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三十三章 聖物

第三十三章 聖物



此時的古晶臉色也好不到哪裏去,悅月和老劉去了半個小時,如今還沒回來。如今,之後他們幾個在撐著。

軍區還有兩千多具屍體,如果全部屍變,這個數量和力量,其摧毀力,不下一個加強旅的威力,萬一守的不嚴,屍體所過之處,寸草不生。

古晶用最古老的陣勢,“北鬥七星陣”固守整個軍區,這個陣勢有如一個鬥勺的形狀。

古晶,馬俊峰,慕辰和周芷慧四人,穩守著“四天”之處,以古晶所站之處,就是勺的勺頭之處,天樞,其他三人分別為天璿、天璣、天權。

七星分為七位,四人分占了四位,還有玉衡、開陽、搖光三位,古晶用借魂法,用符紙折成三個小人,把三個魂魄封閉在符紙,控製假人。

這一手法,讓周芷慧大開眼界。

屍變,是因為人死之後,靈魂離不開身體,造成一個人分成肉身和靈魂的結合,這又不是一種真正的結合,所以形成了屍變。

靈魂身體裏,已經不能像生前以前隨心所欲的控製自己的身體,使得身子一搖一擺的,而且整個身子的陽剛之氣全無,此時,就是純陰之體。

應了古晶的話,兩千多屍體同時屍變,那是驚天動地,轉眼間,四周變得黑氣騰騰,陰森森一片,原本秋高氣爽的天氣,如今讓人冷比寒冬。

群屍過出,草木皆枯!就連操場上的鬆樹,都變得枯黃。

天地為止黯然,隱隱有山雨欲來之勢,幸好古晶布了一個七星陣,暫時還能困住他們,不讓他們走出陣勢。

隻是這個陣勢缺少三個人,使用紙人頂替,消耗了古晶部分的法力,讓他大感吃不消。

如今,隻有等悅月和老劉回來,隻是一去就是半個小時,一點消息也沒有。

“師父,這樣下去不是辦法。”馬峻峰也看得出來,這隻是權宜之計,不能長久。

“頂著,死也要頂著!”古晶咬著牙,額頭的汗水漸漸的冒出,話雖這麽說,眼睛卻四處張望。

群屍想四處散開,但是被陣勢圍城的一股力量給束縛住,不能出陣,他們四處走動遠遠的一群屍體,搖搖擺擺的向古晶他們走來。

馬峻峰拿出了一個八卦鏡,古晶搖手說:“不要,不到萬不得已,不可用伏魔鏡。”

“這些人都是我們的子弟兵,不能讓他們死後連投胎的機會都沒有。”

“可是,師父。。。”

“我知道!”古晶歎了一口氣,截斷了馬峻峰的話,說:“不到萬不得已,不要輕易動手,隻要能撐到舍利子來了,一切就能解決。”

周芷慧秀目望著他們,之後叫道:“他們過來了!”別看這丫頭是龍牙的人,千奇百怪的事情都遇到過,但是女人畢竟是女人,而且在一天內遇到的事情,都是她之前從來沒想到過的。

