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11章

  張清兆回到家的時候,母親、老婆還有那個嬰兒都睡了——鬼知道他有沒有睡。

  張清兆進了家門,就感到了一股陰森森的鬼氣。

  他打開臥室的門,輕輕叫了聲:“王涓——”

  王涓醒過來,迷迷糊糊地說:“你才回來呀!”

  張清兆說:“孩子沒什麽事吧?”

  “沒事,剛剛拉了一次屎,睡了。你也睡吧。”

  “……王涓,你出來一下。”

  “幹什麽?”

  “我跟你說點事。”

  王涓磨蹭了半天,才披著衣服走出來。

  張清兆把她領到廚房,關上門,然後把最近發生的事都對她說了。

  他講到了那個道士留給他的最後一句話:“提防小人。”

  他講到了這個嬰兒出生時,飄進產房的那個穿雨衣的身影。

  他講到了血型的異常。

  他講到了兩張幾乎一模一樣的出生照片……

  聽得王涓身子不停地打寒戰。

  “不會吧?”她顫顫地說。

  “千真萬確,就是這樣!本來,你正坐月子,我不想對你說這些,但是我們家現在很危險……”

  “你想怎麽樣?”

  “把他扔了!”

  “扔了?”王涓一下尖叫起來。

  “他就是小人啊!”張清兆低聲說。

  “我不信!”像被人打了一悶棍,王涓猛地轉過身去。

  張清兆想了想,說:“至少有一點誰都解釋不了——他為什麽是AB型血?”

  王涓不說話了。

  “還有,做B超時,醫生本來告訴我們是個女孩,可是生下來……”

  王涓轉過身,打斷了丈夫的話:“不管你說什麽,我都不會扔掉他!”

  “那你就等著他害死你吧!”張清兆低聲吼起來。

  “我願意!”

  “你怎麽……這麽固執!”

  王涓的身子不停地抖動著,抽抽搭搭哭起來:“我懷這個孩子遭了多少罪!他沒在你肚子裏,你當然不知道!”

  張清兆不說什麽了,煩躁地來回走動。

  這時候,廚房的門被輕輕拉開了。

  王涓沒有察覺,還在哭。張清兆看到了,緊張地盯著門口。

  是母親。

  她閃出一張臉,小聲說:“深更半夜,你倆吵什麽?”

  “沒事兒,媽,你睡吧。”張清兆說。他清楚,千萬不能讓母親知道他想丟掉這個嬰兒,她是萬萬不會同意的。

  “王涓剛給你生完孩子,你就惹她生氣,你還是不是人?”

  “我們沒吵架!”張清兆不耐煩了。

  王涓擦了擦眼淚,說:“媽,真的沒事兒。”

  母親在黑暗中看著兒子,又說:“王涓要是氣壞了身子,落下什麽病根,我找你算賬!王涓,走,別理他,跟媽睡覺去!”

  王涓就出去了。

  張清兆也走出了廚房,摸黑躺在了客廳的沙發上。

  房子裏很靜,遠處的路上有車聲轟隆隆傳來。

  張清兆又開始胡思亂想了。

  那些夜行的車輛裏,有一部分是出租車……

  那些和自己一樣的出租車司機,在這沉沉的黑夜裏,一個人孤寂地駕著車,行駛在馬路上……

  他們一邊聽著午夜電台節目一邊四下張望,盼望有人伸手攔車……

  今夜,他們會遇到什麽事?

  會不會有人因為疲勞過度,把一個橫穿馬路的人撞飛,從此再也看不到這個人的臉?會不會有人因為喝多了酒,翻下鬆花江大橋,轉眼就變成一團模糊的血肉?會不會又有一個穿雨衣的人踽踽行走在無人的街道上?

  收音機裏播過,全國一年有十萬人死於交通事故,那麽,這個世上有多少個嬰兒前世是死在車輪下的冤鬼?

