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二十九章 奪人所愛

蘇流年接了電話進辦公室問道:“你們購物中心裏有沒有英國進口的香薰?”

顧錦城慵懶的連眼瞼都不想抬一下,淡淡的反問道:“你認為呢?”

“在幾樓?我要幫人買一些。”

“之然,你帶她去。”

“可是我五分鍾後還要幫你出席會議。”

“啊!對,我最討厭開會了!”

蘇流年撇著嘴道:“你們貴人事忙,隻要告訴我在哪一層,我自己去就可以了。”

“全市的人都知道你是我的未婚妻,你在我們的購物中心購物怎麽能沒有人陪?哪怕是做戲,也要做足全套的!”顧錦城扔下了手中的筆,站起身來,“我陪你去。”

“啊?讓你秘書陪我也行啊!”蘇流年連連擺手。

顧錦城斜睨了她一眼,幽幽地笑道:“我的秘書都是男的,陪你購物,我不放心。”

“男……男秘書?”

蘇流年突然想起葉培培告訴她的,外界有人揣測顧錦城是一個GAY,頓時一層雞皮疙瘩爬上了她的後背。有幾個總裁身邊會用男秘書?難不成,他貼身的工作人員都是男的?

“不管你的腦子裏胡思亂想什麽,趕緊跟上來!”

顧錦城的一聲低吼,蘇流年這才反應過來,顧錦城卻已經進了電梯,她隻得踩著高跟鞋小跑向顧錦城。剩下陸之然一個人在辦公室裏打了個寒戰,喃喃自語:“錦城居然會親自陪一個女人購物?”

別說陸之然不解,連亞特蘭蒂斯中心的工作人員看見顧錦城陪著蘇流年購物,都是驚愕不已。顧錦城是出了名的不懂情愛之人,更何況眾人都不看好他們的商業聯姻,如今看見他們“恩愛”的一麵,不驚訝的人才奇怪。

“你買香薰要送給誰?”

顧錦城佯裝隨意的問道,其實是在心裏掙紮了很久。

蘇流年站在一家高跟鞋店的櫥窗外,打量著他們新一季的限量品,緩緩回道:“剛才培培給我打電話,讓我下午去他們家吃飯。我這才想起來今天是她婆婆的生日,所以打算帶點香薰過去。英國進口的有一款很不錯,我經常用。”

“那個男的拋棄了她,還撇下整個家讓她承擔,你不幫忙勸說讓她盡早離開,還要去給她婆婆慶祝生日?你到底是不是她朋友?”

蘇流年回過身來白了顧錦城一眼,“正因為我是她朋友,所以我應該支持她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哪怕這件事情到頭來未必是付出就有回報,起碼她對得起自己!”

顧錦城挑著眉梢的轉移了視線,心跳莫名的加快卻不知應該怎麽反駁,隻能隨手指向前方五米開外的一家店,懶洋洋的說道:“就是這家。”

蘇流年不願多說,扔下顧錦城一個人在外麵就進了店。

“真搞不懂這些女人在想什麽!”

顧錦城嘴裏碎碎念叨著,無奈的歎著氣跟上了蘇流年。

“小姐的眼光真好,這款英國百年香薰品牌Penhaligon’s產品是我們店裏新到的一批貨,隻剩下這最後一瓶了。還有意大利頂級香薰品牌CULTI的這款產品,也是我們店裏最受歡迎的一款……”

銷售小姐熱情的跟在蘇流年的身邊,顧錦城便無聊的隨手看著近旁的產品。

這家店門麵很大,匯聚了全球各國進口的香薰產品,能滿足不同年齡層次的不同需要,前提必須是上流社會的人才有能力購買。否則小小的一瓶精油,和指甲油大小差不多的,都足以令中等階層的人“傾家蕩產”。

顧錦城隨意在各個貨架之間閑逛,工作人員紛紛上前向他打招呼,連店麵經理也趕緊為顧錦城推銷起來。顧錦城完全不懂這些玩意兒,便揮了揮手,道:“你們都忙你們的,別總是圍著我轉,生意不用做了?”

