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5章 在陝擔任要職

  1961年5月10日,章澤被正式任命為中共陝西省委書記處書記。從此,章澤在陝西工作長達30年時間,後來還擔任過中共陝西省委書記(設第一書記時)、常務書記,兼任過省委秘書長、研究室主任、外事辦主任等職。

  章澤到陝西時,全國正在貫徹執行黨對國民經濟實行“調整、鞏固、充實、提高”的方針。同經濟調整工作相配合,宣傳文化工作領域也在進行調整。章澤主管陝西的宣傳文教工作,他認真貫徹執行了由鄧小平主持、中央宣傳部和教育部黨組起草的文教工作六十條、中學五十條和小學四十條條例。並認真貫徹執行了中央宣傳部和文化部黨組、文聯黨組關於文藝工作八條條例。這些條例的一個中心問題是調整黨和知識分子的關係,糾正自“大躍進”以來在知識分子中開展的“拔白旗”、批“白專道路”、破“資產階級學術權威”的錯誤做法。在1961年10月中共陝西省委的一次工作會議上,章澤就如何貫徹中央的這幾個條例作了重點發言,表達了自己的認識和理解,提出了貫徹執行條例的具體意見。在發言中他認為:全國解放以來,學校建立了黨的領導機構,發展了黨的組織,又經過多次政治運動和教學改革,黨已經取得了對教育的領導權,學校已經成為工人階級的學校。可是,這幾年政治運動多了,學校在業務上荒廢了,教學質量下降了,要認真抓業務,提高教學質量。學校要發揮教師的主導作用,要團結好知識分子,學術批判不能簡單粗暴、亂貼標簽,要劃清思想、政治、學術三者之間的界限,學術問題應當自由討論。同時他又指出:實事求是地講,幾年來,我們在處理知識分子思想問題上過高過急,在做法上簡單粗暴,在要求上沒有很好地區分政治問題和思想問題。由於“工作上的失誤,使黨和知識分子的關係受到了損害,挫傷了他們的積極性。在當時曆史背景下,他這樣講,是需要政治膽量和勇氣的。工作會後,省委根據章澤的意見,並由章澤主持省委文教工作辦公室,在陝西師範大學進行了貫徹條例的試點工作。這次發言和試點工作,成了“文化大革命”中“造反派”誣蔑他執行了資產階級反動教育路線的“口實”。

  1962年,全國繼續執行中央“調整、鞏固、充實、提高”的方針,大力精簡職工,減少城市人口。根據省委的安排,章澤負責省屬高等學校的精簡工作。這時,有人主張全省要多砍一些高等學校,精簡萬名中小學教師。章澤經過廣泛聽取意見後,7月7日,他在省委三屆四次全會上作了《關於文教係統精簡問題》的發言。他認為:精簡工作,既要堅決貫徹執行中央的統一部署,又要考慮到陝西教育比較落後的現實狀況和今後長遠發展需要。同時,他還提出了具體合理的精簡原則。這個原則的要求是要照顧到各地市學校的合理布局,保留陝南漢中師範專科學校、陝北延安大學。精簡的學校,有的合並,如西安第二醫學院合並於西安醫學院。而停辦的主要是師範類學校,因為當時各地區都有師範專科,又有中級師範學校。對於學生的處理,凡是停辦的學校,需待學生畢業後再暫行撤銷。對西安地區的幾所大專院校的學生,部分安排到農村勞動一年,以緩和城市糧食供應的壓力,使學生得到勞動鍛煉,也便於調整各校班級之間學生數量,合理安排教學力量。省委同意了章澤提出的這一精簡原則,並付諸實施。精簡後,省屬大專院校學生人數還高於1957年在校學生數量。

  正是實行這一符合陝西教育實際和長遠發展需要的精簡原則,陝西高等教育事業在度過困難時期後,得到了較快的發展。

  在貫徹執行文化工作調整條例中,章澤在1962年8月省委宣傳工作會議上提出建議:文化部門一方麵要調整、精簡,一方麵要抓文藝的繁榮與提高。調整精簡,要保證省地級重點骨幹院團,調整精簡部分地方劇團。對著名演藝人員要加以愛護、關心和支持。他特別提到,對京劇著名藝術家尚小雲在政治上要嚴格要求,其入黨問題要審查清楚他的曆史,在工作上要支持,在生活上要關心照顧,他的工資可以參照北京的幾位著名京劇表演藝術家的工資待遇適當提高。1962年底,尚小雲在西安舉行了收徒拜師大會,章澤代表陝西省委主持了大會,體現了黨對這位京劇表演藝術家的關懷和支持,也體現了黨在貫徹調整精簡方針的同時,不忘抓好文藝的繁榮與提高。章澤同意並支持省文化局關於籌拍尚小雲京劇舞台表演藝術影片的立項報告,這個報告得到國家文化部的批準。在國家經濟極其困難的情況下,章澤同意並支持省財政投資100萬元,拍攝《尚小雲舞台藝術》影片,1963年《尚小雲舞台藝術》影片拍攝成功,在全國公開放映。

