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二十七回 校尉火燒潞安山 總鎮兵困柳家營

  且說展南俠初遇白菊花,兩口寶劍一撞,展爺明知白菊花的劍軟,展爺就把平生之力,施展出來,與白菊花較量。又有蔣四爺在旁邊,那柄刺使的也是神出鬼沒,並且不與白菊花一對一較量。他盡看著展南俠與白菊花較量,晏飛稍有落空之時,他便把刺往上就遞,並且不奔上三路,盡在下三路或鉤或紮或刺。按說自菊花這身功夫,真算出色,可惜自己把道路走差,若要取其正路,可算國家棟梁之才。一個人敵住一俠一義,毫無懼色,無非就是劍不碰劍,又想拿自己的劍把蔣爺的刺剁折。蔣爺更是留神的,隻管動著手,不求有功,先求無過,焉能教他的寶劍粘著自己的青銅刺?白菊花明知一個敵兩個,早晚必敗,吩咐家下人,一同齊上。家人下眾抄家夥,沒有刀槍劍戟,無非廚刀、菜刀、麵杖、鐵把子、頂門杠,此時馮淵早就躥下房來,就把張龍手中那口刀要將過來,挑邢如龍、邢如虎兩個人的繩子,叫張龍、趙虎兩個人,把他們背將起來。趙虎說:“三哥你背著龍,我背著虎,咱們是龍對龍,虎對虎。”馮淵拿著這口刀,上下翻飛,砍的那些家人,一個個東倒西歪,也有帶著重傷的,也有死於非命的,大家誰敢攔阻。馮爺一行砍殺,一行護著張趙二人背負邢家兄弟闖出垂花門,直奔大門,眼望那些兵丁來到,才翻身回來,也幫著展爺動手。

  此時忽聽外麵一陣大亂,猶如山崩地裂相似。聽大眾異口同音說:“是天兵天將到了,調大兵來的,好幾百萬哪!都到了門口,將琵琶峪都塞斷了。殺呀!拿欽犯哪!”白菊花一聞此言,就無心動手,他就打算三十六著,走為上策。展爺、蔣、馮三個人,圍定甚緊,白菊花賣了一個破綻,好容易才躥出圈外,撒腿就跑。馮淵大嚷:“混帳東西跑了!”大家就追。展爺在前,蔣爺在後,馮淵無非虛張聲勢。白菊花奔垂花門,扭項回頭,早就見蔣四爺、展南俠追趕下來。晏飛一回手,“叭”就是一鏢。展爺是久經大敵之人,將身一閃,蔣爺在展爺身後,看不見前麵,見展爺一閃,蔣爺也跟著往旁邊一閃,那鏢“噌”的一聲,就將蔣爺頭巾,打了一個窟窿,若不是身材矮小,性命休矣。白菊花一鏢,把展爺的暗器,也勾出來了。一緩手,把袖箭裝好,“噔”的一聲響,正打在大門的框上。晏飛也是久經大敵的人,隻管跑著,不住的回頭,看見展南俠雙手一湊,就知他要發暗器,果然他一伸手,一股寒星飛奔自己喉嗓而來,一閃身,躲過袖箭,躥出大門,一看前邊黑壓壓的一片兵丁堵住周圍院牆,見了他異口同音喊:“賊人出來了。”張簡、何輝在門的兩邊。這些兵丁,每人一塊藍布包頭,可沒穿上號衣號褂,各執短兵刃。隻見對麵上,總鎮大人是醬巾摺袖打扮,麵賽烏金紙,手中一柄水磨竹節鋼鞭,有鴨蛋粗細,迎門一站,虎勢昂昂,猶如半截黑塔相仿。白菊花一瞧,就知道他是總鎮。總鎮兩邊,有那二十名長撓鉤手。張簡、何輝兩個人往上躥,一個是熟銅雙鐧,一個是齊眉木棍。白賊一想,要與他們走上三合兩合,後麵那個姓展的就追上了。隻見他們銅棍齊奔麵門而來,白菊花這口寶劍一磕,“嗆啷”兵刃全折,使了一個順手推舟的招數,“噗哧”一聲就把張簡的膀子砍落下來。一回劍又是一聲響,就把何輝的頭巾削去了半邊。迎麵總鎮大人,眼看著傷了二員偏將,自己掄鞭就打。晏飛怕他力大鞭沉,不敢碰他的兵器,使了個烏龍入洞,躲過他這一鞭。眾撓鉤手全把撓鉤往前探,白菊花用劍使了一個撥草尋蛇的架勢,叱哧哢嚓,把那些撓鉤手的撓鉤,全都削折。二十個人往前一撲,白菊花迎麵上,遇人就殺。可憐那些兵丁,就有帶傷的,也有送命的。晏飛闖出來,到山口,馬快班頭如何能擋得住他,也就被他砍倒了不少。惡賊出了潞安山,一想上哪裏方好,是往周家巷好,還是上柳家營好哪?自己未能拿準主意。忽見後麵眾人追來,隻得順著山邊,往北又往西,竄上山去。隻見山下火光大作,烈焰飛騰,萬道金蛇亂竄,自個暗暗的叫苦,明知自己窩巢不在了,事到其間,也就無法,反怨恨邢如龍、邢如虎,早知事到如此,還不如把兩個小輩結果性命,也消心頭之恨。走不到二裏光景,就到柳家營門首。

