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八章 天規

  不過嘰咕倒是挺臭美的,跟他一個德性。

  死裏逃生,多虧了它,低頭一看,地上除了一些灰,就是幾道白色的長方形紙條。這紙條比起古晶他們用的符咒,要短要細,但是上麵的文字,一看就知道是符文。

  “符咒?!”任天行說了一句話,眼裏閃出一絲冷冷的光。

  剛剛的這些人,難道就是被人用符咒作的法?

  黃風反複的看了看這符咒,雖然是偵察兵出身,但是這玩意,也是第一次見。

  讓他更感興趣的是,任天行剛剛是怎麽解決他們的?隻可惜自己被掐得暈闕過去,沒能一覽任天行的身手,如今在這裏,也不好多問。

  經過這一次拚搏,他們倆更加謹慎了。現在對付的不是一般的匪徒,這個地方,九成就是九菊派的基地。

  一步一步的走,任天行按照嘰咕的指示,向前麵走去,走廊很寬,但是往往以為是牆壁的地方,經過嘰咕的指點,直接轉了過去,又是一條路。

  黃風心裏徹底的佩服任天行,想不到他如此博學多才,這玩意都會,慶幸跟對人了,隻是不知道他是如何做到的。要是黃風知道,這些都是嘰咕在旁相助,不知道他又該怎麽感歎。

  跟隨任老大這麽久,見過龍牙的李寶國,謝坤,還見過那個叫完顏長風的怪人,這已經讓他稱奇了,但是,跟嘰咕相比,那幾個人畢竟還是人,這個嘰咕是什麽?

  不管怎麽說,任天行如今有這個能力解決這事情,自己心裏也稍稍安心,多了點安全感。

  一聲長歎聲,從幽靜的走廊盡頭傳來,淡淡的聲音。

  倆人相互看了一眼之後,黃風從靴子處拔出一把匕首,任天行手裏也緊緊的握住手槍,心裏有點緊張。

  終於,走到走廊的盡頭了,如今處在一個圓形的屋子裏麵,周圍都是圓的,上麵的屋頂也是一個圓形,地下用的是玻璃鋪成的地麵,上麵一朵菊花印在玻璃上。

  屋子的四麵,有八扇門,每扇門上也都有一朵菊花,八扇門,一個走廊入口,形成九個口,而地上,牆壁上,門口上,都印有菊花,九瓣的菊花。

  除了這些,門與門之間的牆壁上,都是顯示器。

  背靠著背,倆人環視著周圍,那八扇門非常的厚實,關的緊緊的,推也推不開。

  “出來!龜兒子!”任天行踹了一腳,對裏麵罵了一聲,其中一間門裏,有幾個人冷哼了幾下。

  “咯噠”的一聲,整個屋子都亮了,黃風歡呼了一聲,他把電源開關打開了。

  有燈真是好,什麽都看的清清楚楚的,這地方看來是個中央監控室,牆壁上的顯示器頓時都亮了,看來那些人臨時退到其他房間的時候,對電腦做了手腳,顯示器上都是白屏。

  “任老大,你看!”黃風從一打印機角落裏,找到了一個文件,看來他們退的倉促留下的。

  結果那文件,紙上赫然用日文寫著一堆的文字。日本跟中文,本就十分相似,有百分製七十的文字都是從中文沿用而來,標題上麵寫著“活祭”兩字。

  “活祭!”任天行一個字一個字的從嘴裏了出來,這是什麽?

  看這文件,好像是一計劃書,但是隻有一張,上麵簡單寫了幾個概要的小標題。這張紙,隻是計劃書的第一章,裏麵沒有任何內容。

  倆人仔細的翻了一遍這房間,沒有找到其他的紙張。

  除了電腦,監控設備之外,任天行看到了一個神壇。

  木製的櫃子,像古代的那瓏,一匹紅色的布半遮著瓏,前麵幾炷香燭。

  用手輕輕的挑開了那匹布,讓他吃驚的是,沒有神像,隻有一個葫蘆。

  如果是神像,他們都不足為奇,畢竟拜祭神佛很正常不過,但是這就是一個葫蘆,一個巴掌大的葫蘆,幹癟,褐色,看起來有點年份。

  “奇怪!”任天行左看右看,怎麽這葫蘆在哪裏見過,但是卻想不起來,拍了一下黃風,說:“是不是很眼熟!”

  黃風看了一下,微微的點了點頭。

  任天行目光掃過旁邊巴掌大小的一塊木牌的時候,嘰咕突然間驚訝的叫了一聲,似乎很驚奇。

  “什麽東西?”任天行驚訝的問了一句,拿起了那木牌。剛剛的這句話,是問嘰咕的,讓黃風誤以為任天行是問他,回答說:“看起來是一塊木牌!”

