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十一章 飛僵

第十一章



山下一陣陣的槍聲,就像是交戰一樣,哨子聲陣陣想起。突然一聲爆炸聲轟然而起,任天行聽得出,這是手雷的聲音,什麽事動用到手雷?

陣陣的哀叫和慘叫聲遠遠傳來,就像是地獄裏被下油鍋的時候那種悲痛的慘叫,這絕不是人所能聽到的。

任天行再次聽到了那種低沉嘶啞的吼叫聲,就像是鴕鳥或者是駱駝的嘶喊,又或者是感冒的馬匹那種拚命的嘶吼聲,聲音就像是一個催命符,讓人不寒而栗。

這聲音,比起之前在黑房子裏麵的那聲音要更加深沉。

緊跟著,一陣震耳欲聾,山腳下一房子被吞噬在火焰中,衝天的硝煙隨之而起。任天行嘴裏失聲:這是火箭彈!

“下麵到底怎麽了?”任天行抬頭看上空的雲,想起了前陣子被櫻子施展天雷陣的情景,不禁質問了起來。

那少年沒有轉頭,嘴裏拋出一句話:“還不就是你們自找的!唉,說多了你也不明白,跟著我就是了!”

“你先給我說清楚了!”任天行不自覺的掏出自己的那把佩槍,這槍一出,頓時讓這少年心裏產生一股寒意。

少年無奈的搖了搖頭說:“你既然要聽,信不信由你了,也不知道你們從哪裏運回來的這麽多屍體,居然沒一個人能看得出來是僵屍?”

“僵屍?怎麽可能!”

“嘿,本來是不可能的,但是這嘯聲一起,不可能也變成可能了。”

“你是說這嘯聲能引發屍變!”

“嗯,可以這麽說!那些僵屍都是被人禁錮在某處了的,這個嘯聲,就是解開禁忌的方法。你可以不相信,不過你要做好心理準備。”那少年搖手聽住了腳步,從一隨身帶的袋子裏拿出一個羅盤,在上麵淩空用手畫符,羅盤的指針隨著手的走動開始旋轉。

“你會道術?”任天行心裏一顫,想不到這小子年紀輕輕,居然會這本事。

“想不到你還不是一般人,能看出我的看家本領。我叫慕辰,你呢?”那少年一邊看著羅盤,一邊找方向。

“慕辰、慕辰!你叫慕辰?”任天行初時聽起來有點耳熟,嘴裏念了幾句之後,想起小菡手上的那串手鏈。

慕辰轉過臉來問:“這個名字很奇怪嗎?”

“沒,沒事,我叫任天行!”任天行心裏盤算著,有時間一定問問小菡的事情,慕辰驚訝的說了一句:“原來你就是任天行。”

這話大出乎他意料的是,聽這口氣,慕辰居然認識他。不過這個時候不好再多問。

慕辰一臉黯淡說:“僵屍蘇醒,這是非同小可,我們如今隻有找到施法的人,才能想出克製僵屍的辦法。”

兩人看著羅盤指的方向走,突然間羅盤轉數變的異常,慕辰仰望天空,嘴裏擠出兩個字:“小心!”

一陣沙沙的聲音,一股風從上麵吹下來,附近的樹葉凋落,轉眼之間,對麵的幾棵綠色大樹變的蠟黃,一股腐蝕性的味道濃濃的傳來。

兩人知道厲害,一聲“後退”,急忙往回走。

上空一陣嗥叫,一人影直愣愣的從上麵迅速飛下來。

“什麽東西!”任天行臉色大變,一塊大鐵在空中飛的那叫飛機,這麽個人會飛還是第一次見過。

慕辰隨聲應和說:“飛屍!”

“飛屍?”

