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二十六章 屍變

第二十六章 屍變

醫院大樓有四層樓高,因為是軍用醫院,而且背後靠山,所以地基建得十分的牢固,每一層樓都比正規樓盤高很多,這樣有利於空氣的流通。

就算是四層,也有二十多米的高度,且不說古晶、馬峻峰和慕辰依靠符咒的神奇力量追去,讓人見了有驚世駭俗之姿,單是任天行這樣一個既不懂道術,又沒有異能的警察,竟然敢靠著一根天線毫不猶豫的往下跳,這份膽量就足以讓人折服。

傳說中的僵屍,隻有電視裏和小說裏才有的術士,一一展現在自己的眼前。

要不是自己親眼所見,打死也不會相信。周芷慧一臉迷茫,這個世界,難道還真的存在第三世界?自言自語的說:古人不欺我也,一直以為傳說隻是一種杜撰的成人童話,又或者是茶餘飯後的話資和古人的一種遐想,如今看來,不得不信了。

看來這刀鋒能跟我們龍牙相比,不是沒有道理。單是任天行一人,就足以讓她對刀鋒刮目相看。

金金見古晶他們幾個用法術追了過去,眼裏一絲驚異的眼光閃過,讓她出乎意料的是任天行也追了下去,不禁愣了一下。

“任天行!”金金在背後叫了一聲,急忙提起弓箭跑下樓。悅月在背後看著金金背影,心裏不知不覺的一沉。

不過,她卻不急著追趕下去,手上那個帶有微型照相機功能的手表在她來的時候已經**了不少鏡頭,如今,鏡頭正對著在沉思中的周芷慧。

任天行等四人追下來之後,已經沒有了屍王的蹤影,沿途而來,跟著劉隊一起焚燒僵屍的兩個兄弟被屍王順手牽人,連殺了兩人,脖子上有深深的兩個牙洞。

這一變故,劉隊等人都急忙趕了過來,老劉見到任天行,驚喜的叫了一聲。

兩人顧不得敘舊,劉隊一早就知道任天行的身份,在他眼裏,這家夥來頭很大,就算縣長都要對他客氣七分,隻是見自己的兄弟又死了兩個,臉色難免不好。

任天行拍了拍他肩膀以示安慰,這種不是人力所為的事情,就算有所防範,還是會有損傷,先處理好兄弟們的後事再說。

“師父,現在怎麽辦!”

古晶不語,拿出一羅盤,左手托著,右手掐算著自己的手指。眾人雖然好奇,但是卻不敢出聲,要不是親自遇到這種毫無科學根據的事情,一定不齒古晶的這種伎倆,認為是裝神弄鬼之伎。可是經過了這事情,卻不得不叫他們相信。

慕辰在旁邊看著羅盤的指針在瘋狂的轉動,開口說:“前輩,是不是羅盤壞了,用我的吧。”

掏出了自己的羅盤想遞給古晶,沒想到自己的羅盤指針也在瘋狂的轉動,兩人不禁相互一望。

大家察覺到他們倆的神色,急忙湊了過來,這兩個羅盤轉的這麽塊,隻有兩個解釋,第一個是,兩個羅盤都是壞的,第二個是,兩個羅盤都是好的。

他們寧願相信第一個解釋,但是古晶在四周抬頭看了幾眼之後,對著羅盤說:“好大的磁場感應!”

任天行鼻子稍稍一緊,他聞出了一股陰涼的氣味,這種氣味,要比殺氣要冷的多,但是卻讓自己感到非常的舒適。

更讓他奇怪的是,自己最近的身體器官,為何靈敏了許多?

古晶想起了什麽,突然臉色一變,說:“怎麽突然間好重的陰氣?劉隊,你們處理屍體處理了多少了?”

“應該有六百多具!”

任天行問:“古老,有什麽不妥!”

古晶看著任天行,沉沉的說了句:“我擔心會有屍變!”

屍王被他們幾個人圍攻的時候,不反擊,反而轉頭向下方吼了幾聲,那幾聲吼的十分的奇怪,餘音在山穀裏蕩漾,如今仔細聽還能聽得到。

屍王吼的那幾聲,不是在求救,而是在召喚,就像是在召喚自己的子民一樣。

“還有近三千具的屍體,萬一屍變,整個鳳凰縣六十萬人,會在一夜之間全部蒸發。”劉隊擔心的說了一句話,突然間跪了下來,對古晶說:“各位高人,請求你們想想辦法,不然會死很多人!”

他這麽一說,眾人臉色不禁一變,這可是關係到整個縣的安危,六十多萬人口的性命。

沒想到一個不起眼的刑警隊隊長,堂堂的七尺男兒,居然不顧自己的顏麵,跪地求救,這種勇氣,當今已經很少再有。任天行心裏點頭大讚,好小子,好漢子,能屈能伸!

