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二回 雲中鶴寶劍穿地板 蔣四義牙齒咬繩索

  且說蔣四爺、柳青,本是在地道之中,四馬倒攢蹄,寒鴨浮水式,被四個王官捆了個結實。皆因蔣爺通出自己的名姓,說姓蔣名平字澤長,小小外號人稱“翻江鼠”。又說:“這位是常州府武進縣玉傑村人氏,姓展名昭字熊飛,人稱南俠,禦前帶刀四品護衛,萬歲爺親賜禦號,叫‘禦貓’的就是此公。我們今天奉大人之諭來破銅網,衝霄樓是拆了,我們連官帶兵並俠義來了好幾百萬人。我們兩個人雖然誤中詭計,我們夥計此時也就把王爺拿住了,要知時務,隨將我們放了,保住你們全家性命,連祖上骨殖都不至拋棄墳外。”王官聞聽,哈哈一笑,說:“我當你們是無名小輩,原來是現任的護衛,拿你們報功去罷。”說著舉刀就砍。那個王官急急攔住說:“且慢!你看這個瘦鬼,咱們將他的小腦袋砍下來報與王爺,雷王官他們豈肯深信;不如拿住活的,報與王爺,倒是一件美差。”眾人都說:“正該如此。”這二人說:“你們看著,我們去報。”那兩個人說:“你們報功是個美差,那可不行,你們看著,我們去報。”那個人說:“不用爭論,大家一同上去。且把他們放在一處,兩個人頭對著頭。”四個王官撲奔東南,拉著一根鐵鏈。那人說:“先把消息上好,不然咱們一蹬翻板,也掉下去了。”眾人說有理有理。隻聽見吱嘍嘍一陣鐵滑子響,各處翻板的插管俱都插好,王官拉鐵鏈推翻板而上。蔣爺聽見四個人上去,卜通卜通的四聲,蔣爺衝著柳青哈哈一笑,說:“老柳,你可好哇!”柳青怒道:“病夫,瘦鬼!我這條命斷送在你手內!我要同著大眾前來破銅網,殺王府一人,我就算與五弟報仇,你偏邀我盜王爺盟書,立這宗喪氣功勞。如今被捉,頃刻就死,難道你還樂得上來?”蔣平又大笑,說:“老柳,你大喜。”柳青說:“對,出大差就是喜。”蔣平說:“咱們絕處逢生,豈不是一喜?”柳青說:“還有活路呢!據我說要想活命,除非是認母投胎,另世轉來。人家常說,‘寧死在陣前,不死在陣後’。同著大眾破銅網,總然死了也有人把屍首背回去;死在這個地窨子內,誰人知曉?”蔣平說:“你是嚇糊塗了?這明擺著就要出去,怎麽說是死呢?我聽見四個王官上去一個一卜通,上去四個四卜通,準是熏香香煙未盡,四個人上去聞見躺下了。”柳青說:“就是熏過這四個人去,你我捆著,也是出不去的。”蔣平道:“隻要四個人躺下不去送信,你我如同沒捆著一樣。”柳青問:“我倒要領教領教。”蔣平道:“虧你還是九頭獅子的徒弟哪!若是一個人倒翦二臂捆著,有個金蟬脫殼之法可以解得開繩子,若是四馬倒攢蹄捆著,那可沒有法子。這是兩個人四馬倒攢蹄,一個人滾過來給那一個咬繩子,隻要咬斷了一人,這個再給那個解開,豈不是與沒捆著一樣麽?”蔣平說畢,柳青哈哈一笑,說:“病夫,真有你的!”蔣平道:“既然這樣,你滾過來罷。”柳青說:“還是你滾過來。”蔣平道:“你連這麽點虧都不吃?你滾過來咬繩子。”柳青說:“不能!偏叫你滾過來給我咬繩子。”蔣平說:“你太不吃虧了,我就滾過去。”說畢,一翻一滾,就到了柳青身旁。柳青把身子一歪,蔣平的嘴拗著柳青的膀子,用牙咬斷繩子。柳青雙手一伸,翻身站起,說:“哈哈,好病鬼!我這條命幾乎斷送在你手,活該我命不當絕。哥哥,你在此等著我,我破銅網陣去了。”說畢就走。蔣平喊道:“老柳,柳兄弟,好柳兄弟,千萬別走,你給我解開罷!你一走,我可就苦了。”柳青回頭說:“我要與你解開,你又要出主意。”蔣平連聲說:“我再不出主意了。”柳青這才與蔣平解開。蔣平伸雙手縱身起來,直奔東南,要捯鐵鏈而上。柳青先把鐵鏈揪住說:“你先等一會,你上去把蓋兒一蓋,把我悶在裏頭,你為的好報前仇,你先讓我上去罷。”蔣平說:“那樣行事豈不是匹夫!”說罷,二人一笑。柳青在先,蔣平在後,捯鐵鏈而上。柳青低頭一看,說:“四哥,真有你的,四個王官果然叫熏香熏將過去。”蔣平說:“如何?我聽見四個人上來俱都躺下了。”二人亮出兵刃,噗哧噗哧,盡都結果性命,然後出來。就聽見正東上殺聲震耳,二人殺奔前來。看看臨近,盡是王府的兵丁,執定燈球火把,亮子油鬆,照如白晝。裏頭是北俠、南俠等,有王官雷英、勝子川、曹德玉、崔平、周通,使的是金銀銅鐵四條鞭,張保、李虎、夏侯雄,各拿兵刃亂殺一陣。蔣、柳二人,由正西殺奔前來,正遇艾虎。蔣平問:“你從何處來?”艾虎就將他師傅壓在鍘刀底下,教他取寶刀來的話,說了一遍。蔣平催他快救師傅去,艾虎點頭,直奔正北去了。蔣、柳二人大喊一聲:“叛賊,四老爺來了!近前則死,退後則生!”叱嚓磕嚓一陣亂砍。王府的兵丁,焉能是蔣、柳二人的對手,也有把軍刀磕飛的,也有帶了重傷的,也有死於非命的。北俠等看見蔣、柳二人殺將進來,暗暗歡喜,會在一處一同與王府人交手,暫且不表。

