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四十章 舊愛新歡

蘇流年已經嚇得緊緊閉上了雙眼,卻分明感覺到張昀拳頭帶起的風戛然而止,於是好奇的挑著眉梢半睜開了眼睛。在銀行刺眼的白熾燈下,顧錦城就像是披著白衣戰袍的聖戰士,俊朗的眉眼裏燃燒著不可一世的王者之火,足以讓一切都化為廢墟。

她的心,也因為他的到來而慢慢平靜。

時間似乎也在這一刻靜止了,她安靜的注視著顧錦城的一舉一動,看著他掄起胳膊揍在了張昀的小腹上,看著他的眉梢因為張昀傷害自己而緊緊的皺在一起,看著他為了自己反被張昀一拳拳的打在臉上……

陽光靜謐的留下了最後一絲餘暉,黑夜悄然而至。掛在牆麵上的大鍾在滴滴答答的作響,成為此時此刻蘇流年耳裏唯一的聲音,還有,顧錦城嘴裏呼出的沉重的喘息聲。

一聲聲,就像是鼓槌敲響了蘇流年的那麵心鼓,鏗鏘有力。

終於,旁邊的銀行工作人員衝上去製服了如獅子般暴露的張昀。

顧錦城無所謂的用手背抹去了嘴角的血,踉蹌著後退了好幾步,深邃的眸子正好對上了蘇流年的目光。那樣纏綿又令人心醉的目光,是他的幻覺嗎?

程佳琪趕忙扶住了顧錦城,葉培培也奔向了一臉鼻青眼腫的張昀。

可是蘇流年依舊站在原地,清風拂起她的碎發,瘦削的臉龐,完美的五官,豔紅的雙唇,被時間定格的,就像是櫥窗裏的模特。

“錦城!錦城!我的天啊,你的嘴角怎麽流了這麽多血?”

程佳琪的雙手觸摸到顧錦城的臉頰上,一陣鑽心的冰涼,驚醒了顧錦城。

可是顧錦城沒有回頭看程佳琪一眼,他打開了她的手,就像是陌生人,疼得程佳琪都聽見了盛有自己對他關心的玻璃杯落地碎裂的聲音。但是顧錦城並沒有聽見,他的眼裏,他的心裏,此刻,隻有那個讓人愛恨交加的蘇流年!

“你瘋了?”顧錦城杵在蘇流年的麵前低吼道。

“你才瘋了!”

“他打你為什麽不躲?”

“因為躲不了!”

“你遇見危險不知道打電話給我嗎?”

“這裏有很多人,根本沒有危險!”

“如果遇見危險了呢?”

“我……我也不會找你!誰知道你是不是就是我最大的危險!”

“你!”顧錦城指著蘇流年的鼻子,咬牙切齒的忍下了心中的憤怒之火。

他說不清楚自己為什麽要這麽生氣,究竟為了什麽生氣?

是為了蘇流年差點被人打,還是因為自己被人打花了臉?

明明是想關心蘇流年有沒有受到驚嚇,怎麽一開口就想和她吵?

可惡的家夥!

顧錦城顫抖著手猛地托住了蘇流年的後腦,將她往懷裏一帶,混著嘴裏的血腥味,他一字一頓地強調道:“記住!不管遇見什麽事情,都不要強撐!該是男人出麵的事情,你就給我乖乖滾回家裏看你的偶像劇!”

說完,顧錦城鬆開了蘇流年,轉身擦過程佳琪的肩頭朝外走去。

程佳琪愣愣的看著顧錦城就此忽略了自己,又扭頭意味深長的看向了蘇流年。

相比那天他從寧嘯的手裏救了自己的態度,程佳琪更是羨慕能和顧錦城頂嘴的蘇流年。因為這種顯而易見的差別,她知道顧錦城是真正的關心蘇流年,為蘇流年而著急,為蘇流年而惱怒。

