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五十一章 紅杏出牆

“流年,我隻是……”

葉培培的話還沒有說完,她的電話叮鈴鈴的就響了起來。

她摸出手機一看,來電人是張昀,她瞥了眼蘇流年,立刻背過身去接電話了。

“我說你說話這麽小聲幹什麽啊?錢呢?老子要的錢怎麽還沒到?”

“我……我趕時間就沒有給你轉賬,但是我拿了家裏麵的一些現金,你、你在老地方等我就是了。”

電話那頭的張昀什麽話也沒說,冷哼了一聲掛了電話。

葉培培深呼吸了一口氣,轉過身看著蘇流年笑道:“你不要生氣了,或許我真的是多此一舉了。你接下來要做什麽?我準備回公司了。”

“公司那邊說不定有記者,你不用擔心我,這麽大的江州,我還走不掉的。”

蘇流年沒有送葉培培回公司,自己開車走了。

葉培培知道蘇流年還在慪氣,但是眼下還是張昀的事情更要緊,所以她站在路邊等著打的。可是來來回回的出粗車都是載滿了客,難得有空車經過,也被人搶先一步。

突然,一輛保時捷緩緩停在了葉培培的麵前,車窗搖下,正是陸之然。

“喂,急著解釋的小姐,去哪啊?”

葉培培彎著腰看了眼陸之然,尷尬的笑道:“我去中順街。”

“上來吧,我順路。”

陸之然伸長胳膊打開了副駕駛的車門,葉培培猶豫了片刻,一想到或許能從他的身上打聽到顧錦城的事情,便咬了咬牙,管他是鬼車還是火車,她都要上!

“你的膽子挺大的啊!就不怕我把你賣了?”陸之然打趣的看著正在係安全帶的葉培培。

“我知道你一定是要問我那個男人是誰,才說順路帶我的,對嗎?”

陸之然笑得更開了,踩了一腳油門,道:“你很聰明。”

“隻因為我的目的和你一樣,想要知道顧錦城的事情,所以才會上車。”

“所以,你準備告訴我,那個和蘇流年在照片裏的男人是誰嗎?”

葉培培笑著看向陸之然開車的側臉,道:“不準備。”

陸之然不禁冷笑道:“不準備?你都不準備說,那我憑什麽要說呢?”

“無所謂啊!這一帶真的很難打到車,坐一趟順風車,更是不錯啊!”

陸之然無奈的搖了搖頭,笑道:“看來這才是你的真實目的。”

“反正我已經到了,謝咯!”

陸之然注視著葉培培從她車前走過的身影,嘴裏喃喃道:“跟在蘇流年身邊的人,果然有意思。看來,我還是老老實實給報社記者打電話吧!”

陸之然說著就掏出自己的藍牙耳機,低眉間,瞥見了掉在副駕座上的電話。

“是剛才那位小姐的?”陸之然突然靈機一動,“既然昨晚是他們三個人在一起,說不定電話裏麵有什麽線索,倒不如……”

一陣竊喜的笑聲中,他將葉培培的電話薄導入了自己手機中,片刻才找好停車位,準備將手機還給走進了附近一家小型咖啡店的葉培培。

“歡迎光臨,請問先生一共幾位?”

咖啡店裏的招待員熱情的招呼著陸之然,陸之然環顧了四周一眼,終於找到了坐在角落裏的葉培培,淺笑著向招待員說道:“我朋友已經到了,謝謝。”

招待員頷首去招呼隨後進來的顧客去了,陸之然便緊緊握著手機朝正對自己坐著的葉培培走去。他原本以為葉培培是一個人,可是走了幾步之後,他的視線繞開了一盆大盆栽,這才發現葉培培的對麵坐著一個吊兒郎當的男人。

“我要的是錢,你給我說這麽多廢話做什麽?”

葉培培緊緊攢著雙手,抿著嘴唇道:“流年說得對,我不會再給你錢了……”

“什麽?”張昀拍案而起,低吼道,“蘇流年那個娘們又給你灌輸了什麽思想?”

“隻是我自己想通了。我不能一味的為了挽回你的心,而忽視了我的小磊。”

“隻要我有了錢,你還怕小磊將來過得不好嗎?再說了,你缺這點錢?蘇流年不是你的好姐妹嗎?你找她要點錢,不是輕而易舉的嗎?”

葉培培鐵青著一張臉,冷峻的說道:“正因為她是我的好姐妹,我才不會為了你,而毀了我們之間的關係。張昀,我是愛你,我也可以忍受你在外麵沾花惹草,但是我不可以看著你這樣墮落!我以前以為,隻要自己給你錢,就是為你好。經過這麽多事情,我終於想明白了,當你有一天真的走投無路的時候,或許你反而會清醒一點……”

“這也是蘇流年那個臭女人教你的?”

“張昀,你就聽我一言吧!小磊還在家裏等著你,你的爸媽也還在等你回家!”

“夠了!如果不是你們,我也不會淪落成這幅模樣!要不是娶了你這個掃把星,我現在指不定在哪裏風流快活呢!”

張昀說著一腳踹翻了座椅邊上的盆栽,葉培培驚得趕忙起身拽著他的胳膊。

“我們在公眾場所,你就小聲點啊!”

“去你媽的!”

張昀大手一推,葉培培踉蹌著向後倒去。

好在陸之然就在他們不遠處,眼疾手快的上前扶住了葉培培。

葉培培驚愕的瞪大了眼睛,倒吸了一口冷氣,“你怎麽會在這裏?”

陸之然淺笑道:“你手機落我車上了。”

張昀指著陸之然的鼻子低吼道:“你小子又是誰?”

“這句話該我問你吧?光天化日,你在這裏欺負一個女人?”

張昀雙手抱肩的冷笑道:“她是我老婆,我愛怎樣就怎樣!”

