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十章 奇怪的嘯聲

第十章

下午,一位德高望重的科學家賀老親自主持了這個會議,這次參加會議的人不多,除了賀老他們三人之外,老劉也到場了,還有就是殷小菡的父親,也就是本縣的現在縣長。

殷縣長見到任天行之後,親自跟任天行問詢了殷小菡的事情,聽到任天行如何跟殷小菡相見,如何找到殷小菡的屍體。任天行說道找到小菡的屍體,縣長大人一臉悲痛,之前自己對任天行的那番誤會的話卻絲毫沒有一絲歉意,也沒有一絲的感激之色,在眾人麵前表現的一臉從容。

殷縣長點了點頭,然後說:“小任,你剛來鳳凰縣沒讓你休息好,倒是辛苦你了,過兩頭忙完手頭的事情,到我家裏吃頓便飯,順便給我講講韋軍長最近英雄事跡。我讓秘書帶你助手好好玩玩!”交待了任天行一句之後轉頭主持會議。

從政的人果然是八麵玲瓏,不管在什麽時候一定不能表露出自己的個人心態。能作到縣長這個位置,確實有兩把刷子。話裏是請任天行到家裏敘舊,但是聰明人都知道殷縣長這是單獨約任天行。

老劉咳了一下嗓子,照著一份書上的資料開口說:“這次的會議,我們主要是針對最近發掘的文物作一個總結和分析。”

“在上個月十五號,在鳳凰縣東北角的地方發現了一個寺廟,裏麵出土了許多文物,包括明朝的陶闕、倉、灶、燈以及壺、罐、缽等,其中最大的發現是一個金棺,裏麵有一顆珠狀的“舍利子”,還有一個寶物“玉玲瓏”。”

“在上周,也就是八月二十一號,在鳳凰縣內的一個黑色屋子裏,不輕意間發現了很多有價值的古代屍體,這些屍體的年份和來曆,目前根據我們的經驗和條件,最遠的,可以追到明代初期,當然,也許有更遠的,但是需要時間去分析。這是我國第一次發現如此多的屍體文物,總共文物一共三十四具。”

大石頭在一旁聽到“三十四具”不由得“噗哧”脫口偷笑,明明是三十三具半,那屍體被自己一槍打爛了一半。

任天行瞪了他一眼,沒理會他,叫老劉繼續說。

老劉看了眾人一眼,繼續說:“這兩批文物,在間隔不到一個月陸續發現,震撼了整個業界,不過我們已經把信息控製到最小範圍,上麵非常重視,請了賀老、譚老和程書記他們三人親自前來。”

賀老等三人向眾人點了點頭,然後整了一下老花鏡,說:“在發現“舍利子”的第二天,上麵已經安排了我們前來接手,但是中途有點事情,所以擔擱了,這段時間,很感謝劉博士對此做出的貢獻,以及殷縣長的支持。”

老劉微笑擺了擺手直說應該的,應該的。

任天行奇怪的看了一下老劉,不知道這個賀老是什麽來曆,貌似賀老誇了一下他他很受用。

“賀老,客套的話就不要說了,在座的都是一家人,咱們直接入正題!”殷縣長說了一句。

賀老點了點頭,然後說:“從我們掌握的資料來看,目前我們的工作量非常大,咱們可以分成三部分來說。”

“第一部分,關於出土舍利子的事情,第二部分,關於發現三十四具古代屍體的事情,第三部分,”賀老停頓了一下,看了一下任天行,說:“關於任警官的事情。”

“關於我?”任天行不禁一愣,這關我什麽事?

