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一二四回 襄陽王被捉身死 萬歲爺降旨封官

  且說潼關這邊,連傷四將,全是現任職官。總鎮一看這番光景,也覺招架不住,打算親自出馬。這邊站殿將軍,拉棍跑將出去。那邊是雷英出陣。一個是在馬上,一個是在步下,韓天錦用盡平生之力,大山壓頂往下一砸,雷英用刀橫著往上一迎,他如何架得住天錦這一棍?二臂一軟,連刀杆子帶棍,往下一砸,砸了個腦漿迸裂。總鎮見了,十分歡喜,吩咐一聲催軍,畫鼓亂敲,以振軍威。韓天錦也不懂得那些事情,仍然拉著棍,在那裏亂罵。雷英這一廢命,襄陽王很覺著有氣,傷了他一員大將,又問哪位出馬?仍是金鞭將盛子川催馬向前。他見雷英被這廝一棍打死,算計主意,逢強智取,遇弱活擒。自己一催馬,韓天錦舉棍就打,盛子川用膝蓋一夾馬肚,那馬斜著一搶上垂首,韓天錦這棍空磕,力氣使的太大,當一聲,砸在地上,往前一栽,盛子川一翻背,用鞭對著韓天錦打將下來。不料韓天錦一棍打空,也是在氣惱之間,用右手一掃,吧一聲,正掄在那馬後胯之上,盛子川的鞭,剛一粘背脊,他就從馬後摔下去了。韓天錦一翻身,叭一棍,將他砸的骨斷筋折。這邊是仍催打軍鼓。那邊三手將曹德玉帶馬出陣,韓天錦是個渾人,想出一個渾招數來,馬還未到,單手用棍,向著馬腿就是一棍。曹德玉拍馬向前,還未能近身,剛要帶馬斜著一跑,竟然躲閃不開,“哢嚓”一聲,馬的前腿已折,曹德玉早就甩蹬躥下馬來,不敢交戰,往回裏就跑,被韓天錦追上,一棍打死。總鎮一聲令下,鳴金收兵。韓天錦還算懂得,拉棍回身就跑,剛一回隊,也不會說什麽,就奔於奢那裏。魯士傑也趕過來,說:“大小子,你連殺了他們幾個?”韓天錦說:“殺了三個。”忽見那邊紅門旗往兩旁一閃,咕咚一聲炮響,閃出一員大將。鍾雄說:“哪位將軍出馬?”言還未盡,韓天錦拉著棍,又跑出去了,他本是大渾小子,打算是出去就贏哪,可巧正遇見敵手了。

