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30章

  張清兆被槍斃後,王涓回了老家。

  她把那輛夏利車賣掉了,賣給了孟常的弟弟孟平,一萬元。

  孟平原來在工廠開貨車,前不久辭職了,正要買一輛車跑出租,就趕上王涓賣車。通過哥哥牽線,他跟王涓見了麵。

  他聽哥哥講過有關這輛夏利車的恐怖傳聞。

  他也知道這輛車的車主被槍斃的事。

  不過,他是個不信邪的人,毫不猶豫地買下來——這輛車太便宜了。

  他開了幾個月,都沒發現這輛車有什麽異常。

  轉眼到了冬天。

  這天晚上下雪了,路很滑。

  孟平開著車小心地行駛在路上。

  路上的車輛首尾相銜,都走得小心翼翼。

  前麵也是一輛出租車,紅色的夏利,跟他的車一模一樣。

  看著看著,他就瞪大了眼睛——這輛車的牌號竟然也跟他的一樣!

  他陡然感到了陰森寒冷。

  他覺得,這輛車是一個幻影,張清兆又開著出租車出現了!

  他想超車,看看開車人什麽樣,但是車太多了,他根本無法擠過去。

  他又想到了報警。

  可是,他沒帶電話,如果停下車用公共電話報警,又擔心它一轉眼不見了。

  他隻有跟在後麵。

  跟著跟著,他把車頭歪了歪,從對方左側的反光鏡裏,影影綽綽看到了司機的臉,那似乎是一張蒼白的臉。

  到了一個路口,前麵的出租車靠到了路的右邊,亮起了右轉向燈。

  孟平咬住它的尾巴,也亮起了右轉向燈。

  拐了彎之後,車少多了。

  前麵的車依然開得很慢。

  孟平繼續慢慢地跟隨。

  又過了兩個路口,這輛車亮起了左轉向燈。

  孟平的心被猛烈地撞擊了一下——左拐直走,就是王家十字!

  他也亮起了左轉向燈,跟著拐了過去。

  這條街已經很偏僻了,沒有一個行人,前麵的車突然加了速。

  孟平也把油門踩了下去。

  但是,前麵的車開得太快了,他根本追不上。這條路上全是冰雪,又沒有路燈,孟平不敢玩命。

  那輛車開到王家十字朝右拐了。

  孟平追上來之後,發現它已經不見了,隻有一條黑糊糊的路。

  它就這樣詭秘地消失了。

  孟平在路口調了個頭,急忙離開了這個不祥之地……

  孟平當晚就報了案。

  警方把這個線索和三年前的那起交通肇事逃逸案聯係起來,斷定這是一輛“克隆車”,並且馬上派人到王家十字一帶進行搜查。

  很快,警方就在王家十字西北角的一個鐵大門的院子裏找到了這輛車,也找到了司機。

  這個司機長得十分白淨,瘦瘦的,高高的。

  三年前,就是他開著這輛掛著假車牌的夏利車把卞××的妻子撞死的。

  當時他喝了酒,剛剛從自家的院子裏把車開出來,一拐彎,就把大雨中的一把傘撞飛了……

  至此,真相大白。

  張清兆和他兒子的骨灰都埋在了巴望村西邊的那片樹林裏。

  第二年六月二十一號這一天,有一輛奧拓車開到了這裏,卞××和黃波從車裏走下來。

  他們站在墳前,默默地燒了很多紙,然後開著車離開了。

  天陰著,風很大,那些紙灰四處飛揚,像無數的黑蝴蝶。

  抗恐怖心理測試在遙遠的異國他鄉,在行人如梭的大街上,你突然見到了一個故鄉人,那張無比熟悉的臉在你眼前晃了一下,就消失在了茫茫人海中……

  你驚呆了,因為這個人已經死了很多年。

  他依然穿著他經常穿的那件醬色皮夾克,藍色牛仔褲,劣質旅遊鞋。

  他的相貌沒有隨著時光而變老,依然是死前的樣子,隻是他的臉十分蒼白。

  你想看個仔細,可是你在人流中找了半天,卻再也不見他的影子了……

  這時候,你會怎麽想?

  1.哦,我出現了錯覺。

  2.他是那個死者的雙胞胎兄弟。

  3.太恐怖了,這世界上竟然有長得這麽 像的人!

