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三十一章 詛咒

第三十一章 詛咒

任天行大吼一聲之後,心裏舒暢了很多,這完全就是一種發泄。

軍區的事情還沒結束,就遇到了泗水村的這種怪異的事情,他不知道還要遇到什麽更加怪異的事。

這不是怕,他以前相信,沒有任何人任何事能夠讓他害怕,但是,現在,他心虛了。他的怕,不是因為恐懼而害怕,而是因為害怕而恐懼。因為,他不知道,還要死多少人。

當你遇到一個,十個,甚至百個死人的時候,有可能你會感歎,驚訝,甚至疑惑,但是,還是能承受。但是,如果你眼前身邊的人突然間全部躺下,一眼看過去的,是幾千人的屍體,你會如何。

人的承受能力畢竟是有限的。

任天行壓抑的心情,借著這吼聲,宣泄出來。

對著一個老頭發泄,自己不禁有點後悔,喘了口氣,坐了下來。

那老頭壓了一口茶,慢慢的說:“你終於來了!”

“你知道我是誰?”

“知道,早就知道了。”那老頭點了點頭,意味深長的看了任天行一眼,說:“隻有你來了,才能幫助我們?”

“你是誰!”任天行目光盯著那老頭,從他神色中看得出,他是認真的,語氣明顯為之舒緩,追著問:“憑什麽說我能幫助你們!”

“寧祭司在五年前就算過,泗水村會有大難,能解難的人,今天會出現。”那老頭有意無意的看了任天行一眼,說:“而且,這個人會第一次見麵的時候會偷龍轉鳳。”

那老人怕任天行不信,接著說:“偷龍轉鳳,嘿,原來是指那杯茶,本來我還以為這偷龍轉鳳是指梁上君子,沒想到,另有玄機。”

任天行之前以為那茶裏有古怪,所以迅雷不及掩耳,從祭司的手上把茶調換,一杯而盡。沒想到居然還有這一層意思。

“你是誰?”任天行吐出了一句話,之後不再問其他問題。

他在一旁靜靜的看著這老人,一言不發。他要等,等這老人自己說。

“我就是泗水村的村長!之前那一位,是寧祭司,我們村的祭司,另一位,是我的侄子。”

“五年前,阿古拉神位被天雷辟中,自燃焚燒,這是天兆,寧祭司當時卜占,算出泗水村會有一場滅頂之災,但是卻算不出到底是什麽災,連避災的方法都找不到。”

“如此平安過了兩年,大家幾乎都忘記了這件事,認為這隻是一個巧合,但是,事情終於發生了,村子裏的人,一個一個的變得古怪,小孩子莫名其妙的失蹤的,半夜裏有人在唱歌,那時候,雞犬不寧。村裏的男人開始變的少話,而且很少出門。”

任天行要不是自己親眼見到,鐵定不會相信,想到之前的那個中年婦女,躲在一角捧著一隻活雞在啃,不禁頭皮發麻。

“漸漸的,人們互不來往,開始變得冷漠了起來。”村長痛苦的低了一下頭,感歎道:“我活了這麽大歲數,從來沒有見過這種事情,這就像是一場瘟疫,一個感染一個。後來縣立得到通知之後,派了幾個人下來,進入村裏考察之後,也沒見出來過,這個時候,我才知道事情的嚴重。”

任天行插了一句:“吃活畜!小孩丟失。這麽怪異的事情,你們沒有報警?”

“村子比較小,沒有設立派出所,之後民兵,寧祭司早有發覺,一出事之後,就把我們這些人及時搬到這裏來,之後的所有事情,似乎在一夜之間就完全變了。”

“一開始,小孩子莫名其妙的始終,大家都在周圍找過,但是沒有任何發現,就算是半夜在家睡覺的孩子,第二天天亮,人就沒有了,村子裏想沸騰了一樣,丟了的孩子父母滿山的哭著找,有幾個眼睛都哭瞎了。”

“沒有丟孩子的村民,都擔驚受怕,但是寧祭司沒有任何辦法,有點錢的,都在當天離開了泗水村,去了縣城裏,剩下的人,晚上都不敢出門!但是,孩子最後還是被抓走了!”

“被抓走了?誰?”

任天行問起的時候,村長臉色一變,之後吞吞吐吐的。

“孩子被誰抓走的!”任天行心裏不禁來氣,提高聲音再問了一次。農民出身的人畢竟膽子小,被這麽一喝,村長也被嚇的失聲答:“不知道!”

“不知道?!”這回答倒是讓任天行愣了一下。

“有一戶人家,為了看孩子,整個晚上都不睡覺,孩子他爹拿著一把獵槍,眼都不眨,隻是一陣黑霧吹來之後,人就昏倒了,醒來之後,孩子就不見了。”

任天行低頭不語,琢磨著,這黑霧極有可能是認為的,一些類似迷魂藥的完全可以做到。

村長說起這事的時候,自己都寒顫,見任天行低頭不語,接著說:“一到晚上,就會有幾家的孩子丟失,半夜狗叫個不挺,直到一個星期之後。。。。”

任天行抬起頭問:“一個星期之後,有什麽發現?”

