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二十五章 任天行的身手

第二十五章

白森森的半邊骨頭,黑幽幽的眼洞。

眼洞裏流出一股黑色的液體,散發出腥臭的味道,而眼洞的最深處,一股幽藍的光從裏麵淡淡的映射了出來。

屍王臉上那幹癟多彩的皮膚跟這幽藍的光相映襯,讓人不寒而栗!

如此的下場,無可厚非。

老天早就注定好了,一物降一物,看來記載的沒錯,糯米對付僵屍效果最佳。

周芷慧左看右看,不明白為何眾人對這僵屍還這麽關注。沿著眾人的眼光看去,自己的眼光遇到了屍王眼睛裏透出的那抹藍光。

任天行怎麽會跟這些術士在一起,他怎麽也會道術?周芷慧腦海裏閃過一絲的疑慮,眼睛斜視任天行,跟這小子認識十幾年,為何之前他都一直隱瞞呢?

好深的城府!周芷慧心裏思量著,任天行隱瞞自己的能力,是有什麽目的?他的身世一直是一個謎,隻知道是韋軍長帶出來的,看來,他之所以能達到這個成就,一定是韋軍長在背後策劃好的。

龍牙和刀鋒同為韋軍長座下的兩把利刃,任何一個人都經過韋軍長親自挑選的,難道韋軍長會不知道任天行的能力?

看來,這一定是韋軍長的意思。周芷慧心裏一沉,要真這樣,自己帶領的龍牙以後豈不是不得重用?

皺了皺眉,周芷慧心裏越想越亂,一計上心頭,不能讓任天行得逞。對,就這麽做。

“任天行!”

“周師姐!你。。。有什麽事!”任天行回應周芷慧的話,見她似乎心事重重。

“你可知道上麵為何對湘西軍區如此重視。”

“兵法有雲:三軍未動,糧草先行。湘西軍區作為整個湘潭地區的物資軍區,給各地方軍區供應燃料,食物等,是整個湘潭地區的命脈之地。”

“就這些?”

任天行一愣,難道這軍區還有更特別的地方?

周芷慧白了他一眼,說:“這軍區表麵上是提供物資,但是,實際的作用,是我們中國中部的一個秘密信息樞紐,南、北、東、西,四麵的所有軍用機密都是在這裏匯總。”

任天行臉色一變:“那這豈不是最重要的信息樞紐!”

“你現在才指導!”周芷慧冷冷的看著他,任天行感覺到她的話裏似乎沒有說完,帶有一絲的火藥味。

“整個軍區三千三百六十人,如今留下的活口不足百分之一,整個信息樞紐中斷!這麽大的事情,是我們改革開放以來最嚴重的一次!”

任天行淡淡的說:“這就是你來這裏的目的?”

“任天行,你別跟我嬉皮笑臉!但是這個信息樞紐中斷的責任,就夠你上軍事法庭,判你死刑,更何況還有三千多條性命!”周芷慧盯著他,顯得額外的激動,這可是三千多條性命,要是讓外界的人知道,社會一定會動蕩,而世界各國會打著人道主義的話題來給國家施壓。

而且這信息樞紐中斷,要是讓敵國知道,他們不知道又趁機搞出多少事來,如今釣魚台的事情還沒有解決,小日本又侵入我們東海私自鑽取石油,公開跟我們作對。

這任天行貴為刀鋒的組長,居然不顧大局,搞出這麽多事。

“你馬上跟我回北京,這次就算韋軍長也不敢擔保你。”

任天行沉默不語,周芷慧說的沒錯,這一切都是因自己而起,要不是自己不進入那黑屋,就不會搞出這麽多事情。轉眼看了一下樓下那堆堆正在焚化的屍體,心裏一痛,是自己連累了他們。

轉念間,一想法突起,如果當初自己不進入那小屋,那豈不是不關自己的事情了?可是,就算自己不進去,那小屋裏麵的僵屍遲早都會出來。

任天行突然間陷入了矛盾,要是自己不進去,就算僵屍出來,這責任也推不到自己身上,自己豈不是輕鬆多了。

自己怎麽會有這種不負責任的想法呢,任天行突然蘇醒,眼睛一掃,不禁眉頭一皺。

他們三人正在那裏爭執。

馬峻峰似乎不滿慕辰,不屑的說:“慕辰老弟,你知道糯米能治僵屍,為何不多帶一點,害得我差點喪命。”

“你難道不知道糯米能驅屍毒嗎?身上居然不帶點防身。”慕辰反譏,冷笑說:“師徒兩人號稱是茅山派嫡傳弟子,連僵屍都對付不了,要不是我出手,我看你們早給僵屍咬死了。”

馬峻峰臉上一紅,轉頭對師父抱怨:“師父,都怪你,要不是你大意,糯米又怎麽會丟失。”

古晶臉色泛青,不理會馬峻峰的話,嘴裏喃喃有詞,一臉痛楚之色。

慕辰見馬峻峰居然敢責怪古晶,嘴裏淡淡道:“古前輩真是不幸,居然收了個不懂得尊師重道的徒弟。”

“慕辰,真想不到你真會挑撥離間,枉我當你是兄弟。”

“你何時當我是兄弟過?有讓自己兄弟來送死的嗎?僵屍這麽邪的玩意,就算你師父也沒把握收服它。”慕辰一聽兄弟兩個字,不禁激動了起來,指著自己的臂膀和P股,說:“你看看我全身,就因為你一句話,我差點就把命丟給僵屍。”

“那是你活該,我隻叫你照應一下任天行,又沒叫你去喂僵屍!”

