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七章 嘰咕顯神威

  

  門裏麵,又是一條很長的走道,但是這個走道似乎寬敞了許多,裏麵一股濃濃的福爾馬林的味道傳來。

  黃風正要進去,被任天行拉了回來,看到鐵門上一個圖標,任天行沒敢大意。

  這個圖標是一個帶著防毒麵具的人,被打一個叉,似乎在警告,沒有防毒麵具不許入內。

  環視了四周,門口旁邊有一個玻璃櫃,裏麵放著四個麵罩,任天行看不出是怎麽樣才能打開,黃風倒是聰明,一句“原始方法”,用槍柄給砸開了。

  隻是這一“原始方法”,引的警報聲大起。

  兩人臉色一變,沒想到這都放置了警報裝置,戴上麵具,急忙進裏麵去。

  走廊很大,但是很安靜,四周的燈光顯得很弱,警報聲響起的時候,燈全部滅了。幸好解決那三個人的時候,他們的武器是帶有探照燈的長槍,燈光一束一束的往前麵照。

  兩人的心髒差不多提到喉嚨上來,緊張的喘氣,心頭一起一伏,但是他們的行動卻不受影響,反而讓他們的反應力提高的更強,這就是刀鋒跟其他特種部隊不一樣的地方。

  沙沙的腳步聲響起,有規律而又沉著,任天行腰間的拿把槍突然間一陣騷動,他右手抽出那把槍,左手拿著衝鋒槍,相互交叉著。

  黃風心裏暗自奇怪,按理說,衝鋒槍的反衝力比手槍強,用兩手握住的準確率一定比單手的高,而且威力比手槍的大,任天行不會不知道。

  關燈之後,走廊顯得冷清,陰風陣陣讓人寒栗,任天行在前麵,一步一步的走著。

  警報聲響起之後,不會這麽簡單沒有動靜,探照燈一照,一黑影從一旁撲了過來,帶起一陣風,任天行一聲:“小心!”左手已經扣動了衝鋒槍,而在同一時刻,黃風也瞄準了那黑呼呼的東西。

  兩支衝鋒槍打在黑影身上,子彈沒入它身體內,在探照燈照射下,那一團的黑影被子彈打的往後翻滾,倒地不動。

  兩人相互看了一眼,這是什麽東西。

  那團黑呼呼的東西,在蠕動,這讓兩人不由自主的退後了幾步。

  子彈的穿透力,可能對它隻是一種衝擊,但是卻不致命,蠕動了幾下之後,跳了起來,一雙發紅的眼光在盯著他們,裂開一小嘴,兩顆白森森的牙齒在燈光下發出亮光。

  這是貓,一隻黑貓。

  黃風打出一串子彈,子彈的衝勁把這隻貓打的卷成一團,任天行沒有用衝鋒槍,右手一扣板機,那把手槍射出一股無形的熱氣,朝黑貓射去。

  黑貓被這股熱氣打中,嗥叫了一聲,全身變成碎片一般,隻留下一抹粉末狀的東西。

  黃風被這一幕給震撼住了,這是什麽玩意,開始子彈都打不死,後來突然間就想被焚盡一樣。

  任天行吸了一口氣,他臉上露出驚駭的表情,這黑貓,跟他那個夢境裏麵的黑貓一樣,隻是,夢境裏麵的黑屋,變成了這個走廊,但是,一樣被嘰咕殺死。

  如果按照夢境裏的發展下去,那就會有軍區慘案,不行,一定不能讓這夢成真。

  但是,他刻意的去做其他的事情,違背這個夢的發展路線,如今,還是讓他遇到了黑貓,又怎能不讓他心寒呢。

  一聲輕笑,在他耳邊響起,任天行急忙轉身,但是沒有任何動靜,附近沒有人。

  “呼呼,哈哈!”如鈴聲一般的笑聲,帶有滿足感,依然在耳邊響起,任天行看到黃風看自己的時候露出驚異的眼色,問道:“什麽聲音!”

  黃風看著他搖了搖頭,驚愕的說:“沒有聲音啊,你聽到什麽了?”

  不會沒有聲音,自己確定沒有聽錯。

  那聲音在此響起,笑了幾下之後,嬌嗔道:“笨蛋任天行!HOHO!”

  任天行隻覺得腰間一震,心裏不知道是喜是憂,他知道,這是嘰咕。

  “任老大,你沒事吧!”黃風見到任天行臉色變來變去,不禁擔心的問了一句。

  任天行搖了搖頭,繼續往前麵走。

  嘰咕藐視的笑了他一下,重重的哼了一聲,呼嚕聲就響了起來,睡著了。它把那黑貓轉眼間給殺了,似乎不當一回事。

  對於這黑貓,任天行並不是懼怕,在那個夢裏麵,諸如僵屍之類的玩意他都見過了,還會懼怕這個貓不成,他隻是震撼,這黑貓居然出現了,而且,是死在嘰咕的手下。

  這個夢境,真的要重演嗎?

