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十四章 幸存者

第十四章

  任天行捧著小武的頭,留著淚看了一眼之後,緊緊的把頭顱抱在懷裏,埋著頭坐在一旁,一言不發。

  早上之前,小武還是活生生的跟任天行他們練拳,眾多的官兵在嘶喊著口號練兵,忙碌的軍車進進出出,但是,就在這一刻,全部都沒有了。

  要不是這一批僵屍,這些人又怎麽會死去呢。要不是自己多事,把僵屍運到軍區來,能連累這麽多的子弟兵嗎?

  任天行心理沉重著,眼睛無力的看了看天,一行熱淚從眼睛中奪眶而出,隻有當過兵的人才能真正的體驗到戰友之間的那種真摯的感情。

  這些活生生的士兵們,就不知不覺的躺在了冰冷的地上。

  任天行突然間覺得自己的胸非常的悶,悶的難受,腦子一陣空白之後,心裏一種很輕鬆的感覺油然而生,所有的事情都放輕鬆了。

  這些士兵們的死,似乎從來都沒有發生過,他還看見了韋叔叔小時候帶他到北京玩的時候給他買的那串糖葫蘆。看到了韋嬸嬸給他作的新衣服。

  他看到了完顏長風跟他在喝酒,暢談世間奇情逸事,喝著冰鎮好的紮啤,吃這新鮮的毛豆。

  遠處傳來了一陣吵鬧的聲音,似乎在呼喚他,但是喝著啤酒的他不禁皺著眉頭,是誰這麽討厭來打擾我。

  仔細一聽,有幾個人在呼喚他,自己的背還傳來了一陣痛楚,似乎聽到:“任天行,任老大,你哭出來,哭出來就好!”

  哭?為什麽要哭?任天行端著酒杯奇怪的想著這句話,看了看周圍,沒有任何人,再看看長風,這小子突然間消失了,哼,要走也不打聲招呼,這不夠意思。

  任天行不再理會那些吵鬧的聲音,牙齒恨恨的咬了一下之後,端起杯子想再喝一杯,眼睛望向杯裏的時候,他看到一群人居然在杯裏看著他,不禁嚇了一跳,杯子隨之就化成灰燼。

  一道刺眼的陽光射來,任天行睜開了眼睛,一口鮮血吐了出來,胸口出頓時舒暢了很多,他醒來了。

  大石頭給他拍著他的背,大聲的跟他說:“任老大,別想這麽多,你要覺得難受就喊幾聲發泄一下,要不然哭幾下也好,我們全然沒聽見。”

  “是啊,是啊!任天行,你別憋著!”悅月跟著附和,看著任天行突然間暈了過去,她不禁對他另眼相看。

  “哭?哭什麽?”任天行推開大石頭,自己慢慢的站了起來,麵無表情的對大石頭說:“別拉我,我還沒死!”之後二話不說,到車上把小武的屍體抬了出來,放在地上,把頭顱給接上之後,找了一件衣服給他蓋上。

  男兒有淚不輕彈,這任天行向來做事雷厲風行,果斷敏捷,根本不像那種感情豐富的人,但是這一次的事件,倒是讓她對麵前的這男人從新評估起來。

  慕辰走到任天行旁邊,指著小武的脖子說:“你看,這脖子是被抓斷的,附近的肉都腐爛的厲害,想來是被僵屍的爪子給插中的。”

  任天行抬頭看著慕辰的臂膀,慕辰沉沉的說了一句:“要是這麽死法,是不能超生的!”

  “不能超生?我沒有辦法讓他們重活過來,但是也不能看著他們死後都要受罪,你有什麽辦法?”

  “凡是死於僵屍手上的人,他們的魂魄都被屍氣困住,不得超生,一旦超過七七四十九天,魂魄就會煙消雲散。要讓他們超生,隻有一個辦法!”

  “什麽辦法?”

  “解鈴還須係鈴人,要除掉魂魄上困著的屍氣,就要把屍氣的源頭給滅了!”

  “你的意思是把僵屍給滅了!”任天行冷冷的說。

  慕辰也緩緩的點了點頭。

  任天行站了起來,對大石頭喝了一聲:“走,滅了它!”

  慕辰擋住任天行說:“僵屍是王靈之祖,要滅了他,一定要找到真正的高手才有點把握。以咱們現在的力量,根本鬥不過它們,不如先離開鳳凰鎮。”

  “離開鳳凰鎮?”任天行冷眼看了一下慕辰,指著鳳凰鎮的方向說:“還有兩個小時就天黑,這軍區三千多官兵,你看看能剩幾個,要是不在兩個小時之內搞定這些僵屍,鳳凰鎮60多萬人口你認為能保住幾個?”

