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三十二章 真情流露 (上)

第三十二章 真情流露 (上)

  K走了。



  與江航沙曼一起走了。



  離開的時候,江航一臉的痛苦,沙曼不停的安慰著他。



  餘溪也走了。雖然他已從李莉的口中知道了林一的身份,但他也不忍心再聽下去了,因為這個世上悲傷的故事已經太多。



  房間裏,隻剩下卓雲靜靜的陪著林一坐著,坐在窗戶邊。



  卓雲的眼神凝視著林一,她了解林一這種痛苦,正如她了解自己的感情一樣。



  自從知道那個MDK | L是林一以後,那個賽場上的MDK | L的背影已逐漸在她心中淡去,而生活中真實的林一卻在她腦海裏清晰起來。因為現實裏的林一才是個真正有血有肉的人,不是一個虛無縹緲的印象。



  此刻,夜色迷朦,昨天淋漓的大雨到今天都還沒有停。



  窗戶上已讓染上了一層薄薄的霧氣。



  林一怔怔的注視著茶幾上的煙灰缸,裏麵已經堆滿了煙頭,許久,他才開口道:“是不是覺得我答應了K的父親,這樣子很傻?”



  卓雲搖搖頭,道:“如果我是你,我也會答應的。”



  林一看著她,目光裏流過一絲感激,這個世上,總有人是能理解他的。



  卓雲道:“其實你也可以不答應,因為你們可以擊敗OPK,再擊敗U隊,獲得那獎金的。”



  林一搖搖頭:“那筆錢去治療風哥母親的病是遠遠不夠的!更何況我了解我們當時的狀態,我們去擊敗U隊那完全是不可能的。”



  卓雲道:“那,那你為什麽不告訴4S與梁風他們事情的真相。”



  林一道:“你以為MDK | L是那種自以為是的人麽?”



  卓雲凝視著他,良久良久,才開口道:“我不認得什麽MDK | L,我隻認得林一,我也很了解他。”



  林一看著她,道:“哦?”



  卓雲的口氣裏充滿了執著:“我隻知道,我所認識的林一是個寬容的人,不是什麽自以為是的人。”



  林一感激的看著她,他頭一次認真的注視起這個女子來,這個女子曾打得他鼻血橫流,曾幫他洗脫冤屈,也曾照顧過他的傷勢,更了解他的內心,而他,卻什麽都沒有給過她,現在,她就站在自己的麵前,安慰著自己,那種眼神,那種意思,他又怎會不明白。



  他的眼神第一次認真的注視起除了陸月馨以外的女子來。



  “謝謝你。”林一說道。



  卓雲道:“不用!”



  林一道:“我們是朋友?”



  “是!”卓雲堅定的回答道。



  林一笑了,這個詞他是從來不會亂用的。



  卓雲也笑了,安慰的笑了,但就在這時,她忽然雙眼一閉,往後倒了下去,倒在了沙發上。



  林一大驚失色。



  卓雲似已暈了過去。



  “怎麽回事!”林一伸手摸了她的額頭——燙得驚人。



  “高燒!”他恍然大悟,一定是昨天下午一起淋雨回家的原因。



  沉思片刻,他猛的一把抱起卓雲向門外走去……



  寂夜,秋雨淅瀝。



  林一順利的攔了輛出租車。



  “是不是去醫院?”司機一眼就瞧見了昏迷的卓雲。



  林一焦急道:“去人民醫院,麻煩你了,快點好嗎,她燒得很厲害。”



  司機迅速的發動了汽車,很快到達了醫院門口。



  林一飛快的跳下車,抱著卓雲風一般的衝進了醫院,衝進了急診室。



  “醫生,醫生!”林一焦急的大喊著。



  此時已是深夜,值班的醫生被他這大吼聲嚇了一跳。



  “醫生,醫生,快,快,她燒得很厲害,已經昏迷了。”林一有些語無倫次。



  醫生伸手摸了摸卓雲的額頭,道:“是很厲害,不過,你得先去掛號處交納一千元的保證金我們才能收她。”



  林一頓時有些腦袋發暈,1000元,殺了他都拿不出來。



  情急下,他忽然想了餘溪,飛快的掛了一個電話過去:“餘溪嗎?”



