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1章 鐵拐修真求道(1)

  點絳唇

  流水行雲,氣清奇,將誰依附?煙雲名聲,留與幽人付。犬吠天空,鶴唳乘風去,難憑據,八仙何處,演卷從頭顧。

  說話八仙者,鐵拐、鍾離、洞賓、果老、藍采和、何仙姑、韓湘子、曹國舅,而鐵拐先生其首也。鐵拐姓李,名玄,鐵拐乃其後假身別名也。先生①質非凡骨,學有根源。狀貌魁梧,挹五行之秀氣;心神宣朗,識天地之玄機。

  ②年方弱冠,不務家人生理,即慕大道金丹。以為大地皆虛,人生皆幻。世情③嗜欲,悉伐性之斧斤,富貴功名,皆迷心之鴆毒,縱貴為天子,富有四海,亦身外之浮雲。巨無而始有,有而必無,又一定之常理。人生自有樂境,何④必維係俗情,羈延歲月。反觀在乎自盡,何不覺察夫夢,放浪形骸。於是立誌修真。遂別親友,尋清幽之穀,依深穴之岩,壘石為門,拔茅為席,澄心淨慮,服氣煉形,寢食屢忘,數載不輟。又思自用私心,終非實際;管窺蠡⑤測,終非大觀。一旦思有老君者,吾宗姓之仙祖,有太上老君至道之名,流行於世。聞在華山居住;典型模範,何不傾心師事,任性修真,以畢吾願?

  於是束裝長往,披星戴月,宿水餐風,一路玩景適情。有詩言誌:誰把紅爐大冶調?陶將皮袋出英豪。男兒識得機關巧,脫出風塵便是高。

  ①吟罷,勇往前行。在路非止一日,看看行到華山。那山果然奇妙岧嶢,有鬆柏交翠參天,突兀千尋,雲煙掠地。霞騖齊飛,騷客寄豪吟之興;岩泉一碧,幽人懷長往之思。當日有詩為證:泉瀑涓涓淨,山花靄靄飛;白雲回合處,應是至人棲。

  ②吟罷,家爨晚煙,山印新月。先生自思:暮夜叩門,不敬莫大。乃留宿山下。

  未知來日進見老君、宛丘何如?

  老君道教源流

  卻說老君者,太上老君也。自混沌開辟,累世化身而來,有誕生之四,③迨商湯、周時,分神化氣,始寄胎於妙王女八十一歲,暨武丁庚辰二月十五日醜時,降誕於楚之苦縣賴鄉曲仁裏,從母左腑出,生於李樹下,指樹曰:“此吾姓也。”生時白首,麵黃白色,額有參夭紋理,日月角懸,長耳短目,鼻純骨雙柱,耳有三漏,美髭須,廣額疏齒,方口,足踏地支,手把天幹,①挹(yì)——舀,采集。

  ②弱冠——古代的年齡稱謂,20歲曰“弱冠”。

  ③鴆(zhèn)——毒酒。

  ④羈(jī)延——拖延、延誤。羈,停留。

  ⑤管窺(kul)蠡(lí)測——以竹管窺天,以瓢測量海水。蠡,瓢。比喻對事物觀察了解得狹窄片麵,淺崢的意思。

  ①岧(tiáo)嶢(yáo)——形容山勢高峻。

  ②爨(luàn)——燒火煮飯。

  ③迨(dái)——等到。

  姓李名耳,字伯陽,號曰老子,又號曰老聃。周文王為西伯,召為守藏史。

  武王時,使為柱下史。成王時,仍為柱下史,遨遊西極天竺等諸國。康王時,還歸於周,後複邀遊開化西域。乃以周王三十三年,駕青牛車,出函穀關。

  守關令尹喜知之,求得其道。

  尹喜,字公文,天水人,初母當妊娠,夢天上降赤紋上身。父喜。生時,但見家中陸地自生蓮花遍滿。及長,眼有白精,安形,長須垂肩下胸膛,似有天神之貌。少好學,善天文。周康王時為大夫,仰觀乾象,見東方有紫氣相連,知有聖人當度關而西,乃求為函穀關令。預對關吏孫景曰:“若有形容殊俗,車服輿當過關所遇異常,當物色跡之。”