  剛握在手上,背對著他們的一扇門漸漸的打開。這讓他們倆人急忙分開兩側,沿著牆壁漸漸的走到門口。

  “噓!呼!”類似呼吸一樣的一聲,帶著回聲從那扇門裏傳了出來,這種聲音,就像是用擴音器在自己嘴邊放大百倍,把呼吸聲加重一般。

  “啪!啪!”連續幾聲,從內到外傳來,有規律,有節奏性的。而且,很快,就快到門外了。

  任天行停的耳熟,端著槍準備著,有嘰咕在,自己起碼不怕那些髒東西。但是這聲音實在是耳熟,腦子裏閃過夢中的一幕,臉色大變,驚呼了一聲:“走!”

  二話不說,任天行轉身就招呼黃風,往來時的方向走。

  黃風反應很快,一見不對勁,急忙跟著任天行跑,雖然他不知道為何要跑,出來的是什麽,但是,任天行見了都要跑,他能不跑嗎,自己有多少斤兩,清楚的很。

  他們跑的很快,背後的聲音追上來的也快,沒幾下就到他們身後了。

  黃風之覺得背後冰涼冰涼的,一股股陰風吹的自己頭皮發麻,一邊跑一邊轉頭看了一眼。

  乖乖!

  一個穿著古代長袍的男人,直愣愣的挺在那裏,兩手向前伸,一蹦一條的往前跳,一跳就是三五米。這人臉色幾乎沒有血色,一張臉皮貼在骨頭上,幾乎是灰色,兩隻眼睛通紅,裂開的嘴巴吐出一股股的寒氣。

  這麽一看,心裏涼了一大截。這玩意,難不成就是傳說中的僵屍?

  任天行往回一看,不得了,這僵屍追了上來,停下腳步叫黃風先走。

  “任老大,你先走,我殿後!”黃風看這人快追了上來,握著匕首想擋一陣。

  任天行把他一推,喝了一聲:“叫你先走,賊多廢話!”

  黃風見任天行有點發怒,不再爭辯,一咬牙,把自己能用的力氣都放在腿上,以最快的速度往前衝。

  任天行衝向走廊的牆壁,腳塔踏牆壁上借力,讓自己反彈,以最大的衝力一腳踢在僵屍的胸膛上。

  這一腳居然湊效,把僵屍踢翻了之後,自己落地一個打滾,起身往前就跑。

  那僵屍一躍而起,吼了一聲,用力一躍,往任天行衝去。

  十步,八步,六步,前麵就是那鐵門,黃風已經在鐵門旁邊準備,任天行一出來,就把門鎖上。

  見到任天行一躍進來,急忙把鐵門一關。

  砰的一聲,鐵門被僵屍撞了一下,反彈了一下之後就關上了,任天行同時也哼了一聲。

  他感覺背後火辣辣的,脫下防毒麵具和那身衣服,任天行的背被劃了好長的口子,皮開肉裂,血從裏麵溢了出來。

  任天行隻覺得兩腳一軟,坐在地上,黃風把自己的衣服給撕了下來,咬牙說:“忍著點!”

  衣服撕成四份,揉成一團團的,用力堵在傷口上,先把血給止住再說。

  鐵門處砰砰的幾聲,那僵屍似乎在撞門。

  任天行背上四條口子,一深三淺,深的那道隱隱可以看到裏麵的白骨。

  任天行痛的輕輕哼了一下,緊緊的咬著牙,繃著臉沒有吱聲,額頭汗水淋漓。

  “我抱你去醫院!”黃風把傷口的血給堵上,急忙抱起任天行。

  任天行搖了搖頭,擺手說:“不能去醫院!”

  受了這麽重的傷,如果不及時處理,會失血過多,而且,這裏就是醫院,任老大怎麽說不能去醫院呢。

  任天行說:“聽我的,不能去醫院!醫院裏有他們的人!”

  任天行苦笑了一下,要黃風扶著他,在黃風的耳邊低聲的說:“去中醫館!咱們喝酒的附近,鳳凰南路,中醫館!”

  跑出來的時候,任天行手上還握著那木牌,如今,木牌被任天行留下的血給染的通紅。

  任天行隻覺得手上握著的木牌一燙,急忙鬆開了手,嘰咕的聲音在他耳邊響起:“好強的靈氣!”

