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二十三章 聞言色變

顧錦城的怒吼聲充斥了整間公寓,而蘇流年躲在一樓的洗手間裏,毫無動靜。

雕刻著美人魚的洗手池裏,水嘩啦啦的流著,蘇流年的臉上滿是水痕,精致典雅的妝容早已經花掉,可她的眸子裏卻依舊撲閃著一份浮躁和不知所措。

她雙手撐在池台上,剛才激情似火的畫麵,還在她腦海裏揮之不去。

如果,如果剛才真的發生了關係,她和顧錦城,是不是就會假戲真做?

如果,如果她和顧錦城真的……真的了,會怎樣?

她凝視著鏡中自己的左手,中指上璀璨發亮的訂婚鑽戒,似乎在嘲諷著她的愚昧。這個顧錦城和她相識不過是最近,她根本不了解顧錦城是怎樣的一個人,居然就天真的以為他是愛上自己,才會……

“喂,麻煩你快點!你要是再不出來,我就進去了!否則你就要給我收屍了!”

顧錦城後仰著脖子,鼻血還沒止住,重重地拍著門。

蘇流年回過神來,胡亂洗了洗臉,喊道:“馬上就好!”

話音剛落,蘇流年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培培,出什麽事了嗎?”

“我看了白榮春準備發表的公開聲明,他們準備將顧氏集團收購蘇氏集團的事情扣在你的頭上。那幫老股東到時候肯定會罵死你的!你還是趕緊回公司吧!”

“我知道了,我馬上回來。”

掛了電話,蘇流年對著鏡子歎了口氣,迅速又為自己重新化了妝容。

“喂!你到底好沒有啊!要死人了……”

話還未說完,洗手間的門突然從裏麵打開,顧錦城看著蘇流年,蘇流年卻什麽話也沒說,提著包就從他身邊擦過。

“蘇流年!你給我站住!”

“你還想和我說什麽,或者是做什麽嗎?”

顧錦城頓時臉紅脖子粗,“你別哪壺不提開哪壺!你現在去哪兒?”

“我有必要想你匯報行蹤嗎?”

蘇流年自顧自地抬步而去。

“對付白榮春和趙麗梅那兩隻老狐狸,你有本事嗎?”

蘇流年頓時停下了腳步。

顧錦城一本正經地說道:“去車上等我。”

蘇流年側過頭來看著顧錦城,“你為什麽要幫我?”

“是不是幫你,還言之過早。”

蘇流年淡淡的一聲冷笑,轉身開門離去。

顧錦城一絲不掛的圍著浴巾,半依靠著洗手間的門,深邃的眸子,好似藏有無盡的秘密,就像是被雲海遮掩的巍峨高山,令人看不清它真實峻峭的模樣。

二十分鍾後,顧錦城的軍用悍馬停在了蘇氏集團的停車場裏。

蘇流年迫不及待地下車,卻被顧錦城喊住了。

“走這麽急做什麽?”

“還有十分鍾他們就會發布聲明了,我當然急了!”

顧錦城淺笑著走向蘇流年,突然說道:“挽著我。”

蘇流年隻當自己是聽錯了,詫異地瞪圓了眼睛。

“你的智商,是不是笨得來一定要我說兩遍才聽得懂?”

“可是,為什麽呢?”

顧錦城白了白眼,“你如果再問下去,就等著那些老股東來找你算賬吧!”

“反正都是你在背後搗的鬼,顧氏集團根本沒有收購我們。”

“誰知道呢?”

顧錦城笑得詭異,蘇流年看不懂,卻隻得撇著嘴挽住了顧錦城的胳膊。

二人坐電梯到了蘇氏集團的十七樓,電梯的門剛剛打開,一陣陣刺眼的閃光燈差點閃瞎了蘇流年的眼睛。她還沒有反應過來,便有電視台和報社、網絡的記者將話筒和錄音筆遞到了她的麵前。

“請問蘇小姐,顧氏集團收購蘇氏集團一事,蘇小姐事前知不知情?”

