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42章

  從此,潘萄的心開始浮躁起來。

  她聽得出來,他好像是一個有錢人。但是,這對潘萄來說並不重要,她需要的隻是一份認真的感情。

  她不相信虛擬的網絡會帶給她一個真實的伴侶,可是,現實生活連一次虛擬的緣分都不給她。

  因此,她決定試一試。

  可是,他再沒有打電話過來。

  寂寞的潘萄拿起傳呼機,上麵除了一些公用信息,隻有一個電話號。

  她幾次想給他打個電話,最後都克製住了自己。

  這天,潘萄下班早一些,天還沒有黑。

  樓下幾個房客的麻將大戰已經急不可待地開始了。

  她忽然想,為什麽不去那個神秘男人的住址附近看一看呢?

  於是,她騎上自行車,從四號公路朝北走去。

  這條公路正是她上次遭遇車禍的公路。

  兩旁隻有荒草,沒見到村子。

  走著走著,潘萄看到前麵路邊停著一輛白色轎車,好像壞了,司機在修車。

  潘萄的心提起來。自從那紙車紙人出現之後,她感覺白色轎車突然多了起來。

  她警惕地放慢了車速。

  她的自行車一點點從白色轎車旁溜過去。那個司機把頭埋在機器上,好像根本就沒有發覺有人經過。

  潘萄騎過去之後,一直不放心,因為她始終沒有看到他的臉。她停下來,回過頭,假裝跟他問路:“師傅,高坡怎麽走?”

  那個司機回過頭來——他有臉,是一張很年輕的臉,他眼神怪怪地看了看潘萄,說:“朝前走,還有一公裏。”

  潘萄這才上了車,繼續朝前走了。

  可是,走出了一公裏,她還是沒看見什麽別墅,倒是看見了那七倒八歪的墳墓——就是在這裏,她遭遇了那個沒有臉的開車人!

  她的心猛跳起來,掉轉自行車,慌忙返回。

  她忽然意識到,網上這個沒有麵孔的我不想說,正是那個沒有五官的開車人,它勾引自己到這地方來,還是想要她的命!

  此時,說不準它躲在哪棵樹後,露出半張蒼白的臉,眼睛定定地望著她的背影,呈現著紙的表情……

  她路過那個白色轎車的時候,那個年輕的司機依然在修車,他的頭埋在機器上,好像在吃力地扳一個螺絲。

  潘萄飛快地衝了過去……

  回到房子裏,潘萄疲憊地趴在床上,眼淚很快就洇濕了枕頭。

  她和我不想說在網上聊得那麽投入,那麽纏綿,那麽深刻……可是,他戲弄了她的信任。

  那輛肇事的車一直沒抓到。

  潘萄不知道車號,她甚至連車型都說不清。

  她向警方提供的那個司機的相貌特征幾乎毫無用處。警察總不能發這樣一個通緝令:故意殺人犯,男,穿白色衣服,沒有五官……

  一天黃昏,我不想說的電話又來了。

  “最近怎麽樣?”他像沒事一樣問。

  潘萄有些氣惱,她氣咻咻地說:“你怎麽又給我打電話?是不是墳地太寂寞了?”

  “你怎麽了?”

  “你說的那個地方是一片墳地!你什麽意思?”

  他想了想,笑了:“你搞錯了。我住的地方叫大高坡,你說的那個地方叫小高坡,小高坡離我這兒還有三裏路呢。”

  潘萄的語氣一下就緩和下來:“噢,對不起,我沒有問清楚……”

  他帶著歉意說:“不,是我沒有說清楚。”

  停了停他又說:“最近你一直沒上網?”

  “沒有。”

  “為什麽?”

  “我以為你欺騙了我。”

  “因為在網上看不到你,我也就不上了。”接著,他壓低聲音說:“我不想說,其實我到網上……就是為了找你。”

  這句話一下就把潘萄感動了。

  我不想說把潘萄的心攪亂了。

  她多想有個親人或者朋友在身邊,幫她拿個主意啊。

  特殊的身世,使她看起來好像很成熟,很沉穩。其實,她的內心很軟弱,遇到什麽事總是飄搖不定。

  在這個城市裏,她沒有一個朋友。

  她甚至想給張淺打個電話。

  但是,她立即打消了這個念頭——張淺已經不是過去的張淺了。最近,一想起這個中學時代的同學,潘萄就莫名其妙地感到怪異。

  潘萄是一個自尊心很強的女孩。

  盡管她和張淺都在同一個城市裏,盡管她也知道張淺在哪家銀行工作,但是,由於地位的差別,她從來沒跟張淺聯係過。

  隻有一次,她正巧路過張淺工作的銀行,心血來潮,走了進去,想看看她。

  她剛剛走進那家銀行的玻璃門,就感到有點不對頭——她覺得這裏的一切都十分的熟悉,包括門口的兩盆仙人掌,包括牆上的電子匯率牌,儲蓄宣傳畫,公共長椅,飲水機,還有那個走來走去的眉心長著痦子的保安……

  她以前從沒有來過這裏,多奇怪。

  她東看看西看看,忽然想起——她多次夢見自己在一家銀行裏上班,那家夢中的銀行正是這裏啊!

  那個保安對潘萄有些懷疑了,他走上前來,禮貌地問道:“小姐,請問你辦理什麽業務?”

  “我找個人——張淺在嗎?”

  “張淺?我們這兒沒有叫張淺的。”保安說。

  沒有?

  潘萄馬上想到,也許她調走了。

  然後,她轉身就要離開了。

  無意中,她看見了牆上的“服務監督窗”,上麵懸掛著這家銀行所有職員的照片,下麵有編號。

  她不由在上麵掃了一眼。

  她看到了張淺。張淺微微地笑著。

  “這不是張淺嗎?”她指著張淺的照片對保安說。

  “她不叫張淺。”

  “那她叫什麽?”

  保安耐著性子說:“她叫潘萄。”

  難道張淺改名字了?

  記得上學時,張淺就對潘萄說過:“什麽時候,我把名改了,我喜歡你的名字。”

  “改成張萄?”

  “就改成潘萄。”

  “姓怎麽能改?”

  “姓怎麽就不能改?”

  “嗨,我的名字有什麽好?我還覺得你的名字好呢。”

  “那咱倆就換吧。”張淺一邊說一邊笑,笑得跟這照片上一模一樣。

  潘萄望著那個“服務監督窗”,忽然有些傷感,仿佛自己的照片掛在上麵。假如,當年自己考上那家金融中等專科學校,那麽命運就不會是現在這個樣子了……

  她又問那個保安:“潘萄在嗎?”

  “她今天沒上班。”

  “為什麽?”

  “不知道。”

  她覺得她跟張淺無緣,低頭就走出了那家銀行。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