  從1963年3月到“文化大革命”前,章澤還分管過城市“五反”(反對貪汙盜竊、反對投機倒把、反對鋪張浪費、反對分散主義、反對官僚主義)運動、農村社會主義教育運動、財貿工作和外事工作、省委延安交際處工作和省委機關日常工作等。這幾方麵的工作,除農村社會主義教育運動外,分管的其他幾個方麵工作,有的長則半年,短則幾個月,有的工作實際上也沒有開展或中途因故停止。

  章澤自1964年10月到“文化大革命”初期的1966年8月,先後在延安縣和藍田縣蹲點長達一年多時間,領導當地的農村社會主義教育運動。這次大規模的社會主義教育運動,簡稱社教運動,也叫四清運動(即清政治、清經濟、清組織、清思想)。就全國而言,社教運動雖然解決了農民迫切要求解決的一些問題,如財務管理混亂問題,教育了一些幹部,如糾正幹部中存在貪汙多占、脫離勞動、脫離群眾的不正之風等。但是由於社教運動指導思想貫穿了以階級鬥爭為綱,並錯誤地估計形勢,誇大階級鬥爭的嚴重性,因而各地都曾發生過相當程度的擴大化。如:混淆了兩類不同性質的矛盾,打擊傷害了一批幹部,整了一部分群眾,錯誤補定了一批地富成份,這些做法給農村經濟生活和政治生活帶來了一係列的副作用,留下了許多後遺症。

  社教運動中,章澤作為陝西省委參與這項工作的領導幹部,必須貫徹執行黨中央和省委有關社教運動的方針、政策和各項指示,加之認識上的局限性,受到“左”的思想影響,因而不可避免地說一些違心的話、過頭的話,辦錯一些事情,引起一些人的微詞或誤會。但是,章澤能夠獨立思考,從實際出發,把握政策,敢講真話。社教期間,章澤曾在延安棗園公社裴莊大隊蹲點。1965年1月中旬,他回到西安,參加省委工作會議,聽取傳達和學習貫徹中央關於社教運動的《二十三條》。在這次會議上,他以自己掌握的情況和延安地委監委的統計數字為依據,匯報了延安在社教運動中對幹部處分麵過寬、過重的情況,這個匯報內容由中共陝西省委以《陝情簡報》的形式反映給中央和西北局。不料,這個匯報內容正如章澤自己所說的,“這一下捅了馬蜂窩”,匯報內容幾次遭到西北局領導的批評,甚至指責他為“糊塗人”。在批評、指責麵前,章澤仍然堅持自己的正確看法。3月初,他返回延安社教點前夕,前往西北局,向西北局主要領導人當麵闡明了自己的觀點。他說:“延安縣土地改革是徹底的,隻有城區周圍沒有搞過土改,1935年後遷來的的移民中,有少數潛逃來的地富反壞分子。因此,不能不加區別地強調陝西土改不徹底。”章澤的這一觀點,是實事求是的,是符合陝西民主革命實際的。20世紀60年代,所謂“陝西民主革命不徹底”這一論點影響頗為深廣,章澤起初也同意這一論點。這一論點主要是指陝西土地改革不徹底,也包括建國後剿匪反霸、鎮反、城市民主改革不徹底,要在社教運動中進行民主革命補課,補劃所謂漏網的地主、富農等。章澤的這一正確觀點,無疑是對“陝西民主革命不徹底”這一極“左”論點的否定,也是自己思想認識的一大轉變。

  6月10日,章澤主持起草的《延安棗園公社裴莊大隊四清運動總結報告》定稿。7月3日,由章澤簽署意見後正式報送陝西省委和西北局。這個總結報告,在講到四清中如何對待農村幹部時這樣寫道:“應在大是大非問題上看待幹部和考察幹部。要曆史地、全麵地看待幹部,不要抓住一時一事,糾纏雞毛蒜皮的事情。”“對犯錯誤的幹部的批評鬥爭要擺事實,講道理,不要亂轟亂鬥。”這份總結報告在如何看待社教運動成果時,並沒有主張把揪出多少“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補劃多少地富反壞作為衡量的標準,而主張:“四清要落實到生產建設和文化建設上,”即為五個抓好:一要抓好當前農村生產,二要抓好農田基本建設,三要抓好規劃,明確發展方針,四要抓好經營管理的改進,五要抓好農村文化衛生建設。隨同這個總結報告,還有兩個附件,一個是《裴莊大隊合作化以來經濟情況的調查》,另一個是《裴莊供銷社分店“亦商亦農”條例(試行草案)》,這兩個附件也是章澤在延安社教運動蹲點期間主持撰寫的,體現了章澤在如何看待社教運動成果方麵的正確主張。

