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八十二章 妖臨城下

這一章6K,六點和九點再更兩章,今天更新超過兩萬,以後每天最少六千字,請大家訂閱支持!

***********************

“噗哧!”

一道血光衝天而起,楊離的狼牙出手了,鋒利的短刀準確無誤的劃開惡狼的脖子,沒有半分的拖泥帶水。

惡狼甚至連慘叫的機會都沒有,就頹然從空中落下,氣管和血管被齊刷刷的割開,血泊泊的流出來。

另一隻惡狼已經衝到一半,看到同伴的慘死,立刻停下腳步來,尾巴上的毛根根炸開,張開大嘴尖利的嚎叫起來。

“不好!”楊離手一抖,狼牙脫手而出,射進狼嘴之中。這一擲力道驚人,將狼頭刺了個對穿。

盡管楊離已經反應很快,可惜狼嚎聲還是衝上半空,引發了附近無數狼嚎的回應。

“快走。”楊離箭步衝出去將狼牙搶回手中,拭去上麵的血跡,大聲的招呼墨霖和洛芊芊。

三人飛快的奔到街口,不遠處已經有幾隻惡狼正狂奔而來,墨霖一回頭,又看到暗處有幾個影影綽綽的影子,看來也已經被堵住。

“怎麽辦?”洛芊芊將烏黑雙刀擎在手中,低聲問。

“硬衝!”楊離的狼牙上蕩起一層黑光,他飛身而起,直撲衝過來的惡狼。

“墨霖,你跟住我。”洛芊芊一咬牙,雙刀飛舞著跟上楊離。

墨霖下意識的想去摸腰間的匕首,這才想起為了試驗白鶴的鋒利程度,他的匕首已經被削斷了。

轉瞬之間,楊離已經衝近了狼群,這一波衝過來的惡狼有五頭,個個都牙尖爪利,帶著一股腥臭的風,非常聰明的分散開來,向楊離撲上去。

狼牙如同楊離的手一般靈活,麵對當胸衝來的惡狼,他的手腕匪夷所思的反轉過來,繞開狼爪,狠狠的從惡狼的下巴刺上去。

巨大的衝擊力將惡狼的屍體拋起來,撞倒了跟在它身後的兩匹。不過還有一左一右兩隻惡狼,它們已經衝了上來,鋒利的爪子在空中狠狠的劃過,和楊離的身體差之毫厘。

墨霖在後麵看的清楚,本來兩頭惡狼的利爪應該在楊離的身上抓出個血洞來的,可就在千鈞一發之際,楊離腰部一擰,身體微微的錯開,避開了致命的攻擊。這種對身體精確的控製讓墨霖自愧不如。

避開狼爪之後,楊離將狼牙一揮,左首惡狼的兩隻利爪應聲而斷,慘嚎一聲落在地上。

楊離此刻已經失去身體的平衡,右首那匹惡狼亮出獠牙,撲向他的脖頸處,還沒等靠近楊離,一道烏黑的刀光閃過,狼頭被洛芊芊斬落下來。

連殺三匹惡狼,後麵那兩匹猶疑不定,不敢再上。楊離身形落下,沒有片刻的停頓,狼牙化作一道黑光,射向其中一匹。

兩匹惡狼大概是害怕,齊聲哀嚎,轉頭就跑。

“走!”楊離也不追擊,叫墨霖和洛芊芊跟上他,一路向西門狂奔而去。

越是靠近西門,混亂的局麵就越發的嚴峻,街頭巷尾到處都是火光,而幾處街道上還有兵家和農家戰士在廝殺。

一路上又碰到幾隻惡狼,楊離出手狠辣,又有洛芊芊再身後支援,很輕鬆的將惡狼殺死。三人繞開混亂的街道,不多時終於來到西門附近的一條巷子中。

楊離在巷口探頭看了看,揮手示意停下來。三人從一棟人去屋空的破房裏穿過,俯身躲在院子的矮牆後。從牆頭望出去就是西門,可是城門口的一片開闊地上死氣沉沉,有兩個男子正在說著什麽,他們的身上散發出強大的氣勢,讓墨霖覺得胸口有些悶。

“是什麽人?”洛芊芊也覺出不對勁來,低聲問道。

墨霖仔細打量過去,借著燃燒的火光,認出其中一個身穿著青色細鱗甲的中年男子正是令狐紫的父親,兵家四大長老之一的令狐夜。而他對麵之人留著山羊胡子,身形幹瘦,身穿黑色長袍,最引人注目的是他的肩頭站著一頭禿鷲。