賀老沒理會任天行的反應,站了起來,打開了投影儀,投影儀展現出了一個類似宅院的建築物。

“大家看看上麵的圖片,這就是出土舍利子的寺院。”賀老用指揮棒點了一下說:“這是寺院的門口,門口的高度是1.1米,不到1.4米,而這個寺院的圍牆,卻高達4.7米。根據老劉給的報告,門的門基非常淺,也就是說,這個門是故意這麽設計的,那麽,為什麽設計這個1.1米的門。”

跟賀老一起來的譚老發表了自己的意見,說:“這個門倒是好解釋,但是這個牆卻。。。”

1.1米高的門這麽低,一個10歲的小孩子身高也有1.2米以上,如果是成年人,要進去一定要彎腰,就像是鑽洞一樣。

任天行說:“譚老,你先說說你的看法,咱們一個一個來。”

譚老點了點頭,說:“在宋朝的時候盛行一種佛法儀式,在一個寺廟的某個殿裏麵供奉著一種法器,寺廟的僧人,甚至香客,要拜祭的時候,必須從門外叩首跪拜進入,這是對裏麵的法器一種敬重,就算是寺廟的掃地僧也不例外。我想,這個門應該跟這種儀式有關。”

“你是說,這個寺廟的門作的這麽低,是因為“舍利子”的緣故。”任天行問了一句。

譚老點了點頭說:“很有可能就是,而且,很可能還跟“玉玲瓏”有關,不過我們時間有限,還沒有證據支持這個關係。”

任天行心裏點了點頭,“舍利子”是得道高僧掛了之後火化留下的遺物,這“得道”高僧一個朝代能“盛產”幾個出來?

而且是珠狀的“舍利子”更加稀有,綜合起來到現在,整個中國佛教加起來的舍利子不超過一百個,聽起來似乎挺多,但是這些舍利子在八國聯軍進軍北京的那一刻起,有大部分已經下落不明,流失海外,剩餘保存下來的碩果分布在全國各地的大寺廟供奉,不足三十個。

因此,如此大禮供奉這個“舍利子”並不為過。

隻不過需要一個條件來成立這個觀點,這個儀式,隻有影響重大的高僧在仙去之後其舍利子才能享受這種儀式。

“嗯,確實有這個佛法儀式。這個舍利子是哪個高僧留下的,我們可以找鳳凰縣的資料,有待證實,在沒有證實之前,一切假設都不能定性。”老劉作考古這一行經驗十分豐富,正所謂:差之毫厘失之千裏。

對於類似這種的假設,不知道遇到多少次,每次都以為是這樣,最後經過多方考察,全部被否掉。

“很有可能,這個門是因為其他外界的原因,牆作的這麽高,會不會跟門作的這麽矮一樣的道理!”老劉意味深長的說。

這個話題一時之間把眾人帶入了一種思考的氣氛中。

一聲嘯聲隱隱從遠處傳來,回旋在空氣中,這聲音雖然不大,但是非常的悠遠。嘯聲把眾人的注意力給分開。任天行心裏一顫,心裏好像感覺這嘯聲不對勁,但是又說不上來。

殷縣長假意咳嗽了一下,把眾人的注意力集中到自己身上,然後說:“這個門的事情和關於舍利子的事情,我們縣文化局一定會全力配合。”

賀老點了點頭說:“嗯,這些工作,還有舍利子以及寺廟裏麵的文物工作,都可以在後麵參考資料再作處理。第二部分是發現的那些屍體,三十四具死屍為何出現在同一個地方,那個地方的死禽有什麽作用,還有就是,死屍為何要掛在上麵?”

說起這死屍,比那舍利子更加詭異,就算是見識多廣的老劉也不禁愣了一下。

黃風是偵察員,刑偵的事情最拿手,他說:“這麽多屍體在一起比較容易解釋,可以假設是盜墓者把墓地裏麵的棺材給挖了出來,一起抬到同一個地方處理,這些盜墓的人隻對死人身上的東西感興趣,不敢是現代的墓,還是古墓。”

任天行心裏想,之前在屋子裏聽到看到這些死屍從上麵跳下來,完全是一幅僵屍的模樣。要不是沒遇到過這事情,還能接受這個假設。

黃風見到任天行怪異的臉色,對自己剛剛說的話也猶豫起來。但是殷縣長和賀老卻附和的點頭同意。任天行心裏暗罵,你奶奶的,要是讓你見到那場景,你還敢點頭我做你孫子。

賀老說:“我們昨天在研究明朝的一具屍體,有重大發現。”

“什麽發現?!”眾人眼光立刻往他身上投。

“在那具屍體的嘴裏,我們找到一顆珍珠!”賀老說的語氣很平常,但是看他臉色,倒是一臉欣喜。

“賀老,那批屍體我建議要妥善處理,這批屍體很怪異,一不小心就會出問題。你們研究的時候要小心,能不動的最好不動。”任天行淡淡的說了一句話。

殷縣長不以為然擺了擺手說:“賀老你放心,我們縣的那些醫生都非常有經驗,一定不會破壞屍體,說不定能找出第二個珍珠來。”

任天行心裏哼了一下,你還不是想靠這些出土的文物來做表彰自己,好加官進爵!