店麵經理欠了欠身,一臉諂媚之笑,“那顧總隨意挑選,如果有什麽需要,盡管吩咐!”

說完,店麵經理就去招呼其他客人了。

“你好,請問……”

店麵經理趕緊對眼前一個直發垂腰,清新亮麗的客人欠身笑道:“是,小姐。請問有什麽能幫您的?”

“你們店裏英國進口的精油除了baseformula、Norfolk和Shirley Price的品牌之外,還有其他的嗎?”

“當然。我們店裏還有英國百年的老品牌Penhaligon’s,是我們店裏最暢銷的品牌。”店麵經理領著這位小姐站在了蘇流年的邊上,“隻是這款產品隻剩下最後一瓶了,埃拉,拿Penhaligon’s的產品給這位小姐看看。”

一直在向蘇流年介紹產品的埃拉隻得陪笑道:“不好意思,小姐。這位小姐正在考慮是否購買Penhaligon’s的這款產品,所以我們暫時不能……”

聽見店麵經理和銷售小姐的對話,蘇流年回過頭來,正對上店麵經理身邊那位小姐柔和的目光。蘇流年趕緊遞上自己左手的那瓶Penhaligon’s的香薰,笑道:“如果你喜歡的話,我可以讓給你的。我再買其他的也一樣。”

“其實我是送禮用的,如果我的朋友不是隻鍾愛這一款香薰的話,我也並不是一定要奪人所愛的。”那位小姐報以十分抱歉的笑容。

蘇流年慷慨大方的將Penhaligon’s的香薰遞在了她的手中,笑道:“無所謂,這裏的香薰這麽多,我再挑選其他的也一樣。你不用介懷!希望你的朋友能喜歡。”

“謝謝。”那位小姐微微頷首,跟著店麵經理結賬去了。

銷售小姐又趕緊為蘇流年推銷起了加拿大的green valley的香薰品牌。



片刻過後,顧錦城回到了蘇流年的身邊,“選好了嗎?”

“嗯,差不多了。這款我也用過,安神的效果很好,應該也很適合她的婆婆。”

顧錦城沒有多言,就從皮夾裏掏出了信用卡遞給了銷售小姐,一並說道:“還有那幾款精油也替我包起來,如果Penhaligon’s的香薰到貨了,立刻給我留下一瓶。”

“是,請顧總稍等。”

蘇流年一愣,“這個……你結賬?”

“昨天喝酒是你結賬,這個就當是我的回贈。而且,訂婚情侶出來購物,哪裏有讓女人結賬的道理?”

蘇流年知道顧錦城是大男子主義的性格,雖然很不想領他的情,但是她也知道如果在公眾場合硬是和顧錦城鬧翻的後果一定很嚴重,所以她隻得安慰自己再找一個機會將這份情還回去就是了。

“已經將所有香薰都精心包裝好了。”

銷售小姐將整理好的香薰都遞給了顧錦城,店麵經理親自出來恭送顧錦城和蘇流年。剛才那位清新脫俗的小姐還在店裏,忽然見店裏的工作人員對蘇流年畢恭畢敬,也不由得一愣,正巧有兩個銷售小姐的對話無意地傳入了她的耳中。

“真羨慕他們!要是我也能嫁入豪門就好了!”

“你呀,別癡心妄想了,人家那是含著金鑰匙出生的!我們可高攀不上。”

“說真的,我覺得顧錦城和那個蘇小姐真的是男才女貌,天作之合啊!”

“你作死啊!顧總的名字也敢直說?被經理聽見了,又該扣你工資了!”

“名字不就是讓人叫的嗎?”

“走走走!那邊還有客人等著呢……”

聽見她們對話的那位小姐腳下一個踉蹌,如蝴蝶雙翅般的睫毛頻頻亂顫。

顧錦城。

顧錦城!