程佳琪垂下了厚重的眼瞼,隱隱的淚光在她眼角打轉,總歸是一語不發的離開了。蘇流年怔怔的凝望著顧錦城上了軍用悍馬的背影,這才回過神來,一直強繃著不願服輸的意誌終於鬆懈了,僵硬的身子微微踉蹌,被銀行的工作人員急忙扶住了。

“蘇小姐,這個男人要送去警察局嗎?”李凱問道。

蘇流年看著葉培培傷心欲絕的模樣,終究還是不忍心,無奈的搖了搖頭,“辛苦你們了!還給你們添麻煩了!萬分抱歉。”

“別這樣說,這也是一件好事啊!”李凱示意工作人員扶起了張昀。

葉培培也一並站起身來,淚流滿麵的說道:“我送你去醫院。”

“你沒有帶錢出來,去了醫院也沒有。”蘇流年站在了葉培培的身後,“我送你們去吧?”

“我呸!爺我不需要你貓哭耗子假慈悲!我死在這裏,也不管你的事!”

張昀一邊扯著嗓子怒吼著,一邊嘔出了一口觸目驚心的鮮血。

葉培培趕忙握住了蘇流年的手腕,懇請道:“你就不要陪我們去了,別再刺激他了!你隻需要給我點錢,我能照顧好他的!”

蘇流年無奈的搖了搖頭,從包裏掏出了現金塞進了葉培培的手裏。

葉培培趕緊捏住了錢,轉身扶著張昀一瘸一拐的出了銀行。

蘇流年歎了口氣,看著狼藉一片的滿地,想要給銀行一筆錢,被李凱拒絕了。於是她算是半情願半不情願的被李凱送上了自己的瑪莎拉蒂,一路暢通的朝顧錦城的公寓趕去。她不知道顧錦城是不是回家了,還是說在程佳琪那裏,她隻是覺得自己要回家看看才安心。



瑪莎拉蒂一路飛馳,紅色的光影在街邊路燈的映襯下格外的顯眼。

葉培培扶著張昀正要上出租車,二人幾乎同時看見蘇流年從他們的麵前開過,可是蘇流年並沒有停下來,因為她一心都在顧錦城的身上,根本沒有在意他們。

“瞧瞧,這就是你說的好朋友?明明看見你了,都沒有停下來!”

“別說這些了,快上車,我們去醫院看看。”

“少來!就這點錢?”張昀從葉培培的手中將錢搶了過去,“掛號費都不夠!”

“可是,你傷得很厲害啊!”

張昀一把推開了葉培培,冷笑道:“死不了!你很失望嗎?”

“張昀,跟我回家吧!公公婆婆都很想你啊……還有小磊,你不想見見你的兒子嗎?”

“去你的!就想用孩子來要挾我?我告訴你,當年不是你用孩子逼我和你結婚,我的影視事業會這麽早結束?你弄得是滿城風雨,各種八卦雜誌都在誹謗我!我現在的樣子,都是你一手造成的!你這個婊子,滾啊!”

張昀不顧滿臉淚痕的葉培培,上了車,催促著司機揚長而去。

夜風中,葉培培就像是被人丟棄的孩子,望著張昀的出租車越開越遠,她的心終於在這一刻崩潰了。多年的癡情與守候,多年的堅持與執著,多年的等待與期盼,到頭來,隻換來這一場的血雨腥風嗎?

她從未計較過得失,更沒有有一刻的氣惱與後悔。

隻要是為了愛,簡簡單單的一個愛。為張昀做得再多,她都是心甘情願的。

她想要的很簡單,隻是為了一個簡單又幸福的家庭,為什麽上天連這個機會都要剝奪呢?她究竟做錯了什麽事,這一切都要她一個人承擔?

張昀,求求你回來吧!

張昀,你回來吧!

回來啊……

葉培培無聲的心裏咆哮著,雙膝一軟直直的跪倒在了地上。過往的行人都用異樣的目光,打量著這個埋在自己雙手間哭泣的女人。直到夜色濃重,她單薄的身影依舊還在風露中瑟瑟顫抖。



“張嫂?顧錦城回來沒?”

