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八十三章 戰火焚城

實在對不起兄弟們,第一天的更新就慢了。一個幾個月不見的老朋友從貴州回來,拉我去喝酒,結果喝到現在才算結束。豬急急忙忙的趕回來,立刻就更新,對不起大家了。

**********************

巨象的身後是數百妖獸,有的手中還抓著人類的身體殘骸,看來已經有不少城中的百姓慘遭毒手。

妖獸已經數十年沒有出現在人類的世界之中,城門前的數十個兵家年輕子弟幾乎沒有人見過妖獸,何況是一下子就出現這樣多的妖獸。

眼看巨象一步步的逼近而來,眾人紛紛後退,沒有一個人敢上前抵擋。

“別慌,把千斤閘放下來。”蕭詰摩大聲叫道。

有人匆忙的爬上城門,想要解開千斤閘的絞盤,才剛搭上手,一根尖刺射上城樓來,將他打的腦漿迸裂。

“墨霖,跟我去關城門。”令狐紫拉著墨霖,一起飛奔上城樓。

登上城樓,兩人都倒吸一口涼氣,巨象正大步的衝過來,距離城門隻有三十步不到。在巨象的背後跟隨著大隊的妖獸,其中許多是墨霖和令狐紫在大沼澤上見過的。

怪蛇肥遺,九頭獸螫蛭,木魅山魈,巨獸比比,狐妖獙獙和快捷驚人的水虎都大呼小叫著混在妖獸隊伍之中。

“要是被它們攻進內城,一切就完了。”令狐紫想要靠近絞盤,可城下有數隻刺蝟般的妖獸不停的將背上的尖刺射上城頭,如同一場箭雨,讓她靠近不得。

“用你的鞭子。”墨霖提醒令狐紫道。

令狐紫一抖手,將青蛇纏上了絞盤。

“我們一起用力。”墨霖伸手抓住青蛇,和令狐紫一起用力拉動。絞盤在兩人用力之下,慢慢的轉動起來,千斤閘一點點的向下降去。

這一耽擱,妖獸已經衝到了城門口,將兵家子弟盡數的逼進城中。

巨象來到千斤閘下,兩隻獠牙一挑,正頂在千斤閘下,重逾千斤的巨大鐵閘竟然被它的獠牙硬生生的抵住,再也無法落下半點。

“嗷!”巨象口中嘶吼一聲,用力向上頂,內城堅固的城牆在它巨力頂撞之下,竟然搖晃起來。

“嚓”的一聲,絞盤上手腕粗的鐵索在巨象大力反噬之下,竟然應聲而斷。正在用力的墨霖和令狐紫一起摔倒在地,差點滾下城樓。

巨象頂住了千斤閘,它身後的妖獸鼓噪著前進,想要從巨象的身下衝進城中。

就在此時,一道如霜劍光從城中漫卷而出,其中夾雜著藍色的光影,好似一片狂瀾驚濤,怒吼著衝向擋在城門口的巨象。

“白鶴神劍!”令狐紫看見這道劍光,不禁大聲叫起來。

巨象大概也有點忌憚這道劍光,吼叫一聲,甩動巨大的象頭,用獠牙去擋。

劍光如電,劃破長空,鋒利無匹的斬在巨象的獠牙上。

“喀嚓”一聲響,巨象那粗壯的獠牙竟然被劍光直接斬斷,重重的摔落在地上。而劍光斬斷獠牙之後,又在巨象的耳朵上割開一道深深的傷痕。

巨象哀嚎一聲,倉惶的退卻,失去支撐的千斤閘搖晃了一下,猛地砸了下來,轟隆一聲將大地震蕩的晃了幾晃。

千斤閘一落,內城算是暫時和妖獸們隔絕起來,它們擁堵在城門外,用利爪和尖牙在城牆下抓咬著,可惜城牆的牆磚太過堅硬,根本不是它們能夠撕裂開的。

隻剩下一隻獠牙的巨象大吼著,看來對斷牙憤恨不已,它低下頭來,狠狠一頭撞在千斤閘上。

城門被撞的嗡嗡直響,之前被巨象那麽一頂,已經有些鬆動,現在又被撞擊,城門上端的磚石有些鬆脫,落下不少的灰土來。

小妖獸們退到遠離內城的地方,開始衝進民居之中。墨霖和令狐紫在城牆上看的清楚,許多藏在家中的百姓被撕成碎片。看到他們被殘殺的樣子,墨霖胸口如同壓了塊大石一般,幾乎沒辦法呼吸。