  “恩,老哥什麽事呀?”餘溪的聲音好象還在睡眠中。



  “快,快來,卓雲發高燒昏迷了,叫上李莉與華仔一起來人民醫院,記得帶錢來,我身上沒錢的。”



  餘溪頓時從床上一下跳了起來:“堅持著,我們馬上到。”



  林一稍稍鬆了口氣,抱著卓雲在醫院走廊的長凳上坐著,焦急著。



  夜雨忽然一瞬間大了起來。



  一陣又一陣的冷風吹進了醫院大廳。



  冷風吹醒了卓雲。



  “好,好熱!”卓雲看著林一的眼神已經遲鈍而迷茫,抓著他衣襟的手也漸漸無力。



  林一緊緊抱住了她:“別怕,馬上就好了,堅持住。”



  卓雲忽然笑了,吃力的笑了,笑得非常吃力,但也笑得無比幸福,因為她僅存的意識還很清楚,這是她生平第一次被一個男人這樣緊緊的抱著,而且還是她最愛的人,原來這種感覺竟是這麽美好。



  “我,我聽說……”卓雲的口氣斷斷續續,明顯是在強撐著。



  林一緊張的看著她。



  卓雲又笑了笑,道:“聽說,人高燒太厲害了是會死去的,是不是?”



  林一的表情大變,立即打斷她:“不是,你別亂想,不會的,相信我。”



  卓雲伸出身,似乎想去輕撫林一的臉,但伸到半空中又突然垂下。



  林一大駭,抱緊了她,大叫道:“卓雲,卓雲!”



  焦急的聲音響在空蕩蕩的醫院大廳裏。



  ……



  風雨中,又風一樣的跑進來三個人。



  餘溪一身精濕,大叫道:“我們來了!”



  見到卓雲已經昏迷的模樣,李莉的眼淚刷的一下就流了出來,她猛的撲上去:“雲姐,雲姐,你怎麽了,你別嚇我。”



  她的印象裏,卓雲的身體健康得是永遠不會生病的。



  白華道:“我去掛號,掛特殊病房,你們趕緊送她進去。”



  很快,林一幾人就隔著厚厚的玻璃注視著醫生在病房裏為卓雲忙碌起來,打點滴,敷酒精。



  林一忐忑不安的注視著病房裏的一切。



  餘溪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別擔心,她會好起來的,咱們到外麵去坐一會吧!”



  * * *



  雨聲漸小,夜色將盡。



  餘溪白華李莉已在走廊的座位上沉沉睡去。



  輸液瓶還掛在病床邊,裏麵的藥水正一滴一滴的向下滴著,仿佛滴在林一心上一樣。



  他注視著卓雲,她還安靜的躺在病床上,神態很安詳。



  林一輕輕歎了口氣,走到走廊上坐下,習慣性的從口袋裏摸出香煙。



  看著漫天的大雨,他的心裏充滿了負疚。



  如果不是自己昨天一時衝動喊上她冒雨回家,也許根本就不會發生這種事情,如果她真有個什麽三長兩短,恐怕他這一輩子都會不安,而他這一輩子本就不安了,現在可能要更深一層。



  猛然間,他一下就想起了梁風。



  ……



  “醫生,我求求你,你救救我媽吧?我求你了。”梁風跪求在地的情形曆曆在目。



  這情形也同樣發生在他身上過,隻不過那是很多年前的事了。



  那時他還小,還不懂得男兒膝下有黃金的道理,但為了自己母親的生命,即使是黃金那又算得了什麽呢?



