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七章 奇跡

“這就是真正的「七道天心」,真正黃帝所製能解世間百病的神針。”皇甫超塵如是說道。

阿刃聽到皇甫超塵的話,一絲帶著苦澀的笑意自嘴角泛起。

眼前這「七道天心」是神話裏的東西,那醫書中記載能解世間百病的「換日」之法也是神話裏的東西,而爺爺和自己,妄圖以凡人之力獲得這些仙人才能擁有的奇跡,企不是癡心妄想。

爺爺啊,你想用自己的生命換來一個奇跡,這努力,全是白費啊!

“楚漢是外家弟子,是不能繼承醫家家主之位的,他也沒機會見到這些東西。他不知道,能救藥王的隻有眼前這些神針,而這些黃帝親手磨出的神針,自醫家之祖皇甫濟世將它們封印在此之後,幾千年的時間裏,根本就沒有任何一代家主能夠使用,又怎麽能救得了藥王……。”

皇甫超塵用歎息般的語氣說出這些話。

“那你為什麽帶我來這?我也不是醫家之人。”

阿刃平靜的問道,既然一切已經真象大白,這隻不過是老天爺開的一個玩笑罷了,也不用責怪任何人,他現在隻感覺到一種濃濃的悲哀和疲倦。

爺爺曾想用他來換那「七道天心」,現在既然那針非爺爺企望的東西,承諾自然也就無效,他也不用臣服於醫家。

“你所修的「懷抱天下」心決,是代代醫家之主才能修練的心決……。”

“這我知道,我可以把它還給醫家。”

阿刃的語氣異常平淡,仿佛廢掉自己武功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皇甫超塵微微搖頭,繼續說道。

“其實,醫家之祖立下規矩時,並非是隻有醫家之主才能來這。而是修成「懷抱天下」心決的醫家弟子,必須來這裏一次。在來到這裏的醫家弟子之中,隻有醫家之主可以選擇是否要經曆考驗,其餘的弟子,沒有選否的權利。”

“考驗?”阿刃不解。

“你看。”

皇甫超塵指著那金針飛舞之處,阿刃凝神看去,這才發現,那方圓三丈之地,黑色石地上雖然沒有花紋與字跡,但散落著不少的堆狀白色粉末樣東西,仿佛是一堆堆的石灰。

那是什麽?

阿刃眼中的疑惑更深。

“這些都是醫家曆代最傑出弟子的屍骸。”皇甫超塵語聲中透出濃濃的悲哀,“他們都是當代天資最超卓的人物,有人在十五歲的弱冠之年便修成「傲世四決」。於是,他們就要遵循著祖先的遺訓,到這裏來接受「七道天心」的考驗,考驗他們有沒沒有繼承黃帝衣缽的資質。”

“結果,他們都化成了這一堆一堆的屍骨。”

“醫家曆代以來,有無數本該在世間成就一翻作為的傑出子弟死在這裏。”

“這黃帝所傳神針,就像是一個詛咒,牢牢的套在醫家的頭上。”

“誰願意看著自家子弟枉死?可是祖訓不可違。於是,「傲世四決」的最後心決便成了隻有醫家之主才能修行的功法。”

“這不算違背祖訓,曆代醫家之主,卻也很少有人去接受所謂的考驗。”

皇甫超塵向阿刃訴說著醫家千載的秘密,阿刃聽了,心中湧起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情緒,原以為這「七道天心」是醫家之寶,沒想到竟然是一個拿不到的寶貝,不僅如此,它還成了扼殺醫家傑出弟子的陷井,因緣流轉,世事奇妙,誰能想得到。

想到這,阿刃心頭一動。

“你帶我來這,是要我接受考驗?”

阿刃向皇甫超塵冷冷問道。

既然這是一個已經流毒世間千載、禍害了無數人的陷井,阿刃決不認為自己有破解它的資格,自己無父無母、出身貧賤,也不可能和上古神人黃帝他老人家有什麽親戚關係,若是皇甫超塵逼他接受那亂七八糟的考驗,那比廢他武功還狠,分明就是要他性命。

“你不是醫家弟子,我怎會逼你。”皇甫超塵笑笑,“這是你爺爺終生夢寐以求的東西,我隻是想帶你來看看。”

我日。

阿刃在心底暗罵。

隻是看看?千年來醫家之主才能見到的東西能讓一個外人隨便看?看皇甫超塵這老家夥又提起他爺爺,說什麽「夢寐以求」,爺爺的確是舍了性命也沒抓住它的影子,想想爺爺對自己的恩情,還有爺爺苦挨二十年所為的是什麽?

