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四十章 拉攏蒙恬

雲蒙恬自從幾天前回來後,就一直很不痛快。

他在家中排行老四,上麵有一個大哥,兩個姐姐,下麵還有三個弟弟,兩個妹妹。他母親在他十一歲的時候病逝,他早就看厭了家中虛假的笑容,暗地裏的勾心鬥角更是讓他心生厭倦。

在十五歲左右開始,他就過著紙醉金迷的生活,夜夜笙歌,流連煙花之地。他的父親——“客似雲來”的東家雲繼昌對他是無可奈何,最後直接任由他自我放縱。

自落仙登台的那一天,他見到“一步傾城”,看見了那張悄顏,雲蒙恬終於知道什麽叫做一見鍾情。他竭盡一切接近她,認識她,卻在最後眼睜睜的看著她投入另一個男人的懷抱。

情傷之餘,雲蒙恬還是帶著微笑祝福落仙,就在落仙出嫁的那一日,他離開暉義,遊曆天下!

可是,他怎麽也沒有想到,韓生竟然那般的對待落仙?!在“聽雨閣”中,他恨不得殺了韓生這個生在福中不知福的畜生。在韓宅中,他更是憤恨難消,韓生在做什麽?他竟然讓自己的正妻像青樓舞姬一般,在客人麵前現舞?!

隻不過一年多沒見罷了,可是,雖然同樣跳著“一步傾城”,眼前的還是那個神采飛揚,意氣奮發,巾幗不讓須眉的落仙嗎?

“畜生,你在想什麽?連我的話也不聽?”一聲怒吼從雲蒙恬的頭頂上響起,不出意外的,伴隨而後的是茶盞砸在地上的“哐啷”聲。

嘴角勾起一絲嘲諷,雲蒙恬抬頭看向正對自己吹須瞪眉的老者,“客似雲來”的東家,雲繼昌。也就是他不願意承認的爹。

雲繼昌一發火,在場的人沒有敢噓聲的,看向跪在地上的雲蒙恬也是表情各異。除了坐在雲繼昌邊上的端莊婦人外,其餘的人大多是冷漠以及看好戲的表情。

“雲老板,你又不是第一天認識我,何必這樣氣自己呢?你今天巴巴的把我喊回來,不會是讓我聽你罵人的吧?”雲蒙恬尖銳的說道。

“你”雲繼昌顫抖著手指著一臉嘲笑的雲蒙恬,氣的說不出話來。

坐在他邊上的就是他的正妻,大夫人羅氏,她急忙站起來拍拍雲繼昌的後背:“老爺,消消氣,蒙恬還小,過些日子自然就會懂事了。蒙恬,還不過來和你爹道歉?”她做了個眼神給雲蒙恬。

在這個家中,要說現在雲蒙恬還聽誰的話,第一就數這個羅氏了。她是雲繼昌的正室,輔佐雲繼昌把“客似雲來”坐大,雖然她一生無所出,雖然雲繼昌擊中夫人有五個,但是她依舊穩穩的坐在正妻的位置上,整個雲家,她說話的分量僅次於雲繼昌。

但是雲蒙恬真正聽話的原因是,羅氏對人對己都是一視同仁,從不有所偏袒。而且當年,就數羅氏最照顧他們母子。

雲繼昌順過氣來,看著雲蒙恬哼了一聲說道:“還小?他都有十九了,耀宗十九時候,棠兒都已經三歲了。小,他小什麽?整天就會好吃爛醉,成天在外麵鬼混,家中的生意他接手哪樣了?畜生,幸虧你娘死的早,要不然看到你這幅模樣,氣也被你氣死了!”

一聽到最後一句話,雲蒙恬把嘴邊準備道歉的話硬生生的咽進肚子裏麵。他眼睛一瞪,兩隻手捏的直響,抬頭死死的盯著雲繼昌,狠狠的說道:“閉嘴,你有什麽資格說我娘?”

“你說什麽?畜生!”雲繼昌站起來,看著眼前這個倔強的和自己一模一樣的兒子,他不顧羅氏的勸慰,大聲吼道:“來福,來福,給我請家法來,今天我要打死這個畜生!”

