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三十章 初戀冤家

“趕緊上車。你不是說還要順路去買蛋糕嗎?”

蘇流年最終還是妥協的任由顧錦城安排,她剛剛係好安全套,顧錦城就把香薰店的購物袋扔到了她的懷裏。

“你輕點!送人的,別弄壞了!”

“我已經送到了,還怕什麽?”

“啊?”

蘇流年恍然大悟,這一袋並不是自己送給培培婆婆的禮物,而是剛才顧錦城在結賬的時候要求銷售小姐另外打包的香薰。

可是,他這又是什麽意思?

蘇流年趕緊將袋子遞給了顧錦城,“我不能收!”

“可是你已經收下了。”

“難道你不知道吃人的嘴軟,拿人的手軟嗎?”

“你別多想,我隻是維護我自身的形象才順便買給你的。”顧錦城轉了一轉方向盤,“陪未婚妻購物不可能什麽都不買給自己的未婚妻,所以我隨便買的,不喜歡你扔掉都可以。”

蘇流年歎了口氣,她總是拗不過這個男人,隻得收下了,大不了一會和自己的香薰一起送給培培和她的婆婆,免得到時候顧錦城又借此事大做文章,利用自己,那就得不償失了。



下個路口左轉就是葉培培家住的巷子,因為巷子太狹窄,上次倒車的時候也十分不易,於是顧錦城吸取經驗,把瑪莎拉蒂停在了茂景大廈的地下車庫裏,手裏提著蛋糕,和蘇流年一起慢行在悠長窄狹的巷子裏。

“這條巷子少說也有百年了。”

蘇流年側眸看著顧錦城淺笑道:“你連這個都看得懂?”

巷口豎立著一塊石碑,上麵刻著的字體早已經被時間腐蝕,隻隱隱約約能看見朝代和帝王的名號。在市政規劃上,這條巷子也成為了領導班子頭疼的根源。

“所以我總是讓培培搬家,要是哪天這條巷子真的被拆了,她們也就真的無家可歸了。哎,可惜我怎麽都說不通……”

蘇流年和顧錦城肩並著肩,踩在巷子的青石板路上,午後微弱的暖陽穿透橫斜逸出的樹枝,拉長了他們的身影,留下了斑駁的光斑。靜謐的風,夾雜著濃鬱的丁香花花香,不知道是哪戶人家院子裏的丁香,按捺不住獨自綻放的寂寞,定要用一縷香魂來將世人引誘。

“好香!”

蘇流年禁不住的停下了腳步,尋著花香看過去,那高高的院牆似乎都無法藏匿這滿院子的暖春之色。隻見一枝枝綴滿了深紫色花朵的枝椏探出了院牆,迎風搖曳,一朵朵丁香花隨風而起,隨風而落,落英繽紛,恍若遺世獨立的世外桃源。

“你喜歡丁香花?”

蘇流年點了點頭,一時忘情,笑著回眸看向顧錦城,“你還記不記得,以前我們高中的校園裏也種了很多丁香花。每到暖春和初夏的時候,校園裏總是能聞見一陣一陣的丁香花香。一排排典雅的深紫色,就像是一簾幽夢!”

“隻有你們小女生才會記得這樣清楚!”

顧錦城輕蔑的白了蘇流年一眼,轉身抬頭看著眼前那一枝枝在風中亂顫的丁香花,腦海中卻是高中校園裏那一排排被學生們叫做“初戀物語”的丁香花。因為也不知道是誰最開始說的,丁香花的花語是“初戀”。尤其是在高中懵懂的歲月裏,關於初戀的各種話題總是傳的飛快。

所以,還是十八歲的他,站在丁香花樹下向十七歲的程佳琪表白了。

那是他的初戀,也是唯一。

隻是他後來才知道,在他表白的那一天,幾乎是同一時刻,在校園裏那排丁香花的盡頭,蘇流年失戀了。既然是這麽痛苦的回憶,為什麽,現在的她看著丁香花卻能笑得這麽燦爛?是因為她已經徹底放下了嗎?