馬峻峰代師扶起劉隊,古晶算了算說:“如今隻有一個辦法。”

“用重武器把整個基地給毀了!”

“不行!”一聲嬌聲傳來,反對古晶的是周芷慧。三女從後麵剛剛跟上,在最前麵的是金金。

劉隊不認識周芷慧,見她反對,急忙反問過去:“為何不行?”

周芷慧看了一眼劉隊,之後正視著任天行說:“絕對不可能把基地給毀了。”

任天行知道周芷慧不同意的原因,這是整個軍事信息的重要轉折站,它的重要性,可想而知,要是炸掉了,會影響到整個軍事界的情報分析係統。

如果不毀掉,萬一要屍變,第一個完蛋的是鳳凰縣,接著會蔓延到附近的城鎮。而且如果消息控製得不好,事情一旦外泄,給國家帶來的壓力和輿論,還有社會的動蕩,有不可預測的效果。

無論是毀掉基地還是不毀掉基地,都是個頭疼的事情,任天行反問說:“你又更好的辦法?”

“我。。。,這個。。”周芷慧被反問了一句,答不上來。

劉隊帶頭,對著剩下的八人,喝了一聲:“兄弟們,跟我去彈藥庫扛武器!”想到彈藥庫還有兩位兄弟照顧著幾個傷員,順便也把他們給帶上。

周芷慧攔住劉隊,冷冷的說:“慢著!不許去!”

劉隊推開周芷慧,一臉不滿,說:“你還沒有資格給我發話!讓!”

見周芷慧不讓,劉隊毫不客氣的一把推開周芷慧。

周芷慧對著任天行喝道:“任天行!”見任天行似乎默許劉隊的作法,不禁對著劉隊怒道:“帶頭的,醜話先說在前頭,你若敢把基地給毀了,小心腦袋不保!”說完了還出示了自己的證件。

劉隊看了一眼,毫不在意,自己帶來的兄弟裏麵,剩下的沒幾個了,如果自己能活著回去,也不知道如何麵對那些兄弟的家屬,嘴裏拋下一句話:“我就一條命,鳳凰縣有六十餘萬條命。”

其實任天行在心裏已經琢磨透了,兩權相比取其輕。要是保住基地,如果屍變,世界各國給自己國家的壓力以及輿論,還有社會的動蕩,比起這個基地,危害要大的多。

十點,整整十點鍾。

劉隊帶著自己的兄弟,還有彈藥庫裏那幾位兄弟,在短短的十分鍾內,已經把軍用的炸藥全部擺在基地的各個關鍵地方,還特定在基地的輸油管道處放了好幾個炸藥。炸藥有可能覆蓋的麵積不足,但是有輸油管道的輔助,一旦輸油管道爆炸,一定會把事半功倍。

而且,他們十多個人出了彈藥庫的時候,幾乎每兩個人被扛著一火箭筒,就連傷員也不例外。

一切就緒了之後,正好十點。

不知道是巧合還是天意,整整十點。布置好這一切。

眾人開了四輛軍車,徐徐的出了軍區,沿途上看到橫屍遍野,血流成河,不禁黯然。空氣中那股焚燒屍體的臭味,已經讓人麻木了。

悅月時不時的看著自己的表,似乎很著急,但是隻有她知道,她正在拍攝這些圖片。

車子出了門口,車上一人激動的叫了一聲:“還有人,還有人!”

“停車,停車!”

車子一停,眾人沿著說話的人指的方向一看,在門口附近,有兩士兵正背對著他們,慢慢的走著。

劉隊對著那兩人大叫,叫他們上車,見他們似乎聽的不明白,打開車門,下去叫他們。

任天行急忙攔了一下,叫他回去,自己親自去一趟。

“天行,小心點,似乎不對勁。”古晶說了一句。

任天行早就看出來了,那兩人走路的姿勢很奇怪,兩肩下垂,走路僵硬。

悅月也跟著出來,說:“我也去!”任天行見是悅月,兩次跟他一起同生共死過,不禁微笑的點頭。

兩人下了車,往那兩人走去。

到那兩士兵附近的時候,任天行左看右看了一下,大聲的叫了他們。

兩士兵徐徐的回頭,一轉身一看,一人的脖子下麵染著一坨血,深可見喉結,但是眼睛裏確實妖異的眼神,兩顆白森森的牙齒從兩邊嘴角處穿破嘴皮出來。

悅月看的捂嘴尖叫了一聲。屍變!

