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十三章 悅月再現

  第十三章

  

  慕辰點了點頭,心裏暗自佩服。

  在地上畫了一個太極圖,然後掏出八張符咒分別放在東南西北等八個方向,用一樹枝代表桃木劍,每放一張符咒就會舞動一個劍招,嘴裏喃喃有詞。

  掏出了一條紅繩子,一頭係在任天行右手的無名指,另一頭係在左手的中指。任天行把繩子拉緊之後,慕辰咬破食指,把自己的血沿著紅繩從左到右塗上。然後在任天行的額頭上用血畫了一個奇怪的符號。

  任天行盤坐在太極圖中,看著慕辰在擺弄著,慕辰額頭都是汗,可能是之前受了傷,非常虛弱,一邊臂膀隱隱作痛。

  慕辰拿出了一個銅錢,放在嘴巴裏吹了起來,一聲口哨聲直入雲霄。之後一聲大喝,在太極圖裏裏麵作法。

  任天行雖然看不懂,但是依然能感覺到周圍空氣的凝重,圍繞著這個太極圖好似有一股力量在轉動著,而且越來越快。

  這力量帶起附近的樹葉,到處的飄舞著,但是沒有一片能進入太極圖的範圍,任天行感覺自己的兩手不是在拉著繩子,而是被繩子拉著,腦子也越來越沉,漸漸的,他把眼睛給閉上了。

  閉上之後,任天行完全靠感覺去感受,想睜開眼睛,但是缺沒有睜開的能力,自己的身體在此刻,似乎已經不屬於自己了。

  但是,能讓他放心的是,他還能感覺到自己身外發生的事情。

  慕辰點燃了幾道符咒之後,嘴裏一直喃喃有詞。正打算施法的同時,意外的發現了上空的一股破風的聲音。

  來的竟然是之前的那隻僵屍,正張牙舞爪的向他們兩人飛疾而來,慕辰用了幾把糯米,把僵屍打退之後,圍著太極圖再散了一圈糯米,僵屍向攻擊他們,但是卻極為顧忌糯米。

  慕辰不在理會僵屍,繼續作法,任天行心裏還擔心著,這僵屍要是來個魚死網破的打法,兩人豈不是慘了。

  不知道是不是任天行跟這僵屍有緣,剛剛擔心僵屍這麽做,這僵屍就這麽做了,吼著一聲之後,半跳半飛的往他們攻來。

  慕辰手裏捏著那枚硬幣,當作飛鏢一樣飛了過去,僵屍一隻手橫著把硬幣拍到一邊。

  慕辰突然間起身,從袋子裏掏出一黃色符咒往上空拋,用腳跟狠狠的跺了幾下地下,嘴裏喝道:“有請陽明君!急急如律令!”

  任天行突然全身一顫,自己的意識漸漸的模糊,手上的那條紅繩就像激光一樣亮了起來,一股力量從體內爆發了出來,沿著紅繩帶出一片紅光。

  紅光一閃之後,任天行眉心之間多了一隻眼睛。一隻紅色的眼睛。

  紅色的眼珠帶起一股黃光,直射如天空,紅繩帶起的那片紅光也隨著黃光鋪天蓋地的往天空射去。

  “破!”慕辰咬破舌尖,一口鮮血往那紅光噴去。這鮮血就像是催化劑一樣,遇到紅光之後,力量明顯強了很多。

  突然烏雲變色,幾聲雷鳴之後,黑壓壓的烏雲中間漸漸有紅色的雲出現,之後紅色的雲侵蝕著黑雲,把黑雲透出一個黑洞。烏雲背後的陽光透過那個洞照射了下來。

  不到半分鍾時間,整個籠罩在上空的烏雲全部消失,陽光照射下,顯得格外刺眼。

  任天行身子一軟,倒在地上之後,後腦接觸著地麵,把他給弄醒了。他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麽事,就記得自己突然間就暈了過去,然後又醒了過來。如今渾身上下幾乎沒有力氣,就像是虛脫一樣。

  在事後他跟古晶談起這件事的事後,他才知道,這就是請神上身。

  “飛僵呢?”任天行小心翼翼的看著天空,似乎對那僵屍非常忌憚。

  “跑了!僵屍怕見到太陽!”慕辰見任天行似乎沒有力氣,讓他休息了一下說:“我們根本沒法對付僵屍,如果在天黑之前不離開鳳凰縣,天黑之後就走不了了。”

  “咱們不是有糯米嗎?”

  “糯米隻能驅屍毒,根本不能把僵屍消滅,不是長久之計。”慕辰說:“早在一百多年前,還有消滅僵屍的方法,隻可惜失傳了。”

  “一百多年前?”

