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六章 上古神跡

片刻之後。

“竟然敢動我的人!我殺了他!”皇甫歌怒發衝冠。

“喂喂喂,稍安勿燥、稍安勿燥。”皇甫歌的衝動性子著實讓阿刃頭疼。

剛才皇甫歌被騙到皇甫平澤近前,一問才知皇甫平澤並沒有找她,此刻皇甫容那小子也已經消失無蹤,皇甫歌暗叫不妙,皇甫容一向是跟在皇甫仁P股後的哈巴狗,此時用計騙她,莫不是皇甫仁要對阿刃動手?

此念一出,皇甫歌急忙趕回臨山亭子處,便見到阿刃臉上青淤,一扭一拐的往山下走。

皇甫歌情急相詢,阿刃不說什麽,隻道被惡狗咬了一口。

山中何來惡犬?

皇甫歌冰雪聰明,也猜到了必是皇甫仁動的手,此時她還不知道皇甫仁欲殺阿刃,隻道是挾私報複。

阿刃也不明說,隻是在心頭皇甫仁那個名字下狠狠記上一筆,心道待自己武功複原,嘿嘿,活撕了這小子。

不管怎麽說,皇甫歌還是為皇甫仁敢動阿刃而出離憤怒,拍案而起,就要去找皇甫仁算帳。

若是讓一個女孩子替自己出頭,那自己就用不混了。

阿刃是如此想的,所以他極力阻攔皇甫歌,皇甫歌的性子火爆,又怎肯相讓,一時間二人糾纏不清。

“十五丫頭。”

兩人正在糾纏著,一個蒼老的聲音突然**二人之中。

皇甫歌一愣,手腳不再動作,而是規規矩矩的立在一邊,恭聲道:“爺爺。”

阿刃訝然回頭,就看見濟世家主皇甫超塵這老爺子立在那處,此刻皇甫超塵麵上不再是阿刃常見的肅然,而是帶幾分輕鬆笑意,看他瞅著皇甫歌的眼色,便知他應是極為疼愛這個孫女。

“有男朋友了,也懂規矩了,很好很好。”皇甫超塵似乎是在調侃自己的孫女。

若是普通女孩子,被自己的爺爺這樣調笑,早該撲到老人懷裏撒嬌了,可是皇甫歌的反應不同一般,她隻是「嘿嘿」幾聲幹笑,像是一個男孩子被自己的長輩嘲笑他找了女朋友一樣。

“借你男朋友用用好不好?”皇甫超塵又笑。

“隨便拿去用。”

皇甫歌口中,阿刃似乎成了一個物件兒。

阿刃哭笑不得的看著這祖孫倆,沒想到平時不苟言笑的皇甫超塵在與皇甫歌相處時,竟是如此隨便。

“孩子,我帶你去一個地方,那裏有你要的東西。”

皇甫超塵向阿刃說了一句,也不待阿刃回答,轉身就走。

阿刃心中疑惑,但他也正有幾個問題要問皇甫超塵,此刻好不容易等到他出現了,自然不能放過,於是他隨著皇甫超塵的腳步而去。

“我……。”阿刃追上皇甫超塵的腳步,正要開口。

皇甫超塵卻打斷了他的話:“我知道你有問題要問,可你不用問,到了地方,你就會看到答案。”

阿刃聽皇甫超塵的語氣決然,知道現在問不出什麽來,雖然心中狐疑,也隻得無奈的應了一聲。

不知道怎麽的,自從心中對這老人的仇恨被化解後,阿刃麵對皇甫超塵時就有了幾分敬重,也許是因為他不計前嫌為自己療傷,也許是他對爺爺的那份關心……。

阿刃隨著皇甫超塵,延著碎石鋪成的寬闊路麵,一路來到穀中最北側,也就是阿刃第一次遇見皇甫超塵的地方。

那個寬敞的院子,那棵高大的愧樹,和那間供著一位老人像的祠堂。

皇甫超塵一路先行,進了院子,直奔那祠堂而去。

進了昏暗的祠堂,皇甫超塵終於開口,卻是一句不相幹的話。

“這是濟世醫家之始祖,皇甫濟世。”