“就是飛僵,僵屍中的一種,你自己小心。”慕辰從袋子裏掏出一把桃木劍,向僵屍砍去。

一劍刺在僵屍的心髒部位,本以為能刺進去的,但是僵屍皮實在太厚,桃木劍應聲而斷,慕辰被僵屍兩手狠狠的摔了出來,撞在一棵樹上,嘴裏哼了一聲,一股鮮血從嘴角流了出來。所幸沒有沒有暈倒。

僵屍居然不怕桃木劍!不止是任天行驚訝,就連這會道術的慕辰也臉色大變。桃木劍能斬殺各種靈體,那些妖魔鬼怪隻要見到桃木劍都要退避三舍,這是所有道人必備的武器,就連古晶都不例外。

僵屍鼻子裏吐出了一股青煙,張開一口爛牙,向慕辰吼了一聲,一跳一跳,這一跳起碼有半個人高。

任天行心裏雖然驚駭,但是畢竟是經驗豐富,臨危不懼,見到慕辰沒大礙,嘴裏打趣說:“中看不中用,看我的。”

僵屍跳了過來,任天行從一旁飛奔,一個淩空掃蕩腿,掃向僵屍的腳踝處。僵屍失去平衡,一下倒在地上了。

任天行的腳就像是踢在一樹木上,陣陣的酸痛,還沒站起來,僵屍在倒下的半秒鍾就已經直立起來,就像是一個倒下的木板被人樹枝一樣,絲毫沒有重力。

僵屍受到攻擊,一陣吼怒,張開一口爛牙朝空狂吼一聲,兩眼發出森森的寒光,一雙楞直的手伸向任天行飛疾跳去。

這速度非常的快,快的讓任天行沒時間去思考,基於本能,在僵屍跳到自己麵前的一刹那,一個滾地,從僵屍腳下滾到它背後,右手隨手一掏,已經把槍掏了出來。

任天行絲毫不猶豫,扣動了板機,槍“哢噠”一聲響,居然沒有任何效果,任天行不由一楞,心裏罵道,他媽的這嘰咕也怕僵屍。

一陣勁風往僵屍身上打,幾粒東西打在任天行的背上,一粒掉在任天行的手上。

“糯米?”任天行看到手上的那粒東西。

僵屍身上被糯米打中,爆出一陣的火花,滿身青煙直冒。

慕辰喝道:“還不快過來!你那破槍,別說沒子彈,就算有子彈也打不死它。”

任天行連滾帶爬到慕辰身邊,心有寒栗的說:“想不到世上還真有僵屍,我還以為隻有電影裏才能看的到。”

靠海打魚吃飯的人,嘴裏不能提半個“鬼”字,不然會大不吉。坐船的時候晚上有人拍你肩膀,你也不能隨聲應和,不然很有可能你就是替死鬼。晚上不能剪指甲,不然看鏡子的時候看不到自己的身影。

這些都是民間傳言,傳言無法考究其真實性和科學性,但是很多百姓對這些禁忌都是寧可信其有!

寧遇妖願見鬼,千萬別碰到僵屍!這是千年來驅魔人的忌諱之言。

而僵屍之中,屬飛僵最難對付,能飛行空中,百米之內取人首級有如探囊取物。

不知道是任天行走運,還是慕辰走運,反正就是遇到了飛僵,而且還是一隻被惹怒了的飛僵。

飛僵似乎對糯米很忌諱,被打中全身之後,嗷的一聲往上空串,一幅要逃走的樣子。任天行拍了拍手,神情稍稍緩和。

但是慕辰卻是臉色大變,從布袋裏掏出一把糯米塞在任天行手上說:“給你防身,小心你腦袋!”

任天行接過糯米,分別握在兩手裏,看這小子臉色不對,不由得緊張的看了四周。

慕辰說:“小心上麵,這飛僵要是在地下,我們還有機會逃走,現在他在上空,唉,生死有命了!”