  慕辰似乎很惋惜,說:“不錯,很多的絕技和重要的書籍,都被國難弄的失傳,有的甚至被外國人給搶走了。”

  任天行心裏突然覺得非常的沉重,一百多年前,那是國家受辱的開始,在受辱的一百多年曆史裏,不知道有多少珍貴的東西被人家搶走。

  八國聯軍進軍中國的事後曾經喊著:不隻是要把中國的物質財富給搶光,還要把他們的精神財富帶走。

  慕辰看了看天說:“咱們趕緊下去看看,時間不多了,要趕在天黑之前離開。”

  慕辰是受傷過重,肩胛處被僵屍抓傷,雖然敷上了糯米,但是還不一定湊效,加上流血過多,全身酸疼。而任天行是剛剛被陽明君上身,把他十年陽壽給帶走了,身子近乎脫力,兩人相互扶持著,往山下走。

  走到半山腰的時候,任天行警覺的反應了過來,抽出手槍對著側麵的林子喝道:“什麽人,出來!”

  “任老大!任老大在這裏!”一陣熟悉的聲音的驚喜的喊了起來,任天行一看,除了黃風還有誰。

  “任老大,你受傷了!”黃風見任天行受了傷,急忙過來扶著他。

  “小事,一會就好。對了,這位兄弟叫慕辰!”任天行給黃風介紹了一下,隨後,黃風背後也跟著出來了兩個人。

  讓任天行大跌眼鏡的是,黃風背後還有大石頭和悅月。大石頭在背後還能接受,但是悅月在這裏,感覺非常的驚訝。

  更驚訝的是,本來非常虛弱的慕辰,見到悅月之後,立馬精神了起來,還故意的咳嗽了幾下,跟黃風和大石頭大了個招呼之後,兩眼直直的看著悅月。

  美女有很多種,但是像悅月這種的美女,天下一定找不出幾個。有著東西方美女的混合容顏,而且身上帶著一股魅人的氣質,讓人看了之後感覺有著無窮的吸引力,這種吸引力對男人們絕對是殺傷性極強的,會讓人窒息。

  幸好悅月早就習慣了別人看她的眼神,所以微微給慕辰一個微笑之後,就把注意力放在任天行身上。

  悅月見到任天行似乎受了傷,傷勢還不算重,說:“任天行就是任天行,連僵屍都奈何不了你!”

  話音剛落之後,往任天行身後瞟了幾眼,似乎再找什麽,最後失望的在心底歎了口氣,問他:“長風呢?”

  “長風?你看我這模樣!”任天行把自己那破爛的衣服的扯了一下給她看:“他要是在我身邊,我至於這麽樣狼狽嗎?幸虧多了慕辰兄弟!”任天行拍了拍慕辰的肩膀表示感謝。

  慕辰正在欣賞著眼前的美女,眼鏡眨都不眨,被任天行這麽一拍,倒也發現了自己的失態。嘿嘿的笑了幾下之後,習慣性的摸著自己嘴角的那大黑顆痣說:“不客氣!不客氣!跟任天行相遇,完全是巧合,也算有緣分,我正想找他的時候,他不請自來了。”

  “你想找我?”任天行記起來了,之前自己報自己的名字的時候,慕辰說了一句“你就是任天行”,似乎對他很熟悉。

  慕辰無奈的聳肩說:“要是早知道你們居然把僵屍都弄出來了,死我也不來!馬俊峰那混蛋專給我找破事。要不是看在有剛哥照顧的份上,就算馬俊峰拿刀逼我我也不幹這活。”

  他奶奶的,慕辰這小子來這裏是看在錢的分子上了。看來剛子的200萬信息費還不是白給,不過倒是讓這慕辰白白揀了個大人情送給馬俊峰。

  任天行問黃風:“下麵的兄弟怎麽樣!”

  黃風歎了口氣,沉沉的說:“傷亡很重!”

  任天行萬萬沒有想到的是,黃風嘴裏說的“傷亡很重”的程度幾乎達到那種屍橫遍野,慘絕人寰的地步,除了少數的幾個人能逃生之外。

  “天行,要不要把古晶和長風請來,不然以我們的能力,根本對付不了僵屍。”還是女孩子心細,一言就點破了其中的關鍵,她對長風的身手是深信不疑,想想兩個星期之前跟九菊派的那一戰,簡直是驚天動地。

  慕辰雖然不知道古晶和長風是誰,但是聽到悅月和任天行這麽推崇他,想來也是個厲害人物,擔心的說:“除非你請的人能在兩小時內到,不然的話,我們來不及了!”慕辰指了指表,說:“隻要天一黑,我們再不走,晚上保證你們能跟那些僵屍來個人僵阿拉丁舞。”