雲蒙恬搖著牙關,冷冷的看著雲繼昌咆哮,一言不發。

來福是雲家的老人了,是看著雲蒙恬長大的。他遲疑的拿著那根有大人手臂粗的藤條,遲遲不肯上前。

雲繼昌頓了頓,看了兒子一眼,卻在雲蒙恬的眼中瞧不出半分求饒的跡象。不由的再次火冒三丈,一個箭步走過去,一把拿過藤條,舉起手來。

“老爺!”就在那根藤條堪堪要落到雲蒙恬身上的時候,外麵一個年輕的奴仆大聲喊起來。

等他氣喘籲籲的跑進大堂內的時候,看見雲蒙恬幸免於難,不由的心中暗喜。正了正臉色,他恭敬的說道:“老爺,外麵有位公子拿著拜帖要見二少爺。”

雲繼昌冷冷的說道:“也不知道是他什麽狐朋狗友,趕走就是了。”話是這麽說,他卻趁勢的把自己舉著藤條的手放下。

雲蒙恬眉頭一皺,張嘴欲說什麽,卻被羅氏使勁捏了一下。

那奴仆繼續說道:“回稟老爺,我看外麵的公子不像是二少爺以前那些朋友家的。聽他說,他家主人姓蕭,曾與二少爺在韓宅有過一飯之緣。”

姓蕭,韓宅?雲蒙恬腦海中猛然出現一個英俊非凡的影子,他脫口而出:“是他,蕭月夜?”隨即又皺起了眉頭,顯然是想起來當日蕭月夜對落仙大放厥詞的模樣。

“蕭月夜?”雲繼昌轉身回到座位上,來福急忙接過他手中的藤條,這讓不少準備看戲的人失望不已,尤其以幾個年輕小子的表情最突出。

“就是那個神秘商人蕭月夜?”雲繼昌低呼一聲,望著雲蒙恬說道。

點點頭,雲蒙恬卻心下生惑,自己和他又沒有什麽交情,他來找自己幹什麽?

雲繼昌複雜的看著自己的二子一眼,抬高聲音說道:“還跪著幹什麽,還不起來準備迎接客人?旺財,把人請進來。”

旺財應了一聲,急忙跑出去了。雲蒙恬站立起來,找個位置坐下,順手撣去自己身上的灰塵。

不一會兒,一個身材比較魁梧的英挺少年走了進來,他氣勢內斂,卻有一股正氣在眉宇間飄蕩。見他眼神清朗,舉止得當,雲繼昌坐在位置上不由的暗自點點頭。

“是你?”雲蒙恬從位置上站起來,驚訝的看著眼前男子。

這個少年是小三。若是蕭月夜來,或許雲蒙恬還不會如此的驚訝。當日,小三小四在“聽雨閣”與韓生叫價,別人不知道他們的麵目,可是雲蒙恬當時就在他們的旁邊,自然注意到了。尤其小三小四還是雙胞胎,給他留下深刻的印象。

小三朝著雲繼昌不卑不亢的行了個晚輩禮,又向吃驚的雲蒙恬說道:“雲少爺,你好。”

雲繼昌輕咳一聲說道:“蒙恬,不得失禮。這位小哥是?”

小三輕輕一笑:“雲老板,我隻是少爺的一個奴仆而已,賤民不足道也。今日奉少爺之命,前來請雲二少爺一聚,這是拜帖。”

來福接過,先遞給了雲繼昌。他打開一看,裏麵隻寫著十六個字:今日申時,客似雲來,恭候大駕,月夜拜上。

手下仆人都是這般人物,那麽他家少爺又會是怎樣的英雄少年呢?

雲繼昌將帖子遞給雲蒙恬,後者看過疑惑的說道:“我和你家少爺沒什麽交情,他找我有什麽事?”

小三也不說什麽,隻是拱拱手淡笑道:“這個隻要雲少爺前去即可,我家少爺說了,隻要雲少爺去了,絕對不會後悔。對了,我家少爺,還有四個字讓我轉述給雲少爺。”

“哪四個字?”

“一步傾城!”小三輕輕的說出這四個字,也不顧雲蒙恬吃驚的反應,轉手朝著雲繼昌一禮,大步走了出去。

雲繼昌和羅氏對視一眼,摸著胡須說道:“不卑不亢,卻又一副傲骨,言談舉止絕不是普通人家。我現在對那個蕭月夜真的是很好奇了。”

。。。。。。

“客似雲來”原本就是雲家的產業,所以即使蕭月夜沒有說具體的地點,雲蒙恬還是輕易的知道他在哪裏。

走上二樓,站在“清風包廂”前,雲蒙恬有些遲疑。他皺了皺眉頭,輕輕的敲了兩下。

“雲少爺來了,請進。”

推門進入,無暇打量裏麵精致的裝飾,雲蒙恬一眼就看見了坐在桌前,正淡笑著望著他的蕭月夜。

蕭月夜站起來,伸手一引,笑著說道:“雲少爺,請坐。”

雲蒙恬有些詫異,現在的蕭月夜與在韓宅中氣度完全兩個樣。他點點頭坐下,幹脆開門見山的問道:“蕭公子,我自問和你沒有半分交情,不知道你今日找我來有什麽事情?”