“還是說這是蘇小姐和顧上校訂婚的真正意義?是想讓顧氏和蘇氏成為一家嗎?”

“此事是蘇小姐的一意孤行,還是全體股東的意思?”

蘇流年被問得茫然不知所措,顧錦城立刻擋在了她的麵前。

“這件事在十分鍾後的記者招待會上,我們會詳細說明。”

“十分鍾後?十分鍾後正是蘇氏集團高層發表公開聲明的時候,顧上校的意思是將參加這次的記者招待會嗎?”

“請問顧上校是以顧氏集團繼承人的身份,還是以蘇氏集團女婿的身份參加呢?”

顧錦城不緊不慢地回道:“不管是什麽身份,十分鍾後,各位媒體朋友都會得到你們問題的答案。”

顧錦城側眸看向身邊小鳥依人的蘇流年,難得她這麽安靜,什麽話都沒有說,這個角度看過去,她的確是有幾分可愛的。顧錦城不由得環手摟住了她的腰際,替她在記者人群中開辟了一條路來。

“你終於來了。”

葉培培一直在會客廳外踱步來回,終於等到了蘇流年和顧錦城。

“我們蘇氏集團發表澄清傳言的公開聲明,顧上校怎麽來了?”

蘇流年還沒來及向葉培培詢問情況,同時而來的白榮春已經先發製人了。

顧上校依舊保持著完美精致如麵具似的笑臉,回道:“當然由我親自來澄清,顯得更加真實,不是嗎?”

“當然當然,我們蘇氏集團上上下下求之不得呢!”

白榮春含笑著側身,伴在顧錦城的身旁,說說笑笑進了會客廳,一旁的記者趕緊捕捉著他們的鏡頭,不知道這幫記者的筆下又會寫出怎樣流於表麵的文字。

“流年啊,這個顧錦城看起來還不錯啊!和傳言裏的人,判若兩人啊!”

蘇流年在葉培培的陪同下跟在顧錦城和白榮春的身後,低聲問道:“之前讓你收集關於顧錦城的事情,你已經都做好了?”

“都差不多了,招待會結束之後,我慢慢給你說。”

“好。”

蘇流年向葉培培點了點頭,見發言人席位上端坐著白榮春,便撇著嘴坐到了白榮春的左側,而白榮春的右側正是趙麗梅。

可是她剛剛坐下,顧錦城就站在了她的身旁。

“你好像做錯位置了吧?”

蘇流年原以為顧錦城是在跟自己說話,可抬頭看去,顧錦城卻是背對著自己,麵向著白榮春。白榮春詫異不解,淺笑著問道:“顧上校這話的意思是……”

“我的話,向來不說第二遍!”

“可是現在是在我們蘇氏,不是你們顧氏。”

“我需要幫你把話筒的聲音打開嗎?這樣,記者們才能聽見我們之間的對話!”

顧錦城笑容滿麵地看向台下的記者,右手的食指剛剛將話筒開關的按鈕摁下,白榮春臉色尷尬的一陣青白,立刻擠出了一絲苦笑,聲音顫抖著說道:“今日顧氏集團的顧上校,在你百忙之中,出席了我們蘇氏集團的記者招待會。作為客人,理應由顧上校先為大家說幾句……”

“我的話很短,不會耽誤大家太多的時間。”

顧錦城徑直打斷了白榮春的話,也沒有等白榮春起身讓位,顧錦城直接舉起發言人的話筒,說道:“其實這件事情,我的未婚妻並不想這麽快公開於眾的,但是沒想到各位記者的鼻子這麽靈敏,所以我不得不代表我的未婚妻,也就是蘇氏集團的總裁蘇流年小姐,將這件事情告訴大家。”

“是顧蘇兩家即將融為一家嗎?”

“訂婚不到一個月,是已經選好了婚期嗎?”

“大婚之後,顧氏和蘇氏又將何去何從呢?”