  走廊很長,兩人走了幾分鍾,還沒有到頭,但是,他們感覺到,已經由水泥地走到了真正的山洞中,四周岩石的那種壓迫感讓人感到有點窒息。

  “不對勁!”基於職業的敏銳感,黃風停住了腳步,一臉嚴肅的看著任天行,腳上好像踩上了什麽東西。他蹲下了腰,用手一摸,那是子彈殼,殼上有餘溫,遠遠還能感覺到淡淡的硫磺味。

  黃風用槍上配著的探照燈照射了四周,之後顫著聲音對任天行說:“我們好像走回了原地!”

  黃風不敢相信,自己明明是跟著走廊直走的,一直都沒有拐彎的感覺,如今,居然回到了原地。

  任天行倒是沒注意,如今被黃風這麽一說,他心裏驚了一下,不容他思考,周圍沙沙的腳步聲傳來。

  前麵,後麵都有。

  人影一閃一閃的,走的十分的快,任天行和黃風兩人背對背,端著槍瞄準。

  前麵,後麵各有四個人向他們奔來,動作十分的迅速,探照燈照在他們他們臉上,慘白色的臉,沒有一點血色,要不是他們會動,可以很肯定就是殯儀館躺著的死屍一般。血紅色的嘴唇顯得額外陰森,就連男人,嘴唇也是如此的紅!

  “站住!警察!”黃風和和任天行幾乎同時警告了一聲,聲音通過防毒麵具傳出來,變得渾厚而蒼老,他們怕那些人聽不明白,再次叫了一聲。

  前後一共把人,根本不理會他們的警告,怒紅的眼珠冷冷的看著他們,沒有一絲的感情,在他們近身之處,伸出一雙又瘦又長的雙手,往他們脖子處掐來。

  任天行皺眉一看,這些人的腳步輕盈,不是跑過來的,是飄過來的,整個人沒有任何氣息,身子都很輕,心裏寒顫了一下,嘴裏嘣出一個字:“打!”

  兩部衝鋒槍在瘋狂的掃射,子彈打在前麵一個人的身上,從正麵穿透到背麵,再打到後麵另一個人的身上,顆顆如此。

  前麵的人被子彈打中,一個個窟窿從前麵可以看到後麵,感覺就像沒有血一般,而且他們沒有一點知覺,依然飄了過來。

  這子彈居然沒效,黃風心裏一冷,額頭冒出虛汗,今晚,是第二次遇到子彈殺不死的。這些人是什麽人?

  任天行幹脆把衝鋒槍當作棍一樣,身子微微一彎,用力一砸,來的人用手把衝鋒槍給抓住,而後麵另一個跟隨來的人直接奔向他,絲毫不猶豫,兩手掐在任天行的脖子上。

  任天行把槍給扔了之後,順勢用腳踹了一下那人的肚子。

  讓他感到寒慄的是,這一腳,居然踹進那人的肚子裏,用力一收,那人的上半身和下半身從腳的部分給踢的分開。下半身分開之後,轉眼之間,化成灰燼。而上半身在慢慢的爬了過來,以手代腳,動作遲緩。

  任天行心裏驚駭,但是手也沒閑著,被後麵來的人給掐住了脖子,急忙用手抵住那人的手臂。

  那人的手臂很瘦很瘦,似乎沒有肉一般,但是手腕力度非常大,掐在任天行脖子上,讓任天行感到窒息,無奈這人的力度實在太大,讓任天行感到,自己的喉嚨骨似乎要被捏碎一樣。

  任天行的雙手托不了這人的手,憑著最後一口氣,右手一聚全身所有的力量,一個手刀的動作,以手作刀,打在那人的關節處。

  關節是人最脆弱的地方,打在關節處,一定會讓慘痛無比,但是,這一下,卻沒有這人的慘叫聲,而是直接把那隻手給斬斷。

  手從手臂處被斬斷之後,也跟著化成灰燼,讓任天行脖子一鬆,但是,也隻是一隻手而已,背後又兩人湧了上來,他們完全不顧自己死活,撲上來就是掐脖子。

  “任老大,這些都什麽人,居然不會死,操了。”黃風罵了一聲,子彈都打光了,四個人沒一個倒下的,讓他新涼的是,最前麵的那個人身上都是彈孔,探照燈照射在他身上的時候,透過他身上的子彈孔,穿到後麵。