這一切,都在逼阿刃做一個決定。

而皇甫超塵,就是那個罪魁禍首!

你這個老狐狸!

阿刃瞅著皇甫超塵那深不可測的眼神,不禁在心底冒出這麽一句。

“你是醫家之主,怎麽沒遵著祖訓進去玩玩?”

想著皇甫超塵設局逼自己去死,阿刃冷言諷刺道。

而皇甫超塵的一句話,卻著實讓他吃了一驚。

“我進去過。”

眼前老人如此說道,阿刃不由得大奇。

“那你怎麽沒……。”

一個「死」字沒有出口,眼前這狡詐的老頭雖然讓阿刃氣憤,但他畢竟做過自己爺爺的師父,還曾經救過自己,阿刃恩怨分明,自覺不能對他太無禮了。

“怎麽沒死是吧?”皇甫超塵突然笑了,“隻差那麽一點點就死了,我現在這個身體,就是它給我留下的記念。”

聽了這話,阿刃帶著幾分訝然,仔細看了看皇甫超塵,這個老人,不到自己胸口的身高、枯瘦的身體,記得當時他還奇怪,能生出皇甫平澤、皇甫嫣然那麽俊秀人物的皇甫超塵,怎麽會是這個樣子?

原來是被眼前這東西害的呀。

這個認知讓阿刃更鬱悶,眼前這玩意兒真是害人不淺,如果進去之後,三下五出二就把人「喀嘣」了還好,要是像皇甫超塵一樣,或者比他還慘,弄出什麽畸形的樣子來,那還不如死了幹脆呢!

不知道那個時候皇甫歌還會不會喜歡他,想著這個暴力的世家女,阿刃腦中又浮現出另一個俏影,林紫寧呢?要是他變成皇甫超塵這個德性,林紫寧會不會嫌棄他呢?

都說人死前會想起自己一生所經曆的事……。

阿刃腦中掠過這句話,又是一驚,難道自己真的就要掛了?

“好了,現在東西已經看過,咱們走吧。”皇甫超塵轉身要走。

“等等!”

皇甫超塵的惺惺作態終於讓阿刃忍不住了,他指著皇甫超塵氣道:“你這老狐狸!明知道我一定會進去還說風涼話,如果我死了!一定變鬼纏死你!”

“你要進去?”

皇甫超塵一副極其無辜的神情,“這裏麵危險的很……。”

“閉嘴!”

阿刃大叫,神情有點慌亂,似乎有千萬個的念頭在腦子裏糾纏著。

“如果我掛了,替我跟皇甫歌說點什麽,嗯,就說我二十年後又會長這麽大,讓她等我,嘿嘿,她如果像她媽媽一樣耐老的話,那時候還能看。”

“這個東西。”阿刃從脖子上解下林成一給他的玉質小球,“還給我義父林成一,天命林家的那個,你應該認識,跟他說如果他再娶老婆的話,肚子裏生下的第一個男孩肯定是我。嘿,我這輩子做了這麽好事,一定會生在富貴人家的。”

“對了,我姐姐林紫寧,她的「血疾」已經被我用針守妙決治得差不多了,你找個人幫她調養調養,我真奇怪,以你的本事治她的病沒問題吧,為什麽不出手呢?算了,不管了,肯定是你們兩家有恩怨,我也管不著。”

“跟我姐姐說,其實我有點喜歡她,可惜下輩子就是真兄妹了,唉,也沒辦法。”

“跟林海說一聲,對了,你不知道林海是誰,就是那個總跟在我義父身邊,很臭屁,總帶著一臉欠扁表情的家夥,跟他說他再這樣的話,一輩子都找不著媳婦。”

“還有你,皇甫老頭,你和你們家的皇甫仁,我變了鬼一定纏死你們,讓你們一世不得安寧。”

“記住了吧?”

阿刃仔仔細細叮囑過後,也不管皇甫超塵臉上哭笑不得的表情,雙手伏地,擺出短跑運動員的姿勢,然後猛得大喝一聲,跑前幾步,撲進那邊由七根金針織成的金光之中。

驟覺一陣痛入骨髓的劇痛。

阿刃在撲向了真正的上古神針「七道天心」所織成的微型金色風暴,之後幾秒鍾,阿刃除了痛,沒記得其他事情,因此關於整個事情經過,他逼問了唯一的旁觀者——皇甫超塵很多次。

