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21章

  天上響起了一聲炸雷,整個樓房都抖了一下。

  他緊緊閉住雙眼,使盡了全身的力量!

  那個脖子很軟很軟,像一團泥……

  當他睜開眼的時候,看到的是一張豬肝一樣青紫的臉,這張臉完全變形了,就像中風了一樣。

  兩個眼睛隻剩下了眼白,充著血。

  小嘴微微地張著,嫩嫩的舌頭伸出來,裹著一些白沫……

  張清兆沒有放鬆,繼續用力掐。

  在他斷定這個嬰兒確確實實死了之後,才一點點鬆開了手。

  奇怪的是,嬰兒的眼皮在慢慢合攏,他的黑眼珠也隨著一點點落了下來。

  最後,他的眼皮並沒有完全合嚴,還有兩條縫,露出那兩隻死魚一樣微鼓的眼珠,定定地看著張清兆右邊的背後。

  他始終沒有發出一點聲音來。

  張清兆踉踉蹌蹌地退出臥室,跌坐在沙發上,大口大口地喘氣。

  他的心簡直要蹦出來。

  這一刻,他心亂如麻,手足無措。

  過了一會兒,他站起來,跑到衛生間的水龍頭前,大口大口地吞水。他感到嘴裏幹得要命,心裏好像燒起了熊熊大火。

  終於,他平靜了一些,從衛生間走出來,坐在沙發上,點著煙,開始思謀對策。

  這時候,他心中的恐懼已經轉型了。

  他仿佛看到很多警察出現了,他們的身子晃動著,漸漸逼近。

  他們的大蓋帽都壓得低低的,看不見眼睛,但是他能感覺到那些大蓋帽下閃動著徹骨的寒意……

  門響了,張清兆哆嗦了一下。

  是母親的聲音。

  他鎮靜了一下自己,跑過去,手忙腳亂地拉開門。

  母親在前,王涓在後,她們拎著兩個塑料袋子走進來。

  張清兆大聲說:“完了完了,孩子斷氣了!”

  母親一下就呆住了:“斷氣了?”

  沒等張清兆回答,她已經扔了手裏的袋子,直接朝臥室跑過去。

  張清兆說:“剛才他又犯病了!我還沒來得及打急救電話,他就蹬腿不行了!”

  他本以為,聽到這個消息王涓會發瘋,會跟他拚命,沒想到,她似乎很麻木。

  她避開張清兆的目光,朝臥室走過去。

  這時候,母親已經趴在那個嬰兒的身上哭起來。

  王涓走進臥室,平靜地說:“媽,別哭了,這是他的命。”

  母親哭得更厲害了。

  “來,媽,你讓我看看他。”

  母親擦了擦眼淚,站起身,把臉轉向窗外,繼續哭。

  王涓坐在床邊,靜靜地看那個嬰兒。

  張清兆也進來了,他無言地站在王涓旁邊,和她一起看那個嬰兒。

  嬰兒的眼睛依然微睜著,看著半空。

  張清兆突然看到,他的脖子上有一圈紫色的痕跡,心一下就提了起來。

  王涓好像沒注意到這件事,她慢慢抬起一雙淚眼,說:“怎麽辦?”

  張清兆滿臉悲苦地說:“送火葬場唄。”

  母親一下就轉過臉來,說:“不能燒!我要把他帶回巴望村,就埋在屯子旁!”

  “那怎麽行呢?”張清兆說。

  “怎麽不行?”母親不哭了,態度變得很強硬:“這孩子連戶口都沒有,誰查?”

  母親是個守舊的人,她一直強調,她死了之後就把她埋起來,不能燒,要留下全屍。她說,人死之後要是燒成灰,下輩子就不會托生人了。

  王涓看著張清兆說:“那就聽媽的,悄悄埋了吧,也省得別人……亂猜疑。”

  張清兆愣了一下。

  他也馬上想到,要是把屍體送到火葬場,就必須有死亡證明什麽的,否則,火葬場不敢隨便燒。

  那樣的話,麻煩就大了。

  王涓又說:“你現在就跟媽回去吧,拉上他,到巴望村埋了。我就不回去了。”

  說完,她轉過頭去,繼續觀望那個嬰兒。

  嬰兒的眼睛還在看著半空。

  張清兆打了個冷戰,突然想到:他死了嗎?

  王涓買回了一套嬰兒服。

  一件小衣服,一條小褲子,褲腳連著兩隻軟綿綿的小布鞋,都是相同的花色——綠底紅花。

  王涓給雨生穿上了這套新衣服。

  這套新衣服成了他的壽衣。

  張清兆抱著這個死嬰走出家門的時候,王涓終於“哇”的一聲哭了出來,她撲上來抓住張清兆的胳膊,趴在死嬰的身上嚎啕。

  她的指甲幾乎摳進了張清兆的肉裏。

  她哭了好半天,母親才把她拉開,張清兆趕緊出了門。

  沒想到,下樓時,他偏偏遇到了一個鄰居上樓。

  這是一個很熱情的胖女人,大家都叫她李姐。她看見張清兆抱著孩子下樓,就大著嗓門說:“天這麽冷,你們上哪兒去呀?”

  張清兆支支吾吾地說:“有點事……”

  “別把孩子凍著啊!”李姐關切地說。

  張清兆不再說話,急匆匆地走下樓梯。

  上了車,他把死嬰放在了後座上,然後對母親說:“媽,你坐在前麵吧。”

  母親說:“不,我要跟他坐在一起。”

  張清兆就不再堅持,由她去了。

  夏利車在雨中開出了安居小區,駛上了馬路。

  路上的人很少,都打著傘。

  走著走著,張清兆突然看見一個警察出現在路旁,朝他擺手。

  他的身子一抖,腦袋“轟”地就大了。

  他很快就意識到,這個人不是值勤的警察,他隻是要坐車而已。

  他趕忙豎起了停運的牌子,然後從那個警察麵前緊張地開了過去。

  剛剛開過去,他就從反光鏡朝後看了一眼,那個警察的腦袋跟著張清兆的車轉過來,一直朝他望著。

  張清兆轉了個彎,那個警察的眼睛終於不見了。

  路不好走,五十裏路他開了近一個小時。

  他抱著死嬰走進家門時,父親正坐在炕上看書。他抬起頭,看見兒子和孫子進了門,就把書放下了,大聲說:“這下雨天你們回來幹什麽?”

  他一邊說一邊伸出雙手接孫子。

  母親淚汪汪地對他喊道:“孩子死了!”

  “孩子怎麽了?”父親大聲問,同時側過耳朵來。

  母親對著他的耳朵又喊了一聲:“孩子死了!”

  張清兆膽戰心驚地對母親說:“你別喊了!”

  母親皺著眉,不耐煩地對父親擺了擺手,又指了指張清兆懷裏的死嬰。

  父親歪頭看了一眼,眼睛一下就瞪大了。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