顧錦城的嘴角不經意的一絲冷笑,“顧氏的確擁有了蘇氏集團一小部分的股權,但是這些股權並不意味著顧氏收購了蘇氏,也並不意味著顧氏和蘇氏融為了一家,隻是我顧錦城與蘇流年小姐訂婚後,蘇氏集團諸位高層以賀禮的形式贈送與我們的。而我們顧氏集團,也會將一小部分的股權贈送於蘇氏,來表明我們合作的誠意。”

白榮春傻眼地看向趙麗梅,二人麵麵相覷,皆是疑惑不解。

蘇流年更是一頭霧水,這都是哪跟哪啊?

“顧上校,是否方便透露您如今手上有多少蘇氏集團的股份呢?”

“作為回禮,顧氏集團又會贈送蘇氏集團多少的股份?”

“顧上校……顧上校……”

顧錦城根本不理會記者們的提問,淡淡地放下手中的話筒之後,就牽過蘇流年的手,在記者們長槍短炮的瞄準下,強行帶走了蘇流年。

“這……”

白榮春不知所措,趙麗梅立刻搶過話筒,媚笑道:“今日的記者招待會就此結束,多謝各位媒體朋友的捧場。”

話音落地,白榮春才回過神來,隨著趙麗梅在保安的護送之下離開了。

待回到了趙麗梅的辦公室,白榮春終於按耐不住地問道:“這……麗梅啊,這究竟是怎麽回事啊?高層什麽時候有過這樣的決定啊?”

“這都是顧錦城那個小子自己搗的鬼!”趙麗梅憤憤然的一拍桌子,滿臉的火氣藏匿不住,“外界傳言,顧錦城不是一個遊手好閑的部隊上校嗎?原以為借用他和蘇流年的婚事,可以讓我們狠狠撈一筆,現在,我們卻被他牽著鼻子走!所謂的贈送股份,隻是為了掩飾他暗地裏的動作而已……”

白榮春拉過趙麗梅對麵的椅子坐了下來,茫然問道:“什麽意思,我怎麽不懂?”

趙麗梅無奈地白了他一眼,緊咬的雙唇過了片刻,才緩緩說道:“這個男人不簡單!將來,或許更有令我們措手不及的時候。你去查查,他究竟買走了我們多少的股權。這樣,我們才有談判交易的籌碼!”

“好!我這就去。”

白榮春剛剛起身,卻又尷尬無奈地說道:“蘇流年那丫頭已經削去了我臨時總裁執行者的職務……”

“隻要我是監事會的主任,他們就休想占到便宜!”

趙麗梅的目光犀利如刀,盯著書案上的照片,恨不得將照片中的人吞下去。
更多

編輯推薦

1總裁的情人老婆...
2冷魅總裁獨寵妻...
3冷總裁的退婚新...
4誤做總裁妻
5錯愛霸道總裁
6總裁逃妻:新娘...
7總裁大人不要啊...
8不做緋聞妻:總...
9總裁,放了我
10撒旦總裁不要跑...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總裁,別胡來

    作者:微風中搖曳  

    總裁豪門 【已完結】

    本文主角淩妍妍六歲時被父親拋棄成為孤兒,大學畢業的她做著各種兼職。一天晚上她路上遇到流氓,匆忙中向正...

  • 總裁的獵愛行動

    作者:過路人與稻草人  

    總裁豪門 【已完結】

    她是歡喜集團的董事長,風華正茂,貌若天仙,二八年華(二十八歲了)無人問津,實在是嗚呼哀哉啊!不行,獵...

  • 惹上邪情少董:媽咪帶球跑

    作者:慕齊  

    總裁豪門 【已完結】

    五年前,她被迫與他簽下生子協議。黑暗的屋子裏,他不知是她,她不知是她。五年後,他依舊用卑劣的手段強占...

  • 總裁嬌妻不太乖

    作者:金水達蓮  

    總裁豪門 【已完結】

    20歲的丁蕊醉酒後稀裏糊塗的被LD跨國集團總裁楊旭帶回了房間,被吃幹抹淨了不說,脖子上還被強行種下了一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