以皇甫超塵能看出子彈軌跡的犀利眼神,理應看到了在阿刃身上發生了什麽事。

以下是他的說法。

阿刃用很笨拙(阿刃:……)的姿勢撲到金光之中,一瞬間,那些金針猛得光焰大盛,仿佛就像是一桶油澆在了金色的火焰上,赤金色烈焰吞沒了阿刃。

七根上古神針以無法看清的速度在阿刃身上來回穿梭,而阿刃呢,頃刻間就被這些挾著憾山之威的金針撕碎。

是的,撕碎了。

皇甫超塵甚至可以看到阿刃的身體猶如一隻被扯爛的布娃娃一樣,殘肢四散,還撒落了漫天的鮮血,那情景,仿佛空中爆開了一朵淡金色的大花。

這裏就有一個疑點。

一個非常大非常大的疑點。

眾所周知,世界上所有人的血都是紅色的,皇甫超塵這翻講述中的阿刃,在被神針撕裂後,竟然爆出了淡金色的血,這讓在旁邊仔細聆聽自己被害經過的阿刃很是不解,順道也懷疑起了皇甫超塵的眼睛是否有近視遠光斜視白內障等諸多毛病。

皇甫超塵用很鄭重的語氣保證自己的眼睛沒有任何毛病,阿刃那時的血也的確是金色的。

阿刃不信。

皇甫超塵便歎息著說你不信我也沒辦法。

讓我們重新回到阿刃被撕碎的那一瞬。

阿刃被神針撕裂後,體內流出淡金色的血,更讓皇甫超塵驚奇的是,這些阿刃身體內潑灑出的血並沒有如同尋常液體一樣散落,而是像是一條條柔長的絲帶一樣,連係在阿刃的殘碎肢體之間,仿佛阿刃身體原本的主要支撐物不是骨肉筋絡之類的固體,而是這些淡金色、綿長、柔韌、仿佛實體一樣的血液。

接下來的畫麵,仍然讓皇甫超塵詫然。

隻見那些淡金色的血液用極好的彈性將阿刃被撕碎的身體拉回來、拚在一起,就像被拉長的橡皮筋又縮回到原本的長度。

這樣一翻折騰,描述起來要用很多字,似乎時間很長,但其實算起來也不過幾秒種的時間。

用簡單的話來講,就是阿刃衝向、衝至、衝出那一片金光四射的危險區域。

阿刃當時也打著自己的小算盤,上古神針「七道天心」被仙陣囚禁的地方不過幾米方圓,他如果切斜角,劃一個內切弧線,從邊上掠過的話,瞬間進入瞬間出來,這是經曆了考驗,如果自己真是那傳說中的黃帝繼承人,那就中了天底下最大的獎,能拿到神針完成爺爺的夙願,當然那個可能性是極小極小的。如果不是,興許還能留下一條小命。

於是,在感覺到一陣深入骨髓的痛楚之後,阿刃衝了出去。

站在危險區域以外,阿刃並不知道自己身上發生了那麽恐怖的事,而是閉著眼睛感覺著。手?腳?腦袋?個子也沒矮?連牙齒都沒缺?似乎有點涼……,哈哈!沒死!

阿刃猛得睜眼大笑,笑聲歡暢,為自己曆劫仍在而興奮。

咳!咳!

幾聲幹咳打攪了阿刃的慶祝,阿刃看向皇甫超塵,笑道:“這鬼東西也就那麽回事,你看我進去出來,沒事吧?難道我就是那個什麽黃帝繼承人?根本就不可能吧!哈哈,你家老祖宗在騙你們呢!”

“你不覺得冷麽……。”

皇甫超塵口中吐出一句奇怪的問話。

阿刃腦子一時沒轉過來,他仔細想著這句話,也的確感覺有些冷,便有些低頭疑惑的看向自己。

一看之下,阿刃大驚。

自己的衣服呢?!

他看到自已光溜溜的站著,渾身上下沒有一絲遮掩之物,胯間那親愛的小兄弟因為興奮,驕傲的抬起了頭,揚頭挺胸的足有尺長。

我日。

那個破陷井分明是個專脫受害者衣服流氓陷井!

阿刃在心裏大叫,他情急之下,忙用手遮住了自己的要害部位,火燒P股似的開始左右尋找自己的衣物。

卻見偌大的空間裏除了他和皇甫超塵,在黑白色彩之間,空曠幹淨的連點灰塵都沒有,更別說幾件衣服了。

“老頭,快給我件衣服!”

阿刃向皇甫超塵急道。

哦。

皇甫超塵淡然應了一聲,眼神兒卻一直跟著阿刃左右亂晃的身體,神色間露出探究之色。

“你這色老頭!看什麽看!自己沒有啊!”

