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四十八回 貪官見財忘天理 先生定計蔑良心

  且說金氏聽婆子這些言語,明知是出不去惡霸的門首,倒不如尋一個自盡,落得幹淨。擁身往牆上一撞,一個婆子手快,用力一揪。金氏本是怯弱身體,又是窄小金蓮,如何站立得住,故此噗咚一聲,栽倒在地。眾婆子往上一圍,往起一攙架金氏,大眾又一陣苦勸。金氏明知被大眾圍住,不能尋拙誌,急得將手往回一拳,就向臉上抓了四個血痕。這些婆子把金氏手一揪,亂嚷說:“這可要告訴員外爺去!”正說之間,隻聽一陣環佩叮當,進來了十數個姨奶奶。婆子說:“好了,姨奶奶們來了,她把臉抓了。”姨奶奶說:“那可不好,也不用告訴員外爺去.你什快把她倒翦上。”婆子過來,就用汗巾子把手給她捆上。金氏雙手給一捆,一點主意也沒有了。大眾圍著解勸金氏不提。

  已說佳蕙坐在轎內,打算大奶奶準是先回去了,到門內下轎,直到裏麵。丫鬟婆子問佳蕙:“大奶奶怎麽沒回來?”佳蕙說:“她的轎子在先,我的轎子在後,怎麽她會沒回來哪?穿著一身素服,能上哪裏去哪!”等了半天,施相公回來,一提講此事,施俊也覺納悶,教家人出去問轎夫,這一夥轎夫一概不知。即打發家人出去找,去夠多時,錦箋回來,回說:“相公爺,可了不得了!大奶奶被太歲坊伏地太歲東方明搶去了。”施俊一聞此言,“哎喲”一聲,撲哆栽倒,就氣死過去了。厥了半天,方才醒將過來。直氣得破口大罵,往外就跑。書童攔住說:“你老人家上哪裏去?”施俊說:“我找東方明去。”錦箋說:“那如何行的了哪,總是上縣衙裏去好。”施俊一聽,點頭說:“也倒有理。”施俊就奔了縣衙來了。來到大堂,把那鳴冤鼓“咚咚咚”打得亂響,就有人過來,把施相公一揪,也有認得的說:“施相公,你老因為何故,暫且請班房內坐。念書的人,為何動這等粗魯,還有不可解的事情嗎?”施俊氣得話也說不出來,怔了半天,才把發生的事,對他們說了一遍。大家說:“相公來得不巧,我們太爺出門去了,要到晚半天回來。”少時又有先生進來,也不教他走,也不教他擊鼓,盡纏繞他在班房內。

  原來這事裏邊早已知道了。皆因外邊一擊鼓,知縣在裏邊書房內就聽見了,叫內司出來打聽因為什麽事情,這位太爺姓段,叫段百慶,因生他時節,他祖母一百歲,家內慶百壽這一天養的,就叫他百慶,他又是贓官,他這名字叫別了,就叫一個段不清。他在裏頭聽見了施俊原由,也不敢升堂,明知施俊是施昌施大人之子,金知府的門婿,邵知府的把侄。明知自己不行,立刻派人上太歲坊請東方明去了。東方明在家內,一見此信,帶著王虎兒,騎著馬就奔了縣衙。在路上,王虎兒就教了東方明一套言語不奔衙門口,奔他們的後門,下馬往裏就走。皆因他與知縣兩個人是把兄弟,並且這個段百慶今已經降了王爺,待等王爺攻破潼關,殺奔京都,搶州奪縣,必從這裏經過,他就在固始縣開城獻印。東方明已許下他一個宰相之缺。如今一到衙,也不等迎請,東方明就自己進來了。將奔書房,就有內司出來迎接,說:“我們老爺在內書房候駕。”前邊有人引路,將到內書房門首,就有段不清迎接。二人攜手攬腕進了書房,落座獻茶。段不清說:“二兄長,今天你把施俊之妻搶去,可有此事?”東方明說:“不錯,明人不作暗事,施俊的妻子,是我抬在家內去的。”知縣說:“唔呀!老兄可不知,施俊之妻是襄陽金太守金輝之女。這施俊是長沙太守的盟侄,在京中京營節度使世襲潼台侯嶽恒嶽老將軍是他姨父,吏部天官是他的師祖。我一個小小七品知縣,我是誰也惹不起的。”東方明一聽,哈哈一笑,說:“賢弟,你隻管放心。慢說這幾個人,就是開封府黑炭頭,也不放在我的心上。我實對你說,南陽府我哥哥不久就稱王道寡,手下能人甚多,你說的這些人,誰敢斜瞅咱們兄弟們一眼,並不用咱們動手,叫他派一兩個人來,就追取了他們的性命,你自己酌量辦理就是了。”一回頭,叫王虎兒:“少刻回家中,取三千兩銀子,給這大老爺送來。”說畢,站起就走,說:“賢弟,由你辦罷。”知具心中好生難為,說:“長兄你再坐一坐,咱們兩個再談談。”東方明說:“沒有什麽可講的了,怕耽誤了你的公事,咱們改日再會。”知縣送在門首,東方明仍出後門去了。知具回至房中,倒覺著害怕起來了,這兩下裏自己全都惹不起。躊躇了半天,叫從人有請師爺,就把刑名師爺請將進來。這位先生姓曹,單名一個高字,進來見知縣,身打一恭。曹高問段不清有什麽事情,老爺請講。知縣就把施俊擊鼓,東方明托情的事,對著曹先生學說了一遍。曹高說:“老爺有什麽主意?”段不清說:“我是一點主意也沒有,特請先生與找出條妙計。”先生說:“老爺,要依我的愚見,少刻升堂,把施俊帶將上來,不容他說話,者爺先就作威說:‘施俊你任讀聖賢之書,不達周公之禮!聽說你在外邊廂有些不法之處。’他要一聽此話,必定暴躁,老爺就辦他個咆哮公堂、目無官長之罪,拉下去打他四十板子,立刻把他釘時收監。趕緊派兩個長解,暗暗賄賂兩個人,糊裏糊塗出一角公文,就把施俊提出監來,當堂起解。告訴明白兩個解差,半路行事。待等兩個長解回來交差時節,老爺再賞賜他們些銀錢,老爺這可算人情兩盡,白得三千銀子。施俊一死,他們家裏又沒男人,也生不出什麽別的禍患來。老爺若不依從東方員外,那可不好。他要一恨老爺,他既能派人前去殺包公,也就能派人來行刺老爺。事到臨頭,隻怕悔之晚矣。”段不清一聞此言,連連點頭說:“此計甚好,這兩個長解,就煩先生叮囑他們,我先給他們一百兩,事成之後,我再給他們一百兩。可要辦得嚴密。”先生連連點頭說:“老爺盡管放心吧,全交給我了。”

