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三十九章 古惑屌仔

“你明天還要走秀,我先送你回酒店。”

蘇流年離開曖昧西餐廳之後,顧錦城和程佳琪也跟著離開了。

程佳琪望著身邊正在等自己車的男人,他陽剛渾厚的氣息和淡雅如奶香的體味還是一如既往,依舊是她回憶裏和夢裏的感覺。

隻是,他看自己的眼神不再專注,雖然一樣的柔情,但是柔情裏的愛意似乎已經淡去;和自己說話的語氣也變得格外的客氣,曾經他們也會打情罵俏,就像是現在的顧錦城和蘇流年。看著他們剛才頂嘴的模樣,程佳琪倒是有幾分羨慕。

“我還不想回酒店,你陪我去母校走走好嗎?回來之後,一直都想去,可又害怕一個人回去的感覺。”程佳琪笑著挽過了顧錦城的胳膊,星眸點點,“今晚我們一起回去看看,如果奶茶店還開著,我們就去點一杯,如果那家噠噠麵館還開著,我們就去那裏吃宵夜?”

顧錦城的軍用悍馬已經由西餐廳的停泊員開來了,他點了點頭,為程佳琪開了車門,而幾乎同時,顧錦城的手機吱吱呀呀的響了起來。他剛剛接起電話,什麽話都還沒有說,電話那頭的蘇流年扯著嗓子不知道說些什麽,連剛剛坐上車的程佳琪都聽見了。

“你慢點說,這是手機,不是對講機。”

“你知不知道結心街附近哪裏有IBCY開發銀行?我用了導航還是找不到!”

“那裏最近在市政施工,導航還沒有更新。”顧錦城不緊不慢的回道,“你去哪裏做什麽?那是一家小銀行,沒有足夠的資金給你們蘇氏貸款的。”

“貸你媽的頭啊!”蘇流年第一次爆出了粗口,“姐我這裏是人命關天!你要是知道就給我說,不知道就給我少廢話!”

顧錦城皺了皺眉,他還是第一次聽見蘇流年這麽慌張和惶恐的語氣,他立刻知道一定是出什麽事了,趕緊就將蘇流年打聽的地址告訴了她。

“那家銀行是我朋友在負責……”

“立刻叫你朋友想辦法阻止葉培培匯錢!”

說完,嘟嘟嘟的聲音,蘇流年已經掛了電話。

程佳琪見顧錦城臉色不好,低聲詢問道:“錦城?蘇小姐出什麽事了?”

顧錦城沒有回答程佳琪,立刻關上了副駕的車門,再急忙坐回了自己的駕駛位,一麵發動了車子,一麵語氣強硬的撥打了自己在那家銀行的朋友,將葉培培的特征告訴了他。

程佳琪隻是安靜的注視著他,看著他為了蘇流年的事連闖了兩個街區的紅燈,她卻什麽話也沒說,心裏早已經醞釀了千言萬語。此時的她,就像是含了一片酸澀的檸檬,明知道是苦澀的,她卻還是不願意吐出來。



天色漸漸暗淡了下來,夕陽掛在天上,搖搖欲墜,將周邊的雲層都浸染成了一層一層的血紅,令人心驚,也令人心寒。

葉培培已經在銀行的大廳裏等了很久了,周邊櫃台的人已經換了一批又一批,可是為她辦理匯款業務的工作人員總是說手續不對,匯款的號碼不對。葉培培心急火燎的忍了半天,擔心再過二十分鍾,銀行就會下班了。

難道,是自己記錯了張昀銀行卡的卡號?

不會的,這個號碼她牢記於心,就擔心他有一天出意外。

或許,是因為被高利貸追債,張昀重新辦了銀行卡?

“那個……”葉培培輕咳了幾聲,“請問我能在這裏借你們電話一用嗎?出門的急,忘記帶手機了。我想打電話問問對方,是不是重新辦了銀行卡,我不知道。”

工作人員無聲的鬆了口氣,他也實在是找不到其他方法拖延了,點了點頭道:“你去找大堂經理,他會帶你用我們的辦公電話。”

葉培培言謝之後起身,工作人員不由得摸了摸額上的汗珠,轉身對身後的經理無奈笑道:“你朋友究竟為什麽要我們拖住這位小姐?幸好是一位不錯的小姐,否則一吵鬧起來,我被人投訴了,飯碗也沒了。”

“你放心好了。到時候自然有我,你做得很好,繼續,再過二十分鍾就解脫了。”

另一邊的葉培培撥通了張昀的手機號,對方顯然已經等的是不耐煩了,“臭女人,你在幹嗎啊?電話不接,錢老半天了也沒看見影子!你是想我死,對不對?你這個蛇蠍心腸的賤人!等我回來,看我怎麽弄死你!”

“不是,張昀,你聽我說,銀行說我手續有問題,所以才會耽擱這麽久的。所以……所以我來問問你,你是不是把原來的銀行卡辦停了?還是、還是高利貸的人給你辦停了?你還有沒有其他的銀行卡,我可以……”

“那幫人這麽賤?你等我,我馬上趕過來,我本人沒到,誰給我辦停的?找死!”

“喂喂……張昀,銀行快下班了……喂喂……”

沒等葉培培說完,張昀顯然已經掛了電話。

她不知道張昀在哪裏,不知道他能不能在二十分鍾之內趕到,盡管不知道,她的心裏依舊抱著一份希望,希望不久之後能見到他,一別數年,她的心如果不是為了小磊,為了整個家,她早就追張昀去了。

葉培培抹掉了眼角的淚水,掛了電話走進大廳,就聽見了蘇流年大喊的聲音。

“葉培培!你趕緊給我出來!死哪裏去了?”