村長嘴裏喃喃道:“這是報應啊,這是詛咒,村裏的人,白天還算正常,一到了晚上,個個都變了樣,他們晚上就像夢遊一樣,但是卻是去找活禽生吃。”

“翠嫂她男人,在半夜的時候抱住自己家的狗不放,用牙齒活活的把狗身上的肉給咬下來,一個人是咬狗,一個是狗咬人,第二天天亮的時候,我們才發現,一人一狗兩條屍體躺在自己家門口,門前全部都是血。”村長說著說著,牙齒格格的響。

“漸漸的,整個村子的人都變得遲鈍了,白天,他們不吃不喝,晚上他們以活物為食。”村長黯然了一下,眼角淚水若隱若現,之後歎道:“寧祭司說,泗水村被詛咒了,要救泗水,就要你幫忙。”

說到這裏,村長突然間站了起來,給任天行跪了下來,任天行急忙扶起了這老人,說:“老村長,先起來,不知道要我怎麽幫?”問了此話,任天行才發覺自己多此一舉,要是這村長知道有方法,早就想辦法解決了,最起碼,他一來的時候就會主動說了。

最後了解到,這泗水村變了之後,反映到縣裏 ,縣裏的那些官員就派了幾個人下來,之後那幾個人進村之後也沒見人出來,後來來了個糧食局的,還是一個副局長,要來村裏催料,進去之後也沒出來,倒是在村變的小溪裏,發現了他的手機。

再後來,兩輛警車來了,第一個找的是村長,村長當時相信了寧祭司,沒住村裏,最後警察不聽勸,兩輛警車開進村去之後,再也沒出來。

自那以後,一個姓殷的縣長似乎感覺不對勁,暗中派人在周邊查探過,之後說的是這泗水傳染性瘟疫,叫附近的人不得靠近,不許對外說起這件事情。剛開始一年,對泗水的監視還是很緊,過了兩年就不了了之。

不過好在,那些村民隻在村裏,而不出去。

出事之後,能夠殘存下來的人,對寧祭司的話才信若神明,不敢離開泗水,全部集中在一起,等待著能破解詛咒的人來相救。

一些早就離開泗水村的人,紛紛得怪病,死在醫院中,因為他們相信,如果不暗神的指示,私自逃走,會得道報應。

任天行此時卻不這麽想,這裏麵一定有蹊蹺,特別是那黑煙,能把孩子虜走。如果是人為的,那麽一起兒都好解釋,特別是離開泗水之後生病的人。

但是,這一點想法,被村長最後的話話動搖了。

寧祭司拜的是阿古拉神,卜卦找解咒方法的時候,把自己的命給賠上去了,如果能遇解咒者,他一定會“偷龍轉鳳”,遇到的那一天,就是祭司暴死的那一天。

拜祭阿古拉神,卜卦算命,最靈驗的,莫過於把自己的命算進去,來換取神靈的指示。

一番簡單的談話,天漸漸亮了,這裏,沒有雞鳴,沒有狗犬。

天亮前後的寧靜跟夜晚,沒有什麽區別。

任天行躺在村長給他安排休息的房間裏麵,閉上眼睛假寐,腦子裏想著,阿古拉神到底是什麽神?

他假寐的時候,聚足精神,試圖在自己的身體裏尋找嘰咕,但是嘰咕好似睡的比他還死,沒有任何反映,不禁在心裏罵道,這小家夥跟豬一樣。

遇到僵屍,還可以用重武器解決,但是遇到這種事情,他如今最想的是,見到完顏長風,這個古怪的家夥。

說到這家夥,任天行 嘴角微微一翹,露出一種淡淡的笑。就算他見過五隻腳的青蛙,三條腿的公雞,甚至是會上樹的母豬,都不會覺得這麽奇怪,怎麽說都能勉強的用基因變異來解釋一番,沒有根據,起碼疑問的人沒法反駁。

但是對於完顏長風,不能用任何方法去解釋,他的手印,他的法術,沒有電視裏那種騰雲駕霧,長生不老,會瞬間轉移,不食人間煙火這麽神奇,但是,他跟別人比起來,卻讓人神秘莫測。道教,佛教,密宗,幾乎都跟他有關係。

任天行曾經認為,他不是人!

