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五十章 桃色事件

“小姐,回來了啊!”

蘇流年剛剛開鎖進門,張嫂歡喜的迎上來接過了她手中的提包,和剛才在西餐廳薛雲陽和葉培培送給她的生日禮物。

“顧錦城在家嗎?”

蘇流年試探著問著,或許也有人記得她的生日也說不定啊!

張嫂的臉色頓時黯淡了下去,支支吾吾著勉強笑道:“少爺剛才來電話了,說是還在公司裏麵處理一些文件,要晚點才能回來。你瞧,這些禮物都是蘇氏集團的員工代表們送來的。”

蘇流年進了客廳,客廳裏果然堆滿了各色各樣的禮盒包裝袋。她隨手從麵前的一盒禮物裏抽出了生日卡片,正巧是金茜茜送來的。她草草的掃視了一眼,吩咐張嫂整理好,自己就上樓進了臥房。

直到第二天天亮,蘇流年朦朦朧朧的翻了個身,隱約聽見有拖鞋踩過走廊地毯的沙沙聲。她立刻睜圓了眼睛坐起身來,思忖著一定是顧錦城回來了。她三下五除二的掀開被子衝出門去,卻隻看見顧錦城關門離去的背影。

“來去匆匆,是故意避著我嗎?”

蘇流年嘀咕著歎了口氣,正好又看見張嫂拿著報紙從屋外走來。

“小姐起床了,早餐我已經準備好了。”

“你去忙你的吧,我吃了早餐就回公司。”

蘇流年一麵說著,一麵已經坐在了餐桌前。麵包土司,藍莓果醬,鮮榨橙汁,擺滿了一桌子,可是隻有她一個人默默無語地吃著。四周安靜的隻能聽見吸塵器工作的聲響,絲毫沒有家的感覺。

她歎了口氣,隨手翻開了張嫂剛剛從外麵取回來的報紙。時政、要聞、社會……都不是蘇流年感興趣的板塊,正覺得啃著麵包無趣的時候,她翻到了娛樂版。而娛樂版的頭條新聞,立刻嗆得她把果汁和麵包吐了滿桌子都是。

“靠!這都在胡說八道什麽啊!”

蘇流年急得把嘴裏還沒有咽下去的麵包全部吐在了盤子裏,娛樂版頭條上加粗加紅的大字體赫然的寫著“蘇氏名媛腳踩兩船,究竟情歸何處?”,大標題旁還配有一幅薛雲陽與蘇流年話別的照片。隻是,薛雲陽是背麵,而蘇流年是側麵。

她瞠目結舌的繼續讀下去,導語上寫著“昨晚7點,蘇氏集團總裁蘇流年與一神秘男子現身曖昧餐廳,臨別前戀戀不舍,舉止親密。另悉,昨晚寫有‘蘇流年生日快樂’字樣的禮花,正是出自該神秘男子之手,並非與蘇流年訂有婚約的顧氏集團繼承人顧錦城。撲朔迷離的三角戀情,正式浮出水麵。”

“什麽三角戀情?沒有證實的消息,也能登報?”

蘇流年憤憤然的拍案而起,迅速回到房間換好衣服,開著瑪莎拉蒂呼嘯而去。



此時的顧錦城剛剛回到自己的辦公室,陸之然跟在他身後一如往常的匯報會議內容和工作情況。可顧錦城素來不愛聽這些,不耐煩的鬆開了領帶,道:“這些內容你知道就行了,我隻是部隊放一個月的假來這裏打發時間而已,不用搞得這麽認真!”

“顧老太太事前就有吩咐,這些基本情況一定要你銘記於心啊!”