  “醫生,我求你了,如果你不救我母親,我就一直跪在這裏。”林一跪在了地上,醫生歎息著搖頭,目光裏充滿了同情與無奈。



  事到如今,他也沒有別的辦法,父母離婚已久,姐姐跟了父親,自己跟了母親,他與母親相依為命。



  嚴重的高燒對他這樣的山區窮困家庭來說無疑是雪上加霜。



  幾百元,隻需要區區幾百元人民幣就可以讓治療高燒變得像小兒科那樣簡單,但是一貧如洗也可以讓高燒變得像死亡那麽恐怖。



  他曾求過父親與姐姐,這點錢對於他們來說那完全是小事一樁,但是結果令他太意外了。



  “不給,老子一分錢也不會給。”父親咆哮道。



  “你別找我要,我也沒錢,爸不準我給你錢,給了你以後他就會把我趕出這個家。”姐姐的冷漠讓他徹底的失望。



  他隻有跪下在醫生麵前,他試圖希望醫生能發一點善心,他相信這個世界上是有好人的。



  “好吧!”有個醫生實在受不過了他無助的眼神,答應了他,但那個醫生半個小時之後就受到了醫院的處分,於是沒有人會理睬他了,不是不理睬他,是不敢理睬他。



  他就跪在那裏,跪在那片寒風中,整整一夜。



  “阿仔,咱們回去吧!”錢惠顫巍巍的走了出來。



  “媽,你怎麽出來了?”林一驚詫的站了起來,站起來的那一瞬間又跌倒在地,他跪得太久了,下半身早已麻木。



  錢惠撫摩著林一的頭道:“阿仔,我的高燒已經退了,好了,咱再也不用住院了,現在就回家去。”



  林一驚喜的看著母親,用力的點點頭。



  ……



  鄉間的小路還有些泥濘,林一攙扶著母親,他明顯的感覺到母親的身體燙得驚人,而且不停在顫抖。



  “媽,你是不是在騙我?你的高燒其實根本就沒退,你是不是在強撐?”林一懷疑的問道。



  錢惠撫摩著林一的頭,目光立即變得慈祥起來。



  天底下所有母親對兒子的心,永遠不是兒子能完全能明白的。



  錢惠道:“阿仔,你以後要好好的做人,知道嗎?”



  林一迷惑的看著母親。



  錢惠道:“阿仔,男兒膝下有千金,以後無論發生什麽,就算你很窮很窮,也不能隨便給人跪下,你一定要記住,咱窮也窮得要有骨氣,明白嗎?”



  林一挺起了胸膛,堅定道:“是!我明白了。”



  錢惠笑了,笑得虛弱無力。



  也許他做夢都不會想到,母親就是因為這場高燒而去世的。



  ……



  錢惠的墳墓是座荒塚,像他們這樣的窮人家,連墓碑上的字跡都刻得很潦草。



  林一每年都會跪在母親的墳前想上很多,想得最多的就是在醫院裏的情形,如果他有錢,如果醫生肯救,如果父親不那麽絕情,如果姐姐不那麽冷漠?那母親是不是……可是,現實與命運,它真的是可以假如的嗎?



  他不怨恨任何人,他也沒有想過自己有一天會不會很有錢很有地位,他也不痛恨自己,他甚至連命運都不責怪。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命運,每個人的命運都是注定的,誰也不能改變,甚至連老天都不能。



  有些人注定是要經曆磨難的。



  ……



  “是不是在想不開心的事。”卓雲的聲音喚醒了林一。



  他猛然驚悟過來,這才發現自己不知什麽時候已經來到了病床旁邊。



  “你好了?”他不安的問道。



  卓雲點點頭,但臉色依舊有些蒼白:“現在好多了,也不那麽熱了,我現在覺得我很清醒。”



  林一笑了笑:“那就好。”隨即,他的眉頭又有些緊鎖。



  “是不是想起了很多不開心的往事?”卓雲凝視著他,目光裏充滿了溫柔。



  林一看著她沒有說話,但臉上卻露出了感激的表情。



  她笑了。



  這個男人的表情終於開始為她而流露了。



  卓雲悄悄的伸出手,輕輕的握住了林一的手,緩緩道:“別不開心,都已經過去了。”