顧錦城忍不住低眸看向身旁的蘇流年,她的笑容蕩漾在臉上,比那滿院子的春色還要嬌媚。倏爾,一朵丁香的落花打著旋兒落在了她的頭頂,顧錦城的喉結忍不住的一陣聳動,卻又是一滴水滴在了她眉心的落花上。

“下雨了!”

蘇流年趕忙遮著頭,連連後退了好幾步。

顧錦城立刻將蛋糕遞給了蘇流年,脫下了自己的西裝外套,撐在蘇流年的頭頂上,“快走!”

蘇流年立刻隨著顧錦城的步伐小跑起來,二人貼得很緊,小鳥依人的她就像是被顧錦城摟在了懷裏。而被雨打落的丁香鋪了滿地都是,香氣襲人,好像,是上天的祝福。



“培培!培培,快開門!”

蘇流年和顧錦城躲在了葉培培家門外的屋簷下,豆大的雨滴頻頻落在他們的肩頭。好在沒過多久葉培培就來應門了,一見他們沒打傘的樣子,培培立刻招呼他們進了裏屋,又挑出兩條幹淨的毛巾來。

“要不你們去洗個澡,小心感冒了!”

“我是軍人,身體素質還不至於這麽差,至於某人……”

蘇流年連連擺手,“我也不用了,也沒怎麽淋著。”

“我還是去給你們熬些薑湯,你們隨便坐,別客氣。”

說著,葉培培轉身進了廚房。

而在另一個屋子裏的老人和小磊都聽見了動靜,也都迎了出來。

“這雨怎麽說下就下了……趕緊喝些熱水。”

葉培培的婆婆從保溫瓶中倒出了兩杯熱水,小磊十分乖巧懂事的為他們端來。

“小磊乖!你的爺爺呢?今天在家裏還是在醫院裏?”

蘇流年詢問著起身,扶著老人坐下。

老人歎了口氣,搖著頭回道:“還是在醫院裏,老毛病犯了,我們也剛從醫院回來。小磊,去給你蘇媽媽和顧爸爸端些水果過來。”

“好!”小磊蹦蹦跳跳的去了。

顧錦城正在喝水,卻又不由得猛地被嗆,顧爸爸?顧爸爸?

蘇流年也抿嘴笑了起來,顧錦城咬牙切齒的瞪了她一眼。

正巧此時,又傳來了拍門聲。

在廚房裏熬薑湯的葉培培趕緊出去應門,果然是金茜茜。

“快進屋,你們怎麽都沒有打傘呢?好在我在熬薑湯,待會你也喝點。”

“薑湯?那麽傳統老掉牙的東西!”

金茜茜一麵撩開了額前濕潤潤的長發,一麵進了屋子。

她一見顧錦城也來了,雙眸立刻大放異彩。

“傳統的東西,才說明是最有效的!你們先坐……”說著,葉培培又進了廚房。

老人悠悠的站了起來,“我也去廚房看看。”

金茜茜彈了彈身上的雨水,笑道:“你們都來得好早。”

“反正一整天都沒事,索性就早來了,說不定還能幫忙。”

蘇流年站起身來,將手中的毛巾遞給了金茜茜,“你還是趕緊擦擦,我去廚房看看要不要我幫忙。”

金茜茜淺笑著接過,卻在蘇流年進了廚房後,立馬扔掉了。

“給我用過的……”金茜茜嘟噥著,轉身看向顧錦城的身邊也搭著一張毛巾,便立刻上前笑道,“我可以用這張嗎?”

“這張也是用過的。”顧錦城懶的連眼皮都沒有抬一下。

金茜茜卻全然不顧他的臉色,緊緊地貼著顧錦城坐下,抓過他的毛巾,偷偷笑道:“我又不介意。”

顧錦城撇著嘴,雙手抱臂,使勁地蜷縮成一團,就好像金茜茜是病菌似的。

“我沒想到你也來了。”金茜茜故作神秘的笑道。

“我不能來嗎?”

