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三十二章 “蜂語人生”析

  位於聲名遐邇的十三朝古都陝西省西安市老蜂農生物科技有限責任公司董事長楊萬鎖充滿書卷氣的辦公室裏,醒目地懸掛著一幀精心裝裱的寫有“蜂語人生”四個遒勁行書的橫幅,巧妙地利用中國文字的特有諧音,將“風雨”寫成“蜂語”,一語雙關,且思且詠,言情抒懷,充分彰顯著主人公對蜜蜂特有的情懷與“從業宣言”。

  決心和膽識源於深切的感悟和體認。2000年,對於歲近不惑的楊萬鎖將是第二次做出“叛逆”的一年,也是其將第二次改變自己生命軌跡的一年。

  楊萬鎖第一次做出“叛逆”,是在就讀於西北農業大學畢業時,被告之分配到位於北京的國家某部委。到作為國家政治和文化中心的首都工作,是多少莘莘學子夢寐以求和翹首以盼的呀!然而,容貌略顯稚嫩的楊萬鎖卻反其道而行之地急火火找到老師,額頭上熱汗涔涔,氣喘噓噓地說:“老師,幫我調換一下去向吧,我要留在西安工作。”說罷長長籲了口大氣,一起一伏的胸脯方恢複了平靜,好像一塊石頭落了地。

  “什麽?你說什麽?!”難怪飽經世事的老師見楊萬鎖態度這麽迫切而中肯,一連問了兩個“什麽”?撐到最高極限的上眼簾久久沒有落下。

  出生於以字聖倉頡聞名的陝西省白水縣一個農戶人家的楊萬鎖,自幼受到三秦大地古樸強悍民風的熏陶,謹記“地貧栽鬆柏,家窮子讀書”的庭訓,“文革”後恢複高考以出類拔萃的成績成為本村自1958年以來長達20年的第一個大學生,而且還形成了憨厚倔強而務實的品格。他1.73米以上的身高,挺拔而健朗,加之膚色白皙,眉清目秀,一頭濃發成自來卷狀,鼻梁上一副琺琅眼睛,顯得格外儒雅而帥氣,但他深諳自己性格內向,不善交際,所以不肯走仕途之路,而是想從事實業。

  於是,他便被重新分配到陝西省農業廳下屬新成立的一個從事生物農科類產品的公司。

  恰在這時,公司來了一位省農科院蜜蜂研究所的退休專家,與公司合作開發蜜蜂產業,楊萬鎖便向公司經理提出與這位蜜蜂專家一起工作。從此,他每天騎著一輛半新不舊的自行車,與老養蜂專家一起,披著金色朝霞出,浸著鉛灰色暮靄歸,往返十幾公裏或幾十公裏,奔波於市場、客戶、養蜂專家與公司之間。嚴冬,西北高原的風像刀片刮在臉上,似一層皮一層皮往下旋,生疼生疼的;夏季突遇暴雨,渾身被澆得宛如落湯雞,有時不慎連車帶人摔在濁水橫流的路上,活脫脫一個泥猴。養蜂專家關切地問:“小楊,咋樣?”楊萬鎖用手一搰摟臉上小河般流淌的雨水,向養蜂老專家憨然一笑,毫不在意地言道:“沒啥!”說完推著自行車在泥濘的路上深一腳淺一腳地挺進。這是意誌的鍛造,這是品質的淬火!

  經過養蜂老專家的傳、幫、帶和親眼目睹養蜂人對蜜蜂的酷愛,不僅使楊萬鎖全麵學會了養蜂技能,了解了蜜蜂產業,更重要地使他認識了蜜蜂的神奇與偉大。

  目前,我國蜂產品的年產值達上百億元,而通過蜜蜂授粉給農業的豐產帶來的經濟價值要比蜂產品的年產值高百倍甚至更多,而給生態平衡創造的價值將無法用經濟指標估量。再者,蜜蜂采集天地之靈氣,匯聚自然之精華,所形成的蜂產品,屬於天然綠色食品和保健品,含有豐富的活性物質,對於人類的保健和療疾具有不可替代的奇特功效,為世人慨然饋贈福祉,是真正的年輕態健康品。所以,從事蜜蜂產業,弘揚蜜蜂精神,是一項造福社會和惠及人類的“陽光工程”。所以,楊萬鎖決心“把一生都交給蜜蜂”。

  但是,楊萬鎖所在的那個國營公司,雖然掛的是企業的牌子,但是辦事程序仍未擺脫機關“衙門”作風,還屬於吃“大鍋飯”。工作人員多是“一杯茶,一支煙,一張報紙看半天”。照此以往,公司必將是死路一條!