  單提小義士艾虎,得了寶刀,一直的奔連環木板而來,仍進離為火,走山水蒙,腳踏卍字式當中,直奔衝霄樓而來。至衝霄樓下,在五行欄杆之外,早有沈仲元在那裏等候。見著艾虎,忙問:“可曾將寶刀借來?”艾虎說:“已將寶刀借來。”沈仲元說:“好!快跟我上去。”將艾虎帶進五行欄杆,由樓柱子上放下軟梯,二人爬軟梯而上,上一層卷一層,來到三層上麵,把軟梯卷起,直到正當中隔扇。進了裏麵,晃千裏火筒,艾虎先就上了佛櫃,躥上懸龕,手拿著七寶刀,說:“師傅,我把義父的刀借來了,是怎樣的砍法?依我的主意,這不是立著一根鐵柱子麽,橫著一剁,把這個鐵柱子剁折,師傅就好出來了。”智化連忙說:“不可!不可!若要那樣剁法,不如先即往起一扳,省許多事情,又借寶刀何用?”艾虎說:“你老人家說怎麽辦法?”智化說:“你把刀尖貼著我的腰,從鍘刀的刃子裏頭插將進去,七寶刀的刃子衝上,一點一點的削他那個鍘刀。削到鐵柱子上,可就別削了,我打這半邊就可以爬出來了。總是別動這根鐵柱子才好。”艾虎依了這個主意。沈仲元站在佛櫃之上,晁著千裏火筒,照著亮子。艾虎將寶刀貼著智化的右胯,刀刃衝上,插將進去,又怕傷著師傅的皮肉,問道:“師傅,傷著你老人家無有?”智化咬著牙說:“不要緊。”眼看著鮮血淋漓,焉有不痛之理!艾虎用力往上一挑,“嗆”的一聲,鍘刀下來了一半。又削來削去,削在當中鐵柱子那裏,艾虎不敢往下再削,就告訴師傅已然到了鐵柱子那裏。智化叫艾虎躲閃開,智化爬伏身軀,牙關一咬,往東一蹭,仍把皮肉劃了一下,往下一縱,站在佛櫃之上,仰麵一聲長歎,說:“利害呀!”連艾虎與沈仲元都有些淒慘。艾虎就問:“師傅,把這鐵柱子扳起來,你老人家出來,省多大事,不叫扳,是什麽緣故?”智化笑道:“當初有老五之時,影綽綽聽他說過,每遇消息裏頭,若有立柱鍘刀落將下來,上麵必定套著消息。此事也不可深信,也不可不信,總是防範著好。”沈仲元點頭道:“賢弟言之有理,古語說‘君子防未然’。”智化問艾虎取刀的經曆,艾虎就將取刀之事細說一遍。艾虎又問:“師傅,怎麽叫‘消息’,裏頭套著什麽消息?”智化說:“你把刀交與我,咱們試驗試驗。”遂用力將七寶刀對著鐵鍘刀的立柱兒一剁,“嗆啷”一聲,將鐵柱砍為兩段,就見上麵黑洞洞一宗物件墜落下來,“當啷”一聲響亮,地裂山崩相似。三位爺早嚇得由佛櫃上躥將下來,直奔門口,塵土暴煙,迷人雙目,千裏火都全無光。艾虎、沈仲元倒吸一口涼氣,智化說:“如何?方才一扳這個柱子,這個橫梁豈不把人壓個骨斷筋折。”沈仲元點頭道:“幸虧你聽五老爺說過。”智化又問沈仲元:“這裏還有什麽消息?”沈仲元皺眉言道:“我原是王府的人,知道這上頭什麽消息也沒有,想不到這裏頭消息層見疊出,我往下也不敢說了,除非是我上去拚我這條性命。”艾虎說:“師傅,他淨藏私,不肯說。”沈仲元說:“我若知道不說,教我死無葬身之地!”智化說:“不可起誓,知禮者不怪。你不算算,你們王府的人,逃的逃,跑的跑,降了大宋的降了大宋,難道你們走了之後,人家沒有準備不成?”沈仲元說:“是了!這都是我們走後,人家後來安的消息,我們怎麽能知道?”艾虎說:“沈爺也不用上去,師傅也不用上去,待我上去。”智化說:“住了,小孩子家老往前搶,哪裏用得著你呢。”艾虎不敢多言,諾諾而退。智化說:“還是我上去。”教艾虎急速將七寶刀送去與你義父。艾虎說:“等你老人家將盟單盜下來,我再走。”智化說:“不用!先去送刀,把刀交與你義父,趕緊回來,咱們會同著回上院衙。倘若你交刀工夫甚大,我們就不等你;若是你送刀急速回來,咱們仍在此會聚,盜盟單有你一半功勞。”艾虎一聽,將眉頭一皺說:“我前腳一走,你們後腳將盟單盒子一背,我如何趕得上?”沈仲元在旁說:“你隻管放心,我們焉能作出那樣事來?你師傅無非怕你同王府的人盡自打仗,耽延工夫,教你疾去快來。”艾虎連連點頭,回身便走。仍然是沈仲元前邊帶路,出了衝霄樓奔西北,一層層放軟梯下來,帶出五行欄杆。艾虎腳踏卍字式,直奔正南前去送刀。