“你。。。。。!好啊,這種話你都說的出口,我今天倒是要看看你有多少斤兩!”

“來就來,怕你我是烏龜王八蛋!”

“任天行,他們在幹什麽?”悅月突然間出現在樓頂上,在一旁的還有金金。

馬峻峰冷笑,沒有理會悅月的話,向慕辰攻去。

金金在一旁一看,端起弓就瞄向馬峻峰。

雖然跟他們幾個人都沒有太深的交情,但是再怎麽說,馬峻峰和慕辰兩人,金金還是跟慕辰熟一點,再說了,之前馬峻峰還犯了自己禁忌,對他自然有看法。

“不要!”悅月驚呼了一聲,但是金金的弓箭在眨眼之間就已經離弦而去。

金金的箭,毫不誇張的說,比子彈的速度都快,任天行臉色一變之後,不由自主的身子一躍,追著箭伸手一抓。

他根本沒有想到自己能抓到箭身,隻是一個慣性讓他這麽做。

但是,他抓到了,金金的握在手上,箭的嘴部就在馬峻峰的下肋。

悅月和金金兩人驚呼了一聲,這速度根本就不是人的能力所能做到的。但是,任天行他做到了。就連任天行自己也不相信,自己的速度有這麽快。

“你們倆轉身閉目!別問為什麽!快!”

任天行一咬牙,雙手緊握,朝天大喊了一聲,聲音直衝雲霄。手上的那根箭一下被他捏成碎末。悅月和金金雖然不知道任天行為何叫他們轉身,但是她們知道,一定是有原因的,問都不問轉身閉眼,此時要是讓她們看到任天行能把箭給捏碎,不知道她們作何感想。

任天行本想把箭給折斷,但是稍微一用力,那箭就被捏成了碎末。心裏不禁一愣,自己什麽時候有這麽厲害了。要捏碎那箭,力氣大還不一定能捏碎,頂多也就是捏斷了,這跟用勁有關係。但是如今不容他絲毫考慮。

轉身拔槍,對著那屍王的頭顱,連打五槍。

槍口連續噴出一股股的熱浪,猶如怒火一般,飛疾而去。

任天行早就感覺不對勁了,怎們每個人都在同一時刻變的這麽暴躁,自私,要不是嘰咕那一震,自己都不知道原因在哪裏。

從槍口處射出的不是子彈,而是嘰咕那股強大的吸引力,幻化成一股股的熱浪,衝向屍王的頭顱。

那股熱浪在離屍王頭顱的近處被一股力量給阻擋住,一紅一藍的相互交織著,翻滾著,顯得非常的詭異。

雖然沒有打進去,但是這股熱浪把藍光散發出來的力量給抵製住了。第一個清醒過來的是古晶,他吐了一口血,之後喝道:“好個屍王,居然讓人起燥念!”

原來屍王眼睛裏的那股幽藍的光,能讓人失去冷靜,相互猜疑,妒忌,暴躁!

古晶在手掌上畫了一道定心咒,分別打在馬峻峰、慕辰和周芷慧的額頭上。

三人被古晶的咒一打,也跟著清醒了過來。金金和悅月不知道發生了什麽事,正想問,眼見屍王的那兩股紅藍之光,不禁愕然。

兩股紅光突然間分離開之後,紅光在空中消失,任天行隻感到自己腰間一震,知道那紅光退了回來,擔憂道:“大家小心!”

果然,那屍王突然間直立起來,頭上的一塊頭皮隨著掉了下來,白森森的牙齒也頭骨在一顫一顫的。

周芷慧和悅月,金金三女孩被嚇的一跳,紛紛叫了起來。再厲害的女人也是女人,始終怕一些惡心恐怖的東西。

古晶早準備好了,手捏兩道符咒立即飛疾過去。慕辰和馬峻峰也出手幫忙,對著屍王遙遙作法牽製。

屍王似乎被那一記糯米打的傷了元氣,動作變得遲緩,符咒打在它身上之後,閃出一團團的火花。

它做了一個奇怪的動作,不作反擊,反而轉身麵對著樓下,仰天嘶叫。

“呼,呼!嗷!”低沉的聲音從半邊嘴巴和鼻子吼了出來,雖然不是那麽嘹亮,但是山穀有回聲,那聲音來回的蕩漾。

“師父,它好像是在呼救!”