  怎麽辦?善於思變的楊萬鎖半夜半夜地睡不著覺。他習慣性地將雙臂交叉枕在腦後,兩眼直直地盯著黑膝膝的屋頂天花板,似乎在解讀一部深不可測的秘笈,他的腦海卻如洶湧的大潮,巨浪排空,砰然作響。他妻子見他不但曬黑了,而且也消瘦了,還常常失眠,就勸他不要太勞累了。他一麵安慰妻子:“沒事,幹工作哪有不累的”。一麵又暗暗地說:“此時此刻的我,不是身累,而是心累呀!”

  因為,楊萬鎖將再一次做一個“叛逆”者,居然思考要冒天下之不韙地與企業傳統的體製決裂!這舉動,豈非兒戲,來不得半點草率呀!鬧不好,不僅關係到他個人的成敗得失,而且還關乎這個蜂產業的生死存亡啊!

  為此,楊萬鎖的牙幫骨常常隆起一道山梁般的肉棱子。這是靜思中的勢能蓄積,是抉擇中的衝突搏殺,又似大師閉關修煉的精魄凝聚。最後,又經過半夜思索的楊萬鎖,猛地一攥拳頭,指關節“嘎巴”作響,隨之牙縫裏火山般噴射出幾個充滿熱力與鋼質的字:“就這麽辦!”

  轉天,楊萬鎖當眾宣布接管已經決定倒閉的公司,並且將原公司改成股份製。楊萬鎖宣布這個決定時,那火熱的目光,撫慰在每個人的臉上;那錘擊鐵鑽般的話語,錚響在每個人的心裏。人曰:有文化有智商的人做出“叛逆”的決定,一定是深思熟慮和審時度勢。楊萬鎖做出的“叛逆”當屬識時務者。所以,他麾下立刻聚攏起十幾個誌同道合者。

  “陝西老蜂農生物科技有限責任公司”,便呱呱墜地!

  蜜蜂產業不但是“陽光工程”,而且蜜蜂本身就是一部度化人生的形象而生動的教科書。家喻戶曉的《三字經》言:“蠶吐絲,蜂釀蜜,人不學,不如物。”因此,楊萬鎖向老蜂農人提出,開發蜂產業,同時要升華公司每一個員工的蜜蜂精神。

  楊萬鎖認識到,產品質量高低,很大程度取決於產品的原料環境。為此,他風餐露宿,爬坡越穀,足跡踏遍八百裏秦川。欣喜地發現,浩瀚的秦川,草木葳蕤,百花爭豔,沒有現代化汙染,是一座取之不盡的天然蜜庫。於是,“老蜂農”的蜜源基地便在浩大的茫茫秦川駐足。

  公司改製之初,是負資產經營。資金匱乏,辦公和生產隻能租用西安市北郊一座閑置而簡陋的二層小樓;市場也相當局促,隻是拘泥於西安市內。楊萬鎖說,要是天上掉餡餅,再嘔心瀝血地拚命工作,真的就成了神經病。可是,世界上不會有這種好事。所以,作為一個創業者,就是要知難而進,開拓進取。一隻工蜂采集1千克蜂蜜,要在花叢中飛行12萬次至15萬次,其行程相當於繞地球飛行3圈,這需要付出多麽大的艱辛和鍥而不舍的毅力嗬!較之工蜂的辛勞,我們開始遇到的這些難處是多麽的微不足道呀!所以,在擺地攤收購原料和出售蜂產品階段,身為公司董事長的楊萬鎖,穿著工作服,過秤灌桶,什麽髒活累活都幹,一點兒都不覺得“跌份”。

  榜樣的力量是巨大的。在楊萬鎖的帶動下,經過全體老蜂農人的竭力奮鬥,公司每年銷售額連續翻番般的飆升。

  改製後的公司“溫飽”問題解決後,楊萬鎖思考和抉擇的新課題是如何將“老蜂農”做大做強。謹記“多識需博學,積學方成富”哲理的楊萬鎖說,雖然知識與智慧不一定劃等號,但是知識卻是智慧的活性碳。所以,隻要有機會,他就參加北京、上海等有關機構舉辦的企業戰略發展論壇和研討班等,使他開闊了胸襟,擴大了視野,增添了使命感。他頗有見地地言道,要使“老蜂農”在日趨激烈的市場競爭中強勢發展,必須形成規模化、標準化、係統化。以質量占有市場,以品牌贏得受眾,以係統保持運行暢通。