  周王二十三年,七月十二甲子,老君果乘白輿,駕青牛,徐甲為禦,欲④度關。關吏入白喜。喜曰:“今我得見聖人矣!”即朝服出迎,跪伏叩頭。

  邀之曰:“願請留神駕。”老君謝曰:“吾貧賤老拙,居住關東,今往關西,暫往取薪,君何故見留?且告別。”喜複稽首曰:“大聖豈是取薪人?知聖人當來西遊,思慕有日,願少憩神駕。”老君曰:“間關道路,聞有古先生,善人無為,水有綿綿,是以身就道。經曆關,子何故留那?”喜又曰:“今觀大聖,神姿迥絕,乃天上之至尊,邊吏何足掛齒?願不見棄,少垂哀憫。”

  ①老君曰:“子何所見而知?”喜曰:“去冬十月,天聖星西行過昂:自今月②朔融風三至,東方真氣,伏始龍蛇而西及。此大聖人之證,故知必有聖人度關。”老君怡然笑曰:“善哉!子既知吾,吾亦已知子矣。子有神通之見,當得度世也。”喜再拜曰:“敢問大聖姓字,可得聞乎?”老君曰:“吾姓字渺渺,從劫至此,非可盡說。今姓李,字伯陽。”喜於是就官舍,設座供養,行弟子禮。老君乃為喜留關下百餘日,盡傳以卻外修真之法。

  時老君之禦者徐甲,少傾於老君約曰:“願言錢至關時,當得七百三十③萬錢。”甲見老君言,道遠追,亟求索錢,老君謂曰:“吾往而取諸國遠,④當以黃金為值賞你。”甲如約。及至關,飯青牛於野。老君欲試之,乃以吉祥草化為一美女,行至牧牛之所,欲行以言戲甲。甲惑之,欲留,遂負前約。

  ⑤乃詣關令,訟老君,索傭錢,老君謂甲曰:“汝隨我二百餘年,汝久應死,吾以大玄生符與汝,所以得生至今日。汝何不念此,而乃訟吾?”言訖,符自甲口中飛出,丹篆如新。甲即成一團白骨。喜乃為甲叩頭,請赦其罪,以求更生。老君複以太玄生符投之,甲即立生。喜乃以錢償甲而禮遣之。

  一日,者君謂喜曰:“吾昔告你古先生者,即吾之身,嚐化乎竺乾,今將遂有還乎?無,吾於今遊矣!”喜叩頭請侍行。老君曰:“吾遊乎天地之表,遊乎冥冥之間,四維八極,上下無際。你欲隨吾,焉可得乎?”喜曰:“入火赴湯,下地上天,灰身沒命,願隨大仙。”老君曰:“汝難,當相合道法當成,雖然受道日淺,未能通神,安得變化隨吾之身?汝當清修此道,日久自然即可成道,行化諸國矣。”於是複以道德五千言授之,期以千日之外。可尋吾於蜀,青羊之肆也。言訖,聳身空中,坐雲華之上,麵放五明,④白——告訴,指下級對上級陳述某件事。

  ①昴——二十八宿之一。

  ②朔——每月初一為朔。

  ③亟(jí)——著急,趕快。

  ④飯——喂,給……吃。

  ⑤詣(yì)——到……去。

  身現金光,洞然十方,冉冉丹空光燭,館舍五色雲現,良久乃沒。喜目斷雲霄,涕位慕戀。其日江河泛漲,山川震動,有五色光射大,太微遍及四方。

  喜遂將老君所說理國修身之法,去奢滅欲之言,敘而編之,為三十六章,名曰《西昇經》。喜乃屏絕人事,三年之內,修煉丹汞,凡所授書,悉臻其妙。

  乃自著書九篇,號《關尹子》。至二十五年,往西蜀,尋青羊之肆。

  老君以甲寅年升天,至乙卯歲複從太微宮分身,降生蜀國大官李氏之家。

  已先敕青龍化生為羊,色如青金,常在所生嬰兒之側,愛玩無數。忽一日失羊。童子尋覓得於市肆。喜至,遍同居人,無青羊肆者。忽見童子牽羊,因自解曰。“既有青羊,複在市肆,聖師所約其在此耶?”因問:“此誰家羊?