皇甫超塵對著那持書卷的老人之像深深一拜。

哦。

阿刃應了一聲,上下打量幾眼這個老人像,見其身形高大、麵容慈祥,額下幾綹長須,一雙眼睛似帶著悲憫之意注視著這個人世間。

阿刃不信神,從小爺爺就教他這世上神鬼不足信。

可眼前之像與神鬼有別,阿刃想想,還是恭然一拜。

一個以醫道著稱的世家始祖,想必手下救過無數蒼生吧,比那些隻懂得享受俸祿的鬼鬼神神不是強得太多,值得他一拜。

“跟我來。”

皇甫超塵拜過之後,轉身繞到塑像之後,阿刃急忙跟上。

轉過塑像之後,一個通道出現在阿刃眼前,那通道口足有三米見方,以斜角向地下延伸,黑沉沉的不知通向何方,洞內雖有幾處微弱光亮,但似乎是由於通道太長,以致於光亮發散不遠,便完全泯滅在無邊黑暗中。一眼望進去,看著通道深處那有若實質的黑色,讓人頓生一種對於未知的恐懼。

皇甫超塵毫不遲疑,邁步進了這條通道。

“喂。”

阿刃跟上,終於忍不住心中的疑惑,叫道“皇甫……老頭,你要帶我去哪?”

他不知道稱皇甫超塵為什麽,直呼姓名似乎太沒禮貌,隻好稱之為「老頭」。

“你爺爺還沒被我逐出門牆,按照輩份來講,你應該稱我為師公,或者你跟著十五丫頭叫也行。”

“這個麽……。”阿刃總覺得叫不出口。

“你的身體恢複的怎麽樣了?那「懷抱天下」之氣,可有異動?”皇甫超塵突然關心起阿刃的身體來。

“沒有,跟死了一樣,這、這是怎麽回事?”

阿刃聽到皇甫超塵問他「懷抱天下」心決之事,這才想起整個醫穀也隻有眼前老人告訴他,他的內息究竟是怎麽回事。因為據皇甫歌講,這「傲世四決」的最後一決,「懷抱天下」心決,是向來隻有醫家之主才能習練的功法,阿刃當時聽了不禁咋舌,暗想當年爺爺偷書之舉,所闖之禍著實不小,與之相比自己也是小巫見大巫了。

“懷抱天下之決,初習時會有「寂生散滅」四異象,過了這四關,才算是入了門,你氣息成形時無人指導,先曆「生劫」,又入「寂劫」,次序癲倒了,也不知是福是禍。”

聽著老人淡然的口氣,那「不知是福是禍」幾字,分明是說他亂練心決,將有大禍臨頭,阿刃聽了,不禁一驚,隨即又認為這老頭是在嚇唬他,也沒當一回事。

二人在這長長的通道中漸行漸遠,兩壁上的燈光雖亮,卻也照不清遠方,眼見腳下的通道漸漸斜度增加,而前方仍不見任何異狀,仍是一溜陰沉沉的黑暗,阿刃不禁有些驚疑,他自覺已經走了千餘米,還沒到頭,那這洞究竟有多深啊?阿刃雖是膽大,但仍覺有點不安,況且這洞裏極為安靜,除了兩人踢踢踏踏的走下級級台階的腳步聲,一息聲音都沒有。

“皇甫……,你要帶我去哪?”

阿刃被這寂靜逼得受不了,隻好開口說話,弄出點聲音來。

“知道醫家為什麽在此處開山立穀麽?”

“不是什麽醫家家主才知道的大秘密,我怎麽……,咦?難道就是因為這通道盡頭的東西?”

“沒錯。”皇甫超塵很欣賞阿刃的聰敏反應。

“你再猜猜這底下是什麽東西?”

“那怎麽猜啊。”阿刃搖頭,一點提示都沒有,怎麽猜?

“想想我說過的話。”皇甫超塵卻來了興趣,要與阿刃玩這個遊戲。

“想不起來。”

阿刃悶聲回答,可是腦中還是不由得回憶起皇甫超塵曾與他說過些什麽。

兩人見麵也不過兩次,第一次初見不算,到了第二次,阿刃欲殺皇甫超塵,皇甫超塵也不責怪,隻是跟他說那針確是祖傳之物,還道「此針卻非醫書所載之針」。咦?