“我隻是沒想到,你還有心情來。”

顧錦城挑了挑眉梢,什麽話也沒說,和這種女人多說一句話他都覺得費神。

“我還以為,你不想見著我了,會躲著我。”

金茜茜說著就靠在了顧錦城的胳膊上,塗有玫瑰紅指甲油的纖長十指緊緊的抓著他的手腕,露出包臀短裙外的白皙大腿有意高高翹著,借此機會半鬆半穿著高跟鞋,用腳後跟磨蹭著顧錦城的小腿。

顧錦城頓時忍無可忍,立刻皺眉站起身來,“你自我感覺總是這麽良好?”

“有什麽不可以嗎?”

金茜茜側靠在沙發上,細長的手指有意帶著挑逗的意味撫過自己的大腿。

顧錦城嘴角一抽,冷笑道:“我隻覺得可悲。”

“可悲?”金茜茜的臉色頓時變得一陣青白,她最討厭用這個詞語來形容自己,“可悲?我現在有什麽地方可悲?我吃得比別人好,住的比別人好,隻要是我想得到的,就沒有我得不到的,這樣的我,你居然說我可悲?”

“如果你覺得自己並不可悲的話,是不會被我這句話激怒的,所以,最覺得你可悲的人,其實就是你自己!”

“你!”

“你倆怎麽一見麵就開始吵啊?”蘇流年端著一碗薑湯走了出來。

金茜茜撒嬌著走向蘇流年,接過了薑湯,嬌嗔道:“還不是你的未婚夫,總是欺負我!”

“欺負你?他欺負你什麽?”葉培培隨後端著兩碗薑湯走了出來。

蘇流年一本正經的看向顧錦城,質問道:“你怎麽欺負茜茜了?”

“我沒有。”顧錦城攤開雙手,表示十分無奈,“隨便你們怎麽說……”

“好了,你們年輕人就是血氣方剛。”老人緩緩走了出來,笑道,“都說不是冤家不聚頭,你們啊,互相就是對方的冤家!”

不是冤家不聚頭?

蘇流年看向顧錦城,正對上他火辣辣的目光,燒得她臉頰緋紅。

而一旁還在惱怒的金茜茜也破涕為笑,心裏想著自己和顧錦城將是冤家情深。

唯有葉培培聽見這話後,臉上拂過一層淡淡的憂愁,卻又很快擠出一絲苦笑。

不是每一對冤家都可以修成正果,或許正是因為如此,愛情裏的冤家才會變得格外的驚豔。驚豔到,一瞥之間愛上了她,卻哪怕用盡一生的時間,都無法將她忘懷……
更多

編輯推薦

1總裁的情人老婆...
2冷魅總裁獨寵妻...
3冷總裁的退婚新...
4誤做總裁妻
5錯愛霸道總裁
6總裁逃妻:新娘...
7總裁大人不要啊...
8不做緋聞妻:總...
9總裁,放了我
10撒旦總裁不要跑...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總裁,別胡來

    作者:微風中搖曳  

    總裁豪門 【已完結】

    本文主角淩妍妍六歲時被父親拋棄成為孤兒,大學畢業的她做著各種兼職。一天晚上她路上遇到流氓,匆忙中向正...

  • 總裁的獵愛行動

    作者:過路人與稻草人  

    總裁豪門 【已完結】

    她是歡喜集團的董事長,風華正茂,貌若天仙,二八年華(二十八歲了)無人問津,實在是嗚呼哀哉啊!不行,獵...

  • 惹上邪情少董:媽咪帶球跑

    作者:慕齊  

    總裁豪門 【已完結】

    五年前,她被迫與他簽下生子協議。黑暗的屋子裏,他不知是她,她不知是她。五年後,他依舊用卑劣的手段強占...

  • 總裁嬌妻不太乖

    作者:金水達蓮  

    總裁豪門 【已完結】

    20歲的丁蕊醉酒後稀裏糊塗的被LD跨國集團總裁楊旭帶回了房間,被吃幹抹淨了不說,脖子上還被強行種下了一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