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三十五回 奔南陽府找賊入夥 上鵝峰堡尋師求醫

  且說展南俠躥上房去,見了白菊花就追趕下來,後麵又有馮淵,也追趕下來。白菊花不敢與展爺動手,怕苦了他那一口寶劍,恨不得肋生雙翅,跑至榆錢鎮後街,倒不奔周家巷,是什麽緣故?皆因怕把展南俠帶到周龍家裏去,又為的是榆錢鎮樹木又多,他好穿林而過。他料著展南俠必是大仁大義之人,若進樹林,他定然不追趕。果然就跑到樹林,竄人樹林之內,展南俠果不追趕,同著馮淵轉身回來,仍到公館,還是躥牆進去,來至上房,麵見蔣四爺。蔣爺問:“追趕何人?”展爺說:“追趕的是白菊花。他不敢動手,穿林逃命。”蔣爺一聽說:“鄭壯士,方才的話未能說完,還是奉懇壯士,幫著我們捉拿白菊花。”鄭天惠說:“多蒙四大人不殺之恩,我也說過,用我之時,萬死不辭。惟有這一件事小民實不能從大人之命。論說我們是師兄弟,情實是與仇人一般,可教他不仁,我可不能不義。我若幫著眾位大人拿他,我也拿他不住,我的本領實在不是他對手,大人不信時,可問我兩個帥弟。”蔣爺說:“鄭壯士,從此後咱們弟兄不可太謙,再要自稱什麽小人、小民,我可該罰你了。再說你不肯傷師兄弟情麵,我也不能強叫你一定傷了和氣,如遇有別的事情時節,再為奉懇。”鄭天惠說:“這是大人格外施恩,成全小可。還有一件,我雖不去拿他,大人可要早早去奔周家巷方好。他們內中,可有一個小韓信張大連,此人是足智多謀,大人倘若去晚,隻怕他們睡多夢長,若又生出別的主意來,再拿他們,就更要費事了。”蔣爺點頭說:“有理有理,承兄台指教。”展爺說:“四哥,我們商量著誰去?”蔣爺說:“叫姚正請何輝何老爺,叫他調兵,立刻前往。”當時就有下人出去,不多一時,把姚正找來。蔣爺附耳低言,如此這般,告訴姚正。姚正點頭領命出去。