  沈仲元一人上來,智化晃千裏火,仍然躥上懸龕,把刀由背後抽將出來,戳上麵天花板,並無別的聲音。爬過鐵梁,再把盟單匣子往起一抄,一點動靜沒有。原來這樓上,是鎮八方王官雷英,由長沙府回來見他幹老被蔣四爺盜去,雷震對他說明,教他棄暗投明、改邪歸正,他不但不聽,反絕了父子之情,把雷震氣走,自己入山去了。雷英回到王府,各處多添許多消息。在臥龍居室假設王爺,在衝霄樓上安月牙鍘刀、鐵梁,全是後添的消息,沈仲元焉能知道。智化把盟單匣子拿住,下了佛櫃,教沈仲元晃著千裏火,智化將盟單匣子打開,說:“費了好大的事,舍死忘生,今番必要瞧看明白再走,不然再有點舛錯,豈不是往返徒勞。”沈仲元點頭稱善。打開匣子,裏麵有一塊黃雲緞子包袱,將包袱打開,內中若一本緣簿相似,皮麵上貼著個簽子,寫的是“龍虎風雲聚會”。沈仲元說:“不必看了,眾人名字均在其中。”複又包好。智化將自己刀背好,又將自己百寶囊複又帶上,用抄包把盟單匣子裹好背於背後,約會沈仲元一同下樓。沈仲元說:“何不等艾虎?”智化說:“話已對他說明,誰能緊自等他。”沈仲元也就同著智化出樓,直奔正西,放軟梯下去,出五行欄杆仍奔正西,走澤水困小門,出兌為澤大門,直奔正北府牆而來。就見東南上火光衝天,智化就知是大家正在動手。忽見一條黑影趕奔前來,沈仲元細看,原來艾虎到了。艾虎自從離了衝霄樓,出了八卦連環堡,尋找義父前去交刀。來至動手的所在,自己拿著七寶刀,心滿意足,要試試寶刀的好處,抖丹田一聲喊嚇,說道:“賊人閃開了。”並不殺人,叱嚓磕嚓一陣亂削,就聽見叮叮當當,把這些人的刀槍,削得亂紛紛東飛西折。王府的眾人異口同音說:“利害呀,他們哪找的這個兵器呀?”艾虎殺了一條路進去,把北俠一拉,二番又殺將出來,找僻靜所在,將師傅的話對北俠說明,將刀交與義父。歐陽爺二番殺將進去。艾虎追上師傅說明交刀之事,三人一同躥出府牆,將要奔上院衙,迎麵來了一人,亮刀擋住走路,把三人嚇了一跳。要問來者何人,且聽下回分解。

  
更多

編輯推薦

1聚焦長征 曆史...
2聚焦長征--長征...
3紅軍長征在湖南...
4中華傳世藏書全...
5中華傳世藏書全...
6中華傳世藏書全...
7中華傳世藏書全...
8中華傳世藏書全...
9中華傳世藏書全...
10中華傳世藏書全...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