  先生出去之後,知縣吩咐一聲:“升堂!”不多一時,在二堂預備。知縣整了官服,從後麵出來叫堂坐下,吩咐一聲:“把擊鼓鳴冤的與我帶上來。”立刻把施俊帶到堂口。施相公整等了有三個時辰,方才有人進去說:“老爺升堂。”施相公氣昂昂,跟定官差,來至二堂。見知縣歲數不大,圓領烏紗,瘦如猴形,聳肩縮背,在公位上端然正坐。施俊見了知縣這個相貌,就有些不樂,隻得身打一恭,說:“父母太爺在上,學生施俊與父母太爺行禮。”知縣把驚堂木一拍,把小母狗眼兒一翻,薄片嘴兒一張,說:“啐,施俊你好生大膽!既讀聖賢之書,不達周公之禮,不在窗下讀書,盡自任意胡為,終朝與匪人同黨。論說應當請你老師出革條,革去你的秀才。你別打算本縣辦不了此事,我足可以替你老師代勞,來!革去他的秀才。”旁邊有先生答言,立刻就出了革條。若論宋室的秀才,最尊貴無比,知縣不應例打,故此先革去他的秀才,然後就許他動刑了。施俊一見這個光景,就知道這個知縣受了東方明之請托。說:“父母太爺不容學生說話,怎麽就革去學生的秀才?若要革我前程,我有老師所管。再說,我有什麽不法之處,是你親眼所見,抑還有人說的?如今現有不法之人,你置若罔聞,不容我申訴其冤,反倒先怪我一身不是。”知縣說:“今有你太爺所屬的地麵,路不拾遺,夜不閉戶。除了你之外,並無不法之徒。”施俊一聽此言,哈哈冷笑:“如今把我妻子都搶了去,還說沒有不法之徒!”知縣又把驚堂木一拍,說:“清平世界,朗朗乾坤,焉有搶人之理?分明是你捏造。”施俊說:“你受了東方明多少賄賂?我如今可稟明於你,你要不管此事,我還上府中去告。你已知曉此案,我可不算越訴。”知縣又把驚堂木一拍,說:“呔!好個大膽施俊,在此咆哮公堂,目無官長。來!拉下去,與我重打四十板子。”施俊跺著腳說:“好狗官!你受了東方明的賄賂,你就滅盡良心,要打你相公爺。除非把你相公爺打死,若要我有三寸氣在,小心著你這七品的前程,我與你誓不兩立。”贓官把臉一扭,差人立刻把施俊拉將下去,脫了中衣,打了四十板子。皂班原都知他是官宦之子,有此不白之冤,就不肯用十分刑。就是這樣,施俊也受不住,隻打得皮開肉綻,鮮血淋漓,起來還要分爭這個理兒。知具吩咐收監,大家退堂。到了次日,提出監來,當堂起解。有兩名長解,一個叫祁懷,一個叫吳碧,叫白了就叫他們是齊壞無比,兩個押解施俊起身去了。一天晚間,行至龍王廟,施俊求著要歇,連長解三人到了佛殿。祁懷說:“到你姥姥家了。”施俊說:“我沒有外祖母。”長解說:“誰叫你有一個好媳婦招事!死去別怨我們二人,是我們太爺的主意。”施俊說:“二位既在公門,正好修行,饒了我施俊的性命罷。”祁懷哪裏肯聽,舉刀就剁,噗咚一聲,死屍栽倒。要問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更多

編輯推薦

1聚焦長征 曆史...
2聚焦長征--長征...
3紅軍長征在湖南...
4中華傳世藏書全...
5中華傳世藏書全...
6中華傳世藏書全...
7中華傳世藏書全...
8中華傳世藏書全...
9中華傳世藏書全...
10中華傳世藏書全...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