  “但是。。。”

  “沒有但是!”任天行不再理會慕辰,帶著黃風和大石頭往裏麵走,扔下一句話:“我們沒有太多的時間,靠人不如靠自己。”

  “等等我,我也去!”悅月在後麵追上任天行。

  慕辰看著他們,歎了口氣,這他媽的是僵屍,又不是人,你們這些家夥真不知道死活。

  看著自己的臂膀,整條臂膀似乎已經麻木了,絲毫沒有感覺,心裏想著:“這屍毒散的好快。”咬了咬牙,自己也算半個死人了,難道還不如那幾個不懂道術的人嗎,死就死吧!盡人事聽天命,再怎麽說自己也是這群人裏麵唯一會道術的人,要是對付僵屍,能挺多久算多久吧。想著想這,自己也跟著任天行走去了。

  空氣中彌漫著一股濃重的血腥味,一路進來,屍體越來越多,地上掉落的槍支也越來越多。

  黃風揀起了一把衝鋒槍,任天行和大石頭則在士兵的身上搜出了兩個手雷。

  槍對僵屍不一定有效,但是手雷就不同,之前大石頭的散彈槍把一僵屍的腿都打斷了,這手雷看來也能炸它個稀巴爛。

  想到此,眾人心裏也有了戰勝僵屍的希望。一路下來,都在搜索著手雷,但是一共也就找到4個。

  任天行來到一具半截屍體身邊的時候,旁邊都是一坨坨的肉塊,不禁默哀了一陣。這是江連長江國華的屍體,脖子上多了幾個黑洞,看來是被僵У摹P靨乓韻碌南擄膁砑負趺揮校蠢詞竊詒喚┦У氖焙蛞鬆砩係氖擲贅┦橛誥 ?br />   是條好漢!任天行默默的在心裏讚了一句,見到他眼睛還沒閉上,手掌輕輕的拂過他的臉,安息吧,你將是我們軍人的驕傲!

  從江國華的脖子上拆下一把掛著的鑰匙,上麵寫著“軍庫-1”。看得出來,這是軍區武器庫的鑰匙。

  “這軍區的彈藥庫在哪裏?”任天行問黃風。

  黃風指著西邊的山腳下一個倉庫:“那邊!”

  “走,我們去拿能滅僵屍的武器”任天行帶頭往彈藥庫奔去。

  慕辰見任天行說話這麽肯定,心裏嘀咕著,到底是什麽武器能對僵屍有效。

  就在任天行他們一行趕到彈藥庫的前麵的時候,一顆黑乎乎的東西朝他們飛來,落在他們幾個人的身邊。

  大石頭一看不妙,居然是手雷,眼明手快的叫了一聲“小心”,拉著身邊的黃風和悅月往前麵撲倒。

  任天行不撲倒反而往手雷那裏一躍,一腳把手雷往自己身後給踢了過去,直飛十多米。這種泰山嘣於頂而麵不改色心態讓眾人心裏不得不佩服。

  

  慕辰正好在後麵,見到他們臥倒,已經知道不妙了,轉眼心思還沒轉過來,見任天行一腳把一黑乎乎的東西往自己方向踢過來,急忙一個賴驢打滾,滾到一邊。身後一陣爆炸聲,哄的自己耳鳴聲起。

  他媽的,居然是手榴彈,慕辰心裏暗暗僥幸,幸好反應快,不然豈不是變成肉醬了。拍了拍P股起來,看自己全身沒事,隻是覺得P股有點涼颼颼的,看了一下手掌,右手一巴掌的血。

  “哎呀!我P股啊!”慕辰摸到自己右邊P股被炸出了一塊,仔細摸了一下,沒事,是手雷爆炸的時候,彈片飛過刮傷了,皮肉之傷而已。

  雖然如此,但是還是咬牙切齒的恨恨詛咒,要是逮著機會,一定要跟任天行報這個仇。

  任天行暗自僥幸之後,對黃風和大石頭一個手勢,要兩人分開前進,自己待在原地,大聲的對裏麵的人喊:“裏麵的兄弟是哪個連的,我是任天行!大家沒事吧!”

  很顯然,這喊聲湊效了,裏麵幾聲喧嘩之後,一個熟悉的聲音響起來:“老任,老任,是你嗎?”

  “老劉?!”任天行驚喜道,這老家夥沒事,真是太好了,帶著眾人趕上前去。

  到了彈藥庫門口,任天行幾個人不禁愣住了,這彈藥庫是建立在山洞裏的,門口有一個吊橋,一個非常厚的大鐵門,中間開了幾個大孔,在架著機關槍。

  門口前麵一眼看過去都是軍人的屍體,到處都是殘肢,血跡斑斑。外麵硝煙滾滾,完全是一幅剛剛打完仗的情形。

  慕辰看了一眼,走到一旁翻了幾下那幾具屍體之後,嘴裏感歎說:“造孽啊!造孽啊!”掏出一張符咒在嘴裏念念有詞,不知道是不是在超度。

  一士兵從一個孔裏麵探出了頭,看了四周,確認沒有僵屍,一個招手,叫他們立即進來。

  放下了吊橋,一行五人急忙過去了,鐵門打開之後,任天行等人進去馬上就關閉。

  彈藥庫裏麵就七八個人士兵,分別在大孔那裏防守著,旁邊一箱子的手雷。

  “老劉,你沒事吧!”

  “我正擔心你呢,想不到你也沒事。”

  任天行掃了一眼,說:“其他人呢?”

