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三十一章 真相大白

第三十一章 真相大白

  “喂,誰呀?”江航不耐煩的拿起電話,此刻他正在與沙曼好不愜意的壓著馬路, 一個陌生的電話號碼又擾亂了他精心營造的輕鬆氣氛.



  “Rain!什麽事這麽大的火氣。”K在電話裏平靜的說著。



  “天哥是你呀,今天怎麽有空了,哎對了,我發給你的電郵收到沒有?”江航立即把火氣壓了下去。



  “收到了!”K淡淡的回答著,“我現在就在C城大學的南校門。”



  “啊!”江航驚呼,“什麽?不可能,嘿嘿,你又在騙我是不是?”



  K笑道:“我為什麽要騙你,騙你我送你一個Nip | Potti的親筆簽名。”



  “啊!”江航道,“真來了呀,來得這麽快,怎麽不提前打電話通知我,我也好來接你。”



  K笑道:“別說了,快來,我就在這等你。”



  說完掛斷了電話,江航一蹦老高,激動得一把拉住沙曼的手:“快,走,我老大來了。”



  沙曼立即羞紅了臉,道:“幹嘛,快放開我,哎,別跑那麽快,你抓得我手好痛!”



  十一月的天氣已有些變涼,雨後的空氣更加冰冷。



  K穿著件很隨意的外套,靜靜的注視著從遠處跑來的江航。



  “啪!”兩隻手掌重重的擊了一下。



  江航一下子抱住K的肩膀,喃喃道:“媽的,想死老子了。”



  K拍了拍他的肩膀以及後背,笑道:“你這小子才來C城多久,連老子這個西南詞語也用得這麽好了,你早就該吃點苦頭了,在外麵打工把身子給打結實了不少。”



  隨即他又看見了江航身後千嬌百媚的沙曼,道:“這位是……?”



  江航立即道:“這是我的同學,也是我現在的隊友,她叫沙曼。”



  K露出一絲微笑,心想道:小子豔福不淺嘛,這個女孩子比以前的都強。



  “你好,我叫仇天,叫我阿K就可以了。”K禮貌的伸出了手。



  沙曼顯得有些害羞,握住了K的手:“你好!”



  K笑了笑,道:“Rain,快帶我去見L。”



  江航會意的一笑,道:“走,他寢室距離這不遠,走十分鍾就到了。”



  “那好,現在就去。”



  林一的寢室。



  餘溪,卓雲,林一三人正圍著一台電腦觀看著Pro與Tercel的比賽Demo。



  餘溪忽然道:“老哥,你看這裏,為什麽你們在跳下CT基地的時候好象都沒反應似的。”



  餘溪問的自然是上半場的第六局,Tercel沙鷹翻盤的那一局。



  林一笑了笑,笑得有些高深莫測,他看了一眼卓雲,道:“這就是你們隊長高峰的厲害之處。”



  “哦?”卓雲不解的看著他。



  林一道:“上一局你們中門轉B失敗後,我確實沒有料到你們還敢來中門,結果你們偏偏來了,但那時候我們還是有準備,按照正常情況,匪徒出中門一般都會選擇去B,我若猜得不錯,高峰當時一定命令你們就在CT基地裏呆著。”



  卓雲道:“對,就是,他突然在耳機裏大吼大叫的,把我嚇了一跳。”



  說完她打了個噴嚏。



  林一道:“怎麽了,是不是昨天淋雨淋感冒了。”



  卓雲擺擺手,道:“沒事,你繼續講!”



  餘溪也眼巴巴的看著林一。



  林一繼續道:“當時形勢非常緊急,而且B區根本就沒有一個人,我們就全部跳下了基地,那個時候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B區木門出,想都沒想到基地裏會有人,所以那個時候我們都犯了個常識性的錯誤,那就是大意。”



  餘溪仍然疑惑的看著他。



  林一道:“而高峰顯然在利用這種人的心理弱點,由此可見,他也是個很懂戰鬥心理的人,他的厲害之處就在這裏。”



  卓雲歎息道:“想不到你們這樣的高手居然也有犯這麽簡單錯誤的時候。”



  林一嚴肅道:“越是簡單的東西就越是有用的東西,你隻要把CS裏的基本功練好了,沒有失誤了,你基本上就是頂級高手了。”



  卓雲沉思半晌點點頭,道:“確實,這樣的高手恐怕現在全中國都找不幾個人來。”



  看著兩人一臉若有所思的表情,林一笑了笑:“今天怎麽沒看見李莉與白華呢?”