巨象又撞擊了兩下城門,大概也有點暈,噔噔的退後幾步,它身後另外四隻猛獸則蜂擁而上,野豬用頭,犀牛用角,鱷魚用尾巴,還有一隻巨大的蜥蜴用爪擊,它們的體型雖然不如巨象,可力量也十分的驚人,四隻妖獸一起發力,將千斤閘打的搖搖欲墜。

“這樣下去,城門遲早會被攻開的。”令狐紫擔憂的道。

以巨象為首的五隻巨大的妖獸顯然是專門用來對付城池的,如果不是蕭詰摩一劍將巨象逼退,或許內城早就失守了。

不過看眼下的情形,城門隻怕支撐不了多久,隨時都有可能被撞開,到時候百兵城就要盡數陷入戰火之中。

“既然如此,就開城門和妖獸決一死戰!”墨霖的胸膛一股熱血激蕩起來。

“妖獸太多了,除非家主和四大長老都在。可現在城裏還有兵家的人,還有內奸……”令狐紫眉宇間全是憂色。

她正說著,遠處忽然傳來一聲比一聲急促的號角聲來,令狐紫臉上一喜道:“有援兵來了!”

墨霖向外望去,就見夜色之中,數個小黑點由遠而近,速度飛快的逼近過來。

妖獸們顯然也察覺到背後的威脅,紛紛停下肆虐的腳步,回頭望去。

一隻矮小的妖獸三兩下躥上巨象的背,張嘴吼叫起來,它樣子醜陋,身型又小,可一吼之下,聲震全城,巨大的聲浪震得墨霖耳膜嗡嗡作響。

“那是什麽怪物?”那妖獸似乎隻是個影子,模模糊糊的看不清楚,墨霖的借著火光,隻能看到黑漆漆的一團。

“是影魔!”令狐紫驚呼道。

“影魔是什麽東西?”墨霖不解。

“我小時候聽別人說過,妖獸裏有一種叫做影魔的,它們沒有形體,隻是一團黑影,隻要有光的地方就會出現,神出鬼沒,非常的詭異。”令狐紫道。

“怎麽會有這種怪物……”墨霖從懷中取出微型機關弩來,瞄準了猛獁背上的影魔,扣動機簧。

“咄咄咄”五根銳利的弩箭居高臨下的激射而出,呼嘯穿過夜空,不偏不倚的射中了影魔。

讓墨霖驚訝的是,影魔的身體竟然真的如令狐紫所說沒有實質,五根弩箭穿過影魔的身體,射中了巨象的背。

巨象皮糙肉厚,哪裏是幾根小小的弩箭能夠傷到的,最多也不過是給他撓癢而已。不過墨霖的舉動卻提醒了巨象,它大吼一聲,轉過身來,兩隻巨大的象眼瞪著城牆上的墨霖,大踏步的衝了過來。

“快走。”墨霖見勢不好,拉上令狐紫的手,也顧不得走樓梯,徑直從城牆上躍了下去。

兩人剛剛落地,背後就響起驚天動地的巨響來,一整片城牆都晃了起來,雖然沒有被撞倒,可墨霖已經聽到有石塊碎裂的聲響。

“砰”又是一聲響,這一回城牆晃的更加厲害,一塊巨石終於承受不住巨大的衝擊力,墜落下來。

墨霖和令狐紫狼狽的就地一滾,巨石狠狠砸在他們的身旁,濺起的碎石打在兩人的後背上,刮出不少的傷痕來。

兩人死裏逃生,驚駭莫名,都在想妖獸如此強悍,若是城破之後,隻怕城中人無一能夠幸免。

“你為什麽不好好躲著,非要跑過來送死。”令狐紫忽然狠狠的打了墨霖一拳,帶著哭腔道。

“我……”墨霖雖然來的時候跟洛芊芊說了許多的豪言壯語,此刻卻啞口無言。

“你幹嘛要跟我一起死!”令狐紫的情緒糾結在一起,隻想大哭一場。

“小心!”墨霖忽地撲在令狐紫的身上,和她一起滾出去。

又一塊石頭從天而降,正好砸在令狐紫方才坐的地方,將地麵砸出一個巨大的深坑來。

脫離了險地,可兩人的尷尬才剛開始。墨霖壓在令狐紫的身上,兩人的臉距離隻有不到一個指尖的距離,彼此的呼吸都急促的厲害,不知是因為危險的壓迫還是因為這樣曖昧的姿勢。

墨霖能嗅到令狐紫身上的淡淡香氣,也能感覺到她口中急促呼吸的氣息噴在臉上,癢癢的麻麻的。

兩人就這樣呆了幾秒鍾,又好像過了一千年。令狐紫忽然一仰頭,嘴唇貼住了墨霖的嘴唇。

雖然隻是一瞬間的結合便分開,可墨霖卻如同被雷擊一樣,腦海中一片的混亂,隻有一個念頭在糾纏。

“阿紫親了嗎?這……這到底是怎麽一回事?芊芊如果知道了,一定會生氣的吧。”

