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十一章 血戰Aztec (中)

第十一章 血戰Aztec (中)

  時間:2003年10月12日



  地點:C城大學體育館



  比賽隊伍:Tercel Vs LOST



  比賽地圖:De_Aztec



  參賽隊員:



  Tercel | GaoFeng (高峰)



  Tercel | Kid (康達)



  Tercel | Knight (許小年)



  Tercel | Hot (海田)



  Tercel | Ice (卓雲)



  LOST | Rain (陸月馨)



  LOST | Loveroot (鄒雪梅)



  LOST | Moonshine (張華玉)



  LOST | FallingStar (向嵐)



  LOST | 5# (劉琪)



  “各位同學,各位觀眾,今天的比賽已經進入了16分之一的淘汰賽,經過這六天的角逐,這場比賽是繼C4戰隊出現在16強後第二支即將出現的隊伍比賽,這場比賽被很多同學認為是提前上演的半決賽,無論是Tercel還是LOST都本校一流水平的強隊,LOST戰隊是去年杯賽的亞軍,雖然今年五名隊員除了陸月馨同學仍然在主力陣容當中,其他四名隊員都是新人,盡管如此,但她們的實力仍然非常強大,而Tercel戰隊是今年的一支黑馬,他們打敗了今年的奪冠熱門來自民法係的GIGN戰隊與來環衛係的Dipland戰隊,比賽中展示出來的實力大家有目共睹,究竟這場比賽結果怎樣呢?還是讓我們拭目以待吧!”解說員的聲音滔滔不絕的響在體育館內裏的每一個角落裏.



  “暈,她的戰鬥ID居然和我的一模一樣.”混進選手區的江航坐在位置上暗自想道.



  “哈哈,真是緣份呀.”江航不禁笑道,旁邊的山田光子與林一莫名其妙的看著他.



  選手區的另一頭,不少C大的高手們都關注著這場比賽。



  DNA,C4的隊員更是一個不少的坐了大屏幕前。



  餘溪的眼神一刻也沒有離開過陸月馨的臉,從看見陸月馨的那一刻開始,他眼睛裏的外界就已經全然不在了。



  而這時C4的Ko也目不轉睛的看著電子屏幕,道:“段大,你說這場比賽誰的贏麵大。”



  段風揚白了他一眼。



  Ko委屈的看著他。



  “從實力上看,兩邊都差不多,但CS是個團隊遊戲,結果注定由臨場的發揮來決定,給你們說過好多次了,你們怎麽還提這種外行問題來問我。”段風揚不滿的說道。



  Ko立即轉頭向歡尋吼道:“歡尋,段大的話聽到沒有,不準再向我提這種無聊的問題。”



  歡尋則像個白癡一樣癡迷的看著台上的陸月馨,根本就沒有聽見他的話。



  “All Ready?”



  “R3,Go!”



  雙方隊長同時打出字來。



  幾聲沉悶的雷聲響過,Tercel的一行隊員靜靜的集合在木門裏,而LOST的有四名隊員在第一時間跳下了水中,B區爆破點的木門隻留下一名隊員。



  這種四水一門的戰術已在國內屢見不鮮了。



  “Go!”在短暫的停頓之後,高峰按原計劃發出了命令。



  一行人精神抖擻的衝出木門後幾乎都同時驚訝了那麽一兩秒鍾——外麵空空如也,一個CT的影子都沒有。



  “停!”所有人愣了一下,隻聽得高峰的聲音道:“消聲。”



  於是,五人躡手躡腳的向B區爆炸點緩緩移動著。



  康達手持沙鷹走在最前麵,緊張的瞄著對麵A區。



  她的全部精神都集中在對麵橋洞那一個狹小的出口處,隻要CT出現她就先放血。



  隻聽得“噗”的一聲,她的槍口準星一歪,眼前頓時冒起滿屏的血光,她知道自己的胸口中了槍。



  開槍的CT就躲在三重木門裏。



  “啪啪啪”一時間槍聲腳步聲大作,木門裏的CT很快被高峰解決。



  “埋C4。”高峰命令道。



  而這邊橋下的CT也頓時反應過來。



  “扔雷。”陸月馨果斷的命令道,“他們出木門了。”