  卓雲苦笑道:“這兩個小冤家不知道到哪去玩了。”



  餘溪咬牙切齒道:“媽媽的,華仔太忘本了,真是見色忘友。”



  林一忍不住莞爾。



  就在這時,門鈴響了。



  林一剛想動,餘溪立即按住他,一本正經道:“老哥,你別動,可能是物管的人,讓我去把他打發走了然後你就安心的教我戰術。”



  林一與卓雲對望一眼,忍不住啞然失笑。



  自從參加了聯合會杯比賽後,餘溪對CS的研究就到了廢寢忘食的程度,一有什麽問題就抱著筆記本電腦與大堆書本指南往樓上林一的寢室裏跑。



  卓雲每次在樓下見他一幅認真思考著的上樓模樣,幾乎就忍不住以為他是在認真溫習功課。



  很快,門開了。



  門打開的一瞬間,林一的臉色就變了.



  門口站著的人正是K,江航,沙曼。



  “咦,是你們!”餘溪對江航與沙曼的麵孔已不再陌生。



  江航笑道:“來來來,我來給你們介紹,這是……”



  他的笑聲突然斷絕,因為他看到了林一與K兩個人的表情。



  林一的表情很驚訝很奇特,就像看了到不該看到的人一樣。



  而K的表情卻是平靜的臉上起了某種奇異的變化,看上去雖然平靜,實際上卻隱隱帶有一股唳氣。



  “OPK | K。”卓雲與餘溪同時驚呼,K的宣傳海報早已在大街小巷泛濫了。



  江航的臉上已有笑意,但K卻麵無表情。



  “MDK | L。”K輕輕問出一句,憑直覺他已經猜測出林一的身份,林一的模樣雖然看上去虛弱無力,但卻無法掩蓋他身上那種縱橫無敵的氣勢,這種氣勢隻有K這樣的CS高手才能感覺出來。



  林一忽然笑了笑,笑得極富哲理:“仇天!”



  “啊!”所有人又大吃了一驚,連一向處亂不驚的K都微微一震,道:“你怎麽會知道我的名字?”



  江航驚訝道:“原來你們早就認識。”



  K淡淡道:“我不認識他,我隻知道MDK | L。”



  江航大奇:“這是怎麽回事?”



  林一道:“坐,別客氣。”



  他這個“坐”字並沒有加請,而且口氣仿佛也並不客氣。



  K立即坐在沙發一個角落。



  林一也坐下,隨手拿起茶幾上的一包香煙:“抽煙嗎?”



  K順手接過接過一支,點燃,深深的吸了一口。



  眾人都莫名其妙的看著這兩人。



  這兩人好象對對方都有很大的敵意,但言行舉止看上去偏偏就如同老朋友那般自然。



  許久,林一的眼神落在了窗戶上,出神道:“你應該認識我!”



  K疑惑的看著他。



  林一緩緩歎道:“我姓林,叫林一,樹林的林,第一的一。”



  K的臉色終於變了,甚至變得有些扭曲,這個名字他自然不會陌生,因為他很早前就從他的嶽父陸定坤的口中聽說過,陸定坤口中的林一,是個不折不扣的登徒浪子,街頭的下三爛,不是個什麽好角色。



  “你在哪裏見過我的?”K淡淡道。



  林一道:“在一艘遊輪上!”



  K詫異道:“那是在什麽時候。”



  林一道:“半年前!”



  K盯著他:“你……”



  林一道:“我那時在人群裏被幾個便衣保安架著,你當然看不到我。”



  K忽然歎了口氣,道:“我終於明白了一件事。”



  林一道:“什麽事?”



  K道:“為什麽每次一提到MDK | L這個人,她就會有那種奇怪的表情了,而且還說根本就不認識你。”



  林一的表情也變了變,歎息著:“她是為了你好,不希望你想太多。”



  K苦笑道:“想不到你居然比我還了解她,我本不該來的。”



  林一道:“但你還是來了。”



  K道:“這個世界上有些事情就是這麽巧。”



  這兩人你一句我一句直把眾人聽得一頭霧水。



  江航忍不住道:“老大,你們到底在說什麽呀?”



  林一看了看江航,道:“江老弟。”



  江航看著他。



  林一指著K道:“你知道他是誰嗎?”



  江航道:“知道呀?我怎麽可能不知道他呢?”



  林一笑道:“那麽,你告訴我,他是誰?”