屍變的兩僵屍並不像那些僵屍一下直楞楞的會跳,而是步伐蹣跚,左右兩肩一擺一擺的,兩屍體往任天行兩人靠了上來。

任天行麵不改色,似乎任何事情都嚇不了他,他內心也奇怪這一點,為何自己的那種恐懼的感覺消失了。

抬起兩腳之後,一腳踢在一屍體的下巴,一腳踢在另一屍體的腹部,這兩腳的速度非常的快,快的讓人看了之後以為是同時出腿,要不是屍體分先後的被踢飛倒下,還真分辨不出來。

踢飛了這兩屍體,突然見聽到四周一陣陣“稀瑣”的聲音,還有又長又沉的呼吸聲,兩人抬頭一看,心裏怦怦然。

前麵起碼有上百個屍體,從地下爬了起來,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兩人的身上。目光裏匯集了那種呆板,饑渴,凶狠,冰冷的眼神。

第一個反映就是,走。

任天行拉著已經被這場景嚇呆了的悅月,急忙往回跑。

在外麵的人見任天行跑回來,遠遠喊道:“天行,你們怎麽了!”

任天行揮手大喊:“開車,走!走!”

急忙竄上了車,古晶已經猜到他們遇到了什麽,直截了當的說:“已經屍變了!”

見到任天行點了點頭,心裏一沉。

三輛車子離開軍區,在軍區前麵的一個製高點停了下來,這個製高點本來是軍區的一個站崗處。眾人下了車,在這製高點上往軍區那看,軍區裏麵渾渾噩噩的都是人頭。

炸!

古晶向劉隊點了點頭。

劉隊咬著牙,按了一下炸藥的遙控開關。

同一秒鍾,諾大一個軍區,在爆炸聲中被煙霧掩蓋住,朵朵蘑菇雲和爆炸的紅光隨處可見。

有如雷聲貫耳,長久不竭,震得耳膜生痛,腹部發悶。

“準備!”劉隊手一揮,眾士兵紛紛扛起肩上的火箭筒,對準了軍事基地。

一聲“開火”令下,十個火箭筒紛紛發威,呼嘯的火箭彈往基地飛去,帶起的尾氣熏的每個人臉上發熱。

第一次開火之後,眾人在次裝上了後備的彈藥,再一次瞄準基地。

基地成了一鍋爛粥一般,炸藥的爆炸聲,輸油管道的爆炸聲,火箭筒的爆炸聲,一時之間轟然而起。

周芷慧嘴裏喃喃道:“任天行,你們這責任逃不了的!”

任天行淡淡的回了一句話:“我從來就沒想過要逃避責任。”

這絕對是一場戰爭!

但是,沒有贏家!隻有輸家。

劉隊的嘴角終於泛起了一絲安慰的笑,點了一隻煙。眾士兵也紛紛鬆了一口氣,相互安慰的看了一眼,把軍區給炸掉,意味著這六十萬老百姓算是保住了。

劉隊看了眾人一眼,欣慰的點了點頭。

“兄弟們,上車!”一聲歡快欣喜的鏗鏘聲,一招手,先把傷員安頓好了。老劉想起了件事情,拉著劉隊在劉隊耳邊悄悄的說了一句話。

劉隊眉頭一皺,看向了任天行。

“有什麽話就直說,這裏都不是外人!”

“咱們少了個人!”

“嗯?”

“應該說,咱們從始至終,都疏忽了一個人。水行!”

水行!那個湘南軍區的指導員,這次帶來的四十人,有一半是湘南軍區的特種兵。由他帶領的。開始行動的時候,他帶領他們的特種兵,劉隊帶領著自己的刑偵隊分成兩個小組進行的。而且這次的武器,也是他們支援的。

但是他們那組的人遇到僵屍之後,似乎整組人都覆滅,劉隊派人去看過,沒有水行的屍體。

也就是說,這個指導員水行,就像是消失了一般。

任天行點了點頭,一個人是不會憑空消失的,看來事有蹊蹺。
更多

編輯推薦

1捉鬼專家
2所多瑪的咒語
3畫屍人
4梧桐公寓
5詭異檔案
6魯班書
7湘西鬼話
8詭戰
9死活人
10陰陽偵探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法醫靈異錄

    作者:番茄死不了  

    懸疑驚悚 【已完結】

    主人公淩凡,一個普通的高中生,無意中拿到法醫哥哥淩楓遺留給自己的神秘備忘錄,從此與神秘組織HIT--特別行動...

  • 夏墟

    作者:拉風的樹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每一部史書,都試圖合理掩飾那些驚天秘密,可是卻是處處欲蓋彌彰……那些文字記載空白的地方,正是這些致命的漏...

  • 談情說案:鬼影重重意綿綿

    作者:蕭黎草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李福至,一個從出生就給別人帶來不幸的女孩,天生能看見鬼怪,總是諸多鬼事纏身,直到母親死後,龍香的到來...

  • 碎臉女友

    作者:於一魚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於非魚是一所爛校的學生,雖然放了假卻仍因為買晚了機票而被滯留在學校裏。一天,在他打工坐公交回學校的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