第一次見過有這麽快這麽狠的箭,除了金金,無出其右。

第一次見任天行的伸手,居然在近距離出手抓住金金的箭。

第一次見到有人能施法淩空飛行,踩著符咒從樓頂飛到樓底。

第一次見到傳說中的遁地術。第一次遇到僵屍。。。。。

如今,眼前這黑壓壓的死人,居然能從地上爬起來,就算是在堅強的人,特別是女人,也不得不變色。

“他們過來了!過來。。。了。”周芷慧牙齒打顫著說。

“我去把門關上!”慕辰臉色凝重,掏出一張符紙,咬破食指,在上麵畫了一個小人樣,嘴裏念念有詞。手指一定,符紙化成一道青煙,幻化成一人形,盤膝坐在那裏。

“風雷地動令,我遁!”慕辰右腳輕輕的蹬了一下地麵,整個人的身子一下沒入地麵,轉眼就到了大門前。

慕辰躍出地麵,“咣”的一聲,慘叫:“我操!”原來頭撞上了鐵閘。

出了個包,此時也沒時間去揉,急忙把閘門關上,剛剛扣上,那群屍體正好趴在閘門上,千百隻手伸出來亂抓。

群屍都往這邊靠來,越來越多,壓的閘門“吱吱”乍響,如果再這樣下去,不用多久,這閘門就會被壓倒。

“神兵火急,急急如律令,替我鎮!”慕辰在手上寫了一道符咒,對著閘門遙遙一掌打過去,不知道是群屍聚的多,還是他法力不夠,符咒打過去之後,嘴裏一甜,一口血從嘴裏噴了出來。

他知道這道符咒威力不夠大,急忙再次咬破食指,然後在自己的眉心點了一點,再在手掌五指的指跟各點上一點,嘴裏喝道:“神兵火急,急急如律令,替我鎮!”

“替我鎮!替我鎮!替我鎮!”連續四聲鎮,這四章打在打在閘門的四角。

見到群屍被鎮住,抹了一下嘴角,兩手插腰得意的說:“看你能耐,有種再出來試試。”

“慕辰,快歸位!”古晶知道他這次不惜犧牲自己的精元來使出這道符,不禁為他擔心,本來就蒼白的臉色,如今顯得白裏透青,這是虛脫的預兆。

慕辰無關緊要的搖了搖手,說:“他們已經被封住了,搞定。”

剛剛鬆了一口氣,一陣嘯聲從遠處而來。聲音就像是從心底吹響一般,讓人覺得整個心到被人捧住一般。

“師父,這聲音好像是“索命梵音”!”馬峻峰盤膝坐下,手如簪花,莫名的打了一個手印,之後嘴裏徐徐吐出:“臨、兵、鬥、者、皆、陣、列、在、前、破”。

一道燦爛的黃光從天空下射,圍繞著,拚成了一個“卍”字,不斷的重合著,之後一個天女散花,散響各角落,把那聲音給活活的鎮住了。

一道人影,從旁邊射出,直奔慕辰。眾人沒有想到,附近居然有人埋伏,但是已經太遲了,這人影奔的十分的快,一眨眼就到了慕辰的背後,一掌打在慕辰的背上。之後往一旁縱身而去,他身上似乎背著什麽東西。

慕辰被打了一掌,眼冒金星,之後倒地,而閘門因為他的倒地,導致法術已經失靈,如泉水一般湧了出來。

沒等古晶他們反映過來,群屍已經踏在慕辰的身上,一群圍著慕辰。

慕辰感覺全身俱裂,等他睜眼的時候,眼前全部都是活屍,一個個在撕著自己,他見到一活屍嘴裏在嚼著一根肉快,上麵還有一串手鏈。

這不是自己的手嗎?低頭看了一下自己的手,天,兩袖空空,周圍都是血。

他已經感覺不到痛了,因為已經痛的麻木了,漸漸的,他感到有一手掌在摸著自己的臉,試圖甩開臉,但是一隻冰冷的手指已經伸進了自己的眼睛裏,隻感覺眼睛“撲哧”的一聲,一股液體噴了出來。

他心裏終於明白了過來,他被分屍了!

這一幕慘劇,讓眾人臉色大變,缺少一人,北鬥七星陣已經不成陣形,古晶大喝一聲:“走!”

師徒兩人急忙起身,抽身就退,走了沒幾步,馬峻峰回過頭,拉著周芷慧,喝道:“快走。”

隻是周芷慧被那一幕慘劇給嚇著了,絲毫沒有感覺,馬峻峰不得已,彎下腰抱起周芷慧就跑。

刑偵隊劉隊長他們在前麵攔著媒體車,此時不容多想,遠遠就喊道:“快跑,劉隊,快!”

劉隊正跟那幾個記者交涉,聽到背後的聲音,臉色一變,喝道:“全部上車!”

