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27章

  三年前,張清兆跟這個穿雨衣的人在公安局見過一麵。

  僅僅是一麵,他當然想不起來了。

  那時,這個人的臉和現在一樣蒼白,雙眼卻是血紅的。

  他叫卞××,是某中學的語文老師。

  他老婆在王家十字被撞死了,死得很慘。

  前麵說了,她懷孕九個月,離生產已經不遠了,可是,那輛出租車從她的肚子上軋了過去,母親和胎兒雙雙死在了車輪下。

  鮮血染紅了地上一大片雨水。

  那個可憐的孩子,沒看到一眼這個人世的光明,就無聲地離開了。

  卞××當時完全蒙了!

  但是,他沒有忘記追看那輛車的牌號——濱A65927,並且深深地刻在了心裏。

  很快,這個牌號的車主就被警方抓獲了。

  沒想到,兩天之後,這個叫張清兆的司機又被放了。

  他到公安局去追問這件事,一個大腹便便的警察接待了他。

  這個警察慢條斯理地說:“我們走訪了相關證人,這個車主當時在家裏喝酒,車也停在樓下,跟這起車禍沒有任何關係。你一定是把車牌號看錯了。”

  卞××肯定地說:“我沒有看錯!”

  警察淡淡地看了他一眼,隨手拿起一份文件,一邊翻看一邊說:“你先回去吧,我們再查一查,有了結果會通知你。”

  卞××一次又一次地到公安局追問結果,這個警察總是用同一句話敷衍他:“我們一直在查,目前還沒有什麽線索。”

  卞××看得出來,他的態度越來越不耐煩。

  卞××認定,肇事者就是張清兆,可是,他不明白為什麽警方硬說不是他。

  他感到這件事的背後有文章。

  有一天,他從一個鄰居的嘴裏偶爾得到一個重要的信息:張清兆的表哥在公安局交警隊工作,是一個科長。

  當時,幾個鄰居坐在一起議論這件事,都很氣憤:“那個家夥軋死人敢逃跑,原來是有人給他撐腰!”

  “到法院告他,連公安局一起告!”

  “沒用。你說你記下了人家的車牌號,隻有一張嘴。他說他在家喝酒,加上證人有三張嘴。法院信誰的?”

  卞××隻是聽,始終一言不發。

  他覺得這是一個天大的黑幕!

  他暗暗發毒誓:一定要讓對方償他兩條命!

  多少個日子,仇恨之火在他的心裏熊熊燃燒。

  多少個日子,他輾轉反側整夜無眠。

  終於,一個周密的複仇計劃在他心裏形成。

  說是一個計劃並不確切。這個計劃的每一個步驟都可能發生變化,他為每一個可能發生的變化都設計出另一套行動方案。

  另一些行動方案在實施過程中,每一個步驟也都可能發生不測,他再為每一個可能發生的不測都設計出另一套行動方案。

  假如用到了這些行動方案,那麽同樣每一個細節都可能出現意外,他再為每一個可能出現的意外分別設計出另一套相應的行動方案……

  他的計劃成幾何倍數增長。

  像一棵樹,有一根主幹,然後分杈,每個杈再分杈……

  他的目的十分明確,而且決不動搖:首先,他要讓這個張清兆親手殺死自己的骨肉,然後,再讓他挨槍子。

  卞××反複計算過,這次複仇行動至少需要三個人。

  他自己算一個。但是他不能露麵,因為張清兆見過他一麵。

  還有一個是他的妻妹,叫黃波,在婦幼保健醫院當大夫。

  還得在火葬場收買一個看屍體的人。

  這個人十分重要。他幾乎是主要表演者,就像台上的木偶,而卞××隻是幕後牽線的,頂多他以影子的形式出現配合他一下。

  由於火葬場這個人跟卞××毫無關係,複仇成功之後,警方才不會聯想到三年前的那場車禍,才不會順藤摸瓜查出他。

  首先,他找到了這個看死屍的人,跟他談了自己家的冤情。

  對方似乎對這個話題並不感興趣,隻是冷冷地聽著,沒有表示憤慨,也沒有表示同情。

  接著,卞××把他的計劃全盤托出。對方還是冷冷地看著他,並不表態。

  最後,卞××說:“我出三萬塊。”

  對方這才說話了:“什麽時候開始幹?”

