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十二章 血戰Aztec (下)

第十二章 血戰Aztec (下)

  幾道刺眼的閃電劃過陰沉沉的天空之後,Tercel的一行人率先出現在走廊上.



  下半場的第一局開始了.



  “直接給我Rush木門.”高峰心一橫,一不做二不休,要死要活就看這一把了.



  這道命令給所有隊員注入了一記孤注一擲的強心針.



  要知道,在這種強強對抗中,第一時間Rush是種殺傷力巨大但同時也是危險性極大的攻擊套路,結果不是大獲全勝就是全軍覆滅.



  而這一次,負責開路的是許小年,他要以自己絕頂的槍法給敵人來一個迎頭痛擊,要把自己一方的士氣從敵人的屍體上找回。



  “我的天,他們真這樣做了.”Ko驚呼.



  段風揚微笑道:“破釜沉舟,背水一戰,這才是支強隊的作風。”



  許小年衝進木門那一瞬間全場觀眾的心也跟著驟然一跳,還好裏麵空無一人。



  “全在水下。”高峰大喊道,於是一行人分別衝進橋洞與小道下。



  高峰這次確實沒有估計錯誤,陸月馨根據上半場的形勢準確的猜測到Tercel上半場士氣已跌落到低穀,這必然使他們畏首畏尾,所以下半場的開局她冒險而大膽的采用了五人慢走水下的策略。



  她料定Tercel絕不敢進入木門。



  陸月馨的判斷並沒有錯,隻是她低估了高峰的膽子與Tercel對尊嚴的看重。



  在中國,每年都會有無數的人們投入到CS這項目電子競技運動中來,為此他們無怨無悔的奉獻出自己的青春,自己的熱血,不為別的,隻為那爭那口走不出亞洲的氣,隻為那失落的尊嚴,為此她的戰隊才會命名為LOST。



  但是她忽視了所有的中國人的本性都是一樣的,永不放棄,永不甘心。



  一息尚存猶可鬥,不遺點憾在人間,倘若晴空無風雨,哪來彩虹顯人間。



  這句話正是高峰奉行不渝的座右銘。



  在觀眾的目瞪口呆中,橋洞與水下展開了兩隊交鋒以來最為慘烈的一場激戰。



  高峰,康達,卓雲,海田衝上橋頭換出USP對準下麵就是一陣鋪天蓋地的痛擊,LOST的反應也不慢,展開了頑強的抵抗,沙鷹,Golck,USP各色槍支對準橋洞口就是一陣亂射。



  一時間Aztec槍聲大作,手雷閃光亂飛,場麵頗為壯觀.



  康達從衝上吊橋的那一刻,她的準心就死死的瞄著LOST | 5#,在上半場裏她每次死亡都是這個5#直接或是間接打死的,死亡15次中,至少被5#殺了有10次以上,這個口氣她怎麽也咽不下去。



  在高峰的驚呼聲中,康達不要命的衝到了吊橋中央左跳右閃著,水下所有LOST手裏的槍幾乎都瞄準了她,而她手裏的USP一直沒有停止響過,但遺憾的是5#始終沒有掛掉,而且她一麵還擊一麵向匪徒基地方向退去。



  康達大怒,身上不斷冒紅光的危急情況已經不允許她換子彈了,她立刻切換出手雷拉開保險向橋下扔去,扔去的同時她不顧一切的從橋上飛身而下,在空中換出小刀,老鷹撲小雞似的從天而降。



  5#顯然沒有料到這個CT居然這麽拚命,手慌腳亂中還是被康達一記重刀砍翻,然後康達在把5#刀殺後立即也被自己扔出的手雷給炸飛了。



  見到這個場景,雙方隊員都懵了,好幾個隊員甚至都忘了開火。這種類似在PUB服務器裏才會出現的情形居然在這麽重要的比賽裏發生了,一時間大家都不知所措。



  陸月馨心裏更是震動無比,平時在紀錄委員會裏,康達總是很溫和,很靦腆的樣子,但誰也不會想到這個藏族女孩骨子裏流淌著的血液永遠是沸騰的永遠是不服輸的。



  康達這個舉動不但震撼了全場觀眾,更是激發了高峰等人的戰鬥意誌。



  “打死她們!”海田憤怒了,康達的死亡信息讓他有了種想與LOST同歸於盡的衝動。



  Tercel所有隊員的USP冒出了憤怒的火花,而最終從橋洞後的小道偷襲下來的許小年以精湛的點射掛掉陸月馨後,Tercel以隻剩他一人的微弱優勢拿到了這寶貴的一分。



  全場掌聲雷動,而許小年卻驚出了一身冷汗,自己隻剩下2HP了,陸月馨如果再多一顆子彈的話,死的人就鐵定是他。



  對Tercel這次類似瘋狂的舉動, 陸月馨怔了怔,她顯然沒有料到CT們如此大膽.