這是一個多麽熟悉的名字,卻令她那麽的害怕,又那麽的,渴望!

“小姐,你哪裏不舒服嗎?”店麵經理注意到了她的不對勁。

她來不及回答,便如展翅的蝴蝶似的追了出去。

隻是顧錦城和蘇流年已經走得遠了,她隻能站在樓上看見他們消失在電梯裏的背影。哪怕隻是這一抹背影,也一如七年前烙印在她心中的那一幕。他還是那樣的挺拔帥氣,歲月令他變得更加男人,陽剛的成熟魅力宛如那無人可擋的萬丈陽光,直直地投射進她的心裏,撬開了她最珍貴的寶箱。

“我覺得顧錦城和那個蘇小姐真的是男才女貌,天作之合啊!”

剛才銷售小姐的話又浮現在她的心裏,這麽說來,剛才那個蘇小姐就是他的妻子嗎?她低眸看了看自己手中的香薰袋子,袋子提手上係著紫色的蝴蝶結彩帶,正好纏住了她左手無名指上的那枚鑽石戒指。

戒指耀眼奪目,刺進她的心裏,可她的嘴角卻仍然硬生生地掛著一絲幹澀的苦笑。

“小姐?”

她立刻回過神來,身邊站著一個保鏢式的人物。

“香薰已經買好了,我們回去吧。”

“是!”保鏢接過了她手中的購物袋。

她最後回頭看了眼顧錦城消失的方向,終究什麽話也沒說,戴上了墨鏡,消失在了來來往往的人海裏。

香薰店裏的經理目送著她遠去,嘴裏喃喃自語道:“現在看來,怎麽覺得她挺眼熟的?是在哪裏見過呢?”

“是她!真的是她!我剛才也舉得她眼熟來著!”

埃拉捧著雜誌站在了店麵經理的身旁,雜誌的封麵女郎正是剛才的那個女人,而在她照片下方用著醒目的大字寫著“美國超模程佳琪,回歸故裏是對還是錯?”

“哦,難怪眼熟,原來她就是程佳琪!”店麵經理恍然大悟的點著頭。



顧錦城送蘇流年到了停車場,卻沒有要回辦公室的意思。

“你要一直站在這裏等著我離開嗎?”

“當然不!”

顧錦城等蘇流年解開了瑪莎拉蒂的報警裝置,便拉過副駕駛座的車門,看向蘇流年。蘇流年傻傻的看著顧錦城的一舉一動,這才反應過來。

“你要跟我一起去培培家?”
更多

編輯推薦

1總裁的情人老婆...
2冷魅總裁獨寵妻...
3冷總裁的退婚新...
4誤做總裁妻
5錯愛霸道總裁
6總裁逃妻:新娘...
7總裁大人不要啊...
8不做緋聞妻:總...
9總裁,放了我
10撒旦總裁不要跑...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總裁,別胡來

    作者:微風中搖曳  

    總裁豪門 【已完結】

    本文主角淩妍妍六歲時被父親拋棄成為孤兒,大學畢業的她做著各種兼職。一天晚上她路上遇到流氓,匆忙中向正...

  • 總裁的獵愛行動

    作者:過路人與稻草人  

    總裁豪門 【已完結】

    她是歡喜集團的董事長,風華正茂,貌若天仙,二八年華(二十八歲了)無人問津,實在是嗚呼哀哉啊!不行,獵...

  • 惹上邪情少董:媽咪帶球跑

    作者:慕齊  

    總裁豪門 【已完結】

    五年前,她被迫與他簽下生子協議。黑暗的屋子裏,他不知是她,她不知是她。五年後,他依舊用卑劣的手段強占...

  • 總裁嬌妻不太乖

    作者:金水達蓮  

    總裁豪門 【已完結】

    20歲的丁蕊醉酒後稀裏糊塗的被LD跨國集團總裁楊旭帶回了房間,被吃幹抹淨了不說,脖子上還被強行種下了一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