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39章

  吳小美回到了學校。她臉色灰白,眼神散亂,好像經曆了冰雹的嫩草。

  王樅的恐懼感很快就平複了。在返回市裏的一路上,她一直在開導吳小美:“一切都跟我們毫無關係,不要怕。”

  吳小美說:“我知道的。”

  回到學校的第一個晚上,半夜裏吳小美突然大喊起來。王樅爬起來,大聲說:“小美,你怎麽了?”

  吳小美在月光下指著半空,驚惶地說:“那是什麽人?”

  王樅說:“那是我掛的衣服!”

  “摘下來!”吳小美厲聲說道。

  王樅就跳下床,把那件黑色連衣裙摘下來。吳小美這才不說什麽了。不知道過了多久,她沉沉地睡著了。她恍恍惚惚看見了已經吊死的尹學軍,他拿著一個紙杯,走向門口的飲水機。他走得很慢很慢。突然,他轉過身來,雙眼直直地逼視著吳小美,過了一會兒,他才低低地問道:“——你是不是死了?”

  ……鳳黃縣北山那棵孤零零的樹上,刻著三行字:尹學軍之墓。

  姚三文之墓。

  吳小美之墓。

  ——是的,現在就差她一個人了。

  潘萄一進門,就躺在了床上。

  她洗了一天盤子,累得腰酸腿痛。

  天沉沉地黑下來。她懶得去開燈。

  黑暗中,有一兩個蚊子圍著她“嗡嗡”地叫,肆無忌憚地尋找下嘴處。

  樓下傳來打麻將的喧嘩聲。

  這裏是郊區,潘萄租的是農民的房子,兩層小土樓。

  樓下住著幾個房客。天一黑,他們就聚在一起打麻將,很吵。

  樓上隻住著潘萄一個人。

  有一次,她下去和他們交涉,那幾個人不但不停止,反而說了很多難聽的話,把潘萄氣哭了。

  本來她想直接睡了,實在吵得慌,就坐起來,想到外麵走一走。

  她一打開門,就傻住了——外麵黑糊糊的,有一個紙糊的小轎車,端端正正地擺在門口。

  潘萄記得,小時候她在鄉下,誰家死了人,必會燒這些東西。

  什麽東西最恐怖?

  血盆大口,青麵獠牙,骷髏,麵具……都不是;最讓人感到發怵的,是這些紙糊的人和物,甚至超過死人本身。

  那金童玉女,跟真人一般大,身上畫得大紅大綠,臉是白的,眼睛定定地看著前方,呈現著紙的表情。

  還有紙糊的牛,紙糊的轎子,紙糊的衣服,紙糊的褲子……

  那是丟了魂的牛,丟了魂的轎子,丟了魂的衣服,丟了魂的褲子。

  它們散發著紙灰的氣息。

  後來,轎子明顯過時了,就改成了轎車。

  擺在潘萄門口的紙轎車大約一尺長,可以看見裏麵坐著一個白紙剪出來的紙人。紙轎車是三維的,紙人則是二維的。

  那紙人的臉上是空白,沒有畫五官。

  潘萄馬上想到是樓下的房客對她懷恨在心,用這些紙東西嚇她。

  她退了回來。

  躺在床上,她的心裏一直忐忑不安。

  門口的紙車紙人,似乎附帶著某種妖術,或者某種符咒——這一夜,潘萄迷迷糊糊不斷聽到急刹車的聲音。

  早晨,她上班去,門口的紙車紙人已經不見了,濕漉漉的朝陽鋪了一地。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