  “看來,我確實低估了他們.”陸月馨暗自想道.



  又是幾道閃電憑空而過.



  “Rush木門.”高峰的牙齒裏再次蹦出這幾個字.



  這次連許小年都吃驚的看著高峰:這小子準是發怒了。



  Tercel這次除了許小年裝備了全甲與M4外,其他人則是清一色的MP5。



  而這次突如其來的Rush令LOST比上次更加措手不及,領頭的康達飛身跳進木門的時候她看見LOST的所有人幾乎都靜悄悄的在匪徒基地外的木箱上搭人牆。



  那一瞬間,無數的閃光手雷夾雜著出膛的子彈呼嘯而去,LOST的人瞬間就被刷了屏。



  陸月馨的眉毛開始豎立起來,這個Tercel簡直就是太猖狂了,不給他們一點顏色看看他們是不知道厲害的。



  “馨姐。”隊員們都看著她。



  陸月馨的目光微微一掃眾人,到了這個時候她知道真正到了隊伍生死存亡的關鍵,連續被打擊的士氣就看這次能不能打回來,她緩緩而冷靜的開口道:“沙鷹,小甲,全體R木門。”



  第三局在全場觀眾的驚呼聲中展開,HLTV的平麵圖上顯示著賽場上的十名隊員都在第一時間向木門處飛速移動,眼看著雙方的距離越來越近,不少人都情不自禁的從座位上站了起來。



  “砰砰砰。”沙鷹沉悶的開火聲響起。



  “噠噠噠。”MP5的聲音也不甘示弱。



  在Aztec這幅地圖上,槍法流的選手永遠占便宜,因為這幅地圖的空曠區域太多太大了,Cser們一般都會選擇大火力的武器。而現在,MP5與沙鷹在這幅地圖上的較量MP5顯然占不了多大的便宜,尤其是在LOST裝備了小甲後,Tercel扔出的手雷也沒撈到多大好處。



  相反,LOST的隊員衝出木門後就像袋鼠般左跳右跳靈巧的躲避著Tercel的火力,最先跳出木門的隊員是Love root,Moonshine,FallingStar幾人,自然她們也是最先倒下的人。



  就在所有人以為LOST這次就要Rush失敗的時候,最後衝出木門的陸月馨與5#再次向世人詮釋了沙鷹的威力。



  尤其是5#,這個女孩子手裏的沙鷹太犀利了,她在自己不斷中槍的同時先後送給走廊上的海田,康達,卓雲三個Headshot,這三槍可說就算是一個國際一流水平的職業選手都很難做到,在她倒下去的同時彈夾裏的最後一顆子彈狠狠給高峰放了一次血,緊接著衝出來的陸月馨沒有辜負隊友這次用心良苦的努力,把高峰也送回了老家。



  “琪琪,好樣的!陸月馨讚道,5把沙鷹能夠讓戰局發展到1V1的局麵已經非常不錯了,剩下的一個CT,她有足夠的信心對付。



  此時,許小年正躲在B區爆破點的石頭後更換子彈,剛才高峰倒地的時候,他仔細聆聽了對方的開槍聲,憑槍聲他準確的猜出了剩下的匪徒手裏的沙鷹是沒子彈了的,她必須更換子彈,而這個時候他也有足夠的時間更換子彈,一旦自己的M4子彈上膛,對麵就算站著的人是heaton,是Ksharp他也能保證可以立即秒殺,這筆帳他算得很清楚,所以他放心的換子彈。



  許小年正這樣想道,忽然聽到啊的一聲短促呼聲,他知道這是人在臨死一瞬間從喉嚨裏冒出來的聲音,但他不知道,這聲呼聲正是從他自己喉嚨裏發出來的。



  他不甘心的看到了自己的屍體從飛在半空中。



  全場觀眾立即亂成一片,眾人陸月馨的粉絲們已經瘋狂了。



  怎麽回事?