“難道,我奶奶還害怕顧錦川那個花花公子,趁我回部隊之後把公司吞了?”顧錦川輕蔑的一聲冷笑,把雙腳搭在了桌子上,“奶奶多心了,就算顧錦川有這個心,也沒這個實力!騙女孩子上~床,他或許有一手,可是要騙那些老奸巨猾的股東們,他還嫩得很。”

陸之然聳了聳肩,將手裏所有的文件資料都放到了最後,而將放在最後的報紙放在了最前麵,還意味深長地說道:“那你今天至少要把這份文件看了。”

顧錦城斜睨了報紙一眼,依舊玩著手中的手機,道:“我更討厭看報紙。”

“娛樂版的頭條,就足夠了。”

顧錦城揚了揚眉梢,看著陸之然格外認真的樣子,目光落在了報紙上,淡淡地說道:“你念給我聽。”

“念?你要我念給你聽?”陸之然大跌眼鏡。

“不可以嗎?”

陸之然輕咳了兩聲,道:“不是不可以,總之……你別後悔啊!”

他舉起報紙抖了兩下,偷瞄了顧錦城一眼,可顧錦城似乎忙著玩什麽遊戲似的,他隻得硬著頭皮低聲念道:“蘇氏名媛腳踩兩船,究竟情歸何處?”

“可惡!”

顧錦城扔掉了手機一聲怒吼,陸之然立刻放下了報紙附和道:“那我們怎麽辦?”

顧錦城一愣,“什麽怎麽辦?”

“你……你不是說可惡嗎?”

“是可惡啊,我的裝備都掉光了。”

陸之然瞠目結舌的瞪著顧錦城,終於忍無可忍地嚷道:“我不是和你在說遊戲!我是在說,你的未婚妻蘇流年昨天晚上和一個男人在曖昧餐廳過生日,被記者拍到,還上了娛樂版的頭條!現在全江州的人隻怕都知道了!”

顧錦城半信半疑的從陸之然的手裏搶過報紙,果然!

他咬牙切齒的將報紙揉成了一團狠狠地砸在地上,雙手叉腰的站在落地窗前,怒紅的眸子瞪著眼前的藍天白天,昨晚那一幕煙花仿佛又在他的眼前綻放。

是啊,他昨晚看見那煙花的時候,就已經猜到蘇流年和一個男人在一起了,可是為什麽明明早知道,看見報紙之後反而還這麽生氣呢?不就是一個男人嗎?自己用的了這麽氣憤嗎?

“流年是你的未婚妻,你當著她的麵搞這麽些小動作,你完全都不顧及她是否能接受?”顧老太太的話再度浮現在顧錦城的腦海裏,原來,心裏麵早知道是一回事,事實擺在眼前又是一回事。

他深吸了一口氣,這一刻,他似乎終於能理解蘇流年的感受了。

陸之然偷偷打量著顧錦城,見他的臉色由惱羞成怒慢慢變得平靜,心裏著實不解,試探著上前問道:“你……你怎麽樣?還好嗎?”

“打電話給這家報社的記者,不要暴露身份,問清楚照片裏的男人是誰。”

“好,我知道怎麽做。”

陸之然正準備轉身,誰料不知道從地方冒出來的一個人硬生生的撞進了他的懷裏,“誰啊誰啊?做事這麽毛手毛腳的!”

“這一切都是誤會!”

葉培培根本來不及向陸之然道歉,就急忙為了蘇流年的事情向顧錦城解釋。

陸之然拽過葉培培的胳膊,冷笑道:“我說這位小姐,你應該先向我解釋道歉吧?你是什麽人?誰準你進總裁辦公室的?哦,你就是寫這個八卦消息的記者,對不對?”

葉培培難得和陸之然糾纏,掙脫開之後,疾走到顧錦城麵前,道:“昨晚在餐廳裏的人還有我。當時我去上洗手間,所以記者才沒有拍到我的。我希望你不要誤會流年!”

“我誤不誤會,都不重要。”顧錦城望著葉培培的眸子,格外的冷淡,“反正我和她之間是不可能的。我以後的太太是程佳琪,蘇流年很聰明,已經為自己尋找出路和備胎了,我怎麽能阻止呢?”

葉培培頻頻搖頭,“不是這樣的!我們都是流年的朋友,隻是想為她過生日而已啊!流年因為你和程小姐的事情,心裏已經承擔了太多的壓力了,我來隻是想讓你知道真相,流年其實很……”

“葉培培!”