  橋下的手雷接二連三的飛了上來,這些手雷的落點並不是B區爆破點,其中一顆是飛向了木門,本來就失血過多的康達立即被這顆要命的雷炸得隻剩1HP了;而另外的三顆手雷卻是向匪徒衝出來的木門與走廊方向慢悠悠的飄去。



  “聰明!”台下的江航叫道,旁邊的林一也點了點頭。



  這個陸月馨確實很能把握人們的心理,埋下C4後匪徒們肯定不會原地逗留,而是各自找位置等著CT們來拆雷。



  事實上陸月馨估計得並沒有錯,分別隱藏在石頭後,木門處,走廊上的高峰,卓雲,海田的HP隨著爆炸聲就立即見紅了。



  很快,四名CT分別從斜坡與小道衝了上來。



  雙方展開了激烈的手槍戰。



  隻見許小年手裏的USP有節奏的抖動著,鄒雪梅,張華玉,向嵐紛紛中槍倒地,而另一邊從斜坡最先衝出來的LOST | 5#一把沙鷹比起許小年更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這個5#的槍法之準更是駭人聽聞,她在斜坡上倒退著,退的時候一槍爆了走廊上海田的頭,然後迅速半轉身把左麵隱匿在石頭後的高峰一個甩槍爆頭,跑上爆破點再一個騰空大跳,跳起來的瞬間躲開了許小年的致命一擊,落地的那一刹那,隔著三重門的木板把康達活活穿死在裏麵,穿死的那一瞬間,她雖然還是被A區橋洞口的卓雲擊倒在地了,但這一連串的動作可以說是行雲流水一氣嗬成,完美得無懈可擊。



  康達歎了口氣:難怪陸月馨常說這次的LOST隊員個個百步穿楊,但憑這個5#就可見一斑,短短幾秒中之內又打又閃,這種反應,這種判斷,這種槍法確實是自己無法比擬的。



  正當所有人感歎5#的沙鷹時,更驚人的一幕出現了,那就是陸月馨。



  陸月馨上從小道跑上走廊的,她在跑上來的那一瞬間就看見了5#倒下的訊息。



  戰局到了這種地步,她的動作沒有任何猶豫,手裏大火力的沙鷹抬手一槍通過走廊上柱子間的那點狹小視線就把躲在木門與石頭縫隙處正在換子彈的許小年直接一個headshot,這個爆頭幾乎是在她跑動中完成的,許小年躺在地上驚訝極了,他隻感覺到斜對麵有個人影閃了一下,而自己就馬上被爆了頭,這是個什麽概念,傳說中的:十步殺一人,千裏不留行?



  在他還沒驚訝完的同時,體育館內的數千觀眾看得更是目瞪口呆,陸月馨的手槍對準了橋洞口的柱子,“啪啪啪”一陣穿射,躲在柱子後換子彈的卓雲也與許小年同樣驚訝:什麽意思?她怎麽知道我在這裏,怎麽知道我在換子彈?怎麽穿得這麽準?”



  她的意識裏,這種匪夷所思的穿射在中國隻有一個人可以做到,就是那個無所不能的MDK | L,但是這個陸月馨……卓雲怎麽也無法把這種凶狠狂放,趕盡殺絕的槍法與陸月馨那張溫柔親切美麗無比的笑臉聯係起來.



  一連串的疑問還沒來得及細想,五名匪徒就這樣全部掛掉了,體育館裏響起了眾多粉絲的狂呼亂喊:



  “月馨,月馨!”



  “LOST,LOST.”



  但眾多粉絲的吼聲很快停頓,因為陸月馨飛身跳下水再跑上爆破點拆C4的時候時間還是來不及了,在陸月馨即將為LOST拿下第一分的那最後一秒鍾,C4爆炸的巨大火光還是把她掀上了天.