蘇流年拋開了自己名門閨秀的身份,氣得是怒火中燒,一旁的銀行工作人員哪裏惹得起這位千金大小姐和高級總裁,遠遠地躲著不敢招惹。

葉培培先是一愣,快步上前,道:“流年,怎麽了?”

蘇流年見葉培培走來,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強行拖著她就要走,“你還好意思問我怎麽了!要不是你婆婆給我打電話,我還不知道你要糊塗到什麽時候!”

“婆婆?”葉培培掙脫了蘇流年,倒吸了一口冷氣,“婆婆怎麽會知道?”

“現在是我問你,不是你問我!”蘇流年怒目轉向大堂經理,“她的存折呢?業務辦理沒有?”

大堂經理膽戰心驚的看向自己的上司,也就是顧錦城的朋友,李凱。

李凱接過了葉培培的存折,雙手捧給了蘇流年,大方的笑道:“有顧總的吩咐,一直拖到蘇小姐來。”

“很好。”蘇流年抓過了葉培培的存折,在手中揚了兩下,“現在你沒有它,我看你還要怎麽給那個混賬東西打錢!培培啊培培,張昀是什麽人,你比我更清楚!你一開始幫了他,你這一生都沒有辦法甩開他,你究竟還要執迷不悟到什麽時候?”

葉培培動手去搶存折,“我和他的事,隻有我自己清楚!我是心甘情願的!”

“培培!”

“臭娘們,沒有聽見她說的話嗎?把存折還給她!”

張昀的聲音就像是沉悶的雷聲,轟轟地響徹在葉培培的心裏,蘇流年的身後。

葉培培歡喜的尖叫了一聲,手舞足蹈的撲向了他。

蘇流年卻是滿臉愁容,僵硬的轉過身來,正對上張昀霸道專橫的目光。

他原本是一個很帥氣的男人,體型魁梧,大學畢業後做過幾年的T台模特。高挺的身材,加上棱角分明的五官,張昀被電視劇導演看中,接著做了一年左右的演員,暗地裏不知道睡了多少女演員和女歌手,但自從高中就和他在一起的葉培培,卻始終是不離不棄。

也正是因為張昀在娛樂圈裏染了壞氣息,賭博吸~毒,樣樣都來,搞得經紀公司頭大,又因為他演一部戲勾引一次女主角,女演員也都不想和他合作了,最後終於被娛樂圈封殺,不得不退出銀屏。

雖然後來他開了家小公司,卻也被收購了,最後淪為了現在這副吊兒郎當的模樣。可即便生活如此蕭瑟淒涼,他的英俊帥氣卻絲毫不減,反而多了一份滄桑的魅力,就像是清晨的那層青煙色的薄霧。

“張昀,你終於來了,你沒事吧?那些人,沒有找你的麻煩吧?”

張昀不耐煩的推開了葉培培,雙手插在牛仔褲的褲兜裏,拽得就像是古惑仔似的朝蘇流年逼近,“丫頭,一開始你就阻止我和葉培培在一起,可你成功了嗎?現在,你還想阻止她給我錢?我說你要不要狗拿耗子多管閑事啊!我們夫妻之間的事情,管你毛線!”

“她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不允許她為你了一錯再錯!”

“你不允許?靠!”張昀輕蔑的一笑,壓低了聲音譏諷道,“你有什麽資格掌控她的生活?那是她的錢,她心甘情願給我,需要你狗屁的同意!趕緊的,趕在銀行下班前,把存折給我!”

蘇流年背過手去,低吼道:“給你這樣的人渣,就是毀了培培的一生!”

“流年,你給他吧!真的是我自願的……”

“是你自願更不能給他!”蘇流年怒吼道,“你想想你自己!你起早貪黑攢的這些錢是來之不易的,是為了小磊的將來,你全部都給了這個混蛋,你和小磊將來怎麽辦?”

張昀一把揪住了蘇流年的衣襟,咬牙切齒的低吼道:“小磊不是有你這個幹媽嗎?我還替他操什麽心?你既然舍不得葉培培的血汗錢,而你也有的是錢,不如你借我一些啊?”

“做夢!”

“我們現在看看,究竟是誰在做夢!”

張昀氣惱的一拳就朝蘇流年的臉揍去,站在一旁的工作人員還未回過神來,張昀的拳頭突然就在蘇流年麵前一厘米的地方停了下來……
更多

編輯推薦

1總裁的情人老婆...
2冷魅總裁獨寵妻...
3冷總裁的退婚新...
4誤做總裁妻
5錯愛霸道總裁
6總裁逃妻:新娘...
7總裁大人不要啊...
8不做緋聞妻:總...
9總裁,放了我
10撒旦總裁不要跑...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總裁,別胡來

    作者:微風中搖曳  

    總裁豪門 【已完結】

    本文主角淩妍妍六歲時被父親拋棄成為孤兒,大學畢業的她做著各種兼職。一天晚上她路上遇到流氓,匆忙中向正...

  • 總裁的獵愛行動

    作者:過路人與稻草人  

    總裁豪門 【已完結】

    她是歡喜集團的董事長,風華正茂,貌若天仙,二八年華(二十八歲了)無人問津,實在是嗚呼哀哉啊!不行,獵...

  • 惹上邪情少董:媽咪帶球跑

    作者:慕齊  

    總裁豪門 【已完結】

    五年前,她被迫與他簽下生子協議。黑暗的屋子裏,他不知是她,她不知是她。五年後,他依舊用卑劣的手段強占...

  • 總裁嬌妻不太乖

    作者:金水達蓮  

    總裁豪門 【已完結】

    20歲的丁蕊醉酒後稀裏糊塗的被LD跨國集團總裁楊旭帶回了房間,被吃幹抹淨了不說,脖子上還被強行種下了一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