“真沒想到鷲長老也親自前來,兵家沒能掃榻相迎,真是失禮了。”遠遠的,墨霖聽到令狐夜道。

“咱們現在是敵人,令狐長老不用客氣。”被稱作鷲長老的黑袍男子冷哼一聲道。

“鷲長老,我已經說了,屠龍匕真的是被魯平那個叛徒偷走了,你為何不信?”令狐夜歎口氣道,他說出來的話讓墨霖三人麵麵相窺。

“哈哈哈……”鷲長老大聲笑起來,身旁的空氣都跟著抖動,墨霖隻覺得心跳急遽的加快,好像要從胸腔裏跳出來似的。

洛芊芊和楊離顯然也受到了影響,兩人凝神閉氣,暗中運起真氣來抗衡鷲長老的笑聲。

墨霖也跟他們一樣如法炮製,心念先放空,然後默默的將真氣從根輪裏調出,在脈中流轉,更同時誦念起“啊嗡吽”三字決來,感覺頓時舒服多了。

“令狐夜,你真的把我們農家都當作傻瓜嗎?你們霸著屠龍匕逾期不交,逼得我們找上門來才答應交出來,現在居然又搞出監守自盜這一出戲來,還真是厚顏無恥啊。”鷲長老笑過之後,大聲的喝道。他肩膀上的禿鷲似乎也興奮起來,振翅高高的飛起,在他頭上盤旋著。

“鷲長老,我知道這件事情說出來你一定不信,不過……”令狐夜還要解釋,卻聽鷲長老冷哼一聲道:“別解釋了,我不想聽你們編的故事,今天要是不交出屠龍匕來,我們農家就要血洗百兵城。”

令狐夜臉色一變,語氣也強硬起來:“這麽說來,農家就是要不講道理了?”

“呸……”鷲長老啐了一口,“跟你們兵家這些無恥之徒沒什麽道理好講。鐵頭,給我殺了他!”

鷲長老最後半句卻是對空中的禿鷲說的。聽到鷲長老的命令,一直在盤旋的禿鷲鐵頭一振翅膀,發出撕裂空氣的鳴叫,從空中俯衝下來,一頭撞向令狐夜。

禿鷲名為鐵頭,可想而知它的攻擊方式。它的頭頂有個鐵質的小帽,上麵有道銳利突出的來尖刺,再看鐵頭的衝擊速度,若是被撞個正著,隻怕會在身上開個透明窟窿。

令狐夜深知鷲長老的厲害,不敢硬拚,手臂一甩,一道青光閃過,手中已經亮出一條閃爍著青色寒芒的長鞭來,鞭梢一抖,迎向鐵頭。

“我們要怎麽辦?”洛芊芊問。

楊離端詳著兩人的打鬥,又看了看不遠處的城門,低聲道:“繞過他們,直接出城。”

墨霖卻有些不舍,好不容易看到高手對決,卻要離開,實在有點可惜。

不過看到楊離和洛芊芊已經開始行動,墨霖也隻好跟著他們越過矮牆,將身形躲在暗影之中,繞開他們比鬥的場所,向著城門而去。

“刷!”長鞭卷起來的刃風從空中掠過,鐵頭一閃身,被削落幾根羽毛。

吃了虧的鐵頭嘶鳴一聲,雙翅一振,從翅膀上射出兩道橙色精芒,精芒化作刀鋒的形狀,氣勢驚人的橫掃而下。

令狐夜長鞭在身前抖開來,鞭影憧憧之間,幻出無數道藍色波紋。

橙芒破空而來,發出呼嘯聲,狠狠的斬在藍色波紋上。藍色波紋晃了一晃,向內凹陷進去,卻如同一個有彈性的網兜般,陷入到一定的程度,忽然發力反彈。

鐵頭發出橙色精芒之後,也嘶叫著衝上來,卻見兩道橙芒被令狐夜的鞭影狠狠的彈射回來。它拚命的撲扇著翅膀,升上高空,堪堪躲開。

“扁毛畜生……”令狐夜輕鬆化解了鐵頭的攻擊,冷笑道。

一直觀戰而沒有動靜的鷲長老口唇一撮,發出一聲口哨。鐵頭不情願的從空中落下,回到他的肩膀上。

墨霖跟在楊離的身後,一直都偷偷的扭頭觀看。見到鐵頭發出橙色精芒,而令狐夜的鞭影幻化出藍色的波紋時,就知道兩人都已經修煉成了靈能。

“兵家修煉藍色的喉輪,農家修煉橙色的密輪,沒想到連那隻禿鷲都已經擁有了靈能,我什麽時候才能達到那個程度?”墨霖萬分的羨慕的看著鐵頭,一時腳下沒留神,踩到一塊碎瓦片,發出清脆的響聲。