  “噢!”全場爆發出一片驚天動地的遺憾聲.



  “唉,好可惜.”餘溪,段風揚,龍少輝,Ko等人都不約而同的歎息著.



  餘溪已經看得心潮澎湃,他心目中夢中情人不僅讓他喜愛,而一身技藝更讓他徹底仰慕.



  “你也可以達到她那樣的.”龍少輝道,“我們的下一場比賽,你就上。”



  餘溪顫聲道:“真的。”



  龍少輝看著他笑著點了點頭。



  “隻要你用心去仔細判斷,無論什麽不可能都會成為可能。”



  餘溪牢牢的記住了這句話。



  很快,二三局基本上沒有懸念的過去了,Tercel剿滅LOST顯得很輕鬆,畢竟USP對抗AK無意於是螳臂當車,蜻蜓撼石。



  但高峰與許小年的表情並不輕鬆,兩人對望了一眼,相互都明白彼此的意思:這個LOST馬上就要出長槍了,不知道她們的長槍又要發揮什麽樣的威力。



  第四局,卓雲切換出匕首,飛快的在木門邊緣晃了一下又退了回來。



  “怎樣?”高峰問道。



  “外麵沒人。”卓雲回答道。



  高峰陷入了沉思,此時這一局的時間已經過了2分鍾,按道理CT應該緊密防守各大出口才對,怎麽B區會沒人呢?莫非有什麽圈套.



  “走橋.”高峰命令道.



  幾顆閃光扔到水下,一行人靜悄悄的走上了吊橋.



  令Tercel跌掉眼鏡的是水下,橋洞對麵仍然空無一人,連個鬼影子都沒有。



  一股冷風吹過,高峰頓時預感不好。



  “退,退回去,最快的速度Rush B區.”高峰命令道.



  通過目前的情形看來,CT布陣的情況隻得一種,全在A區,所以此刻B區的防守是最薄弱的時候,高峰這樣想道,想到這裏,高峰精神抖擻的提起AK衝了出去。



  這次是海田衝在最前,康達其次,高峰第三.



  這是Tercel戰隊習慣Rush的陣型,目的就是保護槍法最精湛的許小年與卓雲,他們的槍法是隊中打贏的基礎,同時也是取勝的關鍵。



  三人衝出去的同時,所有人耳機裏也傳來三聲有節奏的震耳欲聾的槍響,這三聲槍響如同迫擊炮開炮的聲音那般撼人心神。



  高峰三人應聲而倒。



  再一看,對麵走廊盡頭的空地上整整齊齊的架著三把AWP,像三門大炮一樣定在那裏一動不動,烏黑的槍口控製著A區B區的整個範圍.



  高峰恍然大悟:難怪外麵都看不到人,原來是要我來上這個大當.



  “退!”驚訝半晌後,許小年衝卓雲喊道.



  卓雲立即收起槍,換出匕首向基地後退.



  這種時候隻有選擇撤退保槍.



  兩把AK麵對三把AWP贏麵實在太小,更何況對方兩名隊員還沒有現身,這種情況隻有把自己一方的傷亡與損失減小到最低程度。



  如果以二敵五,除非麵對二三流水平的隊伍他們才敢這樣做,但陸月馨帶領的隊伍是二流水平嗎?她們的水平他們這是第二次見識了,別說三把AWP的這種戰術,光是這三槍能分別擊中三個人就足以說明這三名隊員的默契程度,因為它不是三把槍同時擊中同一個人,很顯然,她們對Tercel衝出來的這個細節是計算在內了的。



  許小年與卓雲兩人邁開腳步向基地跑去,在進入基地的拐彎處,跑得興高采烈邊跳邊揮舞小刀的許小年傻了眼,基地裏不知什麽時候鑽出來個帶著防毒麵具的CT靜靜的站在那裏,手中M4黑洞洞的槍口正對準了他們兩人.