遠處又傳來悠揚的嘯聲,三長三短,而且顯得有些急促!這嘯聲入耳,比起之前的要聽清晰。任天行腰部的那把槍突然間震動了一下,嘰咕對這嘯聲有反應!

任天行集中精神試圖跟嘰咕溝通,但是嘰咕沒有任何反應,這嘰咕怎麽會對嘯聲有這麽大反應,不行,去看看這嘯聲是從哪裏來的。

任天行豁然的站了起來,皺著眉頭對黃風和大石頭說:“我們去看看,你們繼續!”之後跟眾人告別了一下,轉身出去。

殷縣長臉色掠過一絲怒色,有意無意笑這說:“年輕人就是年輕人,做事太急躁,這是軍區,還能有什麽事情!”

老劉不讚同的說:“任天行做事一向有分寸,不會這麽無緣無故的離席,看來真有點不對勁。”

譚老對賀老說:“咱們要不要通知一下李寶國他們,任天行這人不簡單,不會這麽無故離席的。”

賀老想了一下,點了點頭說:“殷縣長的話說的也對,這是軍區,咱們子弟兵都在這裏,能有什麽事,再加上任天行經驗豐富,所以咱們不用擔心他們,咱們繼續開會。”轉頭跟老劉說:“老劉,你可能這兩天要準備一下,去一趟新疆。”

“去新疆?”

“嗯,本來很想留你在這裏作我幫手,以你的經驗和閱曆一定能幫很大的忙,但是上麵有任務,新疆那邊有一case,急需你去和王博士他們會合。”

既然是上麵指派的,老劉隻能點頭同意了。



××××××××××××××××××××××××××××××××××××××××××××

“那聲音是山上傳來的,黃風,你去跟江連長打個招呼,大石頭我們走!”任天行聽著嘯聲,奔向軍區靠山的方向。

兩人一路狂奔,從山腳一直往山上跑,上山的路都是修整過的,每隔一個地方幾個士兵在值班,多虧了江國華,想的比較周到,給他們發了一個通行卡。

這座山叫雖然不高,但是卻非常的大,跑到山頂的時候,半身衣服已經濕透。任誰也沒有想到這山頂的樹木會這麽多,非常的茂盛,比起在山腰上的要多的多。

“這樹這麽茂盛,九成是用來掩飾高射炮的位置,這邊的防守應該很森嚴,估計不在這邊,咱們往樹木少的地方去。”

“大石頭,你不笨嘛!”任天行打趣說:“帶路吧!”

嘯聲再次響起,三長三短的非常有規律,這嘯聲非常奇怪,不管多遠的地方,聽到的聲音大小都是差不多。要不是任天行他們是經過特殊訓練,還真估算不錯聲源有多遠。

這聲音離任天行他們的位置不遠,估計也就二百米左右。任天行一個停步的手勢,腰間的那把槍對這這聲音反應很大。

兩人掏出了手槍,任天行給大石頭一個眼色,大石頭點了點頭,知道他的意思是分別包抄,從另一個方向奔去。

任天行順著聲音繼續往前走,前麵五十米就是之前嘯聲的聲源,他知道這不是普通人能吹起的嘯聲,不然嘰咕也不會有這麽大的反應。

一聲“噗通!”的倒地聲,隨後跟著的是一聲輕微的哀叫,任天行心裏一緊,好像是大石頭的聲音。

這臭小子好像受傷,任天行警惕的看了看周圍,心裏雖然擔心,腦子卻十分的冷靜,先慢慢的蹲在一棵樹下,屏住呼吸,手裏緊握著槍一動不動。

這一切都這麽自然,平靜,任天行幹脆閉上眼睛,盡可能的用最大的耳力把附近的動靜都收入耳內,手上的那把槍傳來一股冰冷的感覺,讓自己十分精神。

有一人就在自己的附近,任天行此時甚至能感覺到對方身體上發出的熱量和心跳,這種感覺是從來沒有過。

沉溺在這種感覺中之後,他意識到,這是嘰咕給他的能力,心裏欣喜了一下,用手體貼的摸了摸那把槍,好家夥,這是好樣的!