  江航反而怔住。



  林一對K苦笑道:“我見到你的時候是在遊輪上,那是你與陸月馨舉行訂婚儀式的那天晚上。”



  這句話說出來,房間裏安靜得出奇。



  江航立即驚悟的注視著K,原來K的未婚妻就是陸月馨,也就是林一曾經的女友。



  K看著江航苦笑著:“兄弟,你不會怪我一直瞞著你吧。”



  江航徹底呆住了。



  不光是他,卓雲等人更是呆若木雞。



  K苦笑道:“既然你們都已知道,我還是希望大家能保守這個秘密。”



  江航默然,他當然知道,像他和K這樣的家庭的一舉一動都會對外界絕對保密,他了解K的苦衷。



  林一站起身,走到窗前,忽然轉身道:“你為什麽要來這裏找我?”



  他的口氣裏忽然充滿了一股說不出的怒氣,卓雲呆呆的看著林一,她從來沒有見過林一生氣的模樣。



  K道:“我隻想知道那場比賽,你到最後為什麽會放棄?”



  林一盯著他:“你心裏應該比我更清楚?你幹的好事!”



  K疑惑的看著他。



  林一喃喃道:“你不該來的,更不該來找我的。”



  K道:“你究竟想說什麽?”



  林一看著K,一字一頓道:“你父親與你的嶽父都找過我。”



  K驚訝道:“你是說我爸爸也找過你?”



  林一點點頭,道:“知不知道,你們OPK本不應該出現在WCG的決賽上的。”



  K點點頭,沉聲道:“不錯,因為有你們,有你們MDK,你們才應該是最後的勝者。”



  林一神情複雜的看著K,道:“你們OPK本應該在4強賽上就被淘汰了的。”



  K與江航異口同聲駭然道:“為什麽?”



  林一道:“你們應該記得在四分之一決賽上與你們OPK相遇的那支Lucky戰隊吧?”



  K還沒答話,餘溪卻先搶道:“是不是那支那支湖北賽區的代表隊,WCG上被OPK淘汰的Lucky?”



  沙曼也動容道:“是不是那支被CS界稱為天才少年的戰隊?”



  林一點點頭:“是的,他們的隊長Dancer也是我的好朋友。”



  眾人都目不轉睛的看著林一。



  林一看著K道:“Dancer當時的處境比風哥還慘,Dancer的弟弟吸毒,後來參與搶劫殺人被判了死刑,當時就是你的父親與陸月馨的父親私下答應他,隻要他們Dancer輸給你們,他們就可以從中斡旋讓他的弟弟改判無期徒刑,並給每個隊員一筆不菲的酬勞。”



  K聽得愣住。



  江航道:“說慌,你說的我他媽一個字都不信。”



  林一看了看江航,冷笑道:“你可以不相信我,但你自己肯定也看了Demo,Lucky在四分之一決賽上半場裏就幾乎打得你們喘不過氣來,而下半場卻莫名其妙的輸掉了比賽,你們可以自己去看,好多地方他們本不該失誤的卻偏偏失誤了。”



  江航呆在了原地,那支Lucky戰隊的確有太多他們想不通的地方,他不去想也許還要好些,現在被林一說出了出來,他隻得一陣陣的羞辱。



  K也呆住了。



  林一似笑非笑的看著K,道:“其實每個戰隊都有他們的弱點,隻是這弱點有時候並非是賽場上的弱點,而是賽場下的,我們MDK也不例外,風哥的母親就等著這30萬的獎金去救命,你的父親見過我,他說隻要我們輸給了你們,風哥母親的醫療費他就會全承擔。”



  江航大怒,道:“騙我?騙我?不可能,不可能!”



  餘溪也傻眼了,都說中國的CS與足球一樣,充斥著太多的黑幕,現在他也不得不相信了。



  林一冷冷的盯著K,道:“康達她也不知道這中間的原因,因為陸月馨的ID確實也讓我分了神,但最根本的原因還是你的父親,隻是可惜,Dancer的弟弟還是被判了死刑,風哥的母親依然因為沒有錢而死亡,這一切就是你們OPK親手所造成的,你今天本不該來這裏的,因為我會遲早找到你,這筆債,我會讓你還的!”