  “來不及了,咱們趁著還有時間,先下去救人!”任天行率先下山,轉頭交待大家一定要多加小心,目光重點放在悅月的身上。

  僵屍屬陰性,最怕陽性的東西,陽光是他們的克星,眾人一路下山,到山下也需要將近半個小時的時間。

  悅月是SUPPER組織的人,對這些道術深有研究,隻可惜不得其法,本來想跟完顏長風多了解一點,但是這人太過神秘,根本研究不透。

  回美國總部報告了那把槍的事情之後,把自己了解到的道術作了一份長達萬字的詳解,經過眾多的科學家研究,還是沒有很肯定的答案。SUPPER組織對中國道術和佛法的研究已經有相當長的曆史,但是畢竟是門外漢,越是得不到的東西,越對他產生興趣。

  因此悅月就被再次派遣來中國,希望能更加深入的了解。單單憑這些科學家的力量是遠遠不夠的,不然中華的五千年文明史豈不是就是一張白紙了。

  悅月雖然不像完顏長風那樣有著神秘的力量,也沒有王婷婷那樣的身手,更沒有任天行樣的經驗,但是她能做到SUPPER組織裏相當有地位的人,其閱曆之豐富,勝人一籌。

  一眼就能看出了慕辰是道家中人,她又怎麽能不抓緊這次機會呢。一路上向慕辰請教一些道家的相關事情,還嬉笑著說自己一直都對入道有很大的期望,如果可以還寧願拜慕辰為師。

  所謂英雄難過美人關,更何況是慕辰這種標準的豬哥呢。見到悅月的時候已經不知道自己身在何處了,如今有美女主動跟他搭話,恨不得把自己所知道的一骨碌全告訴她,以此來表現一下自己。

  正說的興高采烈,悅月想拜自己為師的話剛剛出來,慕辰愣了一下,之後回口拒絕。任天行在前麵聽著他們兩人的對話,無奈的聳肩,心裏暗自發笑,小孩子畢竟小孩子,慕辰那點心眼,誰都看得出來。要是真讓悅月拜師了,他還能泡個屁!

  到了山下,空氣中漂浮著一股血腥味,路邊停靠的汽車沒有任何人,旁邊的幾輛汽車撞在一起,冒著嗆人的煙。

  他們走進了軍區之後,軍區的大門還開著,卻沒有人站崗。

  任天行終於看到了黃風說的“傷亡慘重”的意思。

  諾大的一個操場,橫七豎八的擺著各種各樣姿勢的士兵屍體,石頭鋪成的地麵到處動一攤西一坨的鮮血。

  幾輛軍車上麵還掛著士兵的屍體,低垂著頭,半臘身子一片紅色。

  他們強忍著自己的情緒,一步一步的走進營地。突然,悅月不小心差點被絆倒,低頭一看,是一個士兵的大腿,露出白森森的腿骨,不禁反胃捂住了嘴,跑到一輛車旁低頭嘔吐。

  吐了幾口之後,胸口舒暢了,抬頭鬆了一口氣,眼光剛剛掃過這輛車的車窗,嚇的大叫了起來。

  車窗裏的一個司機身子坐在位置上,但是頭居然陷在了玻璃中,兩顆白色的眼珠貼在玻璃上,血沿著玻璃從眼珠旁邊流了下來。仔細一看,鼻子好像還在抽動。

  大石頭一看,驚呼:“小武,小武!”

  “還活著!”

  任天行二話不說,把車門拉開之後,上車就把小武的頭從玻璃中拉出來,但是沒想到,就輕輕的一拉,脖子中間突然就斷開,頭和脖子分家,一小股鮮血往上噴出,灑在任天行的臉上。

  斷了的頭顱嘴裏擠出兩個字:“謝謝!”

  這一刻,所有人都愣住了,沒有人想到會是這麽一個結局,他們不是被嚇倒了,而是被這種場麵給震撼了,這就是真正的的魔羅波地獄。

  
更多

編輯推薦

1捉鬼專家
2所多瑪的咒語
3畫屍人
4梧桐公寓
5詭異檔案
6魯班書
7湘西鬼話
8詭戰
9死活人
10陰陽偵探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法醫靈異錄

    作者:番茄死不了  

    懸疑驚悚 【已完結】

    主人公淩凡,一個普通的高中生,無意中拿到法醫哥哥淩楓遺留給自己的神秘備忘錄,從此與神秘組織HIT--特別行動...

  • 夏墟

    作者:拉風的樹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每一部史書,都試圖合理掩飾那些驚天秘密,可是卻是處處欲蓋彌彰……那些文字記載空白的地方,正是這些致命的漏...

  • 談情說案:鬼影重重意綿綿

    作者:蕭黎草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李福至,一個從出生就給別人帶來不幸的女孩,天生能看見鬼怪,總是諸多鬼事纏身,直到母親死後,龍香的到來...

  • 碎臉女友

    作者:於一魚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於非魚是一所爛校的學生,雖然放了假卻仍因為買晚了機票而被滯留在學校裏。一天,在他打工坐公交回學校的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