蘇流年一聲低吼,清脆的高跟鞋聲響急促的傳來。

陸之然撓了撓後腦勺,嘀咕道:“看來我們公司的保安可以換人了,怎麽不分時候的什麽人都往裏麵放啊!”

蘇流年快步上前拽過了葉培培,訓斥道:“我不是說不準你來找他嗎?你以為,他會在乎什麽真相還是假象?他現在求之不得我另謀他人,他就可以毫無壓力的全然脫身了!”

顧錦城的心一陣抽動,雙手抱肩道:“不錯!我的確是求之不得你和這個男人發生什麽關係!哪怕你再和其他男人傳出緋聞,也和我顧錦城沒有半毛錢的關係!”

“謝謝你的成全!”蘇流年拉著葉培培強行走出了辦公室。

顧錦城惱羞成怒的瞪著蘇流年的背影,原來在她心裏,就是這樣想自己的嗎?

可惡!讓你走你還當真走?你怎麽知道解釋沒有用啊?

顧錦城急切的盼著蘇流年能回頭,盼得他心急火燎的想要殺人!

陸之然撇著嘴輕喚了兩聲,道:“錦城?人都走遠了……”

“有本事走,就有本事別給我回來!”

“其實,我覺得你是想讓她回來吧?”

“你瘋了?還是我瘋了?要她回來氣死我啊?”

陸之然攤了攤手,笑道:“我隻是覺得,你隻要碰見了蘇流年的事情,就會很衝動,喪失理性的判斷力。從學說上來講,這應該就是一種愛情的征兆?”

顧錦城甩了一擊狠眸,冷冰冰的說道:“你很閑嗎?那個男人是誰,不用調查了嗎?”

陸之然立刻緊緊的閉起了雙唇,抓過地上的報紙倉皇而去。

“什麽男人,明知道是我顧錦城的女人也敢碰?”

顧錦城嘴裏碎碎念叨著,轉身一腳踹翻了軟皮靠椅。



蘇流年拉著葉培培出了顧氏集團,好在周邊並沒有遇見其他的記者。

“你怎麽能來這裏找顧錦城呢?”

蘇流年終於在亞特蘭蒂斯中心外鬆開了葉培培。

葉培培一麵揉著自己的手腕,一麵皺眉道:“我不想要你被人冤枉啊!”

“你覺得薛雲陽昨晚說了那些話之後,我是被人冤枉的嗎?你要是早這樣想,就不會帶薛雲陽來見我了!總之,以後他們兩個人的事情,你都不要再插手了!難道我蘇流年,隻能二選一嗎?”
更多

編輯推薦

1總裁的情人老婆...
2冷魅總裁獨寵妻...
3冷總裁的退婚新...
4誤做總裁妻
5錯愛霸道總裁
6總裁逃妻:新娘...
7總裁大人不要啊...
8不做緋聞妻:總...
9總裁,放了我
10撒旦總裁不要跑...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總裁,別胡來

    作者:微風中搖曳  

    總裁豪門 【已完結】

    本文主角淩妍妍六歲時被父親拋棄成為孤兒,大學畢業的她做著各種兼職。一天晚上她路上遇到流氓,匆忙中向正...

  • 總裁的獵愛行動

    作者:過路人與稻草人  

    總裁豪門 【已完結】

    她是歡喜集團的董事長,風華正茂,貌若天仙,二八年華(二十八歲了)無人問津,實在是嗚呼哀哉啊!不行,獵...

  • 惹上邪情少董:媽咪帶球跑

    作者:慕齊  

    總裁豪門 【已完結】

    五年前,她被迫與他簽下生子協議。黑暗的屋子裏,他不知是她,她不知是她。五年後,他依舊用卑劣的手段強占...

  • 總裁嬌妻不太乖

    作者:金水達蓮  

    總裁豪門 【已完結】

    20歲的丁蕊醉酒後稀裏糊塗的被LD跨國集團總裁楊旭帶回了房間,被吃幹抹淨了不說,脖子上還被強行種下了一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