墨霖想要收腳已經來不及,聲音一傳出去,他的後背瞬間冷汗直冒。楊離和洛芊芊臉色鐵青的回望過來,臉上都現出絕望的神情來。

三人呆呆的停下腳步,連大氣都不敢喘。令狐夜和鷲長老任何一個想要對付他們的話,簡直是易如反掌。

“呲!”鐵頭敏銳的扭頭望過來,鷲眼中寒光一閃。

“幾個雜碎而已,不用理會。”鷲長老低聲道。

鐵頭有些不甘願的轉回頭來,發出一聲低鳴,大概是在和鷲長老交流。

墨霖嚇出一身汗來,他心知就算那隻鐵頭也不是他們三人能應付得了的。眼看鷲長老專心致誌的和令狐夜比鬥,他再也不敢怠慢,飛快的跟上楊離和洛芊芊,一路狂奔出城而去。

衝出城門的一路上沒有受到任何的阻擋,楊離低聲道:“不要走大路,沿著荒野走。”

大路附近全都是農田,三人遠離大路,辨認好方向之後,往西方而去。

因為氣候和地理位置的不同,墨者村的農夫們耕種的多是小麥一類的旱田,而地處水鄉澤國的百兵城附近則到處都是連綿不絕的水田。

墨霖三人都脫去草鞋,赤腳在水田裏走著,腳下到處都是爛泥,深一腳淺一腳,讓他們回想起大沼澤來。腳下沒有著力點,就算是楊離和洛芊芊也走的十分艱辛,墨霖將真氣運行在下盤的明點上,略微覺得輕鬆了一些。

不但路不好走,一道又一道密如蛛網的溪水河流不時攔在路上,有些可以赤腳趟過,有些則必須繞路前行。三人走出大半個時辰,百兵城中衝天的火焰依舊清晰可見。

“這樣下去不行,我們還是要從大路走,先盡量遠離再說。”楊離覺得不是辦法,他抬頭望著遠處的大路,終於決定冒險一試。

三人拔腿往大路上走去,才走出不遠,楊離忽然停下了腳步。

墨霖也有所感應,他疑惑的望向黑夜的盡頭,拉住洛芊芊道:“伏下來。”

水田裏的稻秧雖然不高,卻恰好能夠藏身,三人伏下來,望向大路的盡頭,漸漸感覺到大地的震顫。

“似乎是大隊人馬?”洛芊芊低聲的道。

墨霖點了點頭,從地麵的震顫可以判斷出來者不善,隻不知是農家的增援部隊,還是兵家的救星。

“嘶……”墨霖抽動了下鼻子,覺得空氣中傳遞來的一股臭氣。

“難道是?”洛芊芊也覺出不對來。

片刻之後,幾個巨大的黑影出現在暗夜之中,它們的輪廓越來越清晰,終於將妖獸的身軀呈現在墨霖三人麵前。

“妖獸!”洛芊芊緊緊抓住墨霖的手,在心中發出一聲驚呼來。

墨霖也緊張萬分,兩人的手握在一起,都感覺到對方手心的冷汗。

為妖獸開路的是一隻卷毛巨象,它的身軀幾乎和百兵城的城牆一樣高,獠牙在暗夜裏閃閃發亮,每踏出一步,都震得大地輕微的顫動。

在巨象的身後,是另外四隻龐大的妖獸,它們都有不輸於巨象的身軀,露出猙獰的麵目,大步的向著百兵城而去。

再往後則是成百上千的妖獸,數量遠遠超過上一次大沼澤百妖夜行。看到這一支龐大的妖獸部隊,墨霖三人連大氣都不敢喘。

妖獸大軍足足走了一刻鍾,才算消失在三人的視線裏,直到此刻,三人才算鬆了一口氣。

洛芊芊這時才發現和墨霖的手緊握著,忙鬆開手,狠狠的瞪了墨霖一眼。

“妖獸怎麽會突然出現,難道它們要攻打百兵城?”洛芊芊望著妖獸們消失的方向,百兵城依然火光衝霄。

“事情要糟,我們得立刻回村子稟告巨子。”楊離臉色沉重的道,說著向大路走去。

洛芊芊跟在後麵,走出兩步卻發現墨霖沒有動,奇怪的道:“墨霖,你在等什麽?”