但是,很簡單的一個例子,把這想法給破滅了,如果他不是人,他會去泡王婷婷?這麽火辣的小妞他能搞的定。如果他不是人,他還會躺在醫院裏輸液。

這種普通人的跡象,就算他有,勉強承認他是人,任天行心裏還是認定,他不是人。

有些時候,想著想著,不知道何時,人就睡著了。

任天行正在酣睡的時候,一巴掌把他給打醒了,任天行急忙坐了起來,定眼一看,沒有人。

摸著臉上的腫痛,他看到了在床頭一叫的一個怪物。

它就像一個精靈一樣,長著人的臉,隻是頭部程圓錐形,根本沒有腳,擺著一條尾巴,兩隻小手在整著自己的頭發,雖然它沒有頭發。

這就差沒有翅膀了,不然還以為它是天使呢

它對著任天行在邪邪的笑,之後還伸出舌頭做了一個鬼臉。

任天行愣了一下,苦笑道:“嘰咕,原來是你”好奇的看了一下它,覺得實在好玩。

嘰咕瞪了他一眼,哼了一聲,抱手在胸前,罵了一聲笨蛋。

這一聲笨蛋倒是讓任天行不好意思,傻乎乎的撓著後腦在笑,這還真想笨蛋。

見到了嘰咕,任天行心情好似好了很多,所有的事情似乎都跟他無關一般,嘰咕見他這樣,失聲而笑,笑罵道:“沒長進,原諒你了!”

輕輕的跳到任天行的肩膀上,湊著頭在耳邊說:“跟我來!”

之後一溜煙的,飛了出門。

任天行急忙起身,也顧不得穿鞋,跟了上去。

出了這義莊,嘰咕帶著任天行往東麵跑去,到了一個湖前麵,又往回走,之後又進入義莊,在西側的一個屋子裏一閃,人就不見了。

任天行進入這屋子,什麽也看不見,那門突然間關上了。

烏黑一片。摸著前方,突然摸到了一個冰涼的東西,任天行用手仔細摸著,是一塊石板。

用力一推,石板“咯咯”的響,居然能推動。

裏麵一雙紅色的眼睛射了出來,任天行還沒多想,一副骷髏突然間就站了起來,白森森的骨架,在沒有光的地方發著幽綠的顏色,兩手已經掐在任天行的脖子上,那白森森的牙齒在得意的笑,任天行動都動不了,那骷髏頭陰笑著,張開大嘴向任天行咬來。

彭的一聲,任天行坐了起來,額頭脖子上全是汗,是一場夢。!

原來是一場夢。

一覺醒來,任天行一看,自己居然睡了一個白天,太陽正在西下,到了傍晚。

村長似乎已經吩咐了其他人,不許打擾任天行。

當任天行出來的時候,眾人也不再驚奇,見到他之後,多了幾分恭敬,點頭跟他打招呼。

幾個小孩在院子裏追逐著,任天行見到著一幕,會心一笑。

隻是,一**歲的男孩手裏拿的一個玻璃球,引起了任天行的注意。

那男孩似乎很不情願的把手上的玻璃球遞給任天行。

這玻璃球,是一個跟小孩子手掌差不多打的圓球,但是上麵有幾個孔,直如中間,中間是一個空心的圓。

仔細看了一眼,覺得極為古怪。這球上麵還刻有圖案任天行摸了一下,感覺很眼熟。之後眼光聚在一圖案上一看,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這圖案,居然是一朵菊花。

“九菊!”任天行心裏震撼,急忙問那小孩:“你這球是哪裏來的?”

小孩被這突然一問,嚇的臉色大變,那中年男人走了過來,似乎是他家長,一口方言問那小孩。

那小孩說了幾句之後,跑開了。那中年男人對任天行嘰裏呱啦說了一番,任天行聽不懂,之後他隻有去找村長。

村長來了之後,解釋說:“小孩子說他們在東邊那湖裏麵玩耍的時候,在湖裏摸到的。”

東邊的湖?!

任天行腦子裏帶著問號,之後想起了自己的那場夢。
更多

編輯推薦

1捉鬼專家
2所多瑪的咒語
3畫屍人
4梧桐公寓
5詭異檔案
6魯班書
7湘西鬼話
8詭戰
9死活人
10陰陽偵探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法醫靈異錄

    作者:番茄死不了  

    懸疑驚悚 【已完結】

    主人公淩凡,一個普通的高中生,無意中拿到法醫哥哥淩楓遺留給自己的神秘備忘錄,從此與神秘組織HIT--特別行動...

  • 夏墟

    作者:拉風的樹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每一部史書,都試圖合理掩飾那些驚天秘密,可是卻是處處欲蓋彌彰……那些文字記載空白的地方,正是這些致命的漏...

  • 談情說案:鬼影重重意綿綿

    作者:蕭黎草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李福至,一個從出生就給別人帶來不幸的女孩,天生能看見鬼怪,總是諸多鬼事纏身,直到母親死後,龍香的到來...

  • 碎臉女友

    作者:於一魚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於非魚是一所爛校的學生,雖然放了假卻仍因為買晚了機票而被滯留在學校裏。一天,在他打工坐公交回學校的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