  這恐怕是所有Tercel隊員做夢都想不到的事情.



  許小年與卓雲倒地的那一刻怎麽都猜不透,這個CT是怎麽溜到自己大後方的.



  許小年更是頭一次感覺自己背脊發涼.



  在CS裏,有比槍法更叫人恐懼的東西,那就是意識.



  意識的定義就是在正確的時間裏出現在對方最意想不到的位置。



  其實陸月馨在高峰他們扔閃光下橋的時候就已經跑到了匪徒基地水下的洞口處,她目睹著眾匪徒通向木門而並未開火,而是通過語音把這個訊息及時的傳遞給了隊友,而隊友們也沒有讓陸月馨失望,三把AWP的聲音響徹了整個Aztec,聽到槍聲後, 陸月馨便放心大膽的向匪徒基地進發,她知道剩下的兩個人肯定會保槍,肯定會撞到她槍口上來.



  卓雲瞧著殺死自己的對方ID:LOST | Rain,心裏直冷笑.



  解說員的聲音再次激動了:“我們看見了,我們看見了,我們看見了陸月馨同學這個精彩包抄後路的一幕,多麽精彩的一瞬間,多麽出色的意識,真的很難相信這是一個出自女同學手筆,看來今年WCG,CPL等國際大賽的對女性的解禁是有道理的。



  段風揚歎了一口氣,緩緩道:“恐怕Tercel的上半場難打了。”



  Ko點點頭:“恩,Knight他們這一局被陰了後肯定會變得束手束腳,這樣一來CT會更加放開手腳來對付他們。”



  段風揚看了他一眼:“你小子終於沒說外行話了。”



  “漂亮!”江航也感歎道,換作他是陸月馨這個大膽而瘋狂的包抄他肯定是做不出來的,也許是長年作為狙擊手的原因,使得他養成了冷靜,蹲點,沉穩的戰鬥風格,而陸月馨的行動恰恰與此相反。



  快速,大膽,偷襲的本事總令人心驚肉跳而又血脈噴張。



  林一喃喃道:“恩,比以前更加有膽識了,但最後不應該到基地去包,而是直接從小橋包上去。”



  山田光子道:“你在說什麽呀?”



  “哦,沒什麽沒什麽的。”林一趕緊解釋道。



  比賽依舊激烈的進行著,Tercel的上半場打得異常的艱苦吃力。



  LOST的怪招妙招層出不窮,一會兒包抄後路,一會兒又瘋狂Rush,一會兒常規防守,一會兒所有人又全部Camp,而Tercel在進攻的時候卻顯得辦法不多,高峰已經有種被打得暈頭轉向的感覺了。



  中場10分鍾的休息時間裏,高峰拿著礦泉水一飲而盡。



  上半場比分11:4。除了前三局外,剩下勝利的那一局全是靠許小年的一把AK在B區靈光一閃的點射1V3才拿下的。



  如果真這樣下去,看來那獎金是別去想了。



  而此刻最感生氣的並非高峰,而是許小年。



  “媽的呀,我堂堂槍神的英名不要被一群娘們給毀了呀。”許小年眉頭緊鎖。



  卓雲歎了口氣,陸月馨實力與LOST的實力已經超出了她的想象。



  海田則看著自己的IE3鼠標發呆。



  最窩火的還是康達,一看顯示屏上自己的戰績:1:15。



  這個戰績就意味著她每局都是炮灰,唯一殺的那一人還是自己有一局一顆雷從水下扔上橋洞碰巧炸死的一人。這算什麽?



  看著眾人都各自眉頭不展垂頭喪氣的樣子,高峰突然怒吼了一聲:“都在想什麽?”



