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三章、 高度問題 黑幕重重(4)

  走到院子裏,周善本歎了口氣,還是說了:“……重天啊,咱們是老同學了,該說的話我還得說:老齊用錯了人不錯,你也用錯過人啊!有人打著老齊的旗號亂來,也有人打著你的旗號亂來呀,當年祁宇宙背著你可沒少幹壞事!所以,對老齊你一定要有個正確認識,可不能感情用事啊!我這不是護著老齊,真是為你考慮!真的!”

  劉重天點了點頭,仰望星空,一聲長歎:“我知道,也謝謝你的一再提醒。”

  來時因為出租車司機的話,心情就搞得不太好,回去時被祁宇宙的電話一鬧,心情更抑鬱了。一時間劉重天真有些後悔:早知如此,真不該坐出租車到周善本家來!這樣既聽不到出租車司機的那番惱人的高論,也不會在周善本麵前出這種洋相了。就算祁宇宙的電話照樣打過來,隻要周善本不在麵前,他就不會這麽被動,這個老同學畢竟是全省有名的廉政模範啊!

  回到省公安廳療養中心已是十一點多了,劉重天心情漸漸平和下來。洗了個澡,正躺在沙發上看當天印出來的《全省廉政情況簡報》,外麵有人按響了門鈴。劉重天以為是自己的秘書,或者是反貪局局長陳立仁來談案子,便手拿簡報看著,慢吞吞地走過去開門。不料,門鎖一開,一個沒看清麵孔的男人隨著打開的房門一頭栽了進來,“撲通”一聲軟軟跪倒在麵前,把劉重天著實嚇了一大跳,手中的簡報也掉到了地上:“誰?怎……怎麽回事?”

  那人從地上抬起頭:“姐……姐夫,是……是我,鄒……鄒旋!”

  竟然是在鏡州市建委當辦公室副主任的小舅子,這讓劉重天哭笑不得!

  劉重天嗅到了一股濃烈的酒氣,知道這個天生的酒徒又喝多了,遂開玩笑道:“怎麽給你姐夫行這麽大的禮呀?啊?我當得起嗎?起來,快起來!”

  鄒旋從地上爬了起來,咕嚕著:“腿不聽使喚了,你一開門,把我閃了一下!”

  劉重天譏諷地看著鄒旋:“看你喝的!今天又灌了不少吧?”

  鄒旋搖搖晃晃走到飲水機前,拿過一次性紙杯,一氣喝了三杯水,緩過了一口氣:“不多,四人才喝了三瓶五糧液。楊宏誌的老婆鄒華玲做東請客,人家又是求咱辦事,不喝也不行呀!是不是?”

  楊宏誌的老婆?楊宏誌?劉重天心裏一驚,不動聲色地問:“楊宏誌也去參加喝了?”

  鄒旋手向劉重天一指,笑了:“姐夫,你……你逗我……逗我……”

  劉重天說:“我逗你幹什麽?坐,坐下好好說!怎麽找到我這裏的?”

  鄒旋在沙發上坐下了:“姐夫,別人找不到你,我還找不到你嗎?我可是你小孩舅!你也真能和我逗,楊宏誌明明被你們省反貪局抓走了,你……你還反過來問我,不愧是省紀委書記,佩服,佩服!姐夫,不瞞你說,這酒就是為撈楊宏誌喝的。楊宏誌這人不錯,挺義氣的。姐夫,看我的麵子,你……你就讓省反貪局放了吧,啊?我許了人家的!”

  劉重天火透了:“你的麵子?鄒旋,你有多大的麵子?敢這麽大包大攬?”

  鄒旋根本不怕:“怎麽了姐夫?我也不是隨便大包大攬的!別以為我不知道,人家楊宏誌是田健受賄案的舉報人,對不對?咱們的法律要保護舉報人,對不對?怎麽就不能放呢?”

  劉重天不耐煩了,手一揮,打斷了鄒旋的話頭:“好了,好了,鄒旋,你不要說了!我先問你:你怎麽知道楊宏誌是我們省反貪局抓的?誰告訴你的?啊?”

  鄒旋直笑:“看看,看看,轉眼就不承認了!這事誰不知道?瞞得了嗎?你以為穿便衣,不掛警牌,人家就不知道了?抓人時,好……好多人都看見了,領頭的是個胖……胖局長!”

  劉重天不想搭理這個酒鬼了:“那好,既然是那個胖局長抓的,你找胖局長去吧!

  我告訴你,省反貪局既沒有姓‘胖’的局長,也沒有哪個局長是胖子!你快回家醒醒酒吧!”

  鄒旋賴著不走:“姐夫,我……我誰也不找,就……就找你了!”