  且說柳家營前麵一帶,盡是柳樹。莊主姓柳,叫柳旺,外號人稱青苗神。先前也是綠林,後來坐地分贓,自己掙的家成業就,洗手不做綠林的買賣了。皆因四十歲無兒,又搭著爭下了萬貫家私,足夠後半世用的了。恰巧棄綠林後生了一個女兒,更要作些好事,他這女兒,名叫姣娘,長到十八歲,聘於宋家堡。頭年妻子又死去了,今年正是六十正壽,上他這裏來祝壽的甚多。白菊花他們素無來往,然而彼此慕名,正是他生日這天,白菊花同著周家巷火判官周龍,備了一份厚禮,前來與他拜壽。白菊花一來,柳旺就覺著親近於他,生辰後,留晏飛住了數十餘日,終日上等酒席,待如上賓。來後,兩個人結為義兄弟。如今白菊花要上周家巷,皆因後麵追來,逃脫不了,故此才直奔柳家營。可巧正遇柳旺在他門首,往潞安山那麵瞧看,見殺聲震耳,火光大作,透著詫異,要派人前去打聽。忽見白菊花迎麵而來,麵現驚惶之色,再看後麵追來的人不少,青苗神這個人,最有機變,叫家人先進去開了大門。門前有兩個石頭鼓子倚著,家人先把石鼓子一挪,等白菊花到了門首,柳旺拉著進了大門,忙叫家人把大門一閉。白菊花正要行禮,柳旺一攙說:“此時沒工夫行禮,快說是什麽事情?”白菊花草草把自己的事一說。柳旺翻眼一想,隨說道:“必須如此如此的方好。”白菊花連連點頭說:“此計甚善,隻請哥哥救我了。”說著就雙膝點地。青苗神把晏飛一攙說:“你我自己兄弟,沒有那些禮節。”隨叫家人帶著白菊花去了。又叫家人過來,附耳低言,家人答應,轉身去了。

  忽聽門外一陣大亂,有人在那裏叫門。柳旺親身開門,迎門遇見展南俠、翻江鼠,一齊說道:“你是本家主人哪?”柳旺點頭說:“不錯,小可名叫柳旺,但不知你們二位貴姓高名,因為何故,帶領這些人到我家中,有何貴幹?”蔣爺答言:“你要問我們乃禦前三品護衛將軍。後麵還有人你們知府總鎮。我們都是奉旨拿賊,如今賊人進了你的門內,快些閃開,容我們捕盜。”柳旺把雙手一攔說道:“且慢,我們院內沒有。”蔣爺遠遠地看見進了他的門首,皆因有那些柳樹擋遮,未能看得很明。柳旺開口就不承認,他一耽延工夫,白菊花再打後頭跑了,那時間枉費了許多事情,顧不得與他說話,先叫兵丁:“把他這個宅子與我圍了。”蔣爺與柳旺說道:“你說賊人不在你的院內,我們搜將出來,拿你一同治罪。”柳旺滿口應承:“老爺們若打我院中搜出賊來,連我一同治罪。可求老爺們一件事,別叫這些個人進去,都一進去,我家中不定得丟多少東西。”蔣爺說:“使得。”告訴兵丁:“叫你們大人堵門。”蔣、展二位,往裏一闖,將到屏風後,就看見白菊花後影兒往廳房裏麵一跑。蔣、展二人,一齊往門內一闖,兩麵的繃腿繩往起一絆。要問二人怎樣逃躲,且聽下回分解。

  
更多

編輯推薦

1聚焦長征 曆史...
2聚焦長征--長征...
3紅軍長征在湖南...
4中華傳世藏書全...
5中華傳世藏書全...
6中華傳世藏書全...
7中華傳世藏書全...
8中華傳世藏書全...
9中華傳世藏書全...
10中華傳世藏書全...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