  1966年8月,章澤從藍田縣社教工作團調回省委參加“文化大革命”。1967年1月25日,西安地區“造反派”奪了陝西省委書記處的領導權,責令章澤及省委一些領導人“徹底交代問題”。1967年9月18日,康生在北京接見西安地區“造反派”組織代表時,煽風點火,點名誣陷了章澤。1968年11月,陝西省革命委員會(簡稱革委會)懷疑章澤有曆史問題,決定對其進行監護、審查。1972年2月3日,陝西省委第三十五次常務會議決定解除對章澤的監護,送涇陽縣楊梧幹校勞動,繼續接受審查。8月24日,陝西省委決定“解放”章澤,10月,章澤任陝西省革委會政工組副組長,不久,又增補為政工組黨的核心小組成員。1973年5月13日,增補章澤為省革委會政工組黨的核心小組副組長,審幹領導小組副組長。5月17日,經中共中央批準,章澤任中共陝西省委常委、省革委會副主任,分管文教、工會、知識青年上山下鄉工作以及外事工作和抗震救災工作等。

  1973年以來,章澤還兼任省委防治地方病領導小組組長,他經常深入病區考察實情,看到全省危害最烈的三種地方病中,地方性甲狀腺腫大患者即達97萬人,老百姓說這種病是“一輩發,二輩傻,三輩四輩斷根芽”。這種狀況使他心情沉重,決心以此為突破口,連續抓幾年,基本消滅此病。在省委聽取匯報並作了全麵部署後,章澤帶領有關部門的同誌在永壽縣抓點,以點上治愈患者的經驗說服大家,隻要在病區認真推廣食用碘鹽,並輔之以必要的手術治療,即可大見成效。

  統一認識後,從1975年開始,各地市先後成立了防治地方病領導小組,設立了機構,配備了專人,加強了專業隊伍建設。但是,由於“文化大革命”的幹擾,地方病防治工作一度受到影響。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以後,1979年7月13日,調整健全了全省防治地方病領導小組,章澤任組長。從1980年開始,陝西采取食鹽加碘的方法,組織動員了5000多名醫務人員,深入病區,開展防治工作,治愈地方性甲狀腺患者81萬多人(其中手術治愈3萬多人),治愈率達82.3%,章澤經常親自陪同醫療人員工作在手術治療第一線。經過五年努力,到1985年4月,陝西在全國率先控製和消滅了地方性甲狀腺腫大病。5月4日,中共陝西省委批轉《陝西省基本控製和消滅地方性甲狀腺工作的總結報告》,大家一致認為章澤對陝西地方病的防治是有功績的。1985年12月,中央肯定指出,陝西是全國第一個消滅和控製地方性甲狀腺腫大病的省。同時,經中央批準,章澤榮獲全國地方病防治工作先進個人稱號。

  在外事工作中,從1974年9月至1975年7月不到一年的時間內,章澤先後接待、宴請和會見了亞、歐、非19個國家的外賓,多次陪同外賓前往西安、延安等地參觀考察和訪問,其中包括菲律賓總統馬科斯的夫人、越南南方文化代表團、莫桑比克友好代表團、安哥拉徹底獨立全國聯盟代表團、阿爾巴尼亞友好代表團、日本學術文化和青年協議會代表團等。章澤貫徹了黨的外交路線,實事求是地宣傳和介紹了中國社會主義建設和陝西發展的現狀。

  1976年7月18日,唐山、豐南地區發生強烈地震以後,在黨中央、國務院統一部署下,舉國上下投入抗震救災工作。作為陝西省委、省革委會分管抗震救災工作的章澤,他和其他領導同誌以及各部門的負責人,夜以繼日地工作,在最短的時間內,組織選派陝西省電業管理局、西安鐵路局、榆林地區醫療隊率先奔赴唐山,參加搶險救災。接著選派全省500多名醫務人員和鐵路、基建、煤炭、測繪、電力、郵電等部門近萬名職工攜帶大批醫療設備、工程機械和物資器材先後奔赴唐山災區,參加了搶救傷員、搶修鐵路、通訊線路以及恢複生產和安置災民生活的工作。