  牽欲何在?”童子答曰:“我家大人生一了,愛玩此羊。失去兩日,兒啼不止。今已複得欲回家。”喜即囑曰:“願為告大人之子雲,尹喜至矣!”童子如其言,人告兒。兒即振衣而起曰:“令喜前來。”喜入其家,庭字忽然高大,湧出一蓮花之座,見化數丈白金之身,光明如日,頂上回光,建七曜之冠,衣晨精之服,披九色離羅之帔,坐於蓮花之上。舉家見之俱驚怪:兒曰:“吾老君也。大微是宅,真一為身,太和降精,曜魄為人,主客相因,何乃怪也”。喜欣喜無量,稽首言曰:“不意今日複奉天顏。”老君曰:“吾向留子者,以子修世未久,深染恩愛,初受經訣,未克成功,是以待子於此。

  今子保形煉氣,已造真妙,心結紫絡,麵有神光;金名表於玄圃,玉劄係於紫房;氣叁太極,解形合真矣。”即命召三界眾真,後天帝君,十方神王,①洎諸仙眾。頃刻淨空而至,各執香花,稽首聽命。老君敕五老上帝,四極監真,授喜玉冊金文,號文始先生,位為無上真人,居二十四天王之上;統領八萬仙真,飛騰虛空,參侍龍駕。其家長幼二十餘口,即時拔空升天。

  至敬王十七年,孔子問道於老聃。老子曰:“良賈深藏若虛,盛德容貌若愚。”孔於退而歎曰:“鳥吾知其能飛,魚吾知其能遊,龍興風雲之中,吾不知其上下。老子其龍乎?”

  ②烈王三年過秦,秦獻公問以曆數。遂出散關。赧王九年,複出散關,飛升崑齋。秦時降陝河之濱,號河上公,授道於安期生。漢文帝時,號廣成子。

  文帝好老君之旨,遣使詔問之。公曰:“道尊德貴,非可遙問。”帝即命駕詣之。帝曰:“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卒土之濱;莫非王臣。天下有四大,王居一也。子雖有道,亦朕民也。不能屈,何乃高乎?朕能使人貧賤富貴,③子知之乎?”公乃附掌冉冉在虛空中,如雲之駕,去地百餘尺而止於玄虛。

  良久,俯而答曰:“今上不在天,中不類人,下不居地,何民之有?陛下焉能令富貴貧賤乎?”帝乃悟,知是神人。下輦稽首謝禮。授帝《道德經》。

  成帝時,降曲陽泉,授於吉《天下真錄》。章帝時,授於吉一百八十八戒。安帝時降,授劉赦“罪福新科”。順帝時降,授天師《三洞經錄》。桓帝時,降天台,授萬年先《上清大寶》八洞諸經。明帝時,降嵩山,授天師冠注之《新科》等經。唐高祖時,降羊角山,語言善行,唐公授命符。玄宗天寶初,降丹鳳門,帝親享之興慶宮,上又降語田同秀,以函穀所藏金甲相傳。又降語王元真妙真符。宋政和二年,降華陽洞天,授梁先生《加句天童護命經》。蓋無世不出,先塵劫而待化,後無極而常存;隱顯莫測,變化無①洎(jì)——及,到。

  ②過——過失。引申為責備。

  ③去——離,指距離。

  窮,普度天入,不可具述。史雲:老子西升之時,五色光貫紫微。昭王令大史占之雲:“當有聖人西去,千年之外,聲教返北,此西化之兆也”。自昭王甲寅至漢永平,累千年,為績博物誌雲。唐高祖武德二年,普州人告善行於羊角山,見白衣父老呼善行曰:’為我告唐天子言,為老君即其祖也”。