果然,飛僵並不是走了,而是飛到上空對他們進行襲擊,就在兩人的側麵,飛僵飛疾一樣的衝了過來。任天行還沒反應過來,一股淩厲的風就刮了過來,慕辰一把糯米撒了過去,一陣“劈啪”聲響起,飛僵並未像慕辰想像中的躲開,反而忍著痛強行攻了上來。

雖然如此,但是糯米是僵屍的克星,被糯米打中後,攻擊方向也失去了水準,兩隻硬邦邦的手抓在他們兩的肩膀上,一邊一個把他們兩人提了起來。

任天行和慕辰就像是坐了過山車,被飛僵提起來後在空中飛舞著。僵屍似乎很得意,掐著兩人之後,一邊急速飛行,一邊張開滿嘴的爛牙,先朝慕辰的身上咬去。

雖然是滿嘴的爛牙,但是長的卻是極有特色,嘴角中間和內側都是一口的烏黑,身子黑的可看到牙床,不過兩側不知道怎麽長的,上下四顆牙齒卻是非常的結實,從喉嚨裏突出一股股青煙。

慕辰隻感覺肩膀一痛,估計是被僵屍手上的長甲給擦進自己肉裏,心裏一陣恐慌,另一隻手盡量的摸進自己的袋子裏找糯米。飛行的速度太快了,那袋子一飄一飄的根本拿不住,費了九牛二虎之力,終於摸到袋子了,但是袋子口卻是麵朝下的,裏麵的糯米,大部分被弄掉了。隻找到一抓。

一抓也好,媽的,死也要狠揍它一次,慕辰心裏罵倒,舉起手來把糯米正打算往僵屍身上拍,正好遇到僵屍滿嘴的爛牙噴來的青煙,頭腦一陣暈眩,渾身無力,知道自己中了屍氣,一陣絕望,手上的糯米往自己嘴裏送,要死了,自己怎麽也不能變成僵屍。

任天行卻跟慕辰不一樣,畢竟是警察出身,練就一身的臨危不亂本領,被抓了之後,雖然也知道自己被抓的臂膀有可能已經受了重傷,但是還是咬著牙一聲不吭的看情況,幸運的是,自己手上還死死的抓著糯米。

這個時候,他雖然憑著自己的身手能給僵屍來一下,但是低頭往下看,這飛僵真是厲害,淩空飛起起碼離地麵有近百米,要是這飛僵鬆手,豈不是給摔死?所以任天行在尋找機會。

飛僵哼了一聲之後,張開嘴吐出那口屍氣的時候,任天行早就閉氣了,這閉氣的功夫可不是白練的,十分鍾八分鍾的都是小事情,但是看到慕辰被屍氣給熏暈了,心裏不由的一涼。

“給你嚐嚐我任家的乾坤大米飯!”就在飛僵張嘴要咬向昏迷了的慕辰的時候,任天行一把把糯米趁機塞進僵屍的嘴中,之後兩手變成指,戳向僵屍的眼睛,嘴裏喊著“雙龍探珠”!

珠是沒探著,戳著眼睛就像是錯到銅塊一樣,兩指發辣,雖然沒有傷到僵屍的眼睛,但是那把糯米卻進了它的嘴裏。

飛僵被糯米打中嘴部,痛的鬆開了雙手之後到處亂串。任天行早就預料到會有這結果,在飛僵鬆開自己之時,沒受傷的手早就把自己的腰帶給解了下來,一把綁在僵屍的手上,被放開的手接著慕辰。

任天行似乎沒有想到,自己受傷的手居然沒多大的傷,還能活動,接了慕辰之後兩人吊在飛僵的下麵,隨著飛僵到處亂串。

那僵屍好像受傷極度嚴重,爭不了多久不小心就撞在了一棵樹上,反彈了幾下之後也沒有落下地。

“就這時候了!”任天行心裏一喝,急忙鬆手離開飛僵,抱著慕辰往下跳。這時候離地麵不高,但是也有三十多米,差不多十層樓的高度。

十層樓的高度,普通人跳了必死無疑,但是他是任天行,魔鬼訓練出身的,野外生存能力是第一課。如果是自己跳,一定沒什麽問題,但是現在自己抱著的是一個一百來斤重的人,一點把握都沒有,心裏不禁後悔,怎麽當初訓練的時候教官就沒教這一招。