看到墨霖傻眼的樣子,令狐紫微微側過頭,似乎要避開他疑惑的目光。

“你壓著我呢……”令狐紫的聲音細的如同蚊子。

可兵荒馬亂之中,墨霖還是聽的清楚,他忙閃開身,臉如同一塊紅布,結結巴巴的道:“我……我……我不是故意的。”

令狐紫別過頭去,生死危局之中,兩人忽然升起一絲的默契情意。

“不要慌,守住城門!”

一聲大喝在頭頂炸開,墨霖和令狐紫被驚醒,抬頭去看,就見蕭詰摩人在半空之中,背上生著一對耀眼的白色雙翅,向著城外飛去。

兩隻翅膀是由白光構成,其中還有複雜的藍色紋路,墨霖猜測白光是白鶴神劍幻化出來的,而藍色的紋路則是蕭詰摩的靈能。

“好厲害!”墨霖豔羨的道,“竟然能幻化出翅膀來。”

“你以為白鶴神劍的鶴字隻是個擺設嗎?”令狐紫很喜歡看墨霖臉上那種專注的表情,她覺得這個時候的墨霖像個貪婪的小孩子,想要天下的一切。

“這是鶴翼天翔,白鶴神劍的專有絕技。”令狐紫又道,“不過隻有白鶴神劍還不行,要以靈能催動,才能幻化雙翼。”

墨霖握緊了拳頭,目光追著蕭詰摩,直到他越過城牆。

“我們上去看。”墨霖拉拉令狐紫就要跑上城牆去。

“太危險了。”令狐紫道。

“危險也要看,這種場麵可是難得一見的。”墨霖道抓住令狐紫的手道。

令狐紫被墨霖抓住手,頓時沒有了力氣。她能感受到墨霖手掌上常年累月打鐵留下來的繭子。厚實的手掌帶給令狐紫一種安定的感覺,似乎被這樣的手掌握住,就再也不用怕任何的風雨。

兩人飛奔上城,蕭詰摩恰好從空中落下。

他雖然隻有一人,卻帶著睥睨天下的氣概,獨立在數百妖獸群中。

妖獸們紛紛散開,留給蕭詰摩一片空地,雖然個個都張牙舞爪,嘶吼叫囂,卻沒有一個敢上前攻擊的。

蕭詰摩一落下來,隨手整理了下有些亂的衣襟,他背上的兩隻翅膀抖了一抖,漸漸化為透明,消失不見。墨霖這時候才看到白鶴神劍一直都在他的背上。

“蕭歸雁不怎麽樣,可他爹真是個英雄。”墨霖心道,單就是蕭詰摩這份獨鬥群妖的氣魄,就已經非同小可了。

“是白鶴神劍的主人蕭詰摩嗎?”一個陰惻惻的聲音從妖獸群中響起來,聽起來分外的熟悉。

墨霖和令狐紫驚愕的望去,果然見到蛇三清從妖獸群中走出來,站到蕭詰摩的對麵。它右臉的傷還沒好,用白布包紮著,看起來平添了幾分的邪氣。

蕭詰摩冷冷的掃了蛇三清一眼:“人類和妖獸已經數十年沒有往來,你們襲擊百兵城,是想重新和人類開戰嗎?”

蛇三清桀桀一笑道:“我們可沒打算和兵家作對,隻是來找一個人而已。”

“什麽人?”蕭詰摩一怔。

蛇三清眼珠子一轉,卻沒有正麵回答,而是道:“如果蕭長老同意將城門打開,讓我們搜上一圈,那我們絕不會再傷人的。”

“笑話。”蕭詰摩冷哼一聲,“你們把兵家當作大沼澤,任由你們來去嗎?”

