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5章

  王涓把這些怪事都對張清兆的母親說了。

  這天,老太太一大早就請來了一個道士。

  這個道士大約四十多歲,頭上盤著長發,身上穿著道袍,很清秀的樣子。

  張清兆恭恭敬敬把他迎進客廳,拿出平時不抽的“紅塔山”,遞給他。

  母親在一旁說:“先生不抽煙。”

  張清兆隻好把煙放下來。

  母親倒了一杯茶,端上來。

  道士很客氣地接過茶,卻沒有喝,輕輕放在了桌子上。

  張清兆一邊和道士說話一邊觀察他。

  很明顯,他對這種人持著一種老實人的警惕。

  道士似乎感覺到了這一點,他並不急於動手,而是像上課一樣對張清兆談起了道教。從秦漢的神仙方術到戰國的黃老之學,從《太平經》到張陵用咒法符水給人治病,還有什麽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

  他的聲音不大不小,從容而堅定,把張清兆聽得雲裏霧裏,摸不著頭腦。

  他一點點地信服了。

  他憑直覺判斷,這是一個有知識的人,絕不是騙子。

  母親說:“市裏還有領導請先生看過風水呢。”

  張清兆說:“先生,我跟您介紹介紹情況?”

  道士擺擺手說:“不用了。你給我準備三張黃表紙,一碗清水,還有一枚古銅錢。”

  母親說:“我都準備好了。”

  然後,她把這些東西拿上來,擺在道士麵前。

  張清兆說:“就這麽簡單?”

  道士朗朗地笑了,說:“你拆開電腦主機,裏麵的東西更簡單,但是它的功能卻無窮無盡。道理是一樣的。”

  “走吧,我領您去看看那輛車。”張清兆說。

  道士又搖了搖頭。

  “那你在哪兒作法呀?”張清兆問。

  道士盯著張清兆,突然眼睛裏射出了兩束冷冷的寒光:“他就在你身上!”

  張清兆打了個冷戰。

  他下意識地低頭看了看,棕色皮鞋,灰西裝,裏麵是他單薄的身子……

  道士收回目光,看了看王涓,王涓挺著大肚子站在一旁,正緊張地觀望著。

  道士說:“她有身孕,得回避一下。”

  王涓立即閃進了臥室。

  道士又對張清兆的母親說:“把窗簾拉上。”

  母親走到窗前,輕手輕腳地把簾子拉嚴了,房間裏立即暗下來。

  道士接著對她說:“你也得回避一下。”

  母親表情嚴肅地點點頭,馬上走進臥室,把門關上了。

  光線暗淡的客廳裏隻剩下了張清兆和道士兩個人。

  道士開始低頭疊那三張黃表紙,疊成很奇特的形狀。

  然後,他從帆布包裏掏出一支毛筆,蘸了墨,慢條斯理在黃表紙上畫一些古怪的符號。

  畫完了,他把那枚古銅錢放在地中間,用黃表紙覆蓋住,再把那碗清水壓在黃表紙上。

  最後,他盤腿坐在地上,對張清兆說:“你也坐下來,麵朝我,把雙眼閉緊,我不叫你睜開你千萬不要睜開。聽明白了嗎?”