  也幸虧是黃風,跟隨任天行多年,知道遇到了不可思議的事情,要是經驗不足的大石頭遇到了這事情,早就手慌腳亂,哇哇大叫。

  見到任天行以槍代棍,自己也效仿了起來,狠狠的一棍,從側麵打在來人的脖子上,這一棍,如果打中,一定讓來人暈倒。但是來人沒有絲毫避開,眼睛直直的盯著他的脖子,伸手一掐。

  手掐到黃風脖子的時候,也是黃風的槍打到這人的脖子的時候,這是算準了的。一下打過去,那人的頭突然間被打斷開,一顆人頭骨碌碌的掉在地上不到三秒中,人頭和身子就像被超高溫的火給吞噬一般,呼的一下化成灰燼,零零散散的飄落著一些黑色的灰塵。

  黃風嚇的愣在那裏,自己殺的這個,一定不是人,不然怎麽會如此。

  就在這一愣的時候,後麵的三個人已經湧了上來,都伸出手掐在自己脖子上。

  脖子被緊緊的掐著,氣喘不過來,臉色癟的通紅,如果再過一會,指不定自己的脖子就會被掐斷。

  黃風用手,扯不開他們掐來的手,逐漸的用腳頂住他們,左腳站立,右腳開成了一個1字腳,腳尖頂在一人的下巴上,想到之前第一個人的頭顱,腳一用力,還真的把那人的頭給踢斷了。

  頭隻要一踢斷,整個人就如同被焚化一般,消失的無影無蹤。隻是這一腳也是他最後一腳,漸漸的,他沒有氣力了,喘不過氣來,神誌漸漸模糊。

  突然,一陣熱氣從自己耳邊劃過,帶著“吱吱”的聲音,前麵的兩人就跟著消失了,黃風隻覺得自己脖子一鬆,自己的神智也漸漸的醒來。

  任天行站在那裏,手上握著那把手槍,一言不發。要不是及時的抽出這把槍,他們倆一定九死一生,應該說,是十死無生。

  那把槍沒有一點熱量,也沒有呼嘯的子彈聲,但是如今,整個槍身都散發出一種幽藍的光彩,淡淡的煙絲絲的圍繞在光彩四周,久久不散去。

  任天行肩膀上,坐著一個精靈一樣的靈體,圓圓的臉蛋,圓錐形的頭部,頭頂一個像手指大的紅色肉珠,隱隱發光,它沒有腳,擺著一條尾巴,正吮著自己的手指。

  任天行側臉看了一下它,心裏想著:原來嘰咕長的這麽可愛!

  一聲音從他心裏升起:“沒見過帥哥嗎?”

  汗,他怎麽能知道我想什麽呢?

  當然能聽到,我身體裏有你的精血,別說做,就是想什麽我都知道。

  嘰咕看到任天行臉色複雜的變化,一會鐵青,一會變得尷尬無比,不禁得意的笑了。給任天行吐了個舌頭,扮了個鬼臉,就化成一股氣進入槍裏。

  任天行心裏暗罵,他奶奶的,這長風教我這法子,夠陰損的,那以後我個人隱私豈不是沒了。

  不過想想,個人隱私跟個人性命相比,還是後者重要,心裏剛剛有一點感激,隨即就消息了,不管哪個重要,但是自己的隱私被另一個人知道,就是不爽。





  第五種人係列 《活祭》參加“騰訊QQ作家杯 原創文學大賽”,喜歡的朋友去支持一下,給點擊 推薦,評論,如果可以,墨墨在此請求大家發動一下自己的Q友幫忙推薦,小小欲望,還望大家成全 地址: http://yuanchuang.book.qq.com/cgi-bin/disp_workintro?workid=14287
更多

編輯推薦

1捉鬼專家
2所多瑪的咒語
3畫屍人
4梧桐公寓
5詭異檔案
6魯班書
7湘西鬼話
8詭戰
9死活人
10陰陽偵探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法醫靈異錄

    作者:番茄死不了  

    懸疑驚悚 【已完結】

    主人公淩凡,一個普通的高中生,無意中拿到法醫哥哥淩楓遺留給自己的神秘備忘錄,從此與神秘組織HIT--特別行動...

  • 夏墟

    作者:拉風的樹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每一部史書,都試圖合理掩飾那些驚天秘密,可是卻是處處欲蓋彌彰……那些文字記載空白的地方,正是這些致命的漏...

  • 談情說案:鬼影重重意綿綿

    作者:蕭黎草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李福至,一個從出生就給別人帶來不幸的女孩,天生能看見鬼怪,總是諸多鬼事纏身,直到母親死後,龍香的到來...

  • 碎臉女友

    作者:於一魚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於非魚是一所爛校的學生,雖然放了假卻仍因為買晚了機票而被滯留在學校裏。一天,在他打工坐公交回學校的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