記著他還說過,「那七道天心豈是凡人可以拿到的」這樣的話,而就在剛才,他又說過「帶你去看你想要的東西」。

再想想看,阿刃從小練習的「針守妙決」中,記載著醫家自古以來便守護著黃帝所製神針。

書中所載是「守護」二字?想想看,那醫書中的確是「守護」二字,為什麽用這兩個字呢?阿刃現在才有點疑惑,難道?

想到這,阿刃愕然住足,詫聲道:“難道、難道這下藏著真正的……。”

皇甫超塵也住足不前,他回頭,眼中流露著幾分激賞。

“聞一知十,果是天資超卓,楚漢你找了個好傳人啊。”

皇甫超塵的這番話似乎不是對阿刃說的,阿刃也沒答話,可是心中思緒萬千,既然有真的黃帝所製神針,為什麽還要交那仿製的針給他?既然自己已經相信了皇甫超塵借與他的七道天心,的確是醫家祖傳之物,皇甫超塵又為什麽帶他來此?所謂凡人拿不到又是什麽意思?

皇甫超塵繼續前行,阿刃心中雖有千般疑問,也不知從何問起,隻好隨著皇甫超塵走去。

真象,應該就在終點。

在通道中漸行漸遠,不經意間,有種奇異的聲音悄然響起,初時那聲音極微小,阿刃以為是自己的錯覺,漸漸那聲音開始真真切切的回蕩在長長通道中,阿刃這才確定它真的存在。

初聽時,仿佛呼吸,可是什麽樣的動物才能發出如此磅礴的呼吸聲?那聲音一起一落之間,「嘩然」之聲頓作,仿佛是轟然作響的漲落潮水。

越往前行,這疑似呼吸的聲響便越大。

連帶著通道周圍也出現了異象,阿刃已經注意到了,越往深處走,這通道就越是光明,可這遍撒四周的光亮根本不是從石壁上的燈上散出,而是來自通道的盡頭。

這光很詭異,仿佛是有根巨大的紅燭燃在通道盡頭,隨著那起起伏伏的呼吸聲,燭火明滅不定,照在阿刃周圍的光明也跟著漲落不停,時而強烈,時而柔和,在阿刃眼前明明暗暗、吞吐不停,細細瞧來,自然可以看出那光的進退與那呼吸聲的吞吐保持的是同一頻率。

阿刃越往前走,心中越是愕然,隱約覺得前方似乎有一個不合世間常理的東西存在著。

“前麵是什麽……東西?”

阿刃先是想問「前邊是什麽動物」,又突然覺得這麽問不妥,可那光亮和聲音卻都像是活的一樣,他隻好用「東西」來代替。

“到了就知道了。”皇甫超塵頭也不回。

阿刃強忍著,才沒把「廢話」兩個字吐出口,他對皇甫超塵遮遮掩掩的態度不滿,悶哼一聲,也不再問。

兩人又走了十多分鍾,這時那潮水般的呼吸聲已經到了震耳的程度,而那光明,亦是無孔不入的充斥在整個空間裏,照得這通道猶如白晝,這光亮本身也有稀奇之處,它雖亮,卻不刺眼,柔和的仿佛是情人撫過愛侶身體的手。

由於周圍是如此明亮,以致於當阿刃再走幾步,一下子闖進這個偌大的空間中時,還有些不明白自己是不是到了通道的盡頭,因為這裏也處處皆是光明大盛,仿佛白晝。

不過當他抬頭仰望時,看到了頭頂那仿佛蒼穹一般高高橫斜的無邊黑暗,洞中光明再盛,也無法照亮那厚重如濃霧的黑暗,可見上方空間是多麽悠遠,而洞頂,更是藏在黑暗以外的不可見處。

阿刃看過之後,不禁愕然,心中醒悟到這是一處可以用誇張二字來形容其廣大的地下洞穴,可是理智上還是無法接受,這東西是怎麽挖出來的啊?

眼睛漸漸適應了那強烈卻不刺眼的光明後,阿刃四處打量,他先看到自己腳下是帶著某種白色紋理的黑色石頭,這黑石地麵極為平整光滑,似乎是人力的傑作,卻又不像是從別處撒揀取石板鋪成的,因為並沒有拚合的痕跡,難道是就地取材用什麽東西將這黑石削製而成?