  張清兆對這個嬰兒一直很冷漠,他極少到繈褓前看他一眼。

  王涓的奶水本來很好,自從那天夜裏張清兆和她為扔不扔掉這個嬰兒吵了一架之後,她的奶水突然幹涸了。

  於是,隻有給嬰兒衝奶粉喝。

  這些事都是母親做的,每天夜裏她都要爬起來兩次。

  而張清兆沒有給這個嬰兒洗過一次尿片子。

  一次,母親憤憤地對兒子說:“你對雨生一點都不親!”

  接著她就嘮叨起來:“你小時候,我和你爸是怎麽對你的?那是頂在頭上怕摔著,含在嘴裏怕化了……”

  張清兆從不辯解。每次母親一嘮叨,他就立即出門。

  他無法對這個嬰兒親近起來。他知道,他就是那個姓冷的教師。

  這個為數極少的體內流淌著AB型血的人!這個性格讓所有人都捉摸不透的人!

  王涓和張清兆的感情似乎越來越疏遠了。

  她很少跟張清兆說話,隻是一聲不響地照顧著那個醜巴巴的嬰兒。

  一天,張清兆不小心把暖水瓶踢碎了。要是換了過去,王涓肯定要大聲叫嚷一通,這次,她卻沒說什麽,走過來彎腰收拾起碎片,然後淡淡地說:“晚上你回來再買一個。”

  由於天天夜裏都要衝奶粉,所以暖水瓶必不可少。

  那天,張清兆偏偏把這件事忘了。

  晚上,他回到家,王涓看了看他的雙手,問:“暖瓶呢?”

  “我忘了。”

  王涓的脾氣一下就爆發出來:“你根本就沒把我們娘倆放在眼裏!”

  張清兆說:“你發這麽大火幹什麽?我再出去一趟買回來不就完了!”

  王涓的嗓門更大了:“不買了!把這個孩子餓死算了!”

  張清兆不說話了,坐在沙發上喘粗氣。

  那個嬰兒躺在臥室裏,靜靜的,好像聆聽著什麽。

  母親走過來,小聲說:“清兆,瞧你這記性……”

  王涓一邊摔東西一邊又叫道:“我知道,你不僅僅是討厭這個孩子,也討厭我!”

  母親打圓場說:“得了,王涓,你別生氣了,我去買。”

  說完,母親就出去了。

  王涓嗚嗚地哭起來:“你為什麽要扔掉他?你是懷疑我!你一直都在對我編故事!告訴你,我沒做過虧心事,你愛怎麽懷疑就怎麽懷疑!”

  她一邊說一邊“噔噔噔”地衝進臥室,粗暴地把那個嬰兒抱出來,送到張清兆麵前:“你把他扔了吧,我不攔你!扔啊!”

  說完,她把嬰兒“啪”地放在了沙發上。

  張清兆轉臉看了他一眼。他瞪大眼睛,看看張清兆,又看看王涓,好像受到了巨大的驚嚇,“哇”的一聲大哭起來。

  張清兆從他的哭聲中聽出了一種偽裝——這是一個大人的哭聲!

  他霍地站起身,徑直朝外走去。

  “你回來!”王涓喊道。

  他不理她。

  “你要是走,就永遠也別回來!”

  張清兆“啪”地摔上了門。

  他離開家,來到不遠處的一個公共電話前,給孟常打傳呼。

  大約過了十分鍾,孟常回了電話。

  “什麽事兒?”

  “孟常,我問你,O型血的人跟什麽血型的人能生出AB型血的小孩?”

  孟常想了想,堅定地說:“跟什麽血型的人都不能。”

  “真的嗎?”

  “廢話,這是科學定論!”

  張清兆連一句再見都沒說,就掛了電話。

  這時候,他寧願這個小孩是王涓跟另一個男人生的了,卻不是這樣,孟常告訴他——O型血的人跟任何血型的人都生不出一個AB型血的人!

  可是,這個嬰兒卻千真萬確是王涓生的!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