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三十九章 生肖護衛

(一更到,票票,花花,收藏,謝謝)

黑色,像是要把人活活吞噬的魔鬼一樣。好在有著淡淡的月光充盈在身邊,才能分的清前方的路。

沒有興趣和那些隻會醉生夢死的公子哥們打交道,蕭月夜裝出幾分醉意,光明正大的從韓家大門走了出去,擺手推辭了聞訊而來韓生派出的幾個仆人。

走在這黑暗的巷子裏,蕭月夜低著頭,慢慢的前進。他走的很慢,腦子卻在飛快的轉著,把這些日子以來的事情重新過濾一遍,同時計算著接下來應該怎麽做。

猛地,蕭月夜一口精血噴出,整個人撲倒在地。他臉色痛苦,身子蜷縮,一隻手捂住自己的胸口,不停的喘氣。

又是一口精血噴出,蕭月夜似乎想要說什麽,掙紮的站起來,卻再一次的顛倒,昏迷過去。

月光的銀輝照耀在地麵,那兩團血跡竟然閃出晶瑩的色彩,甚是詭異。

安靜,巷子裏麵很安靜,隻有風卷塵土的聲音。還有蕭月夜明顯沉重的呼吸聲。

四道黑影忽然現身,他們好像是從空氣中蹦出來的一樣,那樣的突然和迅速。四人中個子最矮的那個臉色沉重,手輕輕一揮,另外三個身子成扇形站開,若有若無的散發出絲絲的殺氣,警惕的觀察著四周。

那矮個子男子帶著三人,小心的走到蕭月夜身邊,確定周圍沒有任何敵人之後,才帶著些許的緊張扶起蕭月夜。

就在這時,異變突起!

銀色的月光中,一抹明亮的碧色,出現在那矮小男子的眼前。那抹碧色,晶瑩通透,就好似春日裏的景色般,勃勃生機孕育其中。隻是可惜,眼前的這抹卻是散發著凜冽的殺機,像是條毒蛇般刺向矮個子男子的咽喉。

破空無聲,近身攻擊!

矮個子男子掩飾不住眼中的驚駭,不過他經驗老道,頭急速後仰,左手掄了個圈擋住攻擊自己心髒的鷹爪,右手猛地一陣掌風激蕩而出,借勢後退。

饒是他反應迅速,還是明顯趕到自己的左臉火辣辣的疼。但是最致命的是,自己的左右手竟然開始麻木,這種麻木感順著手臂,已經蔓延到全身。

中毒了,怎麽可能?好霸道的毒性?!

“大哥,你怎麽樣?”

“大哥,你沒事吧?”

剛才那幾下動手,說是慢,其實就是轉眼的功夫。等到那矮小男子退到離蕭月夜一丈開外的地方時,其餘三人才反應過來。

蕭月夜站立起來,月光灑在他的臉上,留下半邊陰影。他臉色平靜,嘴角張揚,說不出的陰霾和殺機在他的臉上閃動,那一對眼眸竟然晶瑩閃亮。

右手纏繞著碧葉絲,蕭月夜低沉的說道:“總算把你們逼出來了,說,到底什麽人?”

矮小男子運氣封住了自己的幾個大穴,將流竄在自己體內的毒壓製住。他低著頭,眼光閃動,忽然拍拍手笑著說道:“好聰明的小娃子,竟然想要用這種方法逼我們現身。”

明顯感覺到對方殺氣消失,蕭月夜雖然依舊小心,但是不免多了幾分困惑。

和其他三人對視一眼,多年的生死默契瞬間讓他們了解對方的想法。在蕭月夜的錯愕中,四個人單膝跪地,右手握拳擺在心髒的位置,低頭朗聲說道:“屬下拜見少主。”

。。。。。。

“客似雲來”蕭月夜的房中,小三小四好奇的看著四人,聆聽那矮小男子的陳述。

等他說完,蕭月夜想了好久,眼光炯炯的看著四個人,卻沒有說話。

矮小男子輕輕一笑,一眼看出了蕭月夜心中的顧忌,他伸手拿出一隻玉鐲遞給蕭月夜:“少主,這個是小姐的鐲子,想來你不會陌生吧?”

蕭月夜自然不會陌生,他一把接過鐲子,仔細的看著上麵雲色飄渺的文雕,最主要的就是鐲子內側的“茹兒”兩字。

心中九成九相信了眼前男子口中的話,知道他們是母親派來暗中保護自己的。可是蕭月夜還是有些疑惑,他張口問道:“柳姨的相公是誰,你們可知道?”

微微搖搖頭,這個矮小男子心中暗歎:少主還真是謹慎啊,幾近多疑了。他笑了笑,聲音壓低:“秋子雲。少主,這下可還懷疑我了?”

尷尬的笑了笑,這下蕭月夜完全是信了。他扶起四人,不好意思的道歉。

那矮小男子指著身後三人開始一一介紹:“我叫子鼠,他叫辰龍,這個是申猴,還有這個是未羊。”

子鼠就不用多說了,一個年紀三十有餘,身高五尺不到。辰龍身高卻有近六尺,他年紀比較輕,但也有二十三左右。申猴和他名字差不多,長得很普通,但是那身形卻非常的瘦小。最後的未羊是位女子,看起來就像是尋常人家的年輕婦人一般。

總之,這四人都有同一個特征,那就是普通,絕對的普通。

見蕭月夜仔細的打量著,子鼠苦笑一下,說道:“少主,你看是不是先幫我把毒解了。”

哦了一聲,蕭月夜這才想起來,急忙從身上掏出一個玉瓶,遞給子鼠。

“一日一枚,連服三日。”

子鼠先取出一枚服下,也不說什麽,直接坐到地上打坐運氣。

辰龍看起來不喜歡說話的樣子,臉色淡然。申猴則是兩隻眼睛亂瞟,仔細的打量著屋子裏麵的一切。至於未羊則好多了,她朝著蕭月夜輕輕一笑,就仿佛在農田中和別人閑聊一樣:“少主果然是英雄出少年。難怪小姐提及你的時候,掩飾不住自豪呢。”

蕭月夜微微一笑,指著小三小四說道:“這是小三,這是小四。未羊姐,家中現在怎樣?”