  蔣爺又同著知府大人說:“總鎮大人這傷,非找我二哥不行。要有我二哥在此,總鎮大人這傷,一點妨礙沒有。無奈要找著我二哥,將藥拿來,隻怕大人性命休矣。”鄭天惠在旁問道:“總鎮大人可是受了白菊花的毒藥暗器不是?”蔣爺回說:“正是,怎麽鄭壯士還不知曉哪。”鄭天惠說:“這都是晏飛虧心之事,他豈能對我言語?大人不要著急,我自有道理。”大眾一聞此言,無不歡喜。蔣爺說:“鄭爺,你如能將總鎮大人鏢傷治好,可算第一之功。”鄭天惠說:“我可不會醫治。我師傅離此不甚遠,晏飛所學這毒藥鏢,那毒藥是我師傅所造,交給了白菊花這個方子,這個解法可沒傳給他。如今所用藥是他拿銀子叫我師傅配的,他那裏也有,我師傅那裏也有。要把此藥找來,總鎮大人這傷立刻痊愈。”蔣爺說:“老師在哪裏居住?”鄭天惠說:“鵝峰堡,離此七十裏之遙。”蔣爺說:“總鎮大人是昨日受的鏢傷,要是明天起身上鵝峰堡,從那裏回來,可不定總鎮大人活的到那時候活不到。”鄭天惠說:“無妨,我知道我師傅那毒藥的性情,除非打在致命處,立刻就死,如在別處,能活四十八個時辰,若身體健壯,還要以多活一二刻的工夫。”蔣爺隨即就一躬到地,說:“懇求鄭壯士辛苦一趟。”鄭天惠搖頭說:“我這麽去不行。我先得把我師傅的性情說出來,然後方好辦理。論說我可不應說我師傅的不好,事到如今,不能不說。我師傅一生最愛貪點小便宜,素常我與我兩個師弟在師傅麵前沒有什麽敬奉,最不喜歡的是我們三個人,最喜歡我們師兄,是他拿出銀子來管我們師傅一家的用度。並且這藥又是白菊花用銀所配,他又對我師傅說過,憑他是誰,不叫給藥。我要空手而去,萬萬不行。”蔣爺說:“這又何難,拿上幾百兩銀子,隻要治好總鎮,幾千也不要緊。”鄭天惠說:“有二百兩就行。”蔣爺說:“明日早晨,叫知府大人給你預備二百兩銀子,明日你就起身,我們這裏辦晏飛之事。”鄭天惠說:“我一人前去不行,無論哪個老爺同我前去方妥。”蔣爺哈哈一笑,說:“鄭壯士,你這是何苦!你是怕我們疑惑你拐了二百兩銀子去了罷。你太多心了,常言道:托人不疑人,鄭壯士不必多此一舉。”鄭天惠說:“不是我多心,我師傅見了我,倘若不給藥,豈不誤事。無論哪位老爺同我前去,我師傅一見老爺們,那可就準給了。”蔣爺說:“這是何緣故?”鄭天惠說:“大人不知,我師傅一輩子就是懼官。見了他,老爺們把話說得利害點,說:‘你怎麽叫徒弟偷萬歲爺的東西?應當滅十族之罪。’師傅本來懼官,又一聽這個話,必然就把解毒散急速獻出。我說此話大人不信,屋中現有我師弟,他們知道。”屋內邢家弟兄一齊答道:“不錯,不錯。”蔣爺說:“去一個人,又有何難。”正在說話之間,忽見姚正從外麵進來,說外麵俱已齊備。蔣爺約展爺、馮淵,各帶兵刃出了公館,見著何輝,帶兵直奔周家巷。大家到了周龍門首,叫何輝帶兵將周龍家圍困起來。展、蔣、馮三個人躥上牆去,跳在院內,先下去開大門。展爺把寶劍亮將出來,把鎖砍落,然後開大門。蔣、展二位往後就跑,連外麵兵丁帶馮淵一齊喊叫拿賊,大家奔到院內一瞧,各屋中全沒點著燈燭。蔣爺瞧著就有些詫異,近前一看,各屋全是倒鎖屋門,展爺用劍剁開上房門鎖,到屋中一看,全是剩下些粗重的東西,連一個人影兒也不見。蔣爺一跺腳說:“展大弟,咱們來遲了,還是應了鄭壯士之言。”你道這些賊人哪去了?皆因白菊花穿樹繞林,回轉周家巷,仍從房上下來,到屋中見了群寇。張大連先就問道:“晏寨主,怎麽樣了?”白菊花就將鄭天惠被捉,降了人家的話說了一遍。張大連說:“不出我之所料,還怕少時他們就來哪,咱們大家早作一個準備才好。”白菊花說:“他若來時,我就結果他的性命。”張大連說:“他一人前來,好辦,倘若又照著柳家營一樣,兵丁往起一圍,那時豈不費事。”房書安說:“依張大哥主意,怎麽好?”張大連說:“咱們大家不久要上南陽府,不如趁此起身,周四哥家內又沒女眷,我們大家棄了這座宅子,直奔南陽府,省了許多的事情。”周龍一聽,連連點頭:“就是這個主意很好。”白菊花說:“是我連累了周兄。”周龍說:“賢弟何必太謙。”大家拾掇備馬,連家人全是手忙腳亂,拿東西,帶包裹,各拿兵刃,倒鎖房門,院內留一個人,待鎖上大門,再跳出牆去,至外麵,全都上馬逃走。群賊一逃,不多工夫,展爺等就到了。展爺一瞧,連一個人沒有,與蔣爺商議,隻得大家回去,就留何輝帶數十兵丁,在此看守空房。蔣、展、馮三位回來,到了公館,直奔裏麵,進屋見了知府、張龍、趙虎、鄭天惠。知府見麵,先就打聽白菊花的事情。蔣爺就把撲空的言語對著知府學說了一回,又說:“不知道群賊何方去了,隻可慢慢地打聽下落。”趙虎過來說:“四大人,我知道他們投奔何方。”蔣爺問:“你怎麽知道?”趙虎就把細脖大頭鬼王房書安來約會他們上南陽府,幫著打擂的話,學說了一遍。蔣爺說:“隻要知道他們的準下落,可就好辦了。咱們先打發鄭壯士起身,這個事要緊。”徐寬說:“我已把銀子預備舀當,連盤費俱在這裏。”鄭天惠說:“哪位同著我一路前往?”蔣爺一想,他師傅懼官,總得官職大著些才好。回頭與展爺說:“大弟,你老人家辛苦一趟罷。”展爺連連答應。蔣爺說:“這時起身,天氣太早,二位吃些酒,然後再走。”知府吩咐擺酒,當時羅列杯盤,直吃到紅日東升,方才罷盞。展爺同鄭天惠拿了銀子,辭了知府大眾等,起身直奔鵝峰堡而來。一路上,無非談談講講,論回子武藝,講些個馬上步下、長拳短打,兩個人說的實在投機,直到日落西山,遠遠望見鵝峰堡,鄭天惠告訴展爺:“這前邊可就到了。”又約會展爺一同時去,展爺再三不肯。二人找了個樹林,展爺把分帶在身上的一百兩銀子交與鄭天惠。鄭天惠說:“大略著我見了師傅討藥,怕不肯給我,不如咱們二人一同進去省事。”展爺說:“鄭壯士,你隻管進去說,倘若實係不行,我再見他不遲。”鄭天惠隻得點頭,拿了包裹,提著銀子,說:“此處離我師傅門戶還遠哪,咱們再走幾步,你在我師傅那大門西邊等我。”展爺點頭。二人又走,不多時鄭天惠一指說:“這就是我師傅家。”展爺一看,原來是坐東向西一個高台階、青水磚的門樓,兩邊白石灰牆,院子不大,裏麵房屋不多。展爺一拱手說:“我就在這西邊等你。”鄭天惠點頭,展爺看著鄭天惠叫門,叫了半天,見裏麵一個大姑娘出來開門,待鄭天惠進去,複又把門閉上。展爺到樹林裏邊,在塊青石上坐下等候。左等右等,直到初鼓時候,出樹林看看,猛然見由東往西,有兩條黑影,前邊跑走一人,後麵追著一個。要問來者是何人,且聽下回分解。

  
更多

編輯推薦

1聚焦長征 曆史...
2聚焦長征--長征...
3紅軍長征在湖南...
4中華傳世藏書全...
5中華傳世藏書全...
6中華傳世藏書全...
7中華傳世藏書全...
8中華傳世藏書全...
9中華傳世藏書全...
10中華傳世藏書全...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