阿刃見皇甫超塵隻是答應,也不把衣服給自己,還盯著自己看,不由得大怒,索性也不遮遮掩掩了,放開手,大搖大擺的走到皇甫超塵麵前。

阿刃的身體由於從小練武和長時間進行體力勞動的原因,長的極為勻稱,可是皇甫超塵注意得似乎不是阿刃的壯碩身體,看著氣乎乎的阿刃,他靜靜的說道。

“你身上的東西,是先天就有的麽?”

“東西?”阿刃思想略一歪,一下子就想到下三路去了,以前在工地上聽過的黃色笑話可不少,也有汙辱對方東西太小去做過手術之類的黃段子,想到這,他不禁怒氣上湧:“老子天生雄壯,你管得著麽!”

聽阿刃這番怒語,皇甫超塵不禁麵露笑意:“你看看你自己。”

“我有什麽好看的!”

這麽說著,阿刃還是低頭瞅瞅自己。

卻果然瞅見稀奇之處,隻見自己**的身上,有許多斑斑紋紋的汙跡,黑乎乎的纏在各處。

咦?雖然好久沒洗澡了,也不至於這麽髒吧?

阿刃疑惑之中,下意識的想去擦除手臂上那條汙痕,而把手臂抬起細看之後,卻見這汙跡有些不同尋常之處,似乎是一些斑雜而又有層次的黑色紋理,其中還有幾個淡金色的東西,是字麽?

擦了幾下,沒有絲毫效果,那些黑色東西像是刺青一樣頑固的留在阿刃身上,他不由得心中大疑。

這番慌亂中,阿刃的眼神兒不小心瞄到了地麵黑色石頭上的白色紋理,腦中頓掠過熟悉之感,一個念頭湧上心頭,他大驚,立即伏在地上對比自己手臂上和地上的刻紋。

竟然神似至極!

不過地上是白色的紋理,而他身上是黑色的刺青。

阿刃被驚得說不出話來,他急忙查看自己胸口、四肢,所有能看得見的地方,除了手足,到處都是黑色的、和石地上有許多相同的刺青。

“這是他媽的怎麽回事!”

阿刃終於忍不住心中的驚訝,破口大罵。

“是啊,真奇怪。”

不知道什麽時候湊到阿刃身邊的皇甫超塵,用欣賞奇跡的口氣感歎著。

“我問你!”

阿刃氣極,想去抓皇甫超塵的領子,卻被皇甫超塵一手撥開,兩手相交之際,皇甫超塵驟覺一股中和平淡的內息自阿刃手中湧出,不由得心中一愣。

阿刃卻沒注意到這些,他大叫道:“皇甫老頭你快給我個解釋!老子身上被你們老祖宗沾上什麽了?是什麽鬼東西?!”

皇甫超塵聽了阿刃的責問,麵露思索之色。

“我認為,雖然在理論上那種可能性不存在,但事實又證明了它的確是發生在你身上,所以……。”

“少囉嗦!”阿刃神情激動,“你也從這裏出來過沒死,我看看你身上有沒有?”

說著,阿刃又要來抓皇甫超塵,皇甫超塵被阿刃的激動弄得有些錯愕,他一邊擋開阿刃的手,一邊解釋:“我身上沒有,真的沒有。”

“沒有?那你給我解釋解釋,我會不會明天暴死街頭,或者是身體縮啊縮啊縮成你這個德性。”

原來阿刃是擔心這是某種詛咒或者什麽未知的帶著惡意的東西的後遺症。

“你聽我說。”

皇甫超塵竭力安慰阿刃,然後說出了讓阿刃不解的話。

“原來我覺得你就是「七道天心」的擁有者,是幾千年以前黃帝所選的繼承人,現在看來,又似乎不是。”

聽眼前這老頭說他曾經以為自己是黃帝神針的繼承者,之後又認為不是,阿刃不禁來了興趣,他靜靜的盯著皇甫超塵,等著他的下文。

“家族誌上記載,神針繼承人若是出現,收走了「七道天心」之後,將有異象出現。”

“異象?什麽樣的?”

阿刃覺得所謂的異象應該是打個雷下個雨之類的,所以當皇甫超塵說出下一句話後,他差點被嗆得背過氣去。

“就是這裏……。”

皇甫超塵朝上方比劃了一下,“這個空間的頂部炸開,整個醫穀陷入這裏,群山崩裂,墳埋一切。”

說起天崩地裂的醫穀末日,皇甫超塵口氣淡得像是討論今天晚上吃什麽,阿刃聽著,一時間瞪著眼睛說不出話來。

“當然,家族誌上也說了,那時候這個上古仙陣會以大能力把所有生物送走……。”

“我靠!”