  4.我見鬼了。

  (答案在書中找)

  周日,四個學生結伴到北山玩。兩個男生,兩個女生。

  北山在鳳黃縣城北,三裏路。山腰上有一條粗糙的隧道,不知道為什麽,鑿通之後卻廢棄了,裏麵黑糊糊的,像一張巨大的嘴。

  穿過這條深深的隧道,是一個山穀,四麵環山,很封閉。平時,很少有人到那裏去,據說,那裏空氣新鮮,花草茂盛,景色十分美麗。沒有人說那個山穀裏到底有什麽可怕的東西,但是,由於沒有人氣,所以它透著一種神秘的氣息。

  尹學軍、曉曉、薑春梅都是外縣人,對鳳黃縣不是很熟悉。葛冬是本縣人,不過,他說他也沒去過那個山穀。

  當時,尹學軍就有些猶豫,說:“我們到市裏玩吧,我不喜歡探險。”

  尹學軍、曉曉、薑春梅三個人在美術學校學畫畫,葛冬在一個專科學校學醫。四個人之所以走到一起,是因為有薑春梅——葛冬和薑春梅表麵上是普通朋友,但是大家都能感覺到,他倆的關係不一般。

  葛冬長得很帥氣,不過,他從小就不學好,打架,偷竊。聽說,他爸爸過去是政府的一個官,因為受賄被告進了監獄,那時候葛冬還在讀小學,直到現在他爸爸還沒有出來。

  薑春梅是個小美人,尹學軍很喜歡她。他想不通,她愛葛冬什麽。

  到北山玩的建議,最早是葛冬提出來的。葛冬說:“我們是郊遊,不是探險!”

  薑春梅也說:“多刺激呀,去吧!”

  最後,尹學軍勉強同意了。

  提前一天,葛冬和尹學軍出錢買了一堆好吃的,裝在旅行包裏,第二天進山時,他倆輪流背著。

  這一天的太陽好極了,四個人都沒有想到,會遇到那麽嚇人的事情。

  他們一路談著笑著,爬到山腰,停在了黑糊糊的隧道前。一股涼森森的風從裏麵掠出來,令人骨髓發冷。

  穿過它是一件危險的事情,因為它並沒有加固。

  尹學軍說:“算了。”

  如果他們這時候返回,那麽一切都不會發生了。可是,葛冬一步就跨了進去。

  薑春梅看了看尹學軍,說:“不會有什麽事的。”然後也慢慢走了進去。

  隻剩下尹學軍和曉曉了,他們隻好跟著走進去。

  越走越黑,隻聽見四個人的腳步聲,很響。尹學軍的心“怦怦怦”跳起來。曉曉緊緊拉著他的胳膊。看不到前麵的薑春梅和葛冬,尹學軍想,薑春梅一定挽著葛冬的胳膊。這讓他有點醋。

  突然,葛冬在前麵大聲唱起京劇來,他是在顯示他一點都不害怕:“為賢弟赴湯蹈火,你千不該,萬不該,不該將兄吊起來……”

  ——事後,大家回想起來,這天好像從開始就不對頭,包括葛冬唱的京劇。

  終於,尹學軍拉著曉曉走出了隧道。

  一個綠油油的山穀呈現在他們眼前,午後的陽光明朗而寧靜,能聽見樹叢中小鳥清脆的叫聲。

  曉曉鬆開了他的胳膊,眺望遠方,說:“這裏太美了。”

  尹學軍說:“他們呢?”

  曉曉這才意識到那兩個人不見了,她四下看了看,張大了嘴巴。

  隧道外麵,長著綠油油的草,還有一些零碎的石頭,根本藏不住人,一條羊腸小道通向山穀下。

  尹學軍回頭朝黑洞洞的隧道裏看了看,陡然感到了恐懼。葛冬和薑春梅本來走在前麵,怎麽就不見了?

  隧道裏很狹窄,尹學軍和曉曉如果超過了他們,不可能不知道。

  尹學軍努力地回想,葛冬和薑春梅的腳步聲是什麽時候消失的,卻怎麽都想不起來。

  “葛冬!”他朝裏麵喊了一聲。

  回聲傳出來:“葛冬!”

  尹學軍和曉曉互相看了看,眼裏充滿了驚惶不安。

  “我們……回去吧?”曉曉六神無主地說。

  尹學軍低低地說:“你敢再走進去嗎?”

  曉曉朝隧道裏看了看,低下了頭。

  “我說不來的!”尹學軍氣惱地說。

  “你別怪我啊。”曉曉都快哭了。

  接著,兩個人都靜默了。

  風一點點大起來,吹得草木嘩啦啦響。

  這時候,兩張白色的臉從黑糊糊的隧道中顯現出來,他們在笑著。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