阿刃腦中掠過這個疑問,再看這黑石向四麵延伸,一直伸進那光明最亮處,那裏的光明已經猶如實質,無法看透其中有什麽,隻看到白色的光聚成了一個偌大無比的光團,這光團還在不斷的膨脹收縮,仿佛一個充滿生命力的光質心髒,一伸一縮間,發出潮水般的「嘩然」之響。

又像是一團巨大的白色火焰在熱烈的燃燒著。

往後看時,阿刃辨認出自己與皇甫超塵進來的那個方形洞穴,這三米見方的洞口就像是一粒微不足道的白色芝麻,沾在擎天般高聳的黑色石壁上,石壁廣闊的沒有邊際,上方隱入黑暗中,左右伸展很遠後也是模糊在一團黑色中,依稀略見弧形。

這似乎是一個圓形的空間,阿刃無法了解它有多麽的大,隻覺得它很誇張,似乎能把整個醫穀裝下。

而那吞吐的光團,又是什麽?

阿刃心中有百般疑問,想問時,卻隻見皇甫超塵在停留一瞬之後,又是舉步前行,直奔那白光聚成的光團走去。

“喂!”

阿刃大喊,聲音卻被潮水般的呼嘯聲淹沒。

這裏這麽吵,怎麽說話?

阿刃心中疑惑,也聽好放棄詢問,加快腳步,跟上皇甫超塵。

皇甫超塵不理阿刃的種種手式怪態,一路疾行,片刻間已經到了那光明最濃烈處。

到了光團前,這才看出它是那麽的巨大,有點阿刃在城市裏仰看摩天巨樓的感覺,皇甫超塵也不停留,向前一步,便消失在光團裏,仿佛被那團光明吞噬了,阿刃不禁愕然,想了想,還是硬著頭皮閉眼往裏一闖。

仿佛是擠過了一團柔軟的棉絮,阿刃閉眼闖入後,驟覺身體一鬆,想了想他才知道這感覺從何而來,那吵鬧無比的潮水聲竟然消失了!

這裏安靜的猶如無人曠野,阿刃訝然睜眼,便見到一副極為詭異的畫麵。

天是白的,地是黑的。

他和皇甫超塵,似乎是被一個足有百米大小的巨碗扣在裏麵,這個碗是用宛如實質的光明製成的,而腳下,是刻著繁複紋理的黑色石頭。

白與黑是這個空間的主色調。

“這是一個連名字都被忘掉的古老陣法,它的年齡大過世界上任何一件文物,在如今這個時代,沒人能夠操縱它,它是有生命的。”

走在前麵的皇甫超塵突然冒出了這句話。

陣法?

那是什麽東西?

阿刃腦中出現一個很大的問號。

“我四十歲時,做為家族指定的繼承人,父親帶我來到這個地方,你知道我當時是什麽感覺麽?”

皇甫超塵看向阿刃,眼中流露出懷念的神色。

“嗯?”阿刃疑惑。

“我覺得自己的整個世界都被顛覆了,從小到大,我學的都是一種叫做科學的東西,它可以分析出世界上一切東西的因果,也可以理論上推導出如何建立或者毀滅世界,它應是無所不能的!可笑的是,立誌把自己兒子培養成一個學者的父親,家裏卻藏著這麽一個可以完全顛覆科學理論體係的奇怪東西。”

“知道這個空間的麵積有多大麽?”

“我告訴你,它和上麵的醫穀同樣大小,這是我用一年時間測量的結果,隻不過它是圓的,而醫穀是方的。”

“一個圓和一個方形,兩者的麵積相差不超過千分之一米。”

“古時的皇甫族人,是怎麽樣建立這個醫穀?又是怎麽樣鑿開這個空間的?又是通過何種方法將二者之間麵積差距計算的如此精確的?這根本就是一個個不可能完成的工程,即便是放在現代,也不可能!”