  這聲怒吼把眾人都驚醒了。



  眾人都沒有看見高峰發怒過的樣子。



  甚至連卓雲都呆了呆。



  “才他媽上半場就這樣了?”高峰怒道。



  眾人都驚詫的注視著他,高峰從來都是謙謙君子的模樣,很少罵髒話。



  見眾人都不說話,高峰的臉色才緩和下來,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正色道:“我們是支兵隊,而且才組織起來不到一周,一周前,一個月前,也許一年前我們都因為有各自的原因沒有進行CS,也許我們這樣的隊伍無法與正規隊伍較量,但兵隊也是隊,我們大家都是人,她們LOST也是人,是人都應該拿出精神來。”



  眾人都驚訝的聽著。



  高峰繼續道:“我們五個人也許隻有我和老許是老搭檔,你們三位我了解不多,但今天我們大家既然都走到了一起也是我們的緣分,我不知道各位是為了什麽來參加比賽,為什麽要玩CS,到這個時候我也不想去知道,但不管為了什麽原因,我們沒有理由遇見強大一點的對手就這樣一副孬種的樣子,對我自己來說,我就是為了那十三萬塊錢的獎金來的,就算今天要輸我也要輸得像個人樣,不要讓對手把我高某人給看扁了,隻要我盡了力,別人還是能贏我我就無話可說,但現在看看你們一個個垂頭喪氣的樣子,這也能發揮真實水平嗎?。”



  高峰的這一席話讓每個人眼中都有了敬佩的神色.



  海田激動道:“高仔,下半場該怎麽打你盡管說,我海田絕不含糊。”



  許小年此刻也一改平時那幅懶懶的神情,與康達一起神色鄭重的向高峰點了點頭。



  卓雲也收起了平時冰冷的表情,遞給一個欣賞的眼神給高峰。



  高峰這才麵色嚴肅的向眾人點頭。



  “Tercel的人現在在說什麽呀?”山田光子注視著台上高峰等人頻頻點頭的情形不禁好奇的問道。



  林一還未回答,江航已經搶了過來:“肯定是在鼓舞士氣。”



  山田光子道:“為什麽不趁這個機會商量商量戰術呢?他們剛才被陸會長她們虐得好慘。”



  林一搖搖頭:“上半場最後那幾局Tercel的士氣顯得很低落,這種時候任何戰術都是沒有用的,隻有激勵自己的士氣才是上策,兵法上都說,夫戰,氣也,一而再,三而竭,彼竭我盈,故克之。”



  山田光子聽得如墜進雲裏霧裏,瞪大了一雙美麗的眼睛。



  江航緊緊的盯著他:“這些東西你到哪學的?”



  林一咳了兩聲,幹笑道:“嗬嗬,我也是聽隊長分析的。”



  一直坐在旁邊觀看大屏幕的楚留行此時卻轉過頭來了一句:“林一,光子,咱們隊等會如果比賽輸了的話就去吃大排擋好不好?”



  林一頓時尷尬無比。
更多

編輯推薦

1我的職業是劍仙...
2數字人生
3網遊之亡靈咆哮...
4NB
5捕快網遊錄
6夢醉江湖
7CS亂世巨星
8球星
9網遊之武林群俠...
10網遊三國之亂世...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二合一的網遊

    作者:俗男W  

    網遊競技 【已完結】

    《幻界二合一》是一款全新的網絡遊戲,其中的夢幻界是以東方文化為背景的模擬世界,奇幻界則是以西方文化背...

  • 網遊之盜版神話

    作者:失落葉  

    網遊競技 【已完結】

    他說他是魔獸天王,MM們搖頭不信;他說他沒碰過其他女人,MM們依然不信,他說他伏殺了無數高手,還偷看過別...

  • 網遊之大道無形

    作者:陳讓  

    網遊競技 【已完結】

    隻身入海島,拜師苦練丙火真經;單劍渡天劫,力抗雷火笑伏金蟹;聯袂闖洞府,奪寶破陣暗藏玄機;隱匿觀虎鬥...

  • CS英雄本色

    作者:邊城浪子  

    網遊競技 【已完結】

    陸飛是一個具備超一流水平的CS選手,一次意外,他竟莫名其妙回到了2001年,這時候中國CS剛剛處於起步時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