蕭月夜親手為他倒了杯茶,說道:“自然是談生意。”

雲蒙恬淡淡一笑,站起來說道:“蕭公子看來找錯人了,我從來不過問家中生意,你要是想談生意,還是另找他人吧,告辭。”

他轉身就推門準備離開,蕭月夜輕歎一聲,幽幽的說道:“哎,若是有關落仙呢?”

落仙這兩個字將身子已經出了一半門的雲蒙恬給拽了回來,他反手關上門,驚訝的問道:“落仙,和她有什麽關係?”

蕭月夜沒有回答,隻是端起茶在鼻下嗅了嗅,然後抿了一口,淡淡的望著眼前空著的位置。

雲蒙恬也不顧忌什麽,回到位置上,急切的問道:“說吧,談什麽生意?”

笑著搖搖頭,蕭月夜撇撇嘴說道:“年輕人啊,就是沉不住氣。”

雲蒙恬心下惱火,一口喝完茶,沒好氣的說道:“看你的樣子,似乎比我還小。好了,別在這兜圈子了,都是爺們,說話痛快點。”

蕭月夜一愣,好笑的搖搖頭。他正正顏色說道:“好吧,那我就不兜圈子了。雲少爺,我要和你談的生意就是解救落仙。”

“什麽解救落仙?”雲蒙恬挑眉說道。

“就是把落仙從韓生手上搶回來,直白點說就是讓韓生寫休書。”

雲蒙恬難以置信的望著蕭月夜,隨即之後又帶著不屑的語氣說道:“怎麽可能,韓生那麽死要麵子,他隻會一輩子綁著落仙,不會休她的。”

見魚兒上鉤,蕭月夜從懷中取出一遝子紙,上麵寫滿了東西。他遞給雲蒙恬,淡淡的說道:“這就是我們做生意的內容咯。你可以看一看。”

雲蒙恬疑惑的接過那一遝子紙,先是由幾分不屑到錯愕,在到驚喜,接著就是驚駭,直到最後平靜下來。

隻不過是一些章程罷了,可是雲蒙恬看了足足一刻鍾的時間。良久他才呼了一口氣,複雜的望著蕭月夜說道:“你竟然有這麽大的計劃,可是,我憑什麽相信你?”

蕭月夜聳聳肩膀說道:“你不相信我又怎麽樣?還能比現在更糟的情況了嗎?而且要是你簽了這份合約,你得到的好處絕對不小啊。”

見雲蒙恬還在猶豫,蕭月夜站起來說道:“好吧,就讓你先去見識見識吧,說服你自己,也讓你有本錢說服你那個頑固的父親。雲少爺,走吧。”

究竟那份合約裏麵寫了哪些內容,讓雲蒙恬也這般失色,敬請期待哦。
更多

編輯推薦

1烽火英雄
2南明風雨
3靖康誌
4列強代理人
5重生之金三角風...
6興明
7大唐順宗(唐朝...
8狗頭軍師
9贗品太監
10民國江山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天下之逐鹿中原

    作者:子非魚83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十載磨礪,劍鋒所指,血流汪洋。逐鹿天下,縱橫捭闔,所向披靡。這是一個虛擬的時代空間,你可以把它當作是...

  • 憤怒的子彈

    作者:流浪的軍刀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夕陽西下,一個禿頭齙牙三角眼的老男人,端著一碗被落日曬得溫熱的啤酒,就著幾顆幹癟的花生濫飲。俗話說,...

  • 抗日之痞子將軍

    作者:荒原獨狼  

    架空曆史 【已完結】

    他是鎮上有名的痞子,娶媳婦強取豪奪,名聲糟透,卻在婚禮當天被強拉去當壯丁,被迫成了一名軍人,從此走上...

  • 龍騰原始

    作者:華曦  

    架空曆史 【已完結】

    穿越到石器時代,一把石斧,一根木棒,一個幾十人的原始小部落。建堡壘、提人才、攀科技、修水利、墾農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