  原來陸月馨在擊斃高峰的同時扔掉了手槍,揀起了隊友死亡後掉下的沙鷹,那把沙鷹裏隻剩下3顆子彈,她毫不猶豫的對準對麵B區的石頭就是一陣穿射,沒想到第一顆子彈就把許小年穿了個頭,這個情形就如同陸月馨上半場在A區橋洞外擊斃卓雲的那個穿射。



  而許小年此刻的心情與上半場的卓雲一樣,充滿了驚疑,不信與畏懼。



  高峰的臉色再次沉了下去。



  這一局的失利自己方已沒有任何的失誤可言,而是對方的槍法過於強大,麵對這樣一個強大的對手,意識戰術槍法都是沒用的,也許應該用其他辦法才能出奇製勝。



  場下的段風揚注視著屏幕道:“Knight他們應該要出絕招了。”



  Ko道:“哦?”



  段風揚道:“戰術,意識,槍法,Tercel的整體水平都還不是陸會長她們的對手,他們再不出絕招就是死路一條。”



  江航道:“咦,這些小妮子們槍法看不出還這麽厲害,恩,不錯不錯,C城的美女果然沒有讓我失望,哈哈。”



  林一笑道:“這就叫中華兒女多奇誌,不愛紅裝愛武裝。”



  江航白了他一眼:“我說兄弟,你別這麽文縐縐的好不好,日語不行你也不該用漢語來臭我呀,山田同學你說是不是?”



  山田光子微笑著看著他。



  比賽依舊緊張的進行著。



  雙方的戰鬥更加慘烈,每一局的勝者都付出了相當沉重的代價,尤其是Tercel,每次勝利都隻剩下一人,如果不是高峰安排下Camp的戰術,Tercel早就可以離開賽場了,而陸月馨也萬萬沒想到這支名不見經傳的隊伍竟是如此負隅頑抗,下半場的比分已是11:4,Tercel暫時領先。但是總比分現在已經是15:15,按照C大比賽規則,誰獲得了16局的勝利誰就出現。



  Aztec此刻靜悄悄的,隻有上空的悶雷與閃電在交替刺激著雙方隊員的神經,這最後的較量裏,究竟鹿死誰手呢?



  康達隱匿在水下斜坡處的牆體後,手裏的M4瞄準了吊橋,她赫然感覺到自己握鼠標的手有些輕微的抖動。



  這是生死存亡的最後一局,康達的心裏怦怦直跳。



  她並不是因為緊張,而是因為這風雨爆發前這要命的沉靜。



  在CS裏,死亡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在沒有槍聲的世界裏等待死亡前的那一段時間,是這樣寂寞,這樣恐怖。



  水下的草叢中傳來不知名的蟲鳴聲,叫得人心裏一陣又一陣顫栗,到處都被一種死亡的氣息籠罩著,康達簡直覺得這氛圍快把她逼瘋了。



  Tercel這一局顯得並不樂觀,因為他們的經濟受到了明顯的限製。



  隱藏在水下的康達裝備了M4與全甲;橋洞裏的卓雲裝備的是MP5,連650元的防彈衣都沒有買,剩下的幾百元錢她幹脆買了兩顆閃光;站在A區橋洞外空地上的海田也端著M4,同樣也沒有防彈衣;B區爆破點的高峰與許小年則分別拿著沙鷹與USP。



  相比之下,LOST的全體隊員可說是從腦袋武裝到牙齒。



  三把AK,兩把AWP,防彈衣頭盔,手雷閃光煙霧統統買齊。



  到了這種時候陸月馨也是豁出去了,形勢已容不得她有所保留。



  這一次,她選擇的戰術是騷擾B區的同時以三人走橋兩人水下的套路,這套戰術同樣是LOST的招牌戰術,談不上是什麽秘密絕招,很多隊伍都見過,也都會使用,但就是沒有她們LOST使用出來有著這麽強大的威力。



  而這也是團隊配合的威力,同樣的戰術到了不同的人手中效果就是不一樣。



  康達一直蹲在水下沒有動,高峰給她的命令是:沒聽到C4放置的聲音絕不能動。



  這時C4的聲音沒有響,她反而聽到了一聲AWP槍響,這聲AWP槍聲響到一半的時候突然嘎然而止,看來這個狙擊手是用手雷閃光之類的武器把聲音硬生生的切換了回去。



  康達再一看屏幕,不由得心裏一沉,B區的許小年已被這槍AWP掛掉了。



  “琪琪,GOOD!” 陸月馨小聲道。



  5#的AWP就在剛才許小年盯木門盯得眼睛發酸的時候閃了出去,隻閃了一下,許小年就被這一分神給丟了性命。



  “這個偷襲的作用相當大。”場下的龍少輝道,“現在Tercel的人隻有調動一人去B區防守。”



  果然,A區外的海田迅速的通過走廊來到木門外補位,協助高峰防守。



  而這個行動還是沒有逃脫陸月馨的算計,A區現在的防守變弱了。



  “林一君,你看這個CT好奇怪哦,他在那裏換刀換槍的居然好幾次緊張得把消音器加了上去。”山田光子指著海田主視角的屏幕道。



  林一笑了笑,笑得有些高深莫測:“他並不是因為緊張而發生這種低級失誤。”



  山田光子道:“為什麽?”



