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25章

  下午,正像收音機裏預報的那樣,小雨變成了中雨,不過是突然變的——本來細細地灑著,一下就變成潑了。

  大街上不但沒有行人,連出租車都沒有了。

  大家都回家打牌或者喝酒去了。

  這倒黴的天!張清兆罵道。

  他不想回家。

  這些日子,他要盡可能地回避王涓,回避那些鄰居。

  他們知道那個嬰兒死了,見了麵肯定要假裝關心地問一問。

  他不好回答。

  他又把車停在了第二醫院的門口。

  那些平時總在這裏等活兒的出租車今天都沒有來。

  他蜷縮在車裏,閉著眼,聽疾風暴雨敲打車身的聲音。

  隱隱地,他聽見傳呼機響了,低頭看了看,是家裏的電話。

  肯定是王涓。

  王涓是他的老婆,她給他打傳呼,這很正常。

  但是,張清兆卻有些警覺。

  他把衣服脫下來,頂在頭上,跑進路邊一家小賣店,給王涓回電話。

  電話響了好久才被接起來。

  “涓,怎麽了?”

  “你回來一趟吧。”

  “幹什麽?”

  “有事!”

  “什麽事?”

  停了一會兒王涓才說:“……在電話裏說不方便,你回來就知道了。”

  張清兆忽然有一個直覺:王涓的身邊有人!那個人好像在對王涓打著手勢,指導著她怎麽說。

  他壓低了聲音,一字一頓地問:“現在,你隻回答我是或者不是——你旁邊是不是有人?”

  “是。”

  張清兆的心一下就縮緊了:“是警察嗎?”

  “是。”

  張清兆差點癱軟:“……他們是不是為小孩的事來的?”

  王涓沒有回答,她的嘴好像離開了話筒。

  張清兆感覺到,她身旁的那個人一定是察覺了什麽,開始阻止她了,或者通過口型,或者通過手勢,或者通過紙筆。

  過了一會兒,王涓問:“你現在在哪兒?”

  “我在彬縣。”張清兆隨口編了一個謊。彬縣歸濱市管轄,相隔大約二百裏。

  “你去彬縣怎麽不提前告訴我一聲?”張清兆感覺這句話是王涓自己說的。

  “有人包車,走得特別急。”

  “你什麽時候回來?”

  “這兩天好像回不去……”

  說到這兒,張清兆的心裏突然湧上一陣酸楚,他深深歎了一口氣,低聲說:“涓,對不起,再見了,以後我再給你打電話……”

  然後,他一下就把電話掛斷了。

  他冒著雨鑽進車裏,一下變成了驚弓之鳥。

  警察來幹什麽?

  這個最重要。

  隻有一種可能性——是關於孩子的事。

  他們是刑警隊的,還是派出所的?

  如果是刑警隊的,那就說明謀殺的事已經敗露了。

  如果是派出所的管片民警,那就可能沒什麽,他們也許是聽說張清兆家的小孩死了,例行公事地來問一問……

  可是,他們怎麽知道孩子死了?

  是李姐報的案?

  她憑什麽報案?

  她是不是掌握了什麽?

  張清兆越想越迷糊,就自己安慰自己:也許,這些警察是交警大隊的,是因為哪起交通事故來調查他……

  不管怎樣,他現在都不敢回家。

  他開著車慢悠悠地在大街上轉悠,一直在思考今夜在哪裏過,明天怎麽辦。

  一直到晚上,他隻拉了一個乘客,是個女學生。她到師大。

  她下車後,張清兆又接到一個傳呼,他一看,是郭首義的手機號。

  他急忙找到一個公共電話複機。

  “張清兆,你趕快來一趟!”

  “怎麽了?”

  “見鬼了見鬼了!”

  “你慢慢說!”

  “你家那個小孩不見了!”

  “不見了?”

  “不見了!剛才,我到停屍房清點屍體,發現那個小孩在單子下變大了。我感到很奇怪,走過去掀開白布,差點被嚇死……”

  “你看見了……什麽?”

  “我看見了冷學文!他還是半個腦袋,手裏還捏著那遝錢!——你趕快過來看看吧!”

  “好,我馬上就到!”

  張清兆在陰鬱的天氣裏看到了一縷陽光!

  現在,他抓到了洗清罪名的證據!

  他殺死的並不是他的孩子,而是早就死於車禍的冷學文,一具變成嬰兒害人的僵屍!

  天黑了,雨基本停了。

  張清兆開車朝火葬場的方向疾駛。

  那兩輛莫名其妙的麵包車依然在火葬場大門口停著,車窗裏飄閃著兩雙深邃的眼睛。張清兆顧不上觀察他們,直接駛進了火葬場大門。

  這次,看門的老頭沒有攔他。

  他在停屍房前停下車,跳下來,匆匆走到鐵門前,正要敲,鐵門卻自己打開了,一高一矮兩個警察盯著他的眼睛走出來。

  他的雙腿一軟,差點跪下去。

  “你跟我們到公安局走一趟。”高個子警察說。

  “為……什麽?”他顫巍巍地試探了一句。

  “我們懷疑你殺死了你的兒子。”矮個子警察說。

  “他不是我兒子!他是一個成年人!你們可以看看啊!”

  高個子警察冷笑了一下,架起他的胳膊就走進了停屍房。

  今天的停屍房裏好像格外冷。

  高高的房頂亮著幾個熒光燈,光線慘白。

  高個子警察把他拖進一個隔檔,掀開了蒙屍的單子,說:“你看看,這是不是他?”

  張清兆傻眼了。

  那個死嬰在屍床上靜靜地躺著,他穿著綠底紅花的新衣服,臉色黑紫,結了一層薄薄的霜。他的雙眼依然眯縫著,看著半空。

  “你們可以問郭首義,他親眼所見!”

  矮個子警察不耐煩了,朝他的腦袋掃了一巴掌,喝道:“別廢話!走!”

  直到張清兆被警察帶出停屍房,他都沒看見郭首義的影子。

  張清兆向警方講述了一係列的鬼故事。

  警方對死嬰進行化驗,確認他根本不是AB型血,而是A型血。

  還有,警方經過核實,六月五號那一天,王家十字沒有發生過任何交通事故。也就是說,冷學文這個人並不存在。

  這一切到底是怎麽回事?

  在張清兆的交待中,報案人郭首義擔任著重要角色。於是,兩個警察來到火葬場,向郭首義了解情況。

  郭首義隻說了一句話:都是一派胡言。

  張清兆為什麽要殺死自己的孩子?警方一直沒搞清他的動機。有幾種可能:一、他喜歡女兒,不喜歡兒子。通過調查張清兆的老婆,警方得知,他確實喜歡女兒。在產前做B超時,醫生判斷是個女孩,張清兆顯得格外高興。

  二、他單單不喜歡這個孩子。這個孩子長得確實醜,而且一點也不歡實,幾乎天天在沉睡。

  三、因為這個孩子生下來就有中風病,他擔心日後不好養活。他的經濟狀況不是很寬裕,撫養一個病孩更加力不從心……

  還有一種可能:張清兆真的撞死過人,卻一直逍遙法外。不過,他的神經受到了巨大的刺激,日夜寢食難安,漸漸開始幻視幻聽,最後,他終於變態地殺死了自己的孩子……

  經調查,張清兆三年前確實因一起交通事故被警方訊問過,可是,警方最後認定他是無辜的,把他放了……

  警方給張清兆做了一次精神檢測。

  結果出來之後,大家十分意外——他的精神完全正常。

  排除了這個可能性,警方得出了最後的結論:張清兆在撒謊。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