  因此,他不惜利用高額貨款,毅然決然地自建32畝現代化生產加工基地,引進嚴格按照GMP標準建立的十萬級淨化車間超過800平方米,立體成品庫房超過1000平方米,恒溫地下庫房超過2000平方米,建有全自動冷庫5座。擁有高科技現代化的蜂蜜濃縮生產線、蜜蜂灌裝生產線、全自動果凍王漿生產線、硬膠囊生產線、顆粒花粉及破壁花粉生產線等多條國內一流、世界先進的蜂產品生產線,並按照國際標準建設了西北一流的蜂產品專項檢測實驗室等,從而加工製造出大批量高檔次供應市場並使顧客方便、放心、滿意享用的“融氏王”牌和“融氏王老蜂農”牌蜂產品四大係列百餘種規格。

  規模生產極大地催生了市場。以質量為標準的品牌受到了廣大顧客的青睞。以龐大和完善的銷售及服務係統,不僅在西安、寶雞等地區經營蜂產品連鎖店達100家,以大型連鎖醫藥超市為主的蜂產品專櫃60多個,以大型商業超市為主的“融氏王”蜂產品專區70多家,而且在全國二十多個省市建立加盟店200多家。從而使楊萬鎖確立的“讓世人分享健康,分享生活”的企業核心經營理念迅速得以實現,同時連年榮獲“陝西省消費者滿意產品”、“全國蜂產品行業龍頭企業”、中國蜂產品消費者“十佳滿意”產品等稱號,還榮獲“首屆楊淩農博會金像獎”及“第六屆國家蜂療大會暨蜂產品博覽會金獎”等桂冠。年銷售額一舉突破6000餘萬元,還清了貸款,為“老蜂農”可持續發展夯實了堅實的根基。

  這與其說是楊萬鎖的膽略,莫如說是他的胸懷。胸懷有多大,天地就有多寬。

  “要使‘老蜂農’立於不敗之地,必須打造一支高素質和特別能戰鬥的團隊。具有上億年生存史的蜜蜂,屢經劫難而繁衍至今,精誠一致和生死與共的團隊精神起了決定性的作用。”楊萬鎖在與本文作者的一次交談中,下意識地用右手食指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眼鏡,深邃的目光既蘊含著前瞻又帶有後慮,但主色調卻是深刻。不是麽?過去不少好端端的企業,驀地訇然間頃刻瓦解,往往是因為團隊精神的缺失,內部勾心鬥角,互相拆台,自掘墳墓。

  為此,楊萬鎖不但將明禮、誠信、奉獻、進取、和諧作為企業的宗旨和“老蜂農”每一個人的座右銘,而且在製度和措施上做到有章可循。他常對員工們推心置腹地說:“你們為公司打工,我為你們打工。公司的興衰與每個人的生活和命運緊密相聯”。他真誠希望每一個員工都要融入企業,把個人的職業追求與企業發展融為一體,將個人的價值與企業的價值在社會上同步體現。

  員工們說:“我們楊總,隻要在公司,每天來得最早,離開得最晚。”楊萬鎖說:“我是農村娃出身,對物質的追求很簡單,一天吃飯不會超過30元。”本文作者在幾次接觸楊萬鎖期間,確實發現他生活極其簡樸。有一次晚上9點多了,他方有暇與我們交談,結果一問這麽晚了他還沒有吃飯。他隻要了幾元錢一碗的麵條,三扒兩口吃進肚,用餐巾紙一擦嘴:“這頓飯吃得好香甜!”臉上流露出發自內心的滿足與快慰。其不講享受、不講排場,便是一斑窺豹。

  唐朝羅隱詠蜜蜂一詩曰:“不論平地與山尖,無限風光盡被占。采得百花成蜜後,不知辛苦為誰甜。”

  大愛無言。

  在蜂產業曆經20餘載風雨裏程的楊萬鎖,有些疲憊的麵容透著跋涉者的詩意滄桑,清晰的眼角魚尾紋彈撥著韜光養晦的睿智律動,平易中多了幾分含蓄與淡定,灑脫中增加了幾許深沉與從容,給人以視覺與心靈的強烈衝擊。

  “蜂語人生”:是人生之“風雨”,是“蜂語”話人生;是蜜蜂品格的“語”話,是楊萬鎖情操的話“語”。

  (此文榮獲由中國蜂產品協會、中國散文學會、中國詩歌學會和中國通俗文藝研究會主辦的“蜜蜂讚”全國征文一等獎)

  §§第二輯 序與跋及文論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