書到用時方狠少,沒辦法,兩人掉了下來,任天行刻意往有樹枝的地方下墜。這可是拚命三郎的做法,往樹枝下墜隻有兩種結果,好的是可以利用樹枝減輕墜落的重力,讓自己落地的時候下墜力度減小,不至於把自己摔壞。壞處就是,萬一樹枝比較硬,不但減輕不了自己的下墜重力,反而讓他像坐帶針的板凳一樣,傷上加傷。

任天行雖然不好賭,但是他卻敢賭,這個時候也隻有這樣賭一把,自己身為警察,總不能看著這條生命消逝吧。

不好賭的人,偶爾賭上一次,運氣一般都非常好。

任天行終於賭贏了,掉下來不但沒事,還多了個美女在身邊。

兩人下墜的時候,壓斷了幾根樹枝,下墜力道還非常的大,但是不知道是老天在搞怪,樹的下麵居然有一間茅屋,任天行他們兩偏偏就落在了茅屋上。

“砰!”的一聲巨響,茅屋搖搖欲墜,房頂被壓出了個窟窿,兩人掉進了茅屋裏。

更富有戲劇性的是,任天行他們兩掉進茅屋之後,下墜力九成已經被茅屋給抵消了,掉下來的時候,任天行掉在了一張床上,而手上抱著的慕辰被力道反彈,拋到了一個大木桶裏麵,幸好木桶裏麵撞了半桶水。

任天行見到慕辰沒事,苦笑了幾聲,嘴裏一甜,開口吐了一口血之後,感覺整個身子順暢了很多,隻是感覺奇怪的是,自己掉下來的時候,居然不覺得疼。仔細一看,自己掉在了一張床上,而且,身邊還有一位美女。

最讓他尷尬的是,不是他掉下來的時候壓中了那位美女,而是自己吐的那口血,恰恰吐在那美女的胸襟處,自己的臉部,如今正靠在那雙柔軟的大胸上,難怪這麽香這麽柔軟。

這女孩好像被壓暈了,任天行用盡全身的力,把自己的身子移開了一點,把這女孩移到一邊,看看是否受傷。不過看樣子,似乎隻是暈過去了,沒有什麽外傷。

任天行全身酸痛,雖然被茅屋消了九成的力道,但是還是難受之極,自己暗自調息了一下。

緩了口氣之後,看了一下茅屋四周,這是山上普通獵戶的房子,四麵都掛著獸皮,還有臘了一些野獸的肉。
更多

編輯推薦

1捉鬼專家
2所多瑪的咒語
3畫屍人
4梧桐公寓
5詭異檔案
6魯班書
7湘西鬼話
8詭戰
9死活人
10陰陽偵探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法醫靈異錄

    作者:番茄死不了  

    懸疑驚悚 【已完結】

    主人公淩凡,一個普通的高中生,無意中拿到法醫哥哥淩楓遺留給自己的神秘備忘錄,從此與神秘組織HIT--特別行動...

  • 夏墟

    作者:拉風的樹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每一部史書,都試圖合理掩飾那些驚天秘密,可是卻是處處欲蓋彌彰……那些文字記載空白的地方,正是這些致命的漏...

  • 談情說案:鬼影重重意綿綿

    作者:蕭黎草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李福至,一個從出生就給別人帶來不幸的女孩,天生能看見鬼怪,總是諸多鬼事纏身,直到母親死後,龍香的到來...

  • 碎臉女友

    作者:於一魚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於非魚是一所爛校的學生,雖然放了假卻仍因為買晚了機票而被滯留在學校裏。一天,在他打工坐公交回學校的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