  K已經徹底愣住了。



  沉默半晌,沙曼忽然道:“但最後是U隊奪得了冠軍。”



  林一喃喃道:“是的,這個世界上總還有些人沒有我們這樣下賤,他們不肯為金錢折腰。”



  卓雲立即憐惜的注視著他,目光裏充滿了柔情,也充滿了疼痛。



  餘溪道:“我真不明白,你們為什麽要這樣做。”



  林一看著K道,歎息道:“也許他們根本就不知道這中間有這麽多的原因,一個父親,隻要是為了自己的孩子,那無論做出什麽事都是值得原諒的。”



  K猛的想起了父親對自己的嚴厲,對自己的縱容,為了走電競這條路,他們父子之間已不知爭吵過多少次,但他父親還是默許了他,隻是他沒有想到自己的父親對自己的愛有這麽深,愛之深,未免責之切,愛本身沒有錯,隻是愛他這個兒子的表達方式永遠是不可取的。



  江航已經歇斯底裏的大叫:“你為什麽要答應我叔叔,你為什麽要答應他,你可以不答應他的,MDK | L,我一直很敬佩你,我知道你是個很頑強的人,你不肯向命運低頭,我知道,我都了解,但你不該背叛你的信仰,不該玷汙你的信仰,你這樣做是在侮辱CS這個詞。”



  林一愣愣的注視著他,良久深吸了一口氣,道:“我沒有什麽信仰,也沒什麽人格,我隻知道,我不答應姓仇的姓陸的,風哥的母親就會因為無法換腎而死亡,我也不知道死是個什麽滋味,我隻知道,林一從小是在那個村子裏長大的,在全家都快餓死的時候,是風哥的母親救活了我,救活了我的父母,我林一不是什麽好人,但有一天如果換回風哥母親的命,你無論讓我做什麽都可以,你讓我認你當祖宗都可以。”



  他神情似有些激動,不待江航回答,繼續道:“你知道嗎?那些在農村裏一輩子臉朝黃土背朝天的人們是怎麽生活的嗎?像你們這種人根本就不知道窮人是怎麽生活的,你看你自己身上穿的這件衣服,你買這件衣服的時候你想過他值多少錢嗎?我告訴你,你身上這件衣服可以夠風哥一家人吃喝拉撒一年了,你也許覺得會很好笑,但我告訴你,這就是這個真實的世界,你們衣食無憂,錦衣玉食,但有的人卻是一輩子都過著挨餓受苦的日子,難道他們生下來就該餓死嗎?就該貧窮嗎?30萬對你們這樣的家庭來說根本就不算什麽,但對風哥一家人來說,那是好幾代人都達不到的天文數字,收起你的信仰吧,這個世界本來就荒誕。”



  江航呆在那裏,再也說不出一句話來,他隻覺得自己的胸口堵得發慌。



  良久K站起身,道:“對不起,MDK | L,你的話讓我感到羞愧,但我向你保證,對這件事,我們確實都不知情,我回去一定查清楚,我一定會還給你們戰隊一個公道。”



  林一苦笑著,道:“公道?這個詞是永遠為有錢人服務的,我們這樣的人根本就沒有資格談論公道,你有本事能讓死去的人重生嗎?”



  K立即啞然。



  林一若有所思看著他,道:“如果你不是K,也許我們會是很好的朋友。”



  K也苦笑道:“也許我們注定就是天生的敵人。”



  林一沒有再說話,他已經了解這句話的意思,也許是因為梁風的母親,也許是因為陸月馨,因為這已經成為了他心中永遠的痛。



  世界的痛苦有很多種,貧窮與愛情的痛苦卻是讓人永遠都不會忘記的。



  “賽場上見!”這是MDK | L與OPK | K之間唯一一句最有分量的話。
更多

編輯推薦

1我的職業是劍仙...
2數字人生
3網遊之亡靈咆哮...
4NB
5捕快網遊錄
6夢醉江湖
7CS亂世巨星
8球星
9網遊之武林群俠...
10網遊三國之亂世...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二合一的網遊

    作者:俗男W  

    網遊競技 【已完結】

    《幻界二合一》是一款全新的網絡遊戲,其中的夢幻界是以東方文化為背景的模擬世界,奇幻界則是以西方文化背...

  • 網遊之盜版神話

    作者:失落葉  

    網遊競技 【已完結】

    他說他是魔獸天王,MM們搖頭不信;他說他沒碰過其他女人,MM們依然不信,他說他伏殺了無數高手,還偷看過別...

  • 網遊之大道無形

    作者:陳讓  

    網遊競技 【已完結】

    隻身入海島,拜師苦練丙火真經;單劍渡天劫,力抗雷火笑伏金蟹;聯袂闖洞府,奪寶破陣暗藏玄機;隱匿觀虎鬥...

  • CS英雄本色

    作者:邊城浪子  

    網遊競技 【已完結】

    陸飛是一個具備超一流水平的CS選手,一次意外,他竟莫名其妙回到了2001年,這時候中國CS剛剛處於起步時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