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十三回 天齊廟外大家動手 把勢場內好漢遭擒

  且說九尾仙狐路素貞,一見公子盧珍長的品貌端方,心中就有幾分喜愛他。公子見馮淵也叫人拿住了,叫道:“反了!”把自己平生武藝施展出來。恨不得一刀就將路素貞殺死,然後拿那幾個蠻子就不費事了。明明知道這個姑娘武藝超群,公子爺這口刀上下翻飛,閃砍劈剁,遮避攔掛,上三下四,左五右六,神出鬼沒,削耳撩腮,這一路萬勝花刀,砍的九尾仙狐沒有還手的工夫,隻可招架而已,全仗著掩避躲閃,招架騰挪。姑娘就知道勢頭不好,暗一忖度,今天要輸於這廝,連哥哥一世英名付於流水。自己心中一害怕,心一慌,手眼身法步全不跟趟。盧珍公子看了一個破綻,一抬腿,正踢在姑娘右腕之上,姑娘“哎喲”一聲,一撒手,鋼刀“當啷啷”墜於地上。

  盧珍這口刀往上一遞,就在姑娘後脊背那裏,要是稍一用力,這口刀就紮進去了。是盧珍一點惻隱之心,不肯殺害她的性命,微絲一停手,把姑娘嚇了一個粉臉焦黃。姑娘見盧珍不肯紮她,心中暗想,這個人是成事君子。可是人無害虎心,虎有傷人意,說的可慢,那時可快,就這麽一轉眼的功夫,盧珍就見姑娘一回手,手中有一紅赤赤的物件,衝著公子麵前一抖,盧珍就覺著一暈,眼中一發黑,“噗咚”一聲,人事不知,栽倒在地。姑娘說:“哥哥,快將他捆上,抬回家裏去,可別殺他。”路凱答應一聲,叫帶來的那些個人,將他們四個抬回家去。瞧熱鬧的眾人,一哄而散。

  單說路素貞拾起刀來,先就回家去了。路凱押解大眾,趙保、賈善拿著龍滔等人的家夥,直奔路凱家中而來,把這幾個人押在書房門口,他們大家進了書房。賈善、趙保問:“大哥,這幾個人怎麽辦?”路凱說:“把他們殺了吧。”賈善說:“不可,我看這幾個人不俗,咱們先問問他們的來曆,然後再殺不遲。再者妹子說不教殺那個相公。我瞧這幾個人,也不像咱們本地人,又有一個南方蠻子,不是綠林,定是鷹爪孫,問問他們的來曆為是。”路凱說:“不錯。”剛要帶這幾個人細問,家人進來報:“崔大爺到。”路凱說:“請。”到來之人姓崔名龍,外號人稱镔鐵塔。就是前套《小五義》上,綺春園掌櫃的。叫艾虎追跑啦,後來又到孤樹崗。開興隆店的是他兄弟叫崔豹。後又遇見老西徐良,艾虎沒拿住他,哥倆由梁道興廟中,受了徐良的暗器,哥倆失散,崔龍投奔襄陽王去了。王爺事敗,遇見黃麵狼朱英,把王爺的事情告訴他,叫他各處約人,仍幫著王爺謀反,故此他奔此處來約路凱,投王爺共成大事。路凱三人迎出書房之外。路凱與崔龍見禮,又與賈善、趙保一見,提起來全部慕名。當時崔龍瞧了捆著的幾個人一眼,也不能細看是誰。馮淵一見崔龍,暗暗歡喜,說:“這就不怕。”此時盧珍已緩過氣來了,“哎喲”一聲,喊叫:“好丫頭!”睜開眼一看,這幾個全是四馬倒攢蹄在那裏捆著呢,馮淵低聲說道:“趁著家人都不在這裏,我告訴你們一句話,回來就說我們都是王爺府的,我回來與他吊坎。他要問你們時節,你就提叫甄盧,你叫龍猛,你叫姚滔,你們兩個,是後入的王府。珍兄弟,你是我帶的綠林投王爺。記住了,咱們可就有了命了。”大家點頭,也不知道他是個什麽主意,事到如今,由著他辦去罷。就聽人家裏頭屋內說話,問了會子好,問他來意。這個說:“路老大哥,我來找你來了。”路凱說:“什麽事情?”崔龍說:“現時襄陽王”說到這裏一怔,說:“路大哥,我說這個話,可犯禁哪,你把手下從人叱退了罷。”路凱說:“我這手下沒有外人,有什麽話隻管說。”崔龍說:“我進來時,看見那邊捆著幾個人,是什麽緣故?”路凱將要回答,就聽外頭說:“唔呀,崔大哥,似乎我們這個朋友就不認得了,眼眶子太高了哇。”崔龍說:“這是誰說話呢?”路凱說:“大半準是認得大哥,快出去瞧看。”崔龍出來一看,馮淵說:“崔大哥,你還認得小弟呀!”崔龍說:“馮爺呀!路大哥,怎麽把他捆上了?不是外人,這是王爺府內集賢堂的朋友,怎麽得罪了哥哥,把他們都捆上了?”路凱就把前項事說了一遍。崔龍說:“沒什麽大不了事呀。”路凱說:“沒有。”崔龍說:“既然這樣,都是自己人,看在小弟麵上,把他們放開罷。”路凱一聲吩咐,把他們四個人解開,大家起來。馮淵先過來,與崔龍見禮問好說:“崔大哥,這本家,大概也是合字線上的朋友。”崔龍說:“不是!”路凱一聽,就知他們也是綠林的人,全會說行話。崔龍與路凱引見馮淵說:“這是聖手秀士馮淵馮爺,這是活閻王路凱路爺。”又叫馮爺把那些朋友給見見。馮爺就把那三位也與路凱見了,又與崔龍見了。路凱又叫賈善與大眾見了一回,方才讓坐,家人獻茶。