“而這團光,家族誌上記載,是仙人所建之陣法……,唔,就是指地上的這些花紋,這團光是這個陣法運作的產物。”

“陣法,隻在神話故事裏出現的東西,竟然真的出現在我麵前,可是除了這個唯一答案,我根本無法做出別的解釋。”

“這種已經無休止的運作了上千年、而且仍然能夠再運作幾千年的能量,除了神話,又能從哪裏找出解釋?”

“而這一切,都是為了另一個更加神奇的東西設計的。”

說著,皇甫超塵向阿刃神秘一笑,向前走去。

如果說因為學識的關係,阿刃在初見到這個空間和這一切無法理解的東西時還不算驚訝的話,那皇甫超塵的這句話,就把所有不可理喻的東西灌進了阿刃的腦子裏。

阿刃不信神佛,至於神話故事裏的神仙鬼怪,阿刃雖然聽過,但聽過也就是聽過,不可能把它當真。

此刻,一個說是仙人留下的東西確確實實的出現在阿刃麵前,阿刃也覺得不可思議。

可這驚訝並沒有持續多久,一是阿刃並沒有接受過太過係統的現代科學教育,反而容易接受許多稀奇古怪的東西,二是阿刃對任何事都不抱成見,所以對任何東西的接受能力都是超強的。

神仙就神仙,這世界不是還有外星人麽?

阿刃是如此想的。

於是阿刃略整心情,跟上皇甫超塵,對於他口那個「更加神奇」的東西很感興趣。

向前走到這個空間的正中心處,越往那處走,黑石地麵上的白色紋理越是繁雜,還有許多奇形怪狀的字跡出現,那字跡的色彩是淡金的,與白色的刻紋相襯,讓人一看之下,有種頭暈目眩的感覺。

阿刃看得頭暈,急忙抬頭不看。

抬起頭,他便看到了另一副更加奇妙的景致。

有幾個金光閃閃的東西在他麵前飛舞,看不清有幾個,因為那幾個東西猶如蜜蜂一般,飛速四處穿行,速度快到能在空中拉下淡淡的金色劃痕。

偶爾,這幾個東西會猛得停下來,齊心協力的共同發出一陣金光,那金光雖然猛烈,卻是出不了三丈之地,便被什麽東西擋了回去。

阿刃心中大奇,仔細觀瞧,這才發現原來地上黑石有蹊蹺之處。

繁雜的紋理、淡金的字跡,到了那金光飛舞的區域處已經消失不見,隻餘七個金字在最裏端圍成一個圈,那金字光芒燦爛,猶如用最濃稠的金液融成一般。

金光飛舞,卻突不出這個圈子。

而每當那幾個東西金光大燥時,阿刃所處的這個空間便猛得一漲。

阿刃猛然醒悟,原來那白色光團的一漲一縮,都是因為這幾個小東西的躁動。

那麽,這個空間、這所有的東西,都是為了這幾個金光閃閃的小東西設的?

這幾個東西又是什麽?

阿刃剛要開口詢問,心中卻靈光一閃,記起入洞時皇甫超塵問他的話。

莫、莫非這才是真正的「七道天心」?
更多

編輯推薦

1都市特種兵
2都市邪劍仙
3從小就是天才
4特種都市
5非正常人類事務...
6吸血保鏢
7忘情都市
8往生記
9韓國娛樂大亨
10野槍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非常變身奏鳴曲

    作者:幽魂  

    都市小說 【已完結】

    這是一個徹底YY的故事,主人公很不幸地在一個微小的意外裏從一個男人變成了一個女人,最讓他頭疼的是變成的...

  • 都市逍遙客

    作者:隨緣·珍重  

    都市小說 【已完結】

    楚雲飛是一個天下聞名的頂級高手,遭朋友出賣後隱藏在都市賣烤串,麵對各方勢力打壓卻越過越瀟灑,叱詫商界...

  • 都市之古武風流

    作者:梁家三少  

    都市小說 【已完結】

    當古武遇上現代火器,當古武者對上異能者,將會碰撞出如何燦爛的火花?世界紛亂,強者並起,一個身負滅門大仇的...

  • 極品小混混

    作者:範凡  

    都市小說 【已完結】

    講述了一個江湖大亨的成長曆程,他從小調皮,在江湖路上迷茫彷徨,他被自己最信任的人出賣,他原來隻是把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