“我要回去。”墨霖望著百兵城的火光道。

“回去?”洛芊芊愣住了,“好不容易才逃出來,為什麽又要回去?”

“我……”墨霖猶豫著。

洛芊芊和墨霖再熟悉不過,一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了。

“你擔心令狐紫?”

墨霖點點頭道:“如果隻是兵家和農家的爭鬥,或許還有緩和下來的餘地,可若是妖獸也攻進百兵城,那就太危險了。”

“就是因為太危險,我決不許你回去。”洛芊芊道。

“令狐紫是我的朋友,我不能看她有危險而不幫忙。”墨霖道。

“絕對不行!”洛芊芊大叫起來,她還從來沒對墨霖發過這麽大的火。

墨霖微微一笑,對洛芊芊道:“芊芊,你還記得墨者的信仰嗎,如果朋友有難,墨者應該怎麽做?”

“救世之患,急人之難,無所為而為之……重言諾,輕生死,赴湯蹈刃,死不旋踵。”洛芊芊喃喃的道。

“既然如此,你應該明白我為什麽要回去。令狐紫是我的朋友,我不能看她陷入險境而不顧。”墨霖道。

“可……可你不是墨者!”洛芊芊忽然醒悟過來似的。

“我不是墨者,可也有墨者的信仰。”墨霖道,“你不用勸我了,我一定要回去。”

“你根本就不懂武道。”洛芊芊攔在墨霖的身前,氣乎乎的道,“你去了隻有送死。”

“難道墨者會因為怕死而放棄信仰嗎?”墨霖問道。

洛芊芊不知該如何回答,一時竟然愣住了。從小到大熏陶著的墨者信仰在她心中回蕩著,她知道墨霖說的都是對的,可卻無法讓他去送死。

“不能再耽擱了。”墨霖拍了拍洛芊芊的肩膀,“你們還有更重要的任務,記得一定要把妖獸的行動稟告巨子。如果我死不了的話,會很快回村子去的。”說著,墨霖轉過身,向著百兵城的方向返回。

“墨霖……你這個笨蛋。”洛芊芊的淚水控製不住的流下來,她忽然想起第一天接受下墨訓練的時候百裏奚老師說過的那句話。

“身為一個墨者,首先要具有的就是舍生取義的精神。”

洛芊芊雖然一直都記著這句話,卻從來沒有如今天一樣感受到其中蘊藏著的莫大勇氣。直到此刻,她才發現墨霖要比她更懂得墨者信仰的真諦。

墨霖才走出幾步,背後響起洛芊芊的聲音。

“你等等。”

墨霖停下腳步,回身道:“芊芊,你不用……”

洛芊芊抿著嘴,強忍著淚水,將烏黑雙刀的陽刃塞進墨霖的手中:“你連兵器都沒有,去送死嗎?拿著這個。”

墨霖接過陽刃,刀柄上還留有洛芊芊手掌的體溫。

“芊芊,你這是……”

“這是我爸送我的禮物,對我很珍貴的,所以你記得要還給我。”洛芊芊露出一個含淚的微笑,轉過身大步的離開。

墨霖的身影很快消失不見,洛芊芊望著他離去的方向,心中一片茫然,似乎有什麽生命裏最重要的東西要失去了一般。

“你本來可以攔住他的。”楊離來到洛芊芊的身旁,語氣之中充滿著複雜的情緒。

“你不了解墨霖,他決定的事情是不會改變的。”洛芊芊搖了搖頭,“我們走吧,要快點回村子稟告巨子。”

△△△

百兵城裏一片混亂,先是內城起火,隨後農家的猛獸衝進城中,本來繁華富庶的城市陷入一片刀光劍火之中。

令狐紫和一眾兵家的年輕子弟守在內城之中,一麵督促著人滅火,一麵警惕的守護著內城城門。

已經有數匹惡狼想要衝進城門,不過還沒等靠近就被兵家的弟子砍成肉泥。雖然內城暫時還沒有遇到重大的威脅,可每個人的心都是緊繃著的,他們都知道這是百兵城有史以來最大的危機。