  江航又搶了出來道:“因為他本身就是個狙擊手,狙擊手習慣開鏡瞄準後再切換其他武器,現在他隻是壓力太大,錯把自己手中的M4當作了AWP。”



  林一點點頭道:“是的,他確實是個狙擊手,Tercel並沒有給他買AWP,也許到現在Tercel還沒有出全力。”



  “啊,不會吧?”山田光子驚訝道,“他們都打成這樣了還沒出全力。”



  林一道:“恩,現在雖然是最後決定勝負的一局,但Tercel還沒有亮出底牌來,他們敢這樣做就是因為自己有必勝的信心,知道嗎?CS裏最可怕的不是槍,也不是人,而是人心,人的心理,就是人的自信心.”



  山田光子又迷茫的看著林一。



  江航盯著林一:“你小子,真的懂得不少,老實交代,這些玩意究竟是誰教你的?”



  林一立即轉頭向楚留行訕笑道:“行哥,我餓了,我想吃大排擋。”



  楚留行立即皺眉道:“我現在肚子好不舒服,我想去便便。”



  江航一聽,差點暈倒在地。



  “Go!”陸月馨一聲令下,水下兩顆手雷向橋洞飛去,吊橋上的一把AWP與兩把AK立即悄悄伸了出去。



  “她們果然攻A。”Ko感歎著。



  段風揚點頭道:“如果換作是我我也會攻A,現在的吊橋區域一定是防守最薄弱的區域。”



  水下響起了一陣淌水的聲音,而且越來越近。



  康達與卓雲都緊張起來。



  康達緊張的是對方與自己已近在咫尺了,而卓雲緊張的是自己的HP.



  此時的卓雲已苦不堪言,她剛才險些被那兩顆手雷送了命,HP隻剩下了3點。這個時候她隻有等康達出擊後她才敢冒險出去,她在國外高手的Demo上見識過這種戰術,橋洞裏扔出的閃光通過橋洞邊緣的牆壁反彈可以閃白吊橋外的空中地麵所有區域,閃白後再出去一舉消滅在橋上的敵人.



  於是,當卓雲的閃光扔出來的同時,剛剛從走廊跳下水的高峰海田,以及LOST所有隊員的屏幕全是白茫茫的一片,體育館裏全場觀眾的視線頓時也跟著十多個大屏幕瞬間雪白而感刺眼。



  聽到“嘭”的一聲響,再看屏幕上是卓雲的手雷預警訊號,康達沒有猶豫的衝了出去。



  她衝出去時候頓時傻眼,橋上三個,橋下兩個,她不知道該先打誰。



  但後來的事實證明康達的選擇是正確的.



  康達的M4風格是潑水式的連射打法,槍口噴射出的火花煞是壯觀.吊橋上活蹦亂跳的三個匪徒瞬間紛紛中槍,屍體從橋上一一掉落下來.



  橋下屏幕恢複過來的陸月馨與劉琪展開了最為猛烈的反擊,海田與高峰手裏的M4與沙鷹在陸月馨的AK麵前隻是象征性的抵抗了幾槍,而康達被清醒過來的劉琪慌亂中一槍盲狙擊中,康達也不甘心的躺下了.



  橋洞裏再次飛出閃光, 陸月馨兩人仍舊猝不及防,屏幕被閃白,卓雲衝了出來.



  MP5的準心瞄準了劉琪,無論如何也要先把AWP打落,否則讓她逃掉自己再也無法遇見這麽好的偷襲機會了.卓雲在很久以後回憶這一幕的時候仍然這樣感歎著,她對自己的選擇從未感到後悔過.



  一串子彈從MP5的槍膛裏流瀉而出,密密麻麻的擊打在劉琪全身各處,劉琪無奈的看著自己死去.



  卓雲再次用MP5向匪徒基地方向後退的陸月馨身上射擊時,MP5的聲音因為子彈打光而突然斷絕,而這個時候她看到了駭人的一幕,陸月馨手裏握著的一顆手雷已經脫離主人不偏不倚的向自己火速飛來.



  “換手槍.”高峰大叫.他已忘了自己已經陣亡,卓雲根本就聽不見他的聲音.



  “閃白了也扔得這麽準?”龍少輝驚呼.