蘇流年開了門就扯著嗓子喚著張嫂的名字,可屋子裏黑漆漆的,什麽聲響都沒有。她不由得詫異的擱下了自己的提包,扶著牆壁抹黑去尋開關。而當她終於觸碰到開關的時候,另一雙滾燙又炙熱的手覆蓋在了她的手背上。

她的心立刻的咯噔一跳,想要收回自己的手,卻被那人緊緊的拽著。

“顧……顧錦城,是你嗎?”

停頓片刻,沒有人回話。

“顧錦城!你別裝神弄鬼的!”

黑暗中,蘇流年什麽都看不真切,隻能感受到他牢牢盯在自己身上的目光,以及隱約能捕捉到的他喘息的聲音。

沉重又遲緩,滾燙似火。

蘇流年立刻用另一隻手摁開了開關,客廳頓時明亮起來,而顧錦城也鬆開了她的手,好像什麽也沒有發生一樣,目光由柔情便會了冷冽,端著威士忌的酒杯,緩緩坐在了沙發裏。

“你身上有傷,怎麽還在喝酒?”蘇流年上前奪過了顧錦城手中的酒杯。

顧錦城半開玩笑半認真的打趣道:“男人思考問題的時候,總是離不開酒的。”

“別告訴我屋裏黑燈瞎火的,你也是在思考人生?”

“不可以?”

“誰知道你是不是趁機把什麽人藏在沙發背後了。”

顧錦城探了探身子,咧嘴壞笑道:“你很期待這種事情的發生?”

蘇流年冷哼了一聲,從老地方抬出了急救箱,一本正經說道:“過來,我看看你臉上的傷。”

“沒什麽大不了的……啊!你要死啊!”

顧錦城的話正巧說了一半,蘇流年二話不說,不等他反應過來,已經用沾過酒精的棉簽在他傷口上輕輕的揉了揉。

“安靜一點,你叫得我耳朵疼,說不定我下手更重更痛!”

“溫柔點要死啊?”

“一天到晚你就詛咒我去死?好讓你的程佳琪登門入室,成為你的顧太太,是不是?”

顧錦城無奈的聳了聳肩,“你要這樣想,我也沒辦法。”

“那你就去找你的程佳琪為你消毒包紮吧!”

蘇流年扔下了棉簽,惱羞成怒的上了樓,撇下他一人在空曠的客廳裏,穿堂風瑟瑟的像是刀子刮過他的心。

拒絕了和程佳琪一起回酒店,獨自一人先回了家,他似乎隻是為了等待蘇流年的歸來,來填補他心中莫名其妙的期待。

所謂的思考人生,也是在思考一種選擇,思考他隱藏在內心的心聲。
更多

編輯推薦

1總裁的情人老婆...
2冷魅總裁獨寵妻...
3冷總裁的退婚新...
4誤做總裁妻
5錯愛霸道總裁
6總裁逃妻:新娘...
7總裁大人不要啊...
8不做緋聞妻:總...
9總裁,放了我
10撒旦總裁不要跑...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總裁,別胡來

    作者:微風中搖曳  

    總裁豪門 【已完結】

    本文主角淩妍妍六歲時被父親拋棄成為孤兒,大學畢業的她做著各種兼職。一天晚上她路上遇到流氓,匆忙中向正...

  • 總裁的獵愛行動

    作者:過路人與稻草人  

    總裁豪門 【已完結】

    她是歡喜集團的董事長,風華正茂,貌若天仙,二八年華(二十八歲了)無人問津,實在是嗚呼哀哉啊!不行,獵...

  • 惹上邪情少董:媽咪帶球跑

    作者:慕齊  

    總裁豪門 【已完結】

    五年前,她被迫與他簽下生子協議。黑暗的屋子裏,他不知是她,她不知是她。五年後,他依舊用卑劣的手段強占...

  • 總裁嬌妻不太乖

    作者:金水達蓮  

    總裁豪門 【已完結】

    20歲的丁蕊醉酒後稀裏糊塗的被LD跨國集團總裁楊旭帶回了房間,被吃幹抹淨了不說,脖子上還被強行種下了一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