“如果不答應的話,那就別怪我們不客氣了。”蛇三清“噝噝”的叫起來,身後的妖獸鼓噪著一擁而上。看它們的陣勢,隻怕立刻就能將蕭詰摩給吞沒。

蕭詰摩長嘯一聲,聲音竟然真的如同鶴鳴一樣,直入雲霄。隨著嘯聲,他背後的白鶴神劍化作一道白光,衝天而起,劍在空中發出錚錚劍嘯,劍身上白光繚繞閃爍,將半空照的通亮。

墨霖怔怔的看著白鶴神劍,心道這和蕭歸雁的白鶴完全不可同日而語。如果說白鶴神劍是太陽的話,那蕭歸雁的仿製品白鶴隻能算是螢火蟲的光。

本以為研究了白鶴的製造工藝就能打造出得心應手的神兵,可現在看來,一柄真正的神兵是有生命的,就像眼前的白鶴神劍一樣,已經脫離了兵器的範疇,而是和蕭詰摩並肩作戰的戰友,具有人性。

白鶴神劍一出,本來躍躍欲試的妖獸們都停了下來,眼中都充滿了恐懼。

兵家的五芒神兵在大陸之上就等於是最強兵器的代名詞,此刻爆發出耀眼的寒光,讓百步之內的所有人獸都感覺到徹骨的冰涼。

“太強大了。”墨霖伸出手去,覺得空氣中充滿了涼氣。本來初秋季節的夜晚還有些悶熱,再加上滿城都是火光,更是讓人覺得氣悶,可白鶴一出,似乎天地間立刻就涼爽下來,甚至還有些陰寒。

“敢膽進犯百兵城,你們這些畜生,今日就把命留下來吧!”蕭詰摩朗聲道,他的聲音沉穩有力,穿透了夜空,每個字都清清楚楚。

隨著他的話音落下,空中的白鶴神劍發出一陣刺耳的鳴叫,劍身上的白光暴漲,白光之中現出一隻振翅高飛的白鶴來。

白鶴一出,白光瞬時變化成一枚枚透明的冰錐,周遭的氣溫降了一大截。

冰錐之中藍光熒熒,墨霖看的清楚,知道那是用強大的靈能凝結能成的。

蛇三清驚悚的退後幾步,大聲呼喊道:“別讓他發動,給我上!”

妖獸們也感覺出不妙來,被無數的冰錐懸在頭頂的感覺當然很不好受。聽到蛇三清的呼喝,它們終於按捺不住,一擁而上,想要將蕭詰摩撕成碎片。

“死吧!”蕭詰摩暴喝一聲,雙手向下一壓,空中懸浮著的冰錐如雨點一樣射下來。

數十隻能夠飛翔的妖獸怒吼著撞向冰錐,它們的翅膀鼓蕩起激烈的風,怪蛇肥遺飛在第一個,它用翅膀回擊,正打在一枚冰錐上。

冰錐之上爆起一道藍芒來,肥遺怪叫一聲,翅膀竟然再也揮不動了,肉翅上布滿了藍色的冰晶,竟然被急凍住了。

“砰”肥遺摔在地上,它憤怒的拍擊著翅膀,震落無數的碎冰。

其他的飛行妖獸也都和肥遺遇到了同樣的問題,它們或者有尖牙,或者有利爪,但是都沒辦法擊落冰錐。有些妖獸反而被冰錐反噬來的冰冷靈能擊落。

更多的冰錐徑直的從空中落下,冰錐尖利無比,從空中加速落下,撞擊力非常的驚人,再加上冰錐上冰冷靈能,殺傷力更增加了一個級數。

第一波的冰錐如雨點般的墜落,十幾個倒黴的妖獸首當其衝,被冰錐狠狠的砸在身上。有的頭破血流,還有更悲慘的直接被冰錐刺穿身體,立刻全身鐵青,被凍成一座冰雕。

不過妖獸實在太多,雖然冰錐的威力巨大,卻也隻能殺死一小部分,更多的妖獸踏過同伴的屍體,猛衝向蕭詰摩。

墨霖在城牆上看的驚心動魄,眼看妖獸們潮水一樣的將蕭詰摩圍個水泄不通,不禁擔憂的道:“我們要不要去幫忙?”