  與此同時,組織西安、鹹陽等地市的紡織機械、木器、橡膠、醫藥、蓬布等幾十個工廠日夜加班加點完成了災區人民所需的救災物資器械。8月初,章澤又按照中央下達的任務,領導組織全省條件較好的醫院,接收了災區1.12萬餘位傷病員來陝治療。經四個多月的緊張工作,全省人民為抗震救災作出了貢獻。1976年12月22日,陝西省委、省革委會舉行了陝西省抗震救災先進集體和先進個人代表會議,章澤代表省委、省革委會對全省四個多月的抗震救災工作,做了總結報告。

  粉碎“四人幫”,結束“文化大革命”,1978年12月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糾正了“左”的錯誤,黨的路線、政策回到了正確軌道。1980年4月19日,新一屆中共陝西省委對章澤的曆史和他在陝西省委工作期間的表現作出複查結論。其中,對於章澤的曆史,堅持了延安整風和1956年的正確結論。這個複查結論是這樣表述的:

  (一)關於懷疑章澤同誌參加革命是其父張鬆筠派進來的問題。章澤同誌在革命思想影響下,1937年冬在西安東北大學上學時,主動通過其父張鬆筠(當時任東北軍何柱國部武漢辦事處負責人,後為何柱國部駐重慶辦事處負責人,抗日戰爭勝利後被國民黨任命為哈爾濱市公用局長等職,東北解放前夕逃往台灣)向武漢東北救亡總會劉瀾波同誌要來了與八路軍駐西安辦事處聯係去陝甘寧邊區的介紹信,1938年2月到安吳堡青訓班參加革命工作,參加革命不久,章澤同誌曾寫信向其父要過零用錢。對此,當時安吳青訓班的組織是知道的。1939年初,章澤同誌調離安吳青訓班去晉察冀邊區工作後,與其父再無聯係。章澤同誌參加革命的過程是清楚的,沒有問題,對他的懷疑是完全沒有根據的。

  (二)關於懷疑章澤參加“心一團”是參加了反動組織問題。章澤同誌1937年秋在西安東北大學上學時,參加過同學之間的“心一團”(有人證明叫“心一協會”)。1956年6月27日中共中央組織部對此問題作了結論,對“心一團”組織的性質,定為“一般性的結拜兄弟組織”,對章澤參加這一組織結論為,他加入“‘心一團’後不久即脫離該組織參加革命工作,經過長期考驗,至今未發現問題。”仍應維持1956年6月27日中共中央組織部的結論。

  複查證明,章澤同誌的政治曆史清楚,沒有問題。

  對章澤“文化大革命”前在陝西省委工作期間的表現,複查結論認為:

  章澤“文化大革命”前在省委工作期間,推行的是毛主席和黨中央的方針路線,政績是主要的。“文化大革命”中對他進行監護審查,強加種種罪名,是林彪、康生、“四人幫”極“左”路線對他的打擊迫害。所謂的“章澤在黨內兩條路線鬥爭的關鍵時期,‘背離了毛主席的革命路線’,有些錯誤嚴重”等,完全是誣蔑不實之詞。

  省委決定:撤銷省委1972年9月29日向中央作的《關於章澤同誌所犯錯誤的審查報告》,推倒一切誣蔑不實之詞,按照規定,徹底清理所形成的材料。

  省委這個複查結論是客觀公正的,章澤也簽字表示同意。至此,自從延安整風以來,經曆了38年的風風雨雨,對章澤政治曆史的審查,劃上了一個客觀公正的句號,對他在社教運動和“文化大革命”之前在陝西省委的工作,也給予了充分的肯定。

  
更多

編輯推薦

1中國股民、基民...
2拿起來就放不下...
3青少年不可不知...
4周秦漢唐文明簡...
5從日記到作文
6西安古鎮
7共產國際和中國...
8曆史上最具影響...
9西安文物考古研...
10西安文物考古研...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浙江抗戰損失初步研究

    作者:袁成毅  

    科普教育 【已完結】

    Preface Scholars could wish that American students and the public at large were more familiar with ...

  • 中國古代皇家禮儀

    作者:孫福喜  

    科普教育 【已完結】

    本書內容包括尊君肅臣話朝儀;演軍用兵禮儀;尊長敬老禮儀;尊崇備至的皇親國戚禮儀;任官禮儀;交聘禮儀等...

  • 中國古代喪葬習俗

    作者:周蘇平  

    科普教育 【已完結】

    該書勾勒了古代喪葬習俗的主要內容,包括繁縟的喪儀、喪服與守孝、追悼亡靈的祭祀、等級鮮明的墓葬製度、形...

  • 建國以來劉誌丹研究文集

    作者:中共陝西省委黨史研究室  

    科普教育 【已完結】

    本書收錄對劉誌丹同誌的研究文章,包括《論劉誌丹對中國革命的重大貢獻》、《劉誌丹在創建西北革命根據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