  高祖因立廟;高宗追尊元玄皇帝;明皇為注《道德真經》。

  宛邱先生者,服製命九得道。至殷湯之未世,已千餘歲。以方傳弟薑若春服之,至百年,視之如一十歲童子。彭祖師之,受其方三首。此老君、宛邱之出處,開引道教之源流也。

  二仙華山傳道一日,老君與宛邱在華山論道,忽清風一陣,吹入堂中。老君謂宛邱曰:“君知此風乎?”宛邱曰:“似有異人來此。”老君曰:“吾觀仙籙,李鐵拐將欲成道,今日之來,乃鐵拐問道也。即命二童候於山下。二童甫至,忽見一人仙風道骨羽服,飄飄而來。二童趨近問曰:“君得非李先生乎?”李曰:“是也。君何以知我?”二童曰:“吾奉老君命,迎君於此。”先生暗喜曰:“老君知我,諒必於道有緣也。”乃向前行禮稱謝,遂同二童登老君之堂。

  ①但見老君在上,毫光照曜,景星慶雲。肌膚綽約,似閨中之處子;精神充溢,猶繈褓之嬰兒。次觀宛邱,童顏鶴發,碧眼修眉,翩翩有道,意氣融融,保真氣象,真天上神人,非人間凡骨也,先生趨拜,二仙答禮命坐。先生再拜曰:“弟子山野鄙人,林泉末品,太池欲求上達,精微未臻。來追覓仙蹤,仰祈覺悟,幸蒙不棄,得睹仙顏,誠夙世有緣,三生有幸,倘憫弟子齋宿之誠,問道之切,指迷大覺,則佩德殊深,感恩彌厚。方將拜跪,不勝永懷之至,敢望坐乎?”老子曰:“居,吾與汝:至道之精,杳杳冥冥;至道之極,昏昏默默。無道無所,抱神以靜,形將自正,必靜必清。毋勞爾形,毋播爾精,毋呷爾性,息慮營營,乃可長生。”先生聞論,心花頓開,塵情冰釋,再拜稽首曰:“夫仙之道,天地之道也。”轉拜宛邱。邱曰:“汝名在仙籍,執此操修,不日可到,何必多求。”因命二童送行。先生再拜辭別。

  二童送至迎所,相別而歸。

  鐵拐獨步遇師卻說先生自華山別歸,複居岩穴深林,深會老子之旨,熟思宛邱之語。

  運道益堅,用功益力。能出陰神,四方清逸,幽人聞風興起,相與往來,多求為之徒者。

  ①②一日先生與其徒論道,忽見祥光繞其戶牖。先生觀之良久,乃曰:“此氣非常,必有異人降臨吾室。”乃獨自出齋散步。高山絕頂,見一鷹振羽高崗,喟然歎曰:“詩雲:‘綿蠻黃鳥,止於丘隅。’”知其所止也。此鷹獨①曜(yào)——照耀。

  ①戶——門。

  ②牖(yǒu)——窗戶。

  ③立於此,誠為知止。即有清間弓矢之徒,惟嗟望耳;繒繳之巧,安能施乎?

  奈何世人營營逐逐,爭蝸角之虛名,覓蠅頭之微利,自驅陷井,至死方悔,④豈不出此鷹之下乎?吾益有自儆矣。因口占一絕雲:知止不求才,金睛半倦開;振衣千仞崗,何致戀塵埃?

  吟畢,正見祥雲縹渺,清氣江洋,見二人跨鶴而來。向前視之,乃老君、宛邱也。先生急忙迎拜。老子笑謂李曰:“觀子今日之遊,固然足以發吾昔日之旨矣。”乃與李同至茅齋,先生再拜請教。老子曰:“為道日損,損之又損,以至無為。遊心欲淡,浩氣欲養,與物自然無私矣。”因與李約曰:“吾欲遊西域諸國,欲偕汝行遊。可於十日後,神馳吾側,毋相違也。”言訖,即同宛邱駕鶴望空而去,先生目送,嘖嘖稱善,乃歸茅齋。

  ⑤不覺光陰易過,十日已周。乃呼其徒楊子囑曰:“吾將出神,赴老君之約於華山,留魄在此。倘遊魂七日而不返。方可將吾魄化之。若七日未滿,當好為吾守此魄,勿使傾壞,以違吾言也。”囑畢,靜坐遊神而去。

  楊徒守屍誤化卻說其徒受命守屍,加意防護,日夜不敢少休。及其六日,忽見家人馳至,促之曰:“母病十分沉重,死而複醒,專待一見,可急馳歸。”楊子大哭言曰:“母病危急,師魂未返,如我去,屍誰與守。”家人曰:“人死固①無複生之理,況死已六日,其中肺肝必腐,猶望其生,是守膠柱之見也!不亦愚乎?況師以我合,親以天合,孝與友固不能兩全,而親與師又豈容並大?