“屍王不會輕易呼救的,看來還有玄機,慕辰,你那裏還有糯米沒!”

“已經用光了!”

金金被嚇得驚叫了一聲之後,發現自己失態,不禁怒由心生,左手弓一台,右手同時爪了三支箭,駕在弓上,嘴裏喝道:“讓你嚇我!看我厲害!”

三支箭分上中下分別攻擊屍王腰部以上的的各個方向,快如閃電,沒有任何預兆。最快的要屬中間的那支,第一個射在屍王的肋下,箭碰身子之後,力道過猛,而五彩斑斕屍刀槍不入,兩者相撞,箭立即被折斷成三截,掉落在腳下。

最下端的那之箭也像中間的那支一樣,斷成幾截。上端那支箭射中屍王的太陽穴處,該處正好是被腐化的地方,箭直射入腦中,一端進一端出。

這地方看來是屍王的罩門所在,不堪一擊,屍王受痛,一把把腦子上的箭給活活的拔了出來,兩眼由藍變紅,朝眾人衝來。

這一蹦跳,屍王的四周似乎有一股力量,壓著眾人,古晶等三人被這一股強大的力量衝的全部倒地,嘴角流血。

任天行一看不妙,顧不得自己是否是它對手,身子一躍,站在古晶他們的前麵,手緊緊的握著,冷冷的看著僵屍。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為何沒有怕的念頭。

那僵屍見居然有個人擋住自己,兩手一縮一伸,插向任天行。

任天行近身搏鬥,可以說是最有經驗的,屍王動作雖然不慢,但是如今在任天行的眼裏,有如龜爬,身子稍微一側,自己躲開了插來的雙手之外,兩手反而駕在僵屍的雙手之上。他知道僵屍不會痛,而且刀槍不如,順著僵屍的雙手,任天行整個身子都壓了過去,兩手一個太極推拿,推在僵屍的身上,這一推可算是用盡了全力,要是用這力道退卡車,相信都能一下推個幾米,但是這僵屍被推的隻後退了一步。

任天行不禁咬牙,怒吼了一聲,內心一股力量不知道從何處而來,感覺全身都是勁道,一個反身後旋踢,一腳打在僵屍的腹部。

“彭!”的一聲,這一腳打的結結實實,那股勁力撞在腹部上,屍王被打的向後倒飛,直跌下樓。

任天行不禁一愣,想不到自己這一腳居然有這麽大力度,心裏疑惑道,為何自己隻要一咬牙發怒,自己的力量就會突然增加許多。

僵屍被踢下去之後,眾人急忙往樓下往,那僵屍摔在一軍用卡車上,卡車彭的一聲,陷了一個大洞,屍王安然無恙,跳了起來之後,往山上蹦去。

這屍王似乎想逃跑!

“糟糕,趕緊追!”

“師父,你不是已經施法布下了鎮妖陣,它出不去,走不了。”

“下麵還有人!就怕禍及旁人!”古晶說完,一道靈符出手,踏著靈符追了上去。

馬峻峰也學他師父,拿出一道靈符,不過念咒念了許久,符咒才燃起,踏在符咒上麵歪歪扭扭的追了下去。

慕辰也逃出一道靈符,嘴裏一聲“我遁!”人沒入地下,從地下追去。

任天行看了三女之後,說道:“周師姐,你們小心了。”

任天行不會踏符而行,但是也差不多,眼睛一掃,見到樓頂有條閉路電視的黑線,急忙扯了一端,人身子一越,緊緊拿著那條線跳下了樓,就像蕩秋千一樣往樓下飛。

等任天行他們追到的時候,那屍王已經沒影蹤了。古晶愣在那裏,一臉的驚色,往了往遠處說:“五彩斑斕屍,僵屍之王,不受天地之約束,就連李天王的鎮妖塔也鎮不住,看來,天下又一場大亂了。”
更多

編輯推薦

1捉鬼專家
2所多瑪的咒語
3畫屍人
4梧桐公寓
5詭異檔案
6魯班書
7湘西鬼話
8詭戰
9死活人
10陰陽偵探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法醫靈異錄

    作者:番茄死不了  

    懸疑驚悚 【已完結】

    主人公淩凡,一個普通的高中生,無意中拿到法醫哥哥淩楓遺留給自己的神秘備忘錄,從此與神秘組織HIT--特別行動...

  • 夏墟

    作者:拉風的樹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每一部史書,都試圖合理掩飾那些驚天秘密,可是卻是處處欲蓋彌彰……那些文字記載空白的地方,正是這些致命的漏...

  • 談情說案:鬼影重重意綿綿

    作者:蕭黎草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李福至,一個從出生就給別人帶來不幸的女孩,天生能看見鬼怪,總是諸多鬼事纏身,直到母親死後,龍香的到來...

  • 碎臉女友

    作者:於一魚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於非魚是一所爛校的學生,雖然放了假卻仍因為買晚了機票而被滯留在學校裏。一天,在他打工坐公交回學校的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