,沒想清楚就質問小白。

“小白,對不起,是我錯怪了你。”墨霖走到小白的身邊,輕輕的撫摸著它的毛,低聲的安慰著它。

“哼……”小白扭動了一下身體,避開墨霖的手,看來很是不爽。

“小白乖……我受了委屈,所以心裏有點火氣。”墨霖討好的道,小白委屈的樣子讓墨霖覺得自己變成跟鮑雷一樣的人。

“吱吱!”小白的頭從尾巴下麵鑽出來,衝著墨霖吼了兩聲,“如果不是我咬你那一口,你早就被墨忍給殺了。結果好心沒好報,你居然還懷疑我。”

“你說什麽?”墨霖一驚。

小白尾巴一甩:“你別告訴我墨忍沒有試探你的靈能。”

聽小白這麽一問,墨霖立刻想起那在體內遊走了一圈的靈能來,他心中一寒,心知墨忍對他抱有懷疑。

“這到底是怎麽回事?”墨霖覺得小白一定知道些什麽。

“很簡單,你是赤龍轉世,墨家絕不會允許你擁有靈能的。如果方才墨忍發現你已經喚醒了靈能,你已經是一具屍體了。”小白懶洋洋的道。
更多

編輯推薦

1大羅金仙在星際...
2屍人
3洪荒青蓮聖卷
4八神異界遊
5鬥神狂飆
6全係修真大法師...
7近戰召喚師
8魔法通行證
9逆龍道
10獸戰天下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幻神

    作者:雲天空  

    東方玄幻 【已完結】

    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四大聖獸的名字,想必大家已經耳熟能詳了,可是有誰知道,四大聖獸到底為什麽會成...

  • 活金

    作者:逐沒  

    東方玄幻 【已完結】

    靈脈為生命之脈,為免靈脈不被破壞也就有了‘護靈人’。林寶駒的先祖是‘護靈人’中的奇才,擁有逆天造勢的...

  • 傳奇之縱橫瑪法

    作者:星星辰  

    東方玄幻 【已完結】

    在網吧裏激戰了三天三夜的星辰,終於完成了統一沙巴克的偉大霸業,但是由於勞累過渡,居然暈倒在地。當他醒...

  • 異界海盜王

    作者:唐川  

    東方玄幻 【已完結】

    一次意外的穿越,打架高手唐傑卷入了一場詭秘狡詐、驚心動魄的奪寶風暴,開創了一段屬於自己的玄幻旅程。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