  “不可能!”C4的所有隊員全都站了起來.



  “她居然沒有慌亂!”江航吃驚道.



  體育館裏鴉雀無聲,人們都因這險到極點的生死時刻而忘了呼喊.



  卓雲的主視角上顯示著卓雲在那一刹那以掩耳不及迅雷的速度拔出了手槍,手槍的第一顆子彈就爆了陸月馨的頭.與此同時,手雷扔進了橋洞爆炸,卓雲的屍體也從吊橋上跌落下來。



  “Counter-Terroristswin!”



  “好!”高峰大叫一聲.



  “贏了!”海田從座位上呼的一下站起,激動得鍵盤鼠標嘩啦啦的散了一地.



  卓雲呆呆的注視著自己的屏幕,水中橫七豎八的擺滿了警匪雙方的屍體,剩下的依然是Aztec裏千古不變的蟲鳴聲.



  她還未從剛才那驚險萬分的一刻中裏清醒過來,如果她的掏槍動作慢了零點幾秒鍾,那麽先死的人一定是她,如果是在平時,她的USP動作絕沒有這麽快這麽準的.



  人的潛力總是在千鈞一發之際才爆發出來.



  康達走過來,與卓雲的緊緊的擁抱在一起.



  這場勝利,他們贏得驚險百出,贏得太艱難了.



  “各位同學,各位觀眾,剛才這名叫Tercel | Ice的隊員在最後緊要關頭挽救了Tercel戰隊,而LOST戰隊遺憾的出局了,不過作為咱們C大唯一一支全女性的戰隊,她們在這屆杯賽上一路的表現是非常棒的,我們期待她們明年能再為大家表演…….”解說員的聲音略帶了些遺憾。



  體育館內,一半的觀眾歡呼雀躍,一半的觀眾則是黯然失色.



  台上LOST的四名女孩子已經掉下了委屈的眼淚, 陸月馨不停的安慰著她們.



  段風揚若有所思的看著台上,緩緩道:“這是支有奪冠實力的隊伍。”



  歡尋終於清醒過來,道:“段大,你是說他們會與咱們進行冠亞軍爭奪?”



  段風揚喃喃道:“一支Tercel就這麽不得了,這次杯賽裏不知道還有多少像Tercel的隊伍還沒出現呢,誰是最後的冠軍還難說得很。”



  比賽結束了,雙方隊員友好的握手告別。



  陸月馨握著康達的手,道:“恭喜你們,你今天可是扮演了救世主的角色。”



  康達笑道:“馨姐,其實今天我們運氣好,你們的實力比我們強得多。”



  陸月馨點點頭,她知道,LOST今天的失敗純粹與槍法意識戰術無關,她們輸就輸在信心上,他們沒有Tercel那種勇往直前寧死不降的氣勢,無論麵對多麽強大的敵人都不能畏懼,都要相信自己.



  戰!要戰得痛痛快快,死!也要死得轟轟烈烈。



  而這,也是女生與男生玩CS的最大區別,更是那麽多人喜歡這個遊戲的重要原因之一.



  想到這裏, 陸月馨露出甜甜的微笑:“康,看來當初我沒有招你進LOST是我的失誤了。”



  康達笑道:“明年再來過。”



  陸月馨點點頭:“一定?”



  康達道:“一定!”
更多

編輯推薦

1我的職業是劍仙...
2數字人生
3網遊之亡靈咆哮...
4NB
5捕快網遊錄
6夢醉江湖
7CS亂世巨星
8球星
9網遊之武林群俠...
10網遊三國之亂世...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二合一的網遊

    作者:俗男W  

    網遊競技 【已完結】

    《幻界二合一》是一款全新的網絡遊戲,其中的夢幻界是以東方文化為背景的模擬世界,奇幻界則是以西方文化背...

  • 網遊之盜版神話

    作者:失落葉  

    網遊競技 【已完結】

    他說他是魔獸天王,MM們搖頭不信;他說他沒碰過其他女人,MM們依然不信,他說他伏殺了無數高手,還偷看過別...

  • 網遊之大道無形

    作者:陳讓  

    網遊競技 【已完結】

    隻身入海島,拜師苦練丙火真經;單劍渡天劫,力抗雷火笑伏金蟹;聯袂闖洞府,奪寶破陣暗藏玄機;隱匿觀虎鬥...

  • CS英雄本色

    作者:邊城浪子  

    網遊競技 【已完結】

    陸飛是一個具備超一流水平的CS選手,一次意外,他竟莫名其妙回到了2001年,這時候中國CS剛剛處於起步時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