未羊稍稍一愣,許是沒有想到蕭月夜會那樣稱呼她。她朝著小三小四親切的點點頭,才對著蕭月夜說道:“少主,你直接喊我未羊就好了,這一個姐字,我可當不得。我們其實就在你離開後兩天就動身了,家中現在也不知道怎麽樣,想來一切正常吧。”

看了一眼身邊的辰龍和申猴,未羊又說道:“辰龍小時候生過一場大病,無法說話,希望少爺見諒。至於申猴,他是個酒鬼,平日裏隻有談到酒的時候才會開口。”

點點頭,蕭月夜看了辰龍和申猴一眼,兩個人臉上沒有半分變化。

“你們是我娘暗中的人手嗎?”蕭月夜好奇的問道。

子鼠的聲音揚起:“不是。少主,我們是您外公的十二生肖護衛。這一次是奉命來保護你的。”

蕭月夜吃驚的吸口氣,帶著幾分急切和疑惑問道:“我外公,他是什麽人?”

子鼠站起來,微微低了低頭說道:“對不起少主,因為小姐交代,有些事情現在還不能告訴你。所以。。。”

雖然難免有些遺憾和無奈,但是蕭月夜還是坦然的一笑說道:“沒事。那你們是做什麽的總可以告訴我吧?”

“我們是護衛,在某些時候等同於殺手,就像是前段時間少主您殺掉的那些殺手一樣。我們的職責就是聽從主人的吩咐,同時將一切威脅滅除。”

蕭月夜發現,這四個人紀律非常嚴明。子鼠說話時,其餘三人都是標準的站立,不發一言。

“殺手?”蕭月夜忽然心中一動:“對了,殺手。你們知道那些殺手什麽來曆嗎?”

子鼠搖搖頭,正正顏色說道:“沒有。不過這些日子,我們除掉了好幾撥的殺手,他們身手一般,看來隻是試探而已。少主你要當心,看來你救人時得罪的殺手組織已經查明了你的身份,準備報複了。”

蕭月夜毫不驚訝子鼠竟然知道一切,隻不過對他們的隱匿的功夫佩服不已。他和小三小四對視一眼,心下震驚:原以為平日裏是一帆風順的呢,誰想的,暗中有那麽多的威脅。雖然不懼,但是蕭月夜還是對子鼠四人生出感激之情。

子鼠眯著眼睛一笑說道:“不過少爺你也不用太擔心。有屬下四人在,就算是秋子雲親自來了,也能周旋一段時間。剛才我那麽說,隻是想讓少主提高幾分警惕罷了。其實以少主的功夫加上毒,沒幾個人能傷到你的。”

還有你那和小姐一模一樣,計謀多多的腦子,最後一句子鼠說在了心裏。

爽朗的一笑,蕭月夜也不在意。他問道:“這些日子你們暗中保護我也幸苦了,你們住在哪?”

子鼠聽出了蕭月夜的意思,他躬身說道:“多謝少主的好意。不過我們還是隱藏在暗中比較妥當。以後少主要是找我們有什麽事,隻要找個空曠無人的地方喊我們的名字就可以了。”

過了一會,子鼠就帶著三人出門離開。

小三轉臉對著蕭月夜說道:“少爺,這四個人都是高手啊。有了他們的保護,少爺你基本上就不用擔心了。”

蕭月夜靠在床上,沒好氣的說道:“難道之前沒有他們,我就一直擔心嗎?”

小四呼了一口氣:“四個強人啊,就是脾氣上有些怪。”

小三也點點頭說道:“沒錯,而且看他們的舉止不像是江湖中人,倒是是軍人一般。”

“好了,別猜測了,以後自然會知道。都回去休息吧,明天還有一場嘴皮子功夫呢。小三,東西已經好了吧。”

“少爺,放心。”

蕭月夜揉揉胸口,嘴角神秘的揚起笑容。
更多

編輯推薦

1烽火英雄
2南明風雨
3靖康誌
4列強代理人
5重生之金三角風...
6興明
7大唐順宗(唐朝...
8狗頭軍師
9贗品太監
10民國江山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天下之逐鹿中原

    作者:子非魚83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十載磨礪,劍鋒所指,血流汪洋。逐鹿天下,縱橫捭闔,所向披靡。這是一個虛擬的時代空間,你可以把它當作是...

  • 憤怒的子彈

    作者:流浪的軍刀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夕陽西下,一個禿頭齙牙三角眼的老男人,端著一碗被落日曬得溫熱的啤酒,就著幾顆幹癟的花生濫飲。俗話說,...

  • 抗日之痞子將軍

    作者:荒原獨狼  

    架空曆史 【已完結】

    他是鎮上有名的痞子,娶媳婦強取豪奪,名聲糟透,卻在婚禮當天被強拉去當壯丁,被迫成了一名軍人,從此走上...

  • 龍騰原始

    作者:華曦  

    架空曆史 【已完結】

    穿越到石器時代,一把石斧,一根木棒,一個幾十人的原始小部落。建堡壘、提人才、攀科技、修水利、墾農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