  劉重天怕這樣鬧下去影響不好,站了起來,臉也沉了下來:“鄒旋,你膽子也真夠大的,撈人撈到我這裏來了!我念你現在酒還沒醒,是個醉鬼,先不和你嗦,哪天非找你算賬不可!”說罷,給自己的司機打了個電話,讓司機送鄒旋回家。

  鄒旋站起來,又開始晃:“姐夫,你……你也太客氣了,還……還用車送我!”

  劉重天沒好氣:“我是怕你睡到馬路上,感冒受涼!”

  鄒旋真是醉得不輕,很認真地說:“這種天氣,都……都六月了,睡哪裏都不感冒!”

  劉重天真怕鄒旋繼續在這裏給他出洋相,強作笑臉:“好了,好了,快走吧!”

  鄒旋走到門口,又扒住了門框:“姐……姐夫,我知道你……你有你的難處,你……你就讓反貪局把……把楊宏誌關幾天,給他狗東西一點教訓,再……再放人吧,就這麽說定了!”

  這話聲音很大,言詞口氣中還透著一種已和劉重天達成了某種交易的意思。劉重天氣死了,真恨不得衝上去狠狠給鄒旋一記耳光。好在司機心裏有數,用更大的聲音吆喝鄒旋快走,後來,連推帶拉,總算把鄒旋弄上了電梯,後來又弄上了車。

  鄒旋走後,劉重天抄起電話,把值班警官狠狠訓了一通,厲聲責問道:“你們是幹什麽吃的?半夜三更怎麽把一個酒鬼放進來了?別說這裏是專案組,就是一般賓館也不行嘛!”

  值班警官賠著小心解釋:“劉書記,來客說是您的小舅子,把您家裏的情況說得一清二楚,又說是有急事找您商量,您……您說我……我們怎麽辦?能……能不放他進來嗎?”

  劉重天火氣仍很大:“不能先打個電話通報一聲嗎?再出現這種情況我決不答應!”

  放下電話,劉重天禁不住一聲歎息:這就是現實,中國特定國情下的特有現實!因為是他的小舅子,辦公地點保密的專案組,鄒旋竟然就找到了,值班警官竟然就放他進來了!因為做過他的秘書,祁宇宙就在社會上拉了這麽多關係,就能在服刑的監獄裏把電話打出來!

  這夜,劉重天失眠了,想著發生在他麵前的不正常的事實,腦子裏突然冒出一個自己創造的詞匯:“遞延權力”,身為犯人的祁宇宙和副科級酒鬼鄒旋擁有的這種特權,實質上都是一種遞延權力現象。這種遞延權力現象在西方發達國家並不多見,前陣子報紙上還發了個消息,美國新總統布什的女兒不到法定年齡飲用酒精飲料,警察馬上以輕微犯罪抓人,罰了六小時勞役。在中國,隻怕縣長的女兒警察都不會抓,不但不會抓,很可能還要奉上幾瓶五糧液,以討好權力的掌握者!這種現象誰去深究了?當然,這種由遞延權力產生的腐敗現象不僅僅隻發生在中國,東方國家都比較普遍,從日本到東南亞,也許與東方文化有關。

  在筆記本上記下了這一番感想,他又想起了手上正在辦著的案子。

  這個鏡州案不那麽單純,既聯結著他和齊全盛兩個老對手曆史上的恩恩怨怨,又涉及到許多人的既得利益和政治前途,案情變得撲朔迷離,而且和鏡州今天的許多迫在眉睫的重要工作緊緊攪和在一起,讓他不能不慎之又慎。隨著改革開放的一步步深入發展,腐敗現象已變得不那麽簡單了,新情況,新問題實在太多了,真是錯綜複雜哩……思緒繁亂,驅之不散,吃了兩次安眠藥還是沒睡著,頭卻昏昏欲裂。劉重天放了一盆水,又泡到了浴缸裏,不想,泡著泡著,卻在浴缸裏睡著了。早上,陳立仁來匯報工作,見他濕著頭發,穿著浴衣從衛生間裏出來,很是驚奇。劉重天不好說在浴缸裏睡了一夜,隻道早上起來又洗了個熱水澡。陳立仁笑道:“老領導,怎麽也學起外國洋人的臭毛病了?一大早洗澡!”

  劉重天看到自己的老部下,馬上又想到了“遞延權力”的問題,沒等陳立仁匯報,先開了口:“老陳啊,我有個預感,這案子也許會越辦越複雜,你作為我的老部下,辦每一件事都要謹慎,而且,不是我的指示,就絕不要說是我的指示,更不準打著我的旗號替我做主啊!”

  陳立仁有點莫名其妙:“劉書記,你這是怎麽了?”

  劉重天擺擺手:“沒什麽,沒什麽,無非是慎重嘛!好,你開始吧!”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