阿刃覺得眼前這老頭分明就是瘋子,拿全穀那麽多條人命開玩笑,把希望寄托在一個虛無縹緲的破陣法上,要是這已經轉了幾千年的鬼東西一旦失效,豈不是害了所有人?也幸好自己不是什麽黃帝繼承人,逃過一劫啊。

他也知道了皇甫歌與皇甫嫣然的惡劣性格是從哪來的了,這些皇甫族人,沒一個正常的!

“我跟你沒法交流……,來,老頭,借我件衣服,我要回家了。”

阿刃動了回家的念頭,家,自然是指他和爺爺生活了十多年的城市。

皇甫超塵脫下一件外衣給阿刃,這衣服太小,阿刃穿不上,隻好把它打結圍在腰間,勉強遮掩一下關鍵部位。

“你知道我為什麽認為你是神針繼承人麽?”

皇甫超塵突然問道。

“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阿刃被皇甫超塵弄得有些害怕了,隻是一個想當然就把他弄到這來接受必死無疑的考驗,還要承擔著把整個醫穀弄塌、會砸死上千號人的風險,這樣的事情,再來一件都嫌多,這老頭的怪異想法實在多的嚇人,剛才他又說自己體內有什麽能把裂開四肢膠回去的金血,說不準他一時興起,就把自己給解剖了,這可不行!

想到這,阿刃急忙準備開溜。

可皇甫超塵還在繼續說:“你來到醫穀的那一天,這些神針就變得異常,你剛才看到的和聽到的,那些劇烈的聲響和光芒,都是從那時開始的。”

啊?

這些話讓阿刃一驚,不由得停住了腳步。

“那個聲音,和不斷膨脹收縮的光,以前從來沒有過?”

皇甫超塵點頭。

阿刃愕然。

兩個人就在這無言的氣氛中出了這個碗型的白色空間,來到那個如醫穀一般大小的地下洞穴時,阿刃驚訝的發現,那些如海潮一般的呼吸聲已經消失了,而身後的白色光球,也安靜如熟睡中的初生嬰兒。

偌大的地下洞穴中,靜謐的猶如無人曠野。

“這?”阿刃疑惑,那些聲音和光消失的這麽突然,難道真和他有什麽關係?

“你和這裏有某種聯係,可你又不是神針繼承人,你的身世……,你應該好好查一下。”

皇甫超塵知道阿刃是孤兒,他認為阿刃有什麽稀奇的來曆。

聽了這話,阿刃心中一動。

親生父母,他早認為自己的親生父母已經死了,即便沒死他也當他們死了,要不然也不會把自己扔在孤兒院裏,現在從種種跡象看來,似乎自己這個人真有些蹊蹺之處,要不然那個所謂的上古陣法和黃帝神針也不會有那麽大的反應。

自己,究竟是什麽人呢?

帶著這些疑惑,阿刃和皇甫超塵離開了這個神奇的地方。

“咦?我的內氣恢複了?”

“是。”

“哈哈,太好了!”

“你不要太過份。”

“你怎麽知道我要幹什麽?”

“嗯。”

“嘿嘿,放心,老頭,給你麵子不會弄死他。”
更多

編輯推薦

1都市特種兵
2都市邪劍仙
3從小就是天才
4特種都市
5非正常人類事務...
6吸血保鏢
7忘情都市
8往生記
9韓國娛樂大亨
10野槍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非常變身奏鳴曲

    作者:幽魂  

    都市小說 【已完結】

    這是一個徹底YY的故事,主人公很不幸地在一個微小的意外裏從一個男人變成了一個女人,最讓他頭疼的是變成的...

  • 都市逍遙客

    作者:隨緣·珍重  

    都市小說 【已完結】

    楚雲飛是一個天下聞名的頂級高手,遭朋友出賣後隱藏在都市賣烤串,麵對各方勢力打壓卻越過越瀟灑,叱詫商界...

  • 都市之古武風流

    作者:梁家三少  

    都市小說 【已完結】

    當古武遇上現代火器,當古武者對上異能者,將會碰撞出如何燦爛的火花?世界紛亂,強者並起,一個身負滅門大仇的...

  • 極品小混混

    作者:範凡  

    都市小說 【已完結】

    講述了一個江湖大亨的成長曆程,他從小調皮,在江湖路上迷茫彷徨,他被自己最信任的人出賣,他原來隻是把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