  “聽明白了。”張清兆一邊說一邊坐下來,閉上了眼睛。

  房子裏很靜,道士好像開始念咒了,嘀嘀咕咕聽不清他在說什麽。

  那聲音漸漸大了,又漸漸小了,好像忽近忽遠。

  過了一會兒,念咒聲一點點消隱,張清兆突然聽見一聲清晰的急刹車聲,還有一聲慘叫。

  他聽得脊梁骨一陣陣發冷,卻不敢睜眼看。

  又過了一會兒,他聽見了一群小孩的笑聲,那笑聲同樣忽近忽遠,好像是一個遙遠的幼兒園,小孩們在開心地嬉戲著。

  一片號哭聲漸漸湧起,把小孩的笑聲淹沒了,好像誰家死了人,那號哭聲此起彼伏,極其悲慘……

  張清兆的身子不由得哆嗦起來。

  號哭聲越來越遠,終於消失了,房間裏恢複了死寂。

  張清兆感到一種熱氣撲麵而來,接著,他聞到了一股紙灰的氣息,那是一股十分晦氣的味道。

  “好了,你睜開眼吧。”道士慢慢地說。

  張清兆睜開了眼,客廳裏一切依舊,好像什麽都不曾發生,道士依然坐在他對麵。

  他低頭看去,那幾張黃表紙已經燒成了灰,而那隻瓷碗裏的清水卻不見了,地上並不見水跡,好像轉眼就被火燒幹了。

  “……他被趕走了?”張清兆小聲問。

  道士撥開那堆紙灰,捏出那枚黑糊糊的古銅錢,說:“你要把這個東西埋起來,必須埋在八裏以外的地方。”

  張清兆接過那枚有點燙手的古銅錢,裝進了口袋,說:“我現在就去。”

  道士說:“不,要在半夜埋,十二點整。而且,必須是你一個人去,不能帶別人。”

  張清兆猶豫了一下。

  道士似乎洞察了他的膽怯,說:“不用怕,你埋了它就沒事了。”

  張清兆點了點頭。

  “埋它的時候,你要不停地念叨一個口訣,三遍。”

  “什麽口訣?”

  “——日落西山黑了天,陰曹地府鬼門關。無頭無腳朝前走,永生永世不複還。”

  張清兆默默背誦。

  “記住了?”

  “記住了。”

  停了停,張清兆說:“我可以開我的車去嗎?”

  道士說:“沒問題,他再也不會出現在你的車裏了。”

  張清兆忍不住問:“剛才那笑聲和哭聲……”

  道士把食指放在嘴前,“噓”了一聲:“你千萬別問。”

  天黑後,張清兆想先睡一覺,養足精神,可是,他怎麽都睡不著。好不容易熬過了十一點,他爬起來,一個人走出家門,開車走了。

  因為王家十字在西郊,他朝東開。

  一路上,他還是不放心後座,時不時地回頭看一眼。

  後座空著,可是他依然感覺那上麵坐著一個看不見的人,正冷冷地和他對視著。

  本來,他想把這枚古銅錢埋得遠遠的,最好埋到荒郊野外去——盡管道士沒說,但是他懷疑那個死在車輪下的人就藏在這枚古銅錢的方孔裏。可是他沒有那個膽量。

  將近午夜,路上基本沒有車輛和行人了。

  他越開越覺得恐怖。

  他怕再看到一個穿雨衣的人踽踽行走在路旁。

  他怕再看到一個穿雨衣的人突兀地出現在十字路口,背對著他,紋絲不動。

  他怕再看到那張石膏臉突然出現在後座上……

  約莫著已經開出八裏路了,他不敢朝前再走了,開始在馬路上來回兜圈子。

  終於等到了十二點,他把車停靠在路邊,下了車。

  他走到一棵樹下,用小鏟子挖了一個坑,然後,從口袋裏掏出那枚古銅錢,看都沒敢看,就把它扔了進去,三下兩下填上土,用腳在上麵狠狠跺了幾下,馬上離開了。

  他回到車前,拉開門,首先探進腦袋朝後座看了看,確定沒有人,才把身子全部鑽進去。

  朝回開的時候,他忽然想到了一個問題:埋銅錢的時候,忘了背誦那個口訣!

  他的心驀地縮緊了,急忙掉轉車頭,想回去找到那個地方,把它挖出來,念叨著口訣重新埋一次。

  可是,他轉了半天,怎麽都找不到那棵樹了。

  剛才,他慌裏慌張的,根本沒注意那棵樹的特征。

  而且,現在已經過了十二點了……

  完了,假如這個惡鬼從土裏爬出來,再一次附上他的身,一定會變本加厲,更加可怖。

  因為他曾經找道士來作法要消滅他,而且要讓他“永生永世不複還”!

  張清兆的心一下掉進了萬丈冰窟。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