陸之然詫異的看向懷裏的葉培培,葉培培趕緊支起了身子,壓低聲音道:“謝謝你。”

“你,剛才無緣無故的摟著我的老婆,作為精神補償,你……你要給我一萬!”

陸之然挑起眉梢笑道:“這位先生不會是從精神病院出來的吧?”

“你信不信我再告你誹謗?還得多陪我一萬!”

陸之然無所謂的聳聳肩頭,“隨便你,反正,錢我是一分都不會給你!剛才這位小姐已經說得很清楚了,以後也不會再給你錢了,所以你識趣的最好快點離開。否則真的上了法庭,我或許還會告你家庭暴力!到時候,真不知道,是誰給誰賠償金了。”

“好!好!你有種!”張昀的目光來回看著陸之然和葉培培,狠狠的吐了口唾沫,“我們走著瞧!”

張昀推開了一旁圍觀的人,落荒而去了。

鬧劇結束,周邊的人也散開了,陸之然掏出一筆錢給了老板,算是補償了。

葉培培十分尷尬的說道:“這筆錢,我會還給你的。我……我為了能說服他,所以出門的時候故意沒有多帶錢的。”

“沒什麽,你是蘇小姐的朋友,我是她未婚夫的朋友,大家都是朋友。”

葉培培無奈的露出了笑意,陸之然又說道:“反正我已經給了錢了,不如我們坐下再聊一聊,也不能把這錢白白浪費了啊!”

葉培培抬眸看著陸之然壓低聲音,鬼鬼祟祟的樣子,終於忍不住笑了出來。

“你能笑就好了。”陸之然笑著伸出了手,自我介紹道,“我叫陸之然,大半天了,都還不知道你叫什麽。”

葉培培淺笑著和陸之然握了握,道:“我是葉培培,今天很謝謝你幫了我兩次。”

陸之然拍了拍自己的胸膛,笑道:“你兩次都倒在我懷裏,也算值了。”

葉培培的臉微微有些紅了,她看著一旁正在收拾狼藉的店員,淡淡的說道:“昨天晚上我們的確是三個人在一起的,而那個男人,是薛雲陽。”

“薛雲陽?”陸之然驚愕的脫口而出,“就是蘇流年的初戀?”

葉培培詫異的反問道:“你怎麽知道?”

“我和錦城是高中同學,對於蘇流年的事情,還是略知一二的。”

葉培培恍然大悟,笑道:“我告訴你,是因為流年和雲陽之間真的沒什麽。”

“這句話,我也會帶到的。作為報酬,我會告訴你,這些年來,錦城雖然一直對程佳琪難以忘懷,但是當程佳琪回到他身邊之後,一切都變了。他對程佳琪的想念,實際上隻是為了證明自己有能力挽回她的心。所以當她真的把心交給錦城之後,她其實已經輸了。對於男人而言,被情人甩,永遠都是傷痛。而讓那個情人再回到自己身邊,就能證明自己的優秀,女人的愚笨。”

葉培培嘟了嘟嘴,笑道:“你這番話,倒是讓人受益匪淺啊!”

“不介意的話,我送你回公司?”

“有空的時候我請你吃飯,高中門口的那家餃子店還開著……”

“你也是我的校友?哪一屆的?”

“我是蘇流年的同班同學,所以……”

陸之然和葉培培肩並著肩有說有笑的走著,剛才的不悅已經一掃而去。

但是一直蹲在咖啡廳轉角角落裏的張昀,卻沒有那麽好的臉色了。

他原想著等陸之然離開後繼續死纏爛打的,可是他卻看見葉培培上了那個男人的車。他氣惱的滅掉了自己的煙頭,緩緩站起身來,狠狠衝陸之然的方向吐了口唾沫,咒罵道:“媽的,當真老子不發威,以為我是病貓啊?”

“喲,這不是我們的大明星張哥嗎?咋的一個人在這裏吹風啊?”

幾個勾肩搭背的混混流氓朝張昀走來,張昀斜睨了他們一眼,無奈道:“沒錢!出了西北風,什麽都吃不起!”

“你不是說你老婆今天來給你送錢了嗎?”

“老子隻怕是連老婆都要送出去了!”

那幾個流氓麵麵相覷,大笑道:“怕啥?你老婆不是還有個有錢的姐妹嗎?找她不就完事了!”
更多

編輯推薦

1總裁的情人老婆...
2冷魅總裁獨寵妻...
3冷總裁的退婚新...
4誤做總裁妻
5錯愛霸道總裁
6總裁逃妻:新娘...
7總裁大人不要啊...
8不做緋聞妻:總...
9總裁,放了我
10撒旦總裁不要跑...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總裁,別胡來

    作者:微風中搖曳  

    總裁豪門 【已完結】

    本文主角淩妍妍六歲時被父親拋棄成為孤兒,大學畢業的她做著各種兼職。一天晚上她路上遇到流氓,匆忙中向正...

  • 總裁的獵愛行動

    作者:過路人與稻草人  

    總裁豪門 【已完結】

    她是歡喜集團的董事長,風華正茂,貌若天仙,二八年華(二十八歲了)無人問津,實在是嗚呼哀哉啊!不行,獵...

  • 惹上邪情少董:媽咪帶球跑

    作者:慕齊  

    總裁豪門 【已完結】

    五年前,她被迫與他簽下生子協議。黑暗的屋子裏,他不知是她,她不知是她。五年後,他依舊用卑劣的手段強占...

  • 總裁嬌妻不太乖

    作者:金水達蓮  

    總裁豪門 【已完結】

    20歲的丁蕊醉酒後稀裏糊塗的被LD跨國集團總裁楊旭帶回了房間,被吃幹抹淨了不說,脖子上還被強行種下了一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