那幾名記者也是聰明人,看了這情況,覺得不對勁,急忙照了幾張相之後,也跳上了車。馬峻峰抱著周芷慧在後麵跑,嘴裏罵道:“平時叫你們減肥,你們不減,吃這麽多,找罪受啊。”

劉隊他們已經開動了車子,正準備接應古晶他們,遠處一輛摩托車急速的開了過來,一到跟前的時候,摩托車止住了,是悅月和老劉。

老劉手裏托著一木盒子,搜索著眾人問:“古老呢?”見到古老奔來,迎了上去,遞給古晶說:“希望不會太遲。”

古晶見舍利子送來了,鬆了一口氣,拿著舍利子,往回走。

舍利子是聖物,沒有打開盒子的時候,已經聞到了一股濃濃的檀香味。那一群群的活屍已經被擴散開了,四處亂走。古晶找了個製高之處,把舍利子擺放好了之後,正正經經的磕了九個響頭,然後,打開木盒。

木盒古跡斑斑,裏麵有一黃色龍紋巾包著舍利子,那舍利子並不打,跟拇指差不多大小,大師卻程圓珠狀,色澤光潤透明,程紅褐色。

舍利子一出,遇到月光,散發出一道和祥的佛光。

古晶盤膝而坐,嘴裏念著咒語,右手遙遙一指,喝令道:“起!”

舍利子應聲而起,處於高空十多米。古晶用手淩空畫了一道符咒,之後,咬破舌尖,往舍利子噴出一口血。

古晶嘴裏喝道:“無名無相,不虛不實,塵土歸大地,佛光度生靈!”

這一句一出,整個天地為之變色,一道電光從空中霹了下來,形成一個光球,迎著舍利子。舍利子就像一個會發光的圓珠,小小一顆,但是卻帶動了光球。

空氣中充滿了和祥的氣息,檀香味處處可見。突然,三聲雷響,三道電光整整齊齊的從空中直泄而下,映的四周發亮。

怪事出現了,紛亂的群屍紛紛抬頭,看著舍利子。

他們看著看著,眼角流出一滴淚,之後紛紛倒地,從身體裏飛出一條條黑影,升上了天空。

古晶送了口氣,那些黑影,就是困在肉身裏的靈魂。

隻是可惜,晚了一步,犧牲了慕辰。



任天行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所見,那雞毛毽子,就是鐵軍的孩子手上拿著的。

嚇的他把雞毛毽子扔到一邊,急忙躍出這西廂,出了西廂,任天行到東廂去找村長,但是此時,整個屋子空無一人。

找不到任何一個人!

任天行站在義莊的院子裏,眼睛直直的看著四周,他根本不能,也不敢想像。這一定不是實事。

就在他**的時候,感覺自己的腳很癢,低頭一看,兩腳被從泥土裏伸出來的手給拉住,正往下來。

整個院子的地麵,都伸出了黑壓壓的手,到處在動,有白森森的骨頭,隻剩骨架,有的手還帶著黑泥,手上滲著血跡,長長的指甲在到處亂串。

一種聲音,從地下傳來:下來吧,這裏還有一個位置,下來吧!
更多

編輯推薦

1捉鬼專家
2所多瑪的咒語
3畫屍人
4梧桐公寓
5詭異檔案
6魯班書
7湘西鬼話
8詭戰
9死活人
10陰陽偵探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法醫靈異錄

    作者:番茄死不了  

    懸疑驚悚 【已完結】

    主人公淩凡,一個普通的高中生,無意中拿到法醫哥哥淩楓遺留給自己的神秘備忘錄,從此與神秘組織HIT--特別行動...

  • 夏墟

    作者:拉風的樹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每一部史書,都試圖合理掩飾那些驚天秘密,可是卻是處處欲蓋彌彰……那些文字記載空白的地方,正是這些致命的漏...

  • 談情說案:鬼影重重意綿綿

    作者:蕭黎草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李福至,一個從出生就給別人帶來不幸的女孩,天生能看見鬼怪,總是諸多鬼事纏身,直到母親死後,龍香的到來...

  • 碎臉女友

    作者:於一魚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於非魚是一所爛校的學生,雖然放了假卻仍因為買晚了機票而被滯留在學校裏。一天,在他打工坐公交回學校的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