  崔龍問馮淵,可知王爺的事情?馮淵說:“我們同王爺的王官等,與北俠、南俠大眾交手,不料事敗,王爺一走,我們全找不著了。我們正是四下裏找尋王爺,如今不知下落。方才走在這裏,在廟上與路大哥鬧起來了。多虧崔大哥到,不然,我們也不敢說自己的真事。你老人家來,是我等的萬幸。”崔龍說:“你們不知王爺下落,我倒知道。皆因我走德安府,遇見朱英朱爺。”馮爺問:“就是黃麵狼?”崔龍說:“是他。王爺一看事敗,帶著世子殿下連雷英等,由影堂櫃子底下,下了地道。這地道直通到城外頭四裏多地的杏花店,那裏有王爺一座花園子,打花園裏頭出來,那有車輛馬匹,起身奔了寧夏國。寧夏國國主見著王爺,讓國與王爺,王爺不坐。那國國主,念當初趙光美老王爺時候,殺到寧夏國城門,人家情願寫降書降表。依著別位帶兵大臣,就要攻破城池,殺他們個幹幹淨淨。老王爺不準,留下了他們宗廟社稷,準其納降。老王爺回朝,老賊趙普有一誤不可再誤之說,老王爺回府自縊身死。寧夏國一聞此信,也不納貢,訓練兵馬等著與老王爺報仇。襄陽王爺在襄陽練兵,他就有書信前來,有日興師,給他一信,願效犬馬之勞,以作前站先鋒。如今王爺到他國中,他情願讓位,王爺不受,願幫助人馬,以雪前仇。雷英與朱英商議,聘請天下山林的朋友、海島中英雄,誰願幫助王爺,情願平分疆土,裂土分茅。如今,請的是南陽府伏地君王東方亮,陝西朝天嶺金毛獅子王紀先,翠麒麟王紀祖,金弓小二郎王玉,姚家寨黑麵判官姚文,花麵判官姚武,周家巷火判官周龍,桃花溝病判官周瑞,土龍坡飛毛腿高解,金鳳島金箱頭陀鄧飛熊,太歲坊伏地太歲東方明,紫麵天王東方清,這是幾大處的人。還有許多水旱哥們,我已記不清楚。我先到路大哥這裏來,請大哥先到南陽府團城子東方亮那裏聚會。他們定下了五月十五在白沙灘擺擂台,選拔人才,候著王爺興兵的日子。馮兄你不知曉,這就是已往從前。”馮淵等聽了,暗暗的歡喜,想不到涉一大險,倒得著王爺的下落了。馮爺說:“好好好!我們這就有投奔了。”路凱吩咐一聲“備酒”。馮爺要告辭。路凱拉住說:“馮兄不可,借著崔兄這個光兒,咱們得多親近親近。馮兄若要嫌棄,兄弟就不敢高攀了。”馮淵說:“哪裏話來,輔佐王爺登基之後,你我還是一殿稱臣呢!”路凱說:“不必推辭了。”馮淵說:“我要不走,可得叫我這兩哥哥先走。我們還有幾個朋友,找王爺不知下落,早早給他們送上一信,也好叫他們放心哪。”崔龍說:“既然要走,在這裏吃幾杯酒再走,也還不遲。”龍滔、姚猛”說:“我們不餓,早早走罷。”馮淵說:“你們見著他們,叫他們上這裏來,也不是外人。”兩個人答言說:“是了。”姚猛說:“我們那個兵器,還給我們不給?”路凱說:“焉有不給之理。”教家人把他們的兵器給他們。馮淵說:“把我和甄大兄弟的兵器,也都給我們罷。”路凱點頭,就叫家人一並拿來,交與馮淵、盧珍,兩個人俱帶上。龍滔、姚猛俱已告辭,大家要送,馮淵攔住,說:“連我還不送哪。”兩個人徑往外走,馮淵嚷著說:“二位哥哥,我告訴你一句話,要是見了神火將軍韓奇,一枝花苗兄弟”隨說著可就走出來了,誰也不疑他這裏頭有別的意思,並且他提的,都是王府之人。說著可就到了龍滔身旁,低聲說:“見本地官,三更天派差人來接應咱們。”說完往回裏走,嚷道:“可教他們快來呀!我們在這裏老等,他們不認識道,還是你們兩人帶著上這裏來。”連路凱也幫著說:“對了,帶著朋友們上這裏來吧。”大家讓坐,頃刻間羅列杯盤,路凱親身執壺把盞。酒過三巡,菜過五味,大家慢慢地談論起來。馮淵問:“賈、趙二位兄台,大概準是合字罷?”二人一齊答言:“全是線上的。”馮淵問:“做哪路買賣?”二人說:“現打井字裏來。”馮淵問:“井字必是大油水買賣?”也是活該,鬼使神差兩個賊人就把恒興當鋪的事情,細說了一遍。馮淵一想,這才真是機會哪,雖然受一大險,頭一件大快人心的事,得著王爺的下落;二件事,破了京都六條人命的案子。自己向著盧珍使了一個眼色,用酒苦苦的一勸路凱、崔龍、賈善、趙保,打算著用酒將他們灌醉,等官兵一到,大家會在一處,並力捉拿賊人。這一段熱鬧節目,且聽下回分解。

  
更多

編輯推薦

1聚焦長征 曆史...
2聚焦長征--長征...
3紅軍長征在湖南...
4中華傳世藏書全...
5中華傳世藏書全...
6中華傳世藏書全...
7中華傳世藏書全...
8中華傳世藏書全...
9中華傳世藏書全...
10中華傳世藏書全...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