  卞××說:“你等我的通知。”

  不久,卞××到安居小區租了一套房子,就在張清兆住的那幢樓對麵,也是三層。

  他買了一架高倍數望遠鏡。

  站在他的窗子裏,可以看到張清兆家的窗子,也可以遠遠看到第二醫院的大門以及大門前的一段馬路。

  他就這樣在暗處潛伏著,一晃就是三年。

  他知道張清兆和王涓幾點鍾起床,幾點鍾關燈。

  他知道他們周末晚上吃的是什麽菜。

  他知道他們兩口子哪一天鬧了意見。

  他知道他們哪一夜沒鎖門……

  他在等待張清兆的老婆懷孕,同時,也把複仇的時間和那場車禍的時間拉開距離。

  君子報仇十年不晚。

  張清兆老婆的肚子終於鼓起來了。

  他的眼裏射出了兩束寒光。這隻潛伏在泥淖裏的鱷魚,死死盯住那個肚子,看著它一天天變大。

  在那個小孩出生前半個月左右,卞××穿上了一件灰色雨衣,來到了第二醫院附近轉悠。

  他坐上了張清兆的車。

  一路上,他始終沒讓張清兆看到他的臉。

  到了王家十字,他下車之後,一下就滾進了路邊的陰溝裏。

  陰溝裏的味道難聞極了,長著一些雜草,扔著一些碎磚,還有一隻死老鼠,一隻斷了跟的高跟鞋,一張用過的手紙……

  晚上,卞××往張清兆家裏打電話:“火——葬——場——停——屍——房——”他不但知道張清兆家的電話,甚至連他家密碼箱的密碼都知道。

  其實,這是第二個方案,是一個不太自然的方案。

  本來,卞××下車之後,在地上遺留了一塊火葬場的屍體牌,那是一個長方形的黑鐵片,上麵寫著一行豎字:濱市火葬場遺體14號。可是,張清兆下車之後並沒有看到這個牌子,張望了一陣子,就上車跑掉了……

  當然,第二天張清兆有可能不去火葬場,那樣的話,卞××就會動用另外的備用方案。結果,張清兆去了……

  郭首義開始接應。

  卞××以為張清兆離開火葬場之後,會給交警隊的表哥打電話,核實王家十字的那起車禍。

  但是,張清兆沒有這樣做。

  接著,卞××和黃波在第二醫院附近觀察了幾個晚上,等待時機,實施下一個步驟。

  他們終於等來了這一天。

  張清兆鑽出車,到路邊打電話。

  卞××見縫插針,立即溜到車前,輕輕打開車門,鑽了進去。

  他上了車後,就藏在了前座和後座中間的空當裏。

  黃波也戴著墨鏡,快步來到出租車前,守在車門口,等張清兆回來……

  到了李家斜街,黃波下車了。

  車上就剩下張清兆和藏在後麵的卞××了。這時候,卞××已經在臉上貼上了白色的麵膜。

  王家十字出現了一個穿雨衣的精神病,卞××並不知道,他隻感覺到張清兆的車轉彎了,然後突然加了速。盡管這個路段很少有人,卞××還是很擔心——這時候萬一有人打車,他就尷尬了。

  他決定行動了。

  這是他複仇的所有步驟裏最驚險的一個環節,因為兩個人離得太近了,他們將在一輛飛速行駛的出租車內突然麵對麵。

  他無法判斷在自己突然冒出來之後,張清兆會有什麽反應。

  有三種可能:一、嚇一跳,趕快刹車,轉身喝問:“你是誰?”

  二、緊急刹車,下了車一邊奔跑一邊大聲喊人,最後停在幾十米遠的地方,回頭觀望。

  三、一回頭,當場昏厥。

  為了防止第一種可能,卞××專門從私人手裏買了一支自製的電棍。據賣主說,這根電棍觸在人的身上,即使隔著衣服,也能使人當場昏過去,但是絕不會有生命危險。

  如果,張清兆真有那麽強的心理素質,跑都不跑,那麽卞××隻有使用暴力了。

  可是,張清兆沒有讓他使用暴力。

  他下了車就朝遠處狂奔,一直沒敢回頭。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