  原來,寧夏國的曹雷見王爺這裏連輸了三陣,他拍馬衝上陣來,見又是韓天錦出陣。天錦見這個人,如若跳下馬來,也有一丈開外身軀,金盔金甲,烈焰袍,獅蠻帶,繡花戰靴,麵如赤炭,紅眉金眼,雙插雉尾,翎飄一對狐球,跨下一匹胭脂馬,鞍韂鮮明,合著一對八楞紫金錘,勒馬帶錘,臨場討戰。韓天錦一到,曹雷說:“來將通名。”韓天錦答言:“我叫爺爺。”曹雷說:“匹夫滿口亂道!”韓天錦舉棍就打。曹雷使雙錘,用盡平生之力,往外一架,就聽“當啷”一聽,韓天錦撒手扔棍,震的虎口疼痛,往後退出好幾步去。曹雷錘沉力猛,要不是馬快,韓天錦性命休矣。曹雷得手旋轉馬來一瞧,天錦早就敗下陣去,並不追趕,複又叫陣。鍾雄問:“哪位出馬?”神刀手黃壽拍馬向前。二人見麵,通了名姓,神刀手黃壽把刀就剁。曹雷用單錘一掛,“當啷”一聲,撒手扔刀,二馬一錯,曹雷把右手錘往左肋下一夾,伸右手把神刀手黃壽從馬上抓將下來,往地下一摔。嘍兵過來,將他捆上。仍又過來討戰。這邊花刀楊泰出馬,二人交手。楊泰使的是青龍僵月刀,剛往上一遞,他也是照樣,右手錘往外一掛,花刀楊泰不能抵擋,撒手扔刀,又被他提過去,往地上一摔。嘍兵捆起來,搭往那裏去了。複又叫戰,鐵刀大都督賀昆、雲裏手穆順,一個在馬上,一個步下,二人一齊出陣,馬上的是一口闔扇板門大砍刀,一個是一口單刀,穆順跟著賀昆馬後,心想著要暗算敵人,馬臨切近,早就看見賀昆刀對著曹雷頂門就剁。曹雷用左手錘一掛,右手錘往下一砸,賀昆用刀一架,擎受不住,撒手丟刀,眼看著錘落下來了,一著急滾鞍落馬。叭的一聲,將那馬砸的骨斷筋折,喪在疆場,賀昆爬起來要跑,剛一起來,被曹雷手下削刀手擒住。穆順往起一躥有一丈多高,手中刀往下就剁。曹雷把左手錘往鞍鞽上一掛,右手錘往外一磕,當啷一聲,把穆順的刀磕飛。曹雷一探身軀,伸手就把穆順的腰帶抓住,往上一提,橫擔在馬鞍鞽上,旋馬便回,要到襄陽王前去報功。金鐺無敵大將軍於奢,拉著鐺出來,大叫:“叛賊休走!於將軍爺到了。”曹雷回頭一看,一撒手把穆順往地上一摔,叫人綁起來,一旋馬,與於奢碰在一處。見於奢身高一丈開外,黃袍黃臉,手提雁翅鐺。不容分說,往上就遞。曹雷不慌不忙,用錘一掛,當的一聲,將鐺磕開,用那錘一指說:“黃臉大漢,你要歸降我王爺千歲,不愁封侯之位,”於奢說:“放你娘的屁!王爺也沒有我將軍大。”曹雷問:“你是什麽將軍?”於奢說:“我乃站殿將軍於奢是也,我若歸降你也使得,與你借宗東西。”曹雷問:“借什麽東西?”於奢說:“把你腦袋借給我。”曹雷一聽,氣往上一衝,撒馬掄錘。於奢用雁翅鐺對著他胸膛一紮,曹雷用左手錘往外一推,貼著鐺杆,右手錘對住鐺杆往上一撈,就聽當啷一聲,將鐺頭砸彎回來了。於奢出世以來,沒吃過這樣苦頭,把兩隻手虎口震裂,前手實拿不住鐺杆,就剩一隻手,拉著鐺往回裏就跑,那鐺就像耙子一般,把地耙了兩道大溝。曹雷又見那邊出來一騎馬,上麵一個小孩子,有十五六歲,穿著一身紅衣裳,拿著一對镔鐵軋油錘,說:“我殺你來了!”用單錘往下一砸。曹雷倒不忍傷害於他,心想著用單錘一帶,將他帶下馬去。焉知曉兩錘一碰,頗覺沉重,剛剛的掛開頂門,就碰了自己的肩頭一下。緊跟著那柄錘打下來了,小爺用了個十分力,曹雷用平生之力,錘碰錘,往外一磕,當啷一聲,並沒磕動,錘到頂門,往下一落,叭嚓一聲,把曹雷砸了個腦漿迸裂,栽下馬來。小爺說:“殺了一個,還有誰來?”就見右哨,黑八卦旗一分,轟隆一聲炮響,出來了一個黑老道,黑衣服黑馬,黑頭發蓋著黑臉,身後背定寶劍,頭挽道冠,手中抱定黑旗子、馬臨切近,一抖黑旗子,小爺落馬。那邊王鍄撒馬而出,迎麵先就是一槍,老道一閑身,一抖黑旗子,王鍄落馬。又出來兩個步下的,謝忠、謝勇剛要施展暗器,被老道一抖黑旗子,二人栽倒在地。謝寬又出陣,老道一抖黑旗子,也躺下了。忽然起一陣大風,襄陽王鳴金收兵。鍾雄這裏,也撤隊回去。