  雖成我之恩,與生我者並重,其中並無緩急之分。縱終事之道,與受命者同,②其內不無常變之別。吾以為師六日雖不終期,失信之罪,猶可逭也。倘親一旦告終,送死不及,終天之恨,其誰道之,不如便化其屍,速歸事母,庶可兩全。否則非吾所能及矣?”楊子聞言,一心猶豫。但事既窮迫,不可得兼,隻得聽之。乃具豆積薪,置屍其上,陳列祭品共輓章,涕泣再拜祭之。輓章曰:母病不可起,師魂猶未歸;師言將待踐,母命安忍違。舍魚取熊掌,二者難兼之,涕泣辭靈魂,華山好自依。

  ③祭畢,燃火取豆拋撒其中。火烈薪多,屍骨須臾化盡。乃望空大哭一場而歸,其母已死。

  鐵拐托魂餓莩卻說先生神出華山,隨老君西遊竺乾諸國,厲蓬萊、方丈,遍遊三十六洞天。邀遊數日之間,多得老君之道,乃欲辭歸,老君笑而不答,為之偈⑤③繒(zèng)繳(zhu)——把絲繩綁在箭上,射鳥用。

  ④自儆(jǐng)——自己覺悟而下犯過錯。

  ⑤周——滿。

  ①膠柱之見——膠住琴瑟上之格,不能調節音調。比喻拘泥不知變通。

  ②逭(huàn)——逃避。這裏指避免、逃脫。

  ③須臾(yú)——片刻,極短的時間。

  ④風莩(piǎo)——餓死的人,莩,同殍。

  ⑤偈(jì)——佛經中的唱詞。

  而遣之歸。偈曰:辟穀不辟麥,車輕路亦熟;欲得舊形骸,正逢新麵目。

  先生辭歸之期,正當七日,卻來茅齋尋魄,毛發無存。徒亦不見。轉身見積薪之處。暖氣騰騰,幽煙寂寂,始知身屍被化,深怨弟子背盟。遊魂到處無依,日夜憑空號叫。遙值餓莩之屍,倒於山側,猛想老君臨別之偈曰:“欲得舊形骸,正逢新麵目。”然此餓享之屍,即吾麵目也。數固如此,何必尤人?魂正無依,何暇擇體?於是乃附餓莩之屍而起。餓莩者,蓬其首,垢其麵,坦其腹,跛其足,倚紫色拐杖而行。世傳先生之形跛惡者,蓋其附餓莩之體,非其本原舊質也。先生既托屍而起,又能辟穀變化;將手中竹杖①以水噀之,成鐵。人間多不知其姓名,惟以鐵拐先生呼之。

  仙丹起死回生卻說先生知其徒之母已死,乃自思曰:“彼守我之屍而不終者,迫於母也。彼之母死而不克送者,累於我也。我不為之起死回生,彼將終身抱恨矣!”

  於是,手提鐵拐,肩背葫蘆,逕至楊家。隻見楊子哀號哽咽,頓足捶胸,撫棺長恨,欲拔劍自刎。鐵拐進前故問曰:“死生有命,不可強求。人子事親,生盡孝,死盡忠,棺槨衣衾,卜之宅兆,哀戚送之足矣,何必以死繼之?”

  
更多

編輯推薦

1聚焦長征 曆史...
2聚焦長征--長征...
3紅軍長征在湖南...
4中華傳世藏書全...
5中華傳世藏書全...
6中華傳世藏書全...
7中華傳世藏書全...
8中華傳世藏書全...
9中華傳世藏書全...
10中華傳世藏書全...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