  黃風和任天行注視這木牌。木牌掉在地上,螺旋式的旋轉,漸漸的帶起了一股旋風。

  倆人被這一奇景給震撼住了,悄悄的退後了幾步,眼光注視著那木牌。

  木牌居然能發光,發出紅色的光,在旋轉的時候,顯得格外耀眼,一聲爆裂聲,裏麵一團白影閃了出來,有如霧氣一般往外麵飛去,歡呼了一聲:“我出來拉!”

  “什麽東西?”

  “不知道!”

  任天行看了一下黃風,再仔細的看了一下木牌裂開在地上的木牌,撿起來合在一起,木牌的背麵刻著一個勒字,旁邊還有許多小字,他在心裏大聲問道:“嘰咕!嘰咕!這木牌是什麽東西?”

  “不知道!”嘰咕愛理不理的,慢慢的伸了個懶腰,還美美的打了個哈欠,一點也不關心這事。

  任天行皺眉,剛剛那白影是什麽東西,從木牌裏跑出來的,看來似乎被禁錮了很久一樣。之前嘰咕的表現,讓他多少對嘰咕有點了解,對著這種性子的人,他非常的有經驗。

  “沒學問!”任天行故意冷笑了一下。

  嘰咕一聽,臉色一紅,呼就躍了出來,漂浮在他麵前,一張小臉漲的通紅,兩手叉腰對著任天行理論:“呸呸呸!童言無忌,大風吹去!”

  兩眼軲轆一轉,反問道:“還有我不知道的?哼,哼,你要知道還能問我,起碼我知道這個木牌上麵有一道禁錮符!它剛剛從木牌裏麵跑出來。”

  “它?跑出來?你怎麽不抓住它?”

  “它的靈力很強大,不是一下就能搞定它,再說了,我為什麽要抓住它?跟我非親非故,無冤無仇。”

  嘰咕見任天行被自己說得愣在那裏,不禁得意的笑了,不過,任天行畢竟是用他的精血喂養自己,不能太過得罪,聲音轉的緩和一點,說:“在我們靈界跟你們人界一樣,各自有各自的規則,你們以法律約束眾人不可亂來,我們也有!”

  任天行從沒聽過關於靈界的事情,古晶,長風這些人,算不算是靈界的人呢?而且,人有法律約束,那麽靈界的法律是怎麽樣的呢。

  嘰咕哈哈笑道:“笨蛋,靈界沒有法律!”

  “沒有法律?!那你。。。”

  “靈界講究的是勝者為王,我們每一個都有自己的能力,適者生存,但是如果實力相當的人,是不會相互拚搏的,這樣會損掉自己的精元,兩敗俱傷。”

  任天行心裏歎道,多一個敵人,不如多一個朋友,想不到這個道理還真實在。

  嘰咕似乎又困了,帶著睡腔說:“如果說真有法律,那我們的法律就是天規。”

  天規!什麽是天規!

  





每一位作者,不管是專業的還是業餘的,都希望自己的作品得到肯定,得到肯定的最實際的方式就是出版。《活祭》寫到這,每字每句都帶著汗水,熬夜,這是肯定的。

最近終於有好消息拉,新浪和騰訊都提供了最佳的出版機會,《活祭》參加新浪第四屆原創文學大賽,騰訊QQ作家杯.原創文學大賽.喜歡本書的朋友,大家去支持一下,給點擊 推薦,評論,墨墨在此感謝大家,鞠躬,敬禮,謝謝!

新浪地址:



http://club.book.sina.com.cn/ycds2006/writing.php?wid=440



騰訊地址:http://yuanchuang.book.qq.com/cgi-bin/disp_workintro?workid=14287
更多

編輯推薦

1捉鬼專家
2所多瑪的咒語
3畫屍人
4梧桐公寓
5詭異檔案
6魯班書
7湘西鬼話
8詭戰
9死活人
10陰陽偵探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法醫靈異錄

    作者:番茄死不了  

    懸疑驚悚 【已完結】

    主人公淩凡,一個普通的高中生,無意中拿到法醫哥哥淩楓遺留給自己的神秘備忘錄,從此與神秘組織HIT--特別行動...

  • 夏墟

    作者:拉風的樹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每一部史書,都試圖合理掩飾那些驚天秘密,可是卻是處處欲蓋彌彰……那些文字記載空白的地方,正是這些致命的漏...

  • 談情說案:鬼影重重意綿綿

    作者:蕭黎草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李福至,一個從出生就給別人帶來不幸的女孩,天生能看見鬼怪,總是諸多鬼事纏身,直到母親死後,龍香的到來...

  • 碎臉女友

    作者:於一魚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於非魚是一所爛校的學生,雖然放了假卻仍因為買晚了機票而被滯留在學校裏。一天,在他打工坐公交回學校的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