  鍾雄與蓋一臣進帳,議論軍情,陣亡四員偏將,叫人家生擒了九員大將,如何是好?非等蔣四大人到不行。次日與襄陽王下戰書,第十日開兵打仗。第八天上蔣四爺到,大家相見,鍾雄先行打聽陷空島的事情。蔣平把前後之事說了一遍,隨著就問潼關之事,鍾雄就把那邊有個妖道,怎麽生擒咱們之人,怎麽陣亡了四員副將說了。眾人一聽,全是焦急。徐良說:“我今天晚間,到他營中探探虛實再講。”艾虎、白芸生、劉士傑、呂仁傑、沈明傑、盧珍全都要跟去。蔣平、展昭說:“千萬小心。”用完了晚飯,天將二鼓,徐良說:“四叔要是見裏麵火光一起,你們立刻點起兵將,殺奔前去。要是我們裏頭不得手,可就不放火了。”蔣平說:“是了,你們總要謹慎方好。”大家俱換夜行衣靠,出了轅門,直奔對麵而來。這幾天那邊也挖了戰濠,也打起半截牆子,上麵有人巡更。徐良一飛石,打下一個人來,眾兵隻顧看那人納悶,這七個人,全都躥將過去,繞至右營,從中軍帳後紮了一個窟窿,往裏一看,見一男一女,二人對坐談論軍務,卻是鐵腿鶴趙保與九尾仙狐路素貞。他二人由團城子被人家趕出來了,遂投奔了襄陽王這裏。路素貞想了個法子,怕自己一露麵,有人認得,因此抹了一臉黑,披散著頭發。那個旗子,就是迷魂帕。二人跟著王爺出隊,見曹雷已死,正是西北風,自己出陣,連拿了九將,收兵之後,犒賞三軍。依著王爺要殺九將,崔平、周通與趙保苦苦的講情,勸這幾人歸降,用涼水灌過,九人執意不降,現時幽囚後寨。都知道第十日,方開兵打仗呢。這日晚間,夫妻二人正講論九將的事情,趙保說:“他們在後寨幽囚,總不是好,倘若有人進來救出去,我們豈不白白費力。”路素貞說:“我們有這迷魂帕子,他們有什麽樣的能人,全不怕,等是日打仗,殺他們個全軍盡沒。我已改妝成神仙,他們都猜不著我們這個戲法。”外麵徐良一拉大眾說:“裏麵言語,你們都聽見了沒有?”眾人說:“俱都聽真。”徐良說:“我們到後寨,先救九將,然後放火,我與老兄弟盜她這個旗子,要動手之時,可全都把鼻子堵住。”眾人點頭。奔至後麵,果然單有一個帳房,裏麵九個人,都倒縛二臂,垂頭喪氣,一個個一語不發。徐良眾人把二十名兵丁盡都殺死,解了他們的繩子,說了來曆,九位各抄家夥,又告訴他們堵住鼻孔,直奔路素貞這裏來。艾虎在前邊一嚷說:“後營失火!”路素貞抓帕子,同趙保往外一跑。迎麵被艾虎給了一刀,趙保一閃就跑。路素貞過來,一抖迷魂帕,被艾虎一刀,正砍在旗杆之上,旗子落地,路素貞就跑。徐良先撿旗子。依著艾虎要追,徐良攔住不教追。趙保早被呂仁傑一鐵錘,把眼睛砸瞎,又被沈明傑一刀殺死。眾人撲奔後麵,叫謝寬、謝忠、謝勇、沈明傑、呂仁傑給他們硫磺焰硝,千裏火筒,上後麵點草垛去。大家定下主意,全在金頂黃羅帳那裏會齊。餘者眾人,奔黃羅帳而來,迎麵遇見巡更的人就殺,到黃羅帳五層圍牆,就是黃壽、楊泰、魯士傑不會高來高去,教他們三個人在外等著,餘下之人,躥將進去。到黃羅寶帳門首,往裏一看,襄陽王正同著崔平、周通議論後天打仗一事,又看旁邊,有許多禦林軍校。徐良候至眾人齊都來到,往裏一躥,亂砍眾人,崔平、周通拉肋下寶劍,過來要與這幾個人對敵,徐良把迷魂帕子一抖,二人立刻栽倒在地上。襄陽王剛要一嚷,被徐良一抖帕子,王爺就栽倒在地。白芸生把襄陽王往背後一背,用抄包把臀一兜,在自己胸前係了個扣兒.此時禦林軍、崔平、周通盡皆殺死,大家轉身往外一走。就聽滿營中一陣大亂,四麵八方鑼聲亂響,後邊火光衝天,鍾雄的營內號炮衝天,眾將殺奔前來。把寧夏國的人,如同砍瓜切菜一般。展昭、蔣平兩隊人馬,從左右夾攻來,蓋一臣由當中殺來。這一場大戰,隻殺得天翻地覆,滾湯潑雪,轉眼間屍橫滿地。血水直流,悲哀慘切,鬼哭神嚎。這一陣非尋常可比,直殺到天光大亮,紅日東升。寧夏國的兵丁,跑脫了十不存一。路素貞趁此時亂兵之際逃竄,後來配了寧夏國王為妾,餘者有名將官,無一名漏網,俱死在亂軍之中。鍾雄、蓋一臣回歸大營,查點人數傷了二三十名兵丁,得來的刀槍、盔鎧馬匹、鑼鼓帳房、金銀財帛、糧草等物不計其數。拿來的襄陽王,蔣平給他發髻內放上迷魂藥餅,解往京都,將迷魂帕子用火焚化。君山之人,暫且駐紮潼關。蔣平等押解襄陽王入都,進開封府見包公回話。將襄陽王釘鐐收監。

  次日包公上朝,奏明天子,萬歲看明奏本,降旨欽封鍾雄為副招討,蓋一臣為正招討。所有開封府去打仗出力之人,征剿有功,加升二級。欽封劉士傑、魯士傑、呂仁傑、沈明傑小四傑六品校尉。君山出力之人員,實授五品校尉,於義賞三品護衛將軍。襄陽王交開封府審問,親供回奏。至次日包公入朝,替遞謝恩折子,然後請罪,因襄陽王縛上堂口一氣身亡,故此請罪。天子降旨,襄陽王已死,以往免究,死後按散宗室例埋葬。寧夏國打來降書順表,年年進貢,歲歲來朝。徐良奉旨完姻,馮淵奉旨完姻。閻正芳、王忠不願為官,賞了些金銀彩緞。潼關所有得來的東西,盡都賞賜兵丁,兵器等物入庫。鍾太保仍回君山,於義、於奢入都當差。為國死去的沈仲元、熊威、韓良,賞給四品俸祿,奉旨回原籍入葬。從此國家安定,文忠武勇,軍民樂業,五穀豐登,天下太平。

  
更多

編輯推薦

1聚焦長征 曆史...
2聚焦長征--長征...
3紅軍長征在湖南...
4中華傳世藏書全...
5中華傳世藏書全...
6中華傳世藏書全...
7中華傳世藏書全...
8中華傳世藏書全...
9中華傳世藏書全...
10中華傳世藏書全...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