  一股電流般的感覺瞬間傳遍了林一的全身,她的手溫暖而柔膩,林一赫然覺得現在全身發燙的人是自己。



  他本準備抽回自己的手,但他並沒有這樣做。



  他說不出這是為什麽,他不忍心拒絕她,也不願意傷害她。



  他沒有權利去阻止別人喜歡自己,但他有能力阻止自己去傷害別人。



  此刻,卓雲的眼神裏全是一片柔情,令他不敢再看。



  卓雲笑道:“你別老是這麽怕我,難道我很凶嗎?”



  林一緊張道:“不,不是!”



  卓雲道:“你過來點好不好?”



  林一隻得老實過去。



  卓雲輕輕把他的手拉到自己臉額邊,喃喃道:“你是不是一直在怪我那次在小區樓下摔了你。”



  林一忍不住撫著她額頭的發絲,她像個孩子一般幸福的閉上了眼睛,林一心裏又一動,他籲了口氣,緩緩道:“怎麽會呢?我沒有怪過你!”



  卓雲笑道:“好,那你告訴我,你剛才在想什麽,你不準騙我,我從來沒有見過你這麽複雜的表情。”



  林一的臉色變了變,緩緩道:“我隻是在想我的母親。”



  卓雲道:“想家了嗎?”



  林一沉重的點點頭,道:“我已經很久沒有回家了。”



  卓雲道:“你的家在哪兒?”



  林一歎了口氣,眼眶有些發紅,目光已落向了窗外。



  窗外,天色變得灰亮,黑色已過去,但秋雨依舊。



  卓雲注視著他的表情,他的表情落寞而沉重,她沒有再說什麽,隻是更加用力的握緊了他的手,她感覺到他的手也把自己握得很緊。



  也許,他失去過珍貴的東西,他已不想再失去。



  他應該懂得珍惜眼前人,應該明白風雨之後真情才是最可貴的。



  林一輕撫著卓雲的手。



  天地間,悲傷已不在,隻剩下這一刻的溫暖。



  許久,兩人才從沉醉中醒來。



  卓雲像個孩子一樣露出嬌氣的表情,喃喃道:“我,我餓了。”



  林一似未見過她這樣的表情,呆了呆,趕緊問道:“想吃什麽,我馬上出去買?”



  卓雲笑道:“我想喝粥!”



  林一立刻抽出手,道:“等我,我去去就來。”



  看著林一的背影消失在門口,卓雲的臉上露出了甜蜜而幸福的微笑。
更多

編輯推薦

1我的職業是劍仙...
2數字人生
3網遊之亡靈咆哮...
4NB
5捕快網遊錄
6夢醉江湖
7CS亂世巨星
8球星
9網遊之武林群俠...
10網遊三國之亂世...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二合一的網遊

    作者:俗男W  

    網遊競技 【已完結】

    《幻界二合一》是一款全新的網絡遊戲,其中的夢幻界是以東方文化為背景的模擬世界,奇幻界則是以西方文化背...

  • 網遊之盜版神話

    作者:失落葉  

    網遊競技 【已完結】

    他說他是魔獸天王,MM們搖頭不信;他說他沒碰過其他女人,MM們依然不信,他說他伏殺了無數高手,還偷看過別...

  • 網遊之大道無形

    作者:陳讓  

    網遊競技 【已完結】

    隻身入海島,拜師苦練丙火真經;單劍渡天劫,力抗雷火笑伏金蟹;聯袂闖洞府,奪寶破陣暗藏玄機;隱匿觀虎鬥...

  • CS英雄本色

    作者:邊城浪子  

    網遊競技 【已完結】

    陸飛是一個具備超一流水平的CS選手,一次意外,他竟莫名其妙回到了2001年,這時候中國CS剛剛處於起步時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