令狐紫搖頭道:“你可以放心,就算蕭長老沒辦法擊退妖獸,自保也絕無問題。”

果然令狐紫話音剛落,白鶴神劍精光四溢,俯衝而下,落進蕭詰摩的手中。他揮動起白鶴神劍來,每一擊都有藍白相間的劍氣橫掃出去,被擊中的妖獸不是被攔腰斬為兩段,就是被劍氣擊中,凍僵成雕塑。

墨霖看的血脈賁張,大聲對令狐紫道:“好男兒生在天地間,當如蕭詰摩這樣。”

令狐紫看墨霖豪氣幹雲,一時竟然忘記百兵城裏戰火紛紜,也忘記了危險就在身旁,心道他看起來象個孩子似的,怎麽一下子就這樣有男子氣概了。

“猛獁,給我殺了他!”蛇三清見蕭詰摩厲害,大聲的喝道。

那妖獸巨象名叫猛獁,是妖獸之中體型第一巨大的,它本來一直在撞擊著城牆,自從蕭詰摩殺出城來之後,便和另外四隻巨型妖獸在一旁觀戰。此刻聽到蛇三清的叫喊,猛獁背上的影魔呼哨一聲,猛獁邁開大步,踏的地麵咚咚做響,向著蕭詰摩衝過去。

方才在城門前,蕭詰摩一劍削去猛獁的半顆獠牙,猛獁心中懷恨。眼下仇人相見,猛獁大聲嚎叫著,氣勢驚天動地。

本來圍著蕭詰摩的妖獸紛紛躲開,唯恐被猛獁的衝擊給殃及到。

蕭詰摩跟猛獁比起來,簡直就如同個螞蟻般的渺小。不過眼看猛獁衝來,他絲毫不懼,手中白鶴神劍淩空斬落,一道湛藍的劍光脫手而出,淩厲的斬下來。

眼看劍光襲來,影魔吱吱大叫起來,猛獁本來前衝的勢頭一頓,硬生生的停下了腳步。

蕭詰摩算準的一擊落了空,“砰”的一聲巨響,劍光在地麵上斬出一道深不見底的深坑。他雖然一擊不中,可手中白鶴神劍連連揮舞,轉眼間在身前構成一道藍光劍網。

猛獁知道蕭詰摩的厲害,竟然也猶豫起來,一時不敢上前。

就在這時,遠處忽然傳來陣陣的號角聲,空中回蕩起一個冷酷的聲音來。

“你們這些畜生不在大沼澤裏躲藏,反倒來百兵城送死,難道欺我兵家無人了嗎?”

長龍當中,一道血紅閃過,墨霖眼前一花,就見一個白衣中年男子出現在蕭詰摩的身邊。他身後背著一杆血紅色的長槍,正是兵家的家主孫起。

蛇三清嚇了一跳,立刻躲到妖獸群中,厲聲道:“孫起,你若是答應我們的條件,可保百兵城的平安,否則今天就是你們兵家的滅族之日。”

“哼……”孫起根本就沒回話,鼻子冷哼一聲,忽然放聲長嘯起來。

隨即,他的聲音在空中響徹。

“農家的各位,請速到內城城門處來,若有一個來晚的,別怪我孫起辣手無情。”

他話音未落,背上的紅槍衝天而起,在眾目睽睽之下爆出眩目的紅光。

墨霖抬頭看去,見紅槍幻化成一條血紅色的巨龍,在空中蜿蜒著龍身,一臉的猙獰可怖,心中頓時升起一股難以名狀的情緒來。
更多

編輯推薦

1大羅金仙在星際...
2屍人
3洪荒青蓮聖卷
4八神異界遊
5鬥神狂飆
6全係修真大法師...
7近戰召喚師
8魔法通行證
9逆龍道
10獸戰天下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幻神

    作者:雲天空  

    東方玄幻 【已完結】

    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四大聖獸的名字,想必大家已經耳熟能詳了,可是有誰知道,四大聖獸到底為什麽會成...

  • 活金

    作者:逐沒  

    東方玄幻 【已完結】

    靈脈為生命之脈,為免靈脈不被破壞也就有了‘護靈人’。林寶駒的先祖是‘護靈人’中的奇才,擁有逆天造勢的...

  • 傳奇之縱橫瑪法

    作者:星星辰  

    東方玄幻 【已完結】

    在網吧裏激戰了三天三夜的星辰,終於完成了統一沙巴克的偉大霸業,但是由於勞累過渡,居然暈倒在地。當他醒...

  • 異界海盜王

    作者:唐川  

    東方玄幻 【已完結】

    一次意外的穿越,打架高手唐傑卷入了一場詭秘狡詐、驚心動魄的奪寶風暴,開創了一段屬於自己的玄幻旅程。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