“魯長老怎麽會叛逃呢?”稍微有空暇,一個令狐家的子弟低聲的問令狐紫道。

就在片刻之間,魯家的數個弟子在城門前被就地處決,他們的血和惡狼的血混雜在一起,讓每個兵家的年輕人都覺得膽寒。

“我也不知道。”令狐紫茫然的搖搖頭,縱然冰雪聰明,可這個晚上發生太多匪夷所思的事情還是讓她疑惑不解。

四大長老之一的蕭詰摩一臉寒氣的站在火場外,指揮著手下奮力的滅火,自從他一露麵,大家都感覺到陣陣寒氣從他的背上的那柄寶劍上散發出來,那正是兵家五大神兵之一的白鶴神劍。和蕭歸雁那一柄仿製品比起來,氣勢簡直是天壤之別。

“嗡……”腳下的地麵一陣顫動,隨後西方傳來悲涼的號角聲,三長一短,是兵家最危急的警訊。

“又發生什麽事情了?”令狐紫驚愕的望向西方,內憂外患之中,百兵城已經夠混亂的了,如果再有什麽變故,或許會變成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一個人影從西邊飛奔而來,來到內城城門前,有人上前擋住,大聲的喝問道:“是什麽人?”

“我找令狐紫!”來人正是墨霖,他為了趕在妖獸前麵入城,一路狂奔,就算有真氣維持,也跑得氣喘籲籲。

令狐紫聞聲望過去,見是墨霖,不禁大吃一驚。她跑出城門,來到墨霖的身前,見他赤著腳,上麵滿是汙泥,兀自在氣喘。

“你怎麽來了,為什麽不在客館藏著?”令狐紫惱火的道。

“妖獸衝進城來了,現在正在攻打西城城門。”墨霖冷靜的道,“我擔心你,過來看看。”

“你……”令狐紫不知是該感動還是該對墨霖發脾氣。

“轟!”

西方傳來驚天動地的巨響,地麵猛烈的搖晃起來,有人猝不及防摔倒在地。而本來就熊熊燃燒的一座塔樓因為這劇烈的震蕩轟然倒塌在地,砸傷了好多忙著救火的人。

令狐紫臉色大變:“我要去告訴蕭長老,讓他做好防備。”說著拉上墨霖,飛奔進城。

蕭詰摩聽了墨霖的講述,本來就如同寒冰的臉色更加的低沉:“多謝你的通知,我會立刻布置的。”

話音剛落,隆隆的腳步聲傳來,隨著一座座房屋被推倒的巨響,煙塵裏出現五個巨大的身影。

守在內城門外的兵家子弟驚慌的向後退卻著,因為他們從來沒見過如此恐怖的情景。

之前墨霖看到的巨象亮出數米長的獠牙,大踏步的穿越煙塵,率領著浩浩蕩蕩的妖獸大軍向著城門衝過來。
更多

編輯推薦

1大羅金仙在星際...
2屍人
3洪荒青蓮聖卷
4八神異界遊
5鬥神狂飆
6全係修真大法師...
7近戰召喚師
8魔法通行證
9逆龍道
10獸戰天下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幻神

    作者:雲天空  

    東方玄幻 【已完結】

    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四大聖獸的名字,想必大家已經耳熟能詳了,可是有誰知道,四大聖獸到底為什麽會成...

  • 活金

    作者:逐沒  

    東方玄幻 【已完結】

    靈脈為生命之脈,為免靈脈不被破壞也就有了‘護靈人’。林寶駒的先祖是‘護靈人’中的奇才,擁有逆天造勢的...

  • 傳奇之縱橫瑪法

    作者:星星辰  

    東方玄幻 【已完結】

    在網吧裏激戰了三天三夜的星辰,終於完成了統一沙巴克的偉大霸業,但是由於勞累過渡,居然暈倒在地。當他醒...

  • 異界海盜王

    作者:唐川  

    東方玄幻 【已完結】

    一次意外的穿越,打架高手唐傑卷入了一場詭秘狡詐、驚心動魄的奪寶風暴,開創了一段屬於自己的玄幻旅程。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