  這一句隻是想知道還有幾個人沒事,從進入軍區,看到這麽多屍體,死傷可謂慘重。

  “在裏麵,跟我來!”老劉帶著任天行進入裏屋。

  裏屋是一個會議室,還有一排的電視,顯然是用來監視外麵用的。

  賀老和譚老正在一旁照顧著幾個受傷的人,其中一個傷勢比較重,半邊的頭都被白紗布包著,血從裏麵滲透出來,白色的紗布都染成了褐色。

  任天行進來之後,眾人都站了起來,這個時候居然還有人能從外麵進來,真是奇跡。

  除了這幾個人之外,整個彈藥庫後麵還有差不多一個排的人。

  慕辰顧不得跟他們打招呼,見到這幾個受傷的人好像都傷得不輕,把他們的紗布都解了下來,老劉還疑惑的看著任天行,任天行打了個手勢,讓慕辰去做。

  那些受傷的人,有些是被僵屍給撞傷的,倒是小事情,但凡是被僵屍戳傷,咬傷的,附近的肉都變成了黑色,周圍已經變腐,慕辰不得不用身上的糯米給他們敷上。

  敷上去之後,那幾個人都疼的大叫,受傷處冒出股股嗆人的臭味。

  任天行讓慕辰放手去做,示意都出去說話,叫幾個士兵來做慕辰的幫手。

  賀老說:“也許還有生還者,但是我們根本不能相互照應,那些僵屍用槍打都打不死。”提到僵屍,賀老不禁悚然。

  任天行自從離開會議室之後,招呼大石頭上山,首先是在那個放屍體的倉庫,突然間所有的屍體都有反應,這簡直就是僵屍,在倉庫裏麵的十多人轉眼見被僵屍給咬死。

  軍區的監視係統發現之後,急忙派出了兩隊人馬過去,包圍那倉庫。但是人到那裏的時候,僵屍都衝出了那倉庫,不到一分鍾的時間,那些僵屍都跳了出來,武器打中他們,但是沒有任何效果,去的人全部都罹難。

  警報聲響起之後,所有人都進入備戰狀態,那些僵屍身上被槍打的幾乎都是子彈眼,但是居然還能跳,一躍就是三米多遠,被僵屍咬死的,戳死的,撕裂的不計其數。

  士兵們何曾見過這些不死人的怪物,怎麽打也打不死,子彈打在僵屍的額頭,一個黑洞出來之後居然還沒倒下,把一些士兵嚇的動也不敢動,就這麽站著讓僵屍給咬死了。

  從賀老和老劉的嘴裏說的這些事情,可以想像當時的慘劇,要不是江國華這人聰明,叫人都用手雷炸那些僵屍,還真對付不了。

  為了保護老劉他們撤離,動用了兩個連的人作人牆,想用軍車離開,一個會飛的僵屍居然淩空飛起,把那些在車上的人都咬死了。最後逼得讓那些人往裝甲車上躲,但是裝甲車能載人畢竟有限,最後退到了彈藥庫這裏。

  江國華完全是用手雷戰,衝鋒槍、步槍、手槍、根本打不死僵屍,用手雷炸過去,還能把個別僵屍給炸爛。

  隻是這完全沒有裝備的隊伍,身上帶手雷的畢竟沒幾個,退到彈藥庫之後,眾士兵都知道隻有強大爆炸性武器才能對僵屍有效,紛紛抬出了一箱箱的手雷,守護著彈藥庫。

  老劉說:“這僵屍真是催命閻王,六隻僵屍追著我們,我們用手雷炸他們,居然讓我們損失了差不多七十多人,要不是這鐵門厚實,我們就。。。”

  “天行,你來的時候有沒有遇到僵屍?”

  任天行皺著眉頭說:“咱們還有兩個小時的時間,趕緊出去,不能呆在這裏。”見到眾人不解,急忙解釋說:“還有兩個小時天就黑了,到時候你們要是不走,這裏也不安全。”

  “那些僵屍呢?”

  “暫時躲起來了!”任天行說:“但是很快,他們又會再出來。很快!”
更多

編輯推薦

1捉鬼專家
2所多瑪的咒語
3畫屍人
4梧桐公寓
5詭異檔案
6魯班書
7湘西鬼話
8詭戰
9死活人
10陰陽偵探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法醫靈異錄

    作者:番茄死不了  

    懸疑驚悚 【已完結】

    主人公淩凡,一個普通的高中生,無意中拿到法醫哥哥淩楓遺留給自己的神秘備忘錄,從此與神秘組織HIT--特別行動...

  • 夏墟

    作者:拉風的樹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每一部史書,都試圖合理掩飾那些驚天秘密,可是卻是處處欲蓋彌彰……那些文字記載空白的地方,正是這些致命的漏...

  • 談情說案:鬼影重重意綿綿

    作者:蕭黎草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李福至,一個從出生就給別人帶來不幸的女孩,天生能看見鬼怪,總是諸多鬼事纏身,直到母親死後,龍香的到來...

  • 碎臉女友

    作者:於一魚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於非魚是一所爛校的學生,雖然放了假卻仍因為買晚了機票而被滯留在學校裏。一天,在他打工坐公交回學校的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