任天行握緊手槍之後往一角落一躍,舉槍對著前麵,厲聲喝道:“出來!”

那人就躲在前麵的兩棵大樹之間,從兩樹之間的空隙看過去,見到對方的一截紅色的衣袖。

任天行一點一點的把自己的身體往那裏移,悄悄的把外套給脫了下來,兩人如今就隔著兩棵大樹。

任天行把外套往那一扔,人從地下一個打滾滾了過去。

衣服不知不覺轟燃焚燒之際,任天行的槍已經扣住扳機,一股熱風從槍口上打了出去。

熱風化破空氣,打在那人身上。任天行定眼一看,頓時愣住了。樹後麵一個人也沒有,在樹後麵的隻有一張紙。

不是紙,是紙人!一張黃色的紙人,粘在一棵樹上。

任天行把紙人拔了下來,左右端詳著,之前明明是一個人,怎麽會是一個紙人,見鬼了。轉頭看了地下,自己的外套在短短的幾秒鍾內被燒成了灰燼。

“大石頭,大石頭!”任天行走到大石頭麵前,搖了搖他肩膀,但是大石頭絲毫沒有反應。

還有氣息,氣息越來越促急,好似透不過氣來。任天行把大石頭擺放好了,左手按在他的心髒部位,右手捶著自己的左手背給大石頭作急救。

一下,兩下,還是沒有反應,大石頭臉色漸漸變青。

“大石頭,你頂住!”任天行使勁的捶著自己的手掌,左手漸漸被捶的麻木,但是大石頭絲毫不見效。

“什麽人!既然來了就出來吧!”任天行背後一陣冰涼,絲毫不理會背後的人,繼續在給大石頭急救。

這人來的絲毫沒有聲音,就像突然間出現在自己背後一樣,要不是多年的警察經驗,自己是如何死都不知道。但是他知道,來人如果存心要他的命,他一定沒有反擊的餘地。

對方嘻皮笑臉的露了個臉,出聲誇道:“你要是這樣就能救他,我把我的名字倒過來寫!”

任天行轉身看了他一眼,來人看起來十分年輕,大約十七八歲,長的還算清秀,臉頰白嫩,嘴角帶著一絲微笑,如果不是下巴的那顆大痣,一定算的上是個美少年。

任天行沒管他,翻了一下大石頭的眼皮,那少年在他背後冷冷的說了一句:“我名字倒過來寫能救一個人的話,倒是值得,就算沒倒過來之前,又一個靈魂歸天了。”

少年從那棵樹上把紙人扯了下來,在手上晃了晃說:“知道這是什麽嗎?替身咒!”
更多

編輯推薦

1捉鬼專家
2所多瑪的咒語
3畫屍人
4梧桐公寓
5詭異檔案
6魯班書
7湘西鬼話
8詭戰
9死活人
10陰陽偵探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法醫靈異錄

    作者:番茄死不了  

    懸疑驚悚 【已完結】

    主人公淩凡,一個普通的高中生,無意中拿到法醫哥哥淩楓遺留給自己的神秘備忘錄,從此與神秘組織HIT--特別行動...

  • 夏墟

    作者:拉風的樹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每一部史書,都試圖合理掩飾那些驚天秘密,可是卻是處處欲蓋彌彰……那些文字記載空白的地方,正是這些致命的漏...

  • 談情說案:鬼影重重意綿綿

    作者:蕭黎草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李福至,一個從出生就給別人帶來不幸的女孩,天生能看見鬼怪,總是諸多鬼事纏身,直到母親死後,龍香的到來...

  • 碎臉女友

    作者:於一魚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於非魚是一所爛校的學生,雖然放了